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两会”刚结束上海强拆继续
·港人作长期抗争准备国人将同样?
·两律师在常熟法院开庭被打伤
·众律师、公民抵建三江营救四律师
·支持博讯删除大X报(蔡某人)的报道!
·为何中国、香港律师相继绝食?
·台湾学运、香港“占领”在法律框架中
·中国律师绝食于建三江
·外交部批彭定康说明什么?
·27律师促律协援助四律师
·建三江四律师蒙难记/欧彪峰
·香港会有真普选吗?
·香港绝食开始将影响大陆?
·处核心作用的维权律师
·香港绝食“占领中环”行动预演
·建三江前线律师、勇士全被抓!
·习近平下令解决上海访民诉求?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高智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也向高律师要了一份有他签名的承诺书,想留下收藏起来。但后来因为多次搬家,这份承诺书已经不知道放在那里去了。
   
    面对律所被停业,高律师仍然没有退缩,又在2005年12月12日发出《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致胡锦涛、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http://blog.boxun.com/hero/gzs/3_1.shtml),揭露山东济南、辽宁长春、大连、阜新等地的法轮功人员遭到的毫无人性的迫害。
   
    高律师揭露:“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一位名叫常学霞的女法轮功人员揭露说:“后来我还不转化,就把衣服脱光,一丝不挂,刑事犯几个人开始用手掐我的乳头,揪阴毛,嘴里不断地说下流的话,后来看我还不转化,就拿那用来刷水槽的刷子,然后,往我里捅,下面放一盆水,捅一会看看刷子上有没有血滴在盆里,看没出血又换成大的鞋刷子疯狂捅我的。”
   
    面对这种导致一亿多个家庭的数亿人遭受了传讯和恐吓、被剥夺就业资格、工作机会、收入、被抢劫财产,甚至导致数以千计的无辜同胞丧失了宝贵的生命、数以十万计的人民被剥夺了自由,毫无人性、旷世血腥、惨绝人寰对法轮功人员的迫害,高律师表示:“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
   
   
   
    在这封以翔实事实、两万多字的公开信最后,高律师要求胡锦涛、温家宝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中共这部凶残折磨了我们民族半世纪的政权机器,它的每个部位都沾满了善良人民的血和泪水。
   
    正是因为这两封公开信,导致中共政权随后开始对高智晟律师进行疯狂迫害,不仅对他进行日夜跟踪,还试图制造车祸将高律师撞死。2006年8月15日,中共政权将高律师从其姐姐家中秘密拘捕,用黄胶带将其嘴巴缠上、将眼睛蒙上,再戴上“黑头套”,然后将高律师带回北京,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在高律师被抓同一天,中共当局对高律师在北京的家进行抄家,抄走一切通讯工具和所有存折。不仅如此,这些国保警察还强行住在高律师家里11天,每个房间都坐着警察,日夜不停地监视其妻子耿和与两个孩子。再后来,国保警察甚至对高律师的妻子耿和、女儿格格进行殴打。
   
    这一切,中共政权的目的在于,让高律师写悔过书。在高律师写了悔过书之后,2006年12月12日,在没有通知家人、辩护律师没有到庭的情况下,北京一中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处高律师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执行。十天后的12月22日,高律师被释放回家。
   
    在被关押的129天里,高律师遭到酷刑,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
   
    被释放之后,高律师仍然被秘密警察严密监控着。后来,2007年9月12日,高律师发出致美国国会议员的公开信(http://www.epochtimes.com/gb/7/9/23/n1843537.htm)。高律师在信中列举了中共政权在十个方面对国人的暴政。
   
    其中,高律师特别提到对“法轮功”迫害,表示:“对‘法轮功’已持续了八年的惨烈镇压,是中国乃至全人类最为持续,最为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并且,高律师要求国际法庭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追究中共领导人,“从反人类和群体灭绝罪的国际法简单明叙罪状看,中共之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等一大批官员的实体行为完全成就了该两项罪构成的全部主客观要件。”
   
    为此,九天以后的9月21日,高律师被北京秘密警察绑架到一个地方,遭受了殴打、下跪、踢打、踩胸、打耳光、电棍击打、电击下巴、电击生殖器、用牙签捅生殖器、用烟熏眼睛和鼻子、被撒尿在身上和头上等等酷刑。
   
   
   
   2009年2月8日,高律师将这次被秘密绑架50多天的经历,以《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为题(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o-02082009211313.html)在自由亚洲电台公开发表,公开揭露中共当局对其残酷的折磨。
   
    在被失踪期间,高律师曾被秘密警察威胁:“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正是因为高律师的公开揭露,导致他于2009年2月在陕西老家被十几个警察带走,随后处于“被失踪”状态。直到2011年11月17日,在五年缓刑期即将届满之时,中共当局荒唐地宣称高律师违反缓刑规定,将高律师重新投入新疆沙雅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
   
    高律师被重新投入监狱时,那时我还在国内。当时因为“茉莉花”被失踪63天之后,我一直被北京国保监控着。对于高律师被重新投入监狱,我十分愤怒,并为此在推特上发布评论,指责中共当局的荒唐。当天正好是星期六,北京国保忙于找人“喝茶”,要求不得谈论高律师的事情。国保找到我时,已经是傍晚,国保要求我将推特上有关高律师的信息删除,并威胁说,如果不删除,对你们出国的事情将会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我与高律师的交往,特别需要提及的是,2006年3月20日,《新京报》刊发了《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文。第二天,《新京报》却发出《关于错误刊发〈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文的处理决定》,分别对其记者张弘、责任编辑金秋、任世武罚款1000元,副总编孙雪东罚款2000元。
   
    在这处罚决定发出之后,现在还被山东平度当局拘押、当时担任《新京报》记者的陈宝成将处罚决定发在其博客上,我看到之后将其转载到我在博客中国的专栏。《新京报》的工作人员看到我的转载之后,给我打来电话要求我将其删除并要我告知是从哪里获得信息的。对此,我拒绝删除并拒绝告知。为此,《新京报》给我发来了一份最后署名“新京报社”的律师函。对此,我感到纳闷,为什么这份号称的“律师函”最后署名不是律师,而是“新京报社”。后来,我见到高智晟律师时,还将这份律师函给他看。高律师对我说,你可以直接告诉新京报,让它们在北京城八区任何一家法院起诉你。最后,《新京报》没有起诉我,但它却通过博客中国的客户服务将我的文章删除。
   
    从2005年我与高律师认识之后,他就一直遭受中共政权的残酷迫害,至今已经八年了。从其2011年12月17日被重新投入监狱,到现在快两年了。在这八年时间内,除了高律师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之外,其妻子和孩子也遭受各种迫害,被迫于2009年历经千难险阻而流亡美国。
   
    还有一年多一年的时间,高律师的三年实刑就要到了。希望中共当局停止迫害高律师,早日还高律师自由!虽然我知道,只要中共当局还在继续统治,高律师就不会获得真正自由,但我还是要为高律师的自由不断呼呼:释放高智晟!自由高智晟!
   
    写于高智晟律师被迫害八年之后的2013年10月22日
   
(勿忘高智晟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3/10/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