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郑恩宠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来源﹕自由亚洲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主页 | 评论 | 鲍彤特约评论
   
   


   RFA独家:从外部,看内部 — 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2013-10-25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图片:鲍彤先生近照(摄于2012年12月/鲍朴提供)
   
   Photo: RFA 现在又到了敏感时期,空气紧张。熟人相见,问候之余,不免会问问三中全会的“消息”。明知道中共保密纪律之严,不可能有任何“消息”,但照例有人会问。
   
   这也难怪。三十年来,历次三中全会都比较重要。一中全会是中共换届,二中全会是政府换届。按照中国特色,换届必定由老人作报告,看不到新人新气象。到底有没有动静,一般要到三中全会才能见分晓。
   
   能不能预先揭晓呢?这事也难也不难。
   
   难在它还没有开,不能排除变数。比方说,1978年那次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开出了变数:陈云丶谭震林丶胡耀邦等纷纷要求讨论第一次(1976年4月)天安门事件等一系列重大历史遗留问题,打乱了华国锋丶邓小平预定的只谈经济(向前看)不谈政治(不纠缠历史旧账)的议程。由于七嘴八舌,引出了喜出望外的收获,把一个本来平淡无奇的例会,开成了凝聚民心的盛会。这种变数太戏剧性了,不是经常出现得了的,所以预测很难。
   
   但也不是没有重要的迹象可寻。比方说,平民所关心的,无非是“三中全会的议题和我辈平民有没有关系”。我姑且大胆断言:大概不会有太密切的关系。我的根据是:因为它对平民保密。按照世界通例,任何政党的政纲都唯恐老百姓不知道。只要它真能给人们带来重大利益,凭什么秘而不宣?如果需要保密,一定有不宜告人的原因。其中最最好的可能性是,它对咱们无害,咱们不必操心。
   
   许多人想知道它能不能开得“成功”。我认为这应该是可知的。问题在于什么叫“成功”。有两种流行的答案。一种认为,压倒了不同意见,实现了主观预期,就是成功。另一种认为,找到了解决难题的途径,达成了共识,才是成功。前者是辩士的高见,后者是社会的常识。按照前者,为了创造清一色的论坛,事先必须雷厉风行清网查谣。按照后者,为了集思广益,理所当然应该保护直到高价征求不同意见。从会前对待不同意见的不同态度,大致可以测出会议的一般方向。
   
   作为公民,当然关心公民权利的保障,关心将来能不能把经常侵害民权的官权关进笼子。现实的情况是,主张公权力应该接受公民监督的“新公民运动”的倡导者王功权先生最近已被当局正式批准逮捕。只要他仍然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押在狱,我对“把权力关进笼子”的梦不抱任何希望。同样,只要要求领导公示财产的许志永先生仍然被押在狱,我对“反腐败”的梦也不抱任何希望。只要冀中星丶夏俊峰和曾成杰等公民的案件不平反,就难以令人信服在中国的土地上还能做法治的梦。三中全会之内的决策和之外的行动,不大可能出自两个互相对立的中心的指挥。
   
   中国存在着许多大问题,诸如国土全面污染,贫富鸿沟高筑,民族矛盾持续尖锐紧张,以及历史问题成山等等,这些本来全不需要由现领导来承担责任。现领导的责任是告别过去,探索新路。万一新领导自愿和旧制度捆在一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以上管见,都是对皮毛的观察。至于领会会议的精神,只能等到闭幕以后。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3/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