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两会”刚结束上海强拆继续
·港人作长期抗争准备国人将同样?
·两律师在常熟法院开庭被打伤
·众律师、公民抵建三江营救四律师
·支持博讯删除大X报(蔡某人)的报道!
·为何中国、香港律师相继绝食?
·台湾学运、香港“占领”在法律框架中
·中国律师绝食于建三江
·外交部批彭定康说明什么?
·27律师促律协援助四律师
·建三江四律师蒙难记/欧彪峰
·香港会有真普选吗?
·香港绝食开始将影响大陆?
·处核心作用的维权律师
·香港绝食“占领中环”行动预演
·建三江前线律师、勇士全被抓!
·习近平下令解决上海访民诉求?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秦永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改变中国的五种力量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点评﹕
    看了古川文很感动,文中提到高给美国国会的信,其中长篇引述了我和上海数百市民给胡温的信,强烈控诉了以黄菊、陈良宇、韩正为首的中共上海市委在拆迁中所造成的人权灾难。我于2006年6月5日出狱后,曾与高律师通过两次话。我女儿在美国纽约曾经与耿和一家生活在一起,我也曾经与耿和以及格格通过话。
    不要忘记,南非的曼德拉是律师,印度的甘地是律师。当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一天,历史将记录几代中国律师所付出努力与牺牲。律师兴,民族才会兴。事实也证明,中国律师在社会转型中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看台湾,看香港,看香港占领中环和泛民也是律师与法律人起到关键作用。勿忘高智晟,为了走好今后的路。
   来源﹕参与首发
    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日期:2013-10-28]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古川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7/2013
    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作者: 古川
    高智晟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存保卫战”。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现在回想起来,我与高智晟律师的认识,大约是在2005年初。2005年3月中旬,我到“博客中国”网站工作。
   
    那时正好发生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事件,为此,博客中国与自然之友于2005年4月1日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了
   “圆明园生态与遗址保护研讨会”。
   
   
   
    2005年4月1日,高智晟律师参加“圆明园生态与遗址保护研讨会”
   
    在这次会上,我是作为博客中国的工作人员参加的,而高律师是作为特邀嘉宾参加的。目前,在新浪科技
   
    频道上,还可以看到高律师在会议上的发言。高律师特别强调,需要对公权力进行规制,“当公权行使不
    受规制或者任意行使没有法律后果的时候,这个社会是没有希望的.”(http://tech.sina.com.cn/d/2005-04-01/1610569123.shtml)
   
   
    在会议结束之后,我与高律师做了交流。随后,我给高律师在博客中国开了专栏,高律师将他刚写的《我
   
   的平民母亲》发在专栏上。2005年3月6日,高律师的母亲去世。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高律师写道:
   “在母亲67年的人生生涯中,有60年的时间里是在贫穷及磨难中熬过。”
   高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
   
    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
   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
    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
   
    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
   存保卫战”。
    虽然家里贫穷,但高律师的母亲仍然在不断帮助其他穷人。高律师在文章中说:“母亲作为那个时期未出
   
    去讨吃要饭的穷人,对那些出来讨吃要饭的穷人的帮助在当地是老幼尽知。到了冬季,不管来自天南地北、
    不管来者姓甚名谁、人数多寡,母亲都不厌其烦地将这些被迫出来讨吃要饭的穷人张罗到我们家里,白天
    为他们提供歇脚点,夜晚为他们提供睡觉的地方,人多时,我家一孔窑洞里住着十几个人。黄土高原的冬
   夜,严寒及劲风让穷人胆寒,我们的穷家也不特别暖和,但却能有效阻却严寒及劲风。年复一年,母亲为
    多少穷人在严冬里提供过避寒帮助,连母亲自己都说不清,只记得只要我们村自里来了穷人,村里的人总
   会不约而同地告诉来者,让他(她)们来找我的母亲。”
   正是这样一位母亲感动了很多人。当《我的平民母亲》(http://www.epochtimes.com/gb/5/3/18/n854721.htm)
   
    发在博客中国的当天,其点击就超过八万。但遗憾的是,后来中共当局对高律师进行迫害时,北京市网管
   办副主任陈华于2005年11月22日向各大网站下令,对“北京律师高智晟‘维权’一律不准报道转载”,
    并要求博客中国将高律师的所有文章删除,并且将其专栏删除。
   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
   
    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在我认识高智晟律师之后,我把他介绍给陕北民营石油维权行动的总协调人李智英。2004年7月,著名维
   
