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
·江泽民连续7次缺献花圈“”露面
·王宇律师获国际人权奖
·800律师严正声明!
·三律师夫人在津举牌抗议!
·我与60律师声明:天津警方莫做替罪羊
·上千律师公开站到正义一边
·收集吴志明证据人人有责
·聂树斌案几代律师前仆后继努力
·雷阳案的双方都离不开律师
·习王定调上海反腐将有大动作
·2016年5月中国律师20件抗争记录
·我与82律师谴责津警方滥权
·聂树斌案持续21年律师前仆后继
·夏霖律师被关19月后将开庭
·上海女裸死父母上访14年无果
·四律师赴全国律协维权无人接待
·中纪委步步逼近上海帮好景不长
·高智晟女儿在港台为父奔走
·中共为何突然对律师高度关注?
·我与50律师致信国务院、司法部、全国律协
·中国留学生蜂拥报名加入美军
·最高院法官受贿涉上海官场
·中共何时给律师电警棍调查令?
·港人内地“失踪”不能请律师
·吕京花六四后流亡美国艰难路程
·声援两律师在津检察院前静坐
·习将掀更大风暴严防120高官
·台湾各界声援高智晟律师
·中共六法院判决裁定我未吊律师证
·一手大反腐一手打压维权律师
·基督教与美国文明、宪政、人权
·一大批律师紧急入中共领导体系
·高智晟家人艰难流亡过程
·239位网民声援律师维权
·习为何学蒋经国急聘律师进党政体系
·高智晟中国曼德拉、甘地
·官方称将改善对我监管待遇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中共急聘律师和公民维权乱象
·709律师蒋援民处于经济困境中
·郭国汀转我网文声援蒋援民律师
·舒向新律师出狱访民程玉兰迎接
·习近平七一论中共将被历史淘汰
·秦永敏、沈佩兰案将分别开庭
·杨律师遭陷1千律师去信曹检察长
·习近平公布百名专职免费律师电话网站
·习反腐重点高干、常委、政治局、中委
·709大抓捕涉全国319人上海15人
·709 大抓捕一周年总概(中国美丽岛案)
·13名法律专家介入万科股权之争
·江泽民等元老缺席七一大会分析
·台湾各界声援709被捕律师
·鲍彤等呼吁中共十九大公布财产
·高智晟、赵威、沈佩兰新消息
·台北律师公会就709抓捕律师案声明
·潘基文访华赵威获释上海公民代理失败
·709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七一后胡锦涛露脸江泽民缺席
·上海律师任总工会主席习江路不同
·德驻华使馆就709大抓捕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仍在战斗
·还我709被捕律师、公民
·我与51律师就任全牛律师被刑拘紧急声明
·美40万律师授王宇律师人权奖
·维权律师和公民海外同盟成立
·律师们纷纷捐助任全牛律师家人
·潘基文谴责中方打压律师、公民社会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任全牛律师妻遭传唤孩子受骚扰
·谢燕益律师家人被逼迫搬家
·鲍彤:评“全面依法治国”
·官方请我喝茅台准妻子先赴美
·周世锋律师被起诉我被喝茅台酒
·欧盟声明承认南海仲裁结果
·赞律师和公民太太维权团建立
·周世锋的官派律师还收6万元
·杨金柱律师将推出律师协会
·709家属团结互助神与我同在
·江绵恒属下落马我被喝茅台
·709案将有人心向背舆论战
·支持杨金柱捍卫律师辩护权
·南海仲裁、“萨得”和维权律师反华合唱?
·近千人权律师中国未来和希望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江缺席送花圈常委及胡锦涛出席
·沈佩兰无罪案系列点评一
·祝赵常青妻儿顺利到达美国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刑案一件8-80万天津律师标准收费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上海的黎明将临
·上海的黎明将临(二)
·黎明前的思考(三)
·黎明前勿失方向(四)
·黎明前江核心成历史(五)
·韩正对黄菊墓、戴海波案担何职?
·黎明前勿浮躁(六)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高智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也向高律师要了一份有他签名的承诺书,想留下收藏起来。但后来因为多次搬家,这份承诺书已经不知道放在那里去了。
   
    面对律所被停业,高律师仍然没有退缩,又在2005年12月12日发出《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致胡锦涛、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http://blog.boxun.com/hero/gzs/3_1.shtml),揭露山东济南、辽宁长春、大连、阜新等地的法轮功人员遭到的毫无人性的迫害。
   
    高律师揭露:“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一位名叫常学霞的女法轮功人员揭露说:“后来我还不转化,就把衣服脱光,一丝不挂,刑事犯几个人开始用手掐我的乳头,揪阴毛,嘴里不断地说下流的话,后来看我还不转化,就拿那用来刷水槽的刷子,然后,往我里捅,下面放一盆水,捅一会看看刷子上有没有血滴在盆里,看没出血又换成大的鞋刷子疯狂捅我的。”
   
    面对这种导致一亿多个家庭的数亿人遭受了传讯和恐吓、被剥夺就业资格、工作机会、收入、被抢劫财产,甚至导致数以千计的无辜同胞丧失了宝贵的生命、数以十万计的人民被剥夺了自由,毫无人性、旷世血腥、惨绝人寰对法轮功人员的迫害,高律师表示:“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
   
