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法庭上唱国际歌还称反共英雄?
·女儿美国遇滕彪谈维权年青化
·德国作家当年营救中国作家
·高层定调继续加大打压访民
·中国法官为何在罢工和怠工?
·北京法院就殴打女律师进行调查
·北京法院殴打女律师崔慧经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点评﹕
    看了古川文很感动,文中提到高给美国国会的信,其中长篇引述了我和上海数百市民给胡温的信,强烈控诉了以黄菊、陈良宇、韩正为首的中共上海市委在拆迁中所造成的人权灾难。我于2006年6月5日出狱后,曾与高律师通过两次话。我女儿在美国纽约曾经与耿和一家生活在一起,我也曾经与耿和以及格格通过话。
    不要忘记,南非的曼德拉是律师,印度的甘地是律师。当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一天,历史将记录几代中国律师所付出努力与牺牲。律师兴,民族才会兴。事实也证明,中国律师在社会转型中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看台湾,看香港,看香港占领中环和泛民也是律师与法律人起到关键作用。勿忘高智晟,为了走好今后的路。
   来源﹕参与首发
    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日期:2013-10-28]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古川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7/2013
    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作者: 古川
    高智晟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存保卫战”。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现在回想起来,我与高智晟律师的认识,大约是在2005年初。2005年3月中旬,我到“博客中国”网站工作。
   
    那时正好发生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事件,为此,博客中国与自然之友于2005年4月1日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了
   “圆明园生态与遗址保护研讨会”。
   
   
   
    2005年4月1日,高智晟律师参加“圆明园生态与遗址保护研讨会”
   
    在这次会上,我是作为博客中国的工作人员参加的,而高律师是作为特邀嘉宾参加的。目前,在新浪科技
   
    频道上,还可以看到高律师在会议上的发言。高律师特别强调,需要对公权力进行规制,“当公权行使不
    受规制或者任意行使没有法律后果的时候,这个社会是没有希望的.”(http://tech.sina.com.cn/d/2005-04-01/1610569123.shtml)
   
   
    在会议结束之后,我与高律师做了交流。随后,我给高律师在博客中国开了专栏,高律师将他刚写的《我
   
   的平民母亲》发在专栏上。2005年3月6日,高律师的母亲去世。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高律师写道:
   “在母亲67年的人生生涯中,有60年的时间里是在贫穷及磨难中熬过。”
   高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
   
    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
   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
    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
   
    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
   存保卫战”。
    虽然家里贫穷,但高律师的母亲仍然在不断帮助其他穷人。高律师在文章中说:“母亲作为那个时期未出
   
    去讨吃要饭的穷人,对那些出来讨吃要饭的穷人的帮助在当地是老幼尽知。到了冬季,不管来自天南地北、
    不管来者姓甚名谁、人数多寡,母亲都不厌其烦地将这些被迫出来讨吃要饭的穷人张罗到我们家里,白天
    为他们提供歇脚点,夜晚为他们提供睡觉的地方,人多时,我家一孔窑洞里住着十几个人。黄土高原的冬
   夜,严寒及劲风让穷人胆寒,我们的穷家也不特别暖和,但却能有效阻却严寒及劲风。年复一年,母亲为
    多少穷人在严冬里提供过避寒帮助,连母亲自己都说不清,只记得只要我们村自里来了穷人,村里的人总
   会不约而同地告诉来者,让他(她)们来找我的母亲。”
   正是这样一位母亲感动了很多人。当《我的平民母亲》(http://www.epochtimes.com/gb/5/3/18/n854721.htm)
   
    发在博客中国的当天,其点击就超过八万。但遗憾的是,后来中共当局对高律师进行迫害时,北京市网管
   办副主任陈华于2005年11月22日向各大网站下令,对“北京律师高智晟‘维权’一律不准报道转载”,
    并要求博客中国将高律师的所有文章删除,并且将其专栏删除。
   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
   
    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在我认识高智晟律师之后,我把他介绍给陕北民营石油维权行动的总协调人李智英。2004年7月,著名维
   
   权律师朱久虎组建律师团,准备起诉陕西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非法没收延安、榆林两市十五县的1000
    多家民营石油企业6万多投资者近70亿元的石油资产。从2004年9月开始,我也参与了陕北民营石油的维权
   行动,负责发布有关维权信息并更新陕北民营石油网。
   2005年5月26日,陕西靖边公安却公然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集会”的罪名将代理律师朱
   