   权律师朱久虎组建律师团,准备起诉陕西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非法没收延安、榆林两市十五县的1000
    多家民营石油企业6万多投资者近70亿元的石油资产。从2004年9月开始,我也参与了陕北民营石油的维权
   行动,负责发布有关维权信息并更新陕北民营石油网。
   2005年5月26日,陕西靖边公安却公然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集会”的罪名将代理律师朱
   
   久虎刑事拘留。为此,高智晟律师开始介入到陕北民营石油维权行动。为了营救朱久虎律师,高智晟律师
    三次前往陕北交涉。在高律师第三次交涉之时,靖边当局被迫于9月19日将朱久虎释放。
   在朱久虎被释放当天,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前往首都机场,准备迎接朱久虎的获释。在机场,我碰到了也同
   
   样来迎接的浦志强律师和《纽约时报》记者。在等候一段时间后,我们给高智晟律师打电话,他告知我们
   说,靖边当局不让朱律师从榆林直飞北京,而转机西安,而他原本准备与朱律师同机,却被当局以没有座
   位为由阻止其登机,让他继续在榆林等待。这就让我们迎接朱律师的计划落空,为此我们只能打道回府。
   在朱律师回到北京之后,北京有关方面曾给高律师打电话,希望高律师就此收手。对此,高律师予以拒绝,
   
   表示将继续进行调查。从2005年9月10日开始到10月6日,高律师和助手楚望台开始在陕北进行调查,并
   公布《陕北油田事件真相调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公布了十七篇调查。
   
   
   
   
    2006年7月20日,高智晟律师(左八)和李海、莫之许、赵昕、陈青林、杨宽兴、刘京生等人一起到沂南法院门口声援陈光诚。
   
    此时的高律师,不仅没有停止对陕北民营石油事件的调查,还开始了对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人员的调查。2005年10月18日,高律师发出《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41),就中共当局新一轮持续的、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对法轮功人员进行随心所欲的野蛮迫害予以揭露,要求胡锦涛、温家宝制止这样的迫害。“对今日中国妇孺皆知的正在公开发生的持续迫害无辜信仰者的野蛮暴行,两位若不知情,那是你们针对国人的一种罪责;若知情而不予制止,这与具体行恶者的罪恶何异?”
   
    高律师还向胡锦涛、温家宝表示:“正是基于对人类普世价值的信奉与对法治的尊重,本人郑重建议两位尽早做出决断,‘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切实履行‘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的方略,在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基础上创建新的中国。”
   
    对于这样的揭露真相,高律师也知道将会给他带来的可怕的后果,但高律师却表示:“在我还有安全的日子里,我将继续关注他们的安全,无论作为文明人类中的一员,还是作为中国人、中国公民及律师,我都有权利这样做,虽然在中国它还十分危险。”
   
    这是高律师第二次就法轮功人员受到迫害给中共最高当局发出公开信。在此之前的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师曾发出《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30/n764897.htm),揭露石家庄国保对法轮功人员黄伟的非法野蛮迫害,要求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以制度性的力量来改变立法及司法的扭曲现状”。
   
    在第二封公开信发出后第二天早晨,高律师就接到一匿名恐吓电话,“你知道很多真相了,我们也知道你们家的真相,你们家在哪?你女儿在哪上学,每天坐几路车……”
   
    10月26日,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副处长柴磊在电话中向高智晟宣布三点:一、你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是错误的,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严重影响了律师的形象。二、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和律师的执业操守。三、必须尽快收回你给胡、温的公开信,不容讨论。对此,高律师拒绝收回,当即强调:“我讲的是真话,讲真话没有错,你的要求胡、温也不见得认为妥帖。”
   
   
   
    2005年11月4日下午,柴磊代表北京市司法局向高律师宣布,其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一年。柴磊在宣布处罚决定时还发出赤裸裸的威胁说:“如果在一年内仍然不服从的话,就不仅仅是停业的问题了,还包括人身自由问题。”当天晚上,我带一位朋友在高律师家附近与高律师一起吃晚饭,高律师向我们表示,他不会服从北京司法局的处罚。晚饭结束回家之后,我还将有关情况写了出来,发表在“递进民主”网站。
   
    第二天,高律师和其他律师又有别的活动,我又去参与。在活动结束之后,高律师发出《竞选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的选举承诺》,宣布参加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选举。高律师向律师们保证,如果他当选会长,将全力为律师们争取权益:一、停止原律师协会每年非法向北京律师事务所收取的团体会费,每所免除不合理负担1万元;二、律师协会会费将参照党费标准,将律师个人会费从2500元降至200元,减轻原律师协会非法加在律师头上的2300元负担。三、律师协会将向全体律师退还过去六年内非法收取的注册费和会费,部分律师最多可退还超过1万元人民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