   
   
    在这封以翔实事实、两万多字的公开信最后,高律师要求胡锦涛、温家宝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中共这部凶残折磨了我们民族半世纪的政权机器,它的每个部位都沾满了善良人民的血和泪水。
   
    正是因为这两封公开信,导致中共政权随后开始对高智晟律师进行疯狂迫害,不仅对他进行日夜跟踪,还试图制造车祸将高律师撞死。2006年8月15日,中共政权将高律师从其姐姐家中秘密拘捕,用黄胶带将其嘴巴缠上、将眼睛蒙上,再戴上“黑头套”,然后将高律师带回北京,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在高律师被抓同一天,中共当局对高律师在北京的家进行抄家,抄走一切通讯工具和所有存折。不仅如此,这些国保警察还强行住在高律师家里11天,每个房间都坐着警察,日夜不停地监视其妻子耿和与两个孩子。再后来,国保警察甚至对高律师的妻子耿和、女儿格格进行殴打。
   
    这一切,中共政权的目的在于,让高律师写悔过书。在高律师写了悔过书之后,2006年12月12日,在没有通知家人、辩护律师没有到庭的情况下,北京一中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处高律师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执行。十天后的12月22日,高律师被释放回家。
   
    在被关押的129天里,高律师遭到酷刑,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
   
    被释放之后,高律师仍然被秘密警察严密监控着。后来,2007年9月12日,高律师发出致美国国会议员的公开信(http://www.epochtimes.com/gb/7/9/23/n1843537.htm)。高律师在信中列举了中共政权在十个方面对国人的暴政。
   
    其中,高律师特别提到对“法轮功”迫害,表示:“对‘法轮功’已持续了八年的惨烈镇压,是中国乃至全人类最为持续,最为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并且,高律师要求国际法庭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追究中共领导人,“从反人类和群体灭绝罪的国际法简单明叙罪状看,中共之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等一大批官员的实体行为完全成就了该两项罪构成的全部主客观要件。”
   
    为此,九天以后的9月21日,高律师被北京秘密警察绑架到一个地方,遭受了殴打、下跪、踢打、踩胸、打耳光、电棍击打、电击下巴、电击生殖器、用牙签捅生殖器、用烟熏眼睛和鼻子、被撒尿在身上和头上等等酷刑。
   
   
   
   2009年2月8日,高律师将这次被秘密绑架50多天的经历,以《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为题(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o-02082009211313.html)在自由亚洲电台公开发表,公开揭露中共当局对其残酷的折磨。
   
    在被失踪期间,高律师曾被秘密警察威胁:“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正是因为高律师的公开揭露,导致他于2009年2月在陕西老家被十几个警察带走,随后处于“被失踪”状态。直到2011年11月17日,在五年缓刑期即将届满之时,中共当局荒唐地宣称高律师违反缓刑规定,将高律师重新投入新疆沙雅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
   
    高律师被重新投入监狱时,那时我还在国内。当时因为“茉莉花”被失踪63天之后,我一直被北京国保监控着。对于高律师被重新投入监狱,我十分愤怒,并为此在推特上发布评论,指责中共当局的荒唐。当天正好是星期六,北京国保忙于找人“喝茶”,要求不得谈论高律师的事情。国保找到我时,已经是傍晚,国保要求我将推特上有关高律师的信息删除,并威胁说,如果不删除,对你们出国的事情将会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我与高律师的交往,特别需要提及的是,2006年3月20日,《新京报》刊发了《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文。第二天,《新京报》却发出《关于错误刊发〈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文的处理决定》,分别对其记者张弘、责任编辑金秋、任世武罚款1000元,副总编孙雪东罚款2000元。
   
    在这处罚决定发出之后,现在还被山东平度当局拘押、当时担任《新京报》记者的陈宝成将处罚决定发在其博客上,我看到之后将其转载到我在博客中国的专栏。《新京报》的工作人员看到我的转载之后,给我打来电话要求我将其删除并要我告知是从哪里获得信息的。对此,我拒绝删除并拒绝告知。为此,《新京报》给我发来了一份最后署名“新京报社”的律师函。对此,我感到纳闷,为什么这份号称的“律师函”最后署名不是律师,而是“新京报社”。后来,我见到高智晟律师时,还将这份律师函给他看。高律师对我说,你可以直接告诉新京报,让它们在北京城八区任何一家法院起诉你。最后,《新京报》没有起诉我,但它却通过博客中国的客户服务将我的文章删除。
   
    从2005年我与高律师认识之后,他就一直遭受中共政权的残酷迫害,至今已经八年了。从其2011年12月17日被重新投入监狱,到现在快两年了。在这八年时间内,除了高律师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之外,其妻子和孩子也遭受各种迫害,被迫于2009年历经千难险阻而流亡美国。
   
    还有一年多一年的时间,高律师的三年实刑就要到了。希望中共当局停止迫害高律师,早日还高律师自由!虽然我知道,只要中共当局还在继续统治,高律师就不会获得真正自由,但我还是要为高律师的自由不断呼呼:释放高智晟!自由高智晟!
   
    写于高智晟律师被迫害八年之后的2013年10月22日
   
(勿忘高智晟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3/10/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