   久虎刑事拘留。为此,高智晟律师开始介入到陕北民营石油维权行动。为了营救朱久虎律师,高智晟律师
    三次前往陕北交涉。在高律师第三次交涉之时,靖边当局被迫于9月19日将朱久虎释放。
   在朱久虎被释放当天,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前往首都机场,准备迎接朱久虎的获释。在机场,我碰到了也同
   
   样来迎接的浦志强律师和《纽约时报》记者。在等候一段时间后,我们给高智晟律师打电话,他告知我们
   说,靖边当局不让朱律师从榆林直飞北京,而转机西安,而他原本准备与朱律师同机,却被当局以没有座
   位为由阻止其登机,让他继续在榆林等待。这就让我们迎接朱律师的计划落空,为此我们只能打道回府。
   在朱律师回到北京之后,北京有关方面曾给高律师打电话,希望高律师就此收手。对此,高律师予以拒绝,
   
   表示将继续进行调查。从2005年9月10日开始到10月6日,高律师和助手楚望台开始在陕北进行调查,并
   公布《陕北油田事件真相调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公布了十七篇调查。
   
   
   
   
    2006年7月20日,高智晟律师(左八)和李海、莫之许、赵昕、陈青林、杨宽兴、刘京生等人一起到沂南法院门口声援陈光诚。
   
    此时的高律师,不仅没有停止对陕北民营石油事件的调查,还开始了对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人员的调查。2005年10月18日,高律师发出《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41),就中共当局新一轮持续的、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对法轮功人员进行随心所欲的野蛮迫害予以揭露,要求胡锦涛、温家宝制止这样的迫害。“对今日中国妇孺皆知的正在公开发生的持续迫害无辜信仰者的野蛮暴行,两位若不知情,那是你们针对国人的一种罪责;若知情而不予制止,这与具体行恶者的罪恶何异?”
   
    高律师还向胡锦涛、温家宝表示:“正是基于对人类普世价值的信奉与对法治的尊重,本人郑重建议两位尽早做出决断,‘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切实履行‘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的方略,在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基础上创建新的中国。”
   
    对于这样的揭露真相,高律师也知道将会给他带来的可怕的后果,但高律师却表示:“在我还有安全的日子里,我将继续关注他们的安全,无论作为文明人类中的一员,还是作为中国人、中国公民及律师,我都有权利这样做,虽然在中国它还十分危险。”
   
    这是高律师第二次就法轮功人员受到迫害给中共最高当局发出公开信。在此之前的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师曾发出《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30/n764897.htm),揭露石家庄国保对法轮功人员黄伟的非法野蛮迫害,要求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以制度性的力量来改变立法及司法的扭曲现状”。
   
    在第二封公开信发出后第二天早晨,高律师就接到一匿名恐吓电话,“你知道很多真相了,我们也知道你们家的真相,你们家在哪?你女儿在哪上学,每天坐几路车……”
   
    10月26日,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副处长柴磊在电话中向高智晟宣布三点:一、你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是错误的,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严重影响了律师的形象。二、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和律师的执业操守。三、必须尽快收回你给胡、温的公开信,不容讨论。对此,高律师拒绝收回,当即强调:“我讲的是真话,讲真话没有错,你的要求胡、温也不见得认为妥帖。”
   
   
   
    2005年11月4日下午,柴磊代表北京市司法局向高律师宣布,其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一年。柴磊在宣布处罚决定时还发出赤裸裸的威胁说:“如果在一年内仍然不服从的话,就不仅仅是停业的问题了,还包括人身自由问题。”当天晚上,我带一位朋友在高律师家附近与高律师一起吃晚饭,高律师向我们表示,他不会服从北京司法局的处罚。晚饭结束回家之后,我还将有关情况写了出来,发表在“递进民主”网站。
   
    第二天,高律师和其他律师又有别的活动,我又去参与。在活动结束之后,高律师发出《竞选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的选举承诺》,宣布参加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选举。高律师向律师们保证,如果他当选会长,将全力为律师们争取权益:一、停止原律师协会每年非法向北京律师事务所收取的团体会费,每所免除不合理负担1万元;二、律师协会会费将参照党费标准,将律师个人会费从2500元降至200元,减轻原律师协会非法加在律师头上的2300元负担。三、律师协会将向全体律师退还过去六年内非法收取的注册费和会费,部分律师最多可退还超过1万元人民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