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时间:2013年夏秋之际。
   【地点:秦城监狱及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人物:
   

   历史老人(未出场)
   
   习近平
    薄熙来
    习仲勋(已故)
    薄一波(已故)
   
   薄谷开来
   
   官员
    富商
    美女
    法警若干
   
   
   
   
   
   
   
   [幕启:台上空无一人。左角有一矮凳;右侧有一座3米高的粗制的天安门城楼模型,上置一虎皮交椅。
   
    【习近平从观众席右方、薄熙来从观众席左方走上舞台,各就各位——习近平坐虎皮交椅、薄熙来坐矮凳;两人默默地相视片刻。
   
   习近平:(故作热情地)熙来,你好。
   
   薄熙来:(故作冷淡地)近平,你好。
   
   习近平:熙来,告诉你一件事:近期,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薄熙来:打住,打住!别提什么“人民”,你说济南市中级法院就行了!这法院跟人民没什么关系!
   习近平(不欲争论)熙来,近期,济南市中级法院将公开审理你的案子;你有什么想法?
   
   薄熙来:(激动起来)公开审理?去年,中纪委对我说这是党内问题,可以保留党籍;不会送交法院!
   
   习近平(微笑)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你的亲友揭发了大量问题......
   
   [薄谷开来以及道貌岸然的官员、大腹便便的富商、妖丽苗条的美女上,他们满含敌意地围着薄熙来走了一圈;美女甚至作势要扑过去撕打薄熙来,被官员和富商左右拉住......习近平挥了挥手,他们鱼贯下。
   
   薄熙来(轻蔑地)少来这一套!习近平,咱们都是从文化革命过来的,都知道整人是怎么回事!只要想整,别说我了,你看那刘少奇、邓小平,整出来的材料跟小山似的!
   
   【冷场。
   
   习近平:熙来,事已至此,你有什么打算?
   
   薄熙来:我想见我爸爸,薄一波同志。近平,我出事了,众叛亲离!只有我爸爸还爱我、还愿意保护我。
   
   习近平(为之莞尔):薄叔叔2007年就走了。
   
   薄熙来:我要请他老人家回来!(仰天大呼)爸爸,爸爸!你和习仲勋叔叔回来吧!
   
   
   
   
   
   
   
   
   
   
   
   
   
   
   
   
   
   【习仲勋自舞台右方、 薄一波自舞台左方上,脚步飘逸;习仲勋 、薄一波的前额涂着两个漆黑大字:“已故”。
   
    薄一波:(明显含讨好意味):仲勋同志,你好。
   
   
   习仲勋:(故作冷淡地)一波同志,你好。
   
   薄一波:很久不见了,仲勋同志。
   
   习仲勋:很久不见了,一波同志。
   
   
   习近平:爸爸,薄叔叔,你们从天国回来,风尘仆仆,看到什么自然景观?
   
   
   习仲勋(兴致勃勃):我看见——人间的月亮就是比天國的月亮圓!
   
   薄一波(愁眉苦脸) 我看见——人间的月亮就是不及天國的月亮圓!
   
   习近平(欣然)情人眼裡出西施,得意者眼裡出圓月!
   
   薄熙来(黯然)无情人眼裡出东施,失意者眼裡出缺月!
   
    薄一波:仲勋同志,天国太大了;我在2007区,你在2002区;总想去拜访你,可惜隔区如隔山......
   
   
   薄熙来(热切地):习叔叔,爸爸,你们在天上和毛主席常见面吧?
   
   习近平(不得不跟随薄熙来重复这一问题):薄叔叔,爸爸,你们在天上和毛主席常见面吧?
   
   
   习仲勋(遗憾地)没有。天国太大了,无边无涯;毛主席在1976区,我在2002区,不仅隔着年度小区,还隔着世纪大区;交通不便......
   
   薄一波:(加重语气)近平同志,要不是熙来出事了,我和仲勋同志也聚不到一起呢。
   
   【冷场。
   
   薄一波:仲勋同志,你的气色比在人间时好多了。我去天国几年了,除了熙来,我的几位子婿并无太大出息;(面向习近平)近平贤侄——当年,我和令尊同为国务院十二位副总理之一——已然接班......可喜可贺!
   
   习仲勋(略显不耐烦地):一波同志,你想说什么?
   
    薄一波(愈益谦恭)仲勋同志,我们在政治局、国务院是老同事;山西、陕西相邻,也 算是半个老乡吧。
   
   
   习仲勋(非常不耐烦地)一波同志,你到底想说什么?
   
   薄一波:现在,犬子熙来落到令郎手中......
   
   习仲勋(正色): 薄一波同志,你也是受党和毛主席教育多年的老同志了,怎么这样庸俗!这事关系党纪国法,不是你娃和我娃打架......近期,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薄一波:打住,打住!别提“人民”,你说济南市中级法院就行了!这法院跟人民没什么关系!
   
   习仲勋 :一波同志,这样我和你就无话可说了!
   
    薄一波(不欲争论)仲勋同志,近期,济南市中级法院将公开审理熙来的案子;你有什么高见?
   
   习仲勋(一字一顿):按照国家法律办。
   
   
   薄一波(带有明显的威胁意味):一场官司几辈仇!这样结仇,怎么得了!熙来,这里是秦城监狱,你受苦了。
   
    薄熙来:爸爸,我还好;爸爸一生多次坐牢,始终坚强!爸爸,你是我的榜样!
   
   薄一波(悲哀地):文革前,毛主席曾经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的干部子弟很让人担心,他们没有社会经验,但是架子很大;要教育他们不要靠父母,要靠自己。“毛主席还借用《战国策》“触龙说赵太后”中“位尊而无功,俸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进一步表达这种忧虑。 熙来,我亲爱的儿子!你的发迹和垮台,为毛主席的这种忧虑提供了佐证!我是开国元老中的头号寿星,我用巨掌长期托撑你,使你平步青云!
   
   薄熙来:爸爸,你生前为我操劳得太多了,太累了!谢谢爸爸。
   
   【冷场。
   
   薄一波(越发悲哀地)我抱病苦撑了一年又一年;活着,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儿女!我逝于2007年,虚龄得享百岁,不可谓不高寿;然家有熙来,我非得有二百年寿命才能保护熙来终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老天爷,我为什么不能有二百年寿命呢?!失去了父荫的熙来,在平民子弟胡温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冷场。
   
   薄熙来(冷峻地)爸爸,这是命!习近平的成功、薄熙来的失败都是偶然的。我信用了王立军这个王八蛋!
   
   习仲勋(肃然地)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必然性和偶然性是揭示客观事物发展规律的一对哲学范畴;必然性通过偶然性为自己开辟道路;在这里,王立军的出现有其偶然性,而历史的必然性是中国绝不能重庆化,更直白地说,中国绝不能沦为流氓国家!即使没有王立军,也会有李立军、赵立军,奋起担当这一神圣使命!即使王立军这样的莽夫死绝了,也会有王淑女、王秀女等等巾帼英雄继承其遗志!薄熙来逆历史潮流而动,必定身败名裂!
   
   薄一波(拱手作揖):仲勋同志,近平贤侄,熙来知错了!请你们父子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吧!
   
   习仲勋(敷衍地):一波同志,现在,天国各个区都成立了司法局,2007区的司法局有很多好律师;你们有的是钱——人间钱、天堂钱多得花不完!交钱,登个记,给熙来请个好律师吧。
   
   薄一波(求和地):仲勋同志,当年,我们在工作中有过分歧,有过争执,有过不愉快......都是我的过错!我请你原谅。
   习仲勋(轻轻地摆手)一波同志,今天我们不谈这些。令郎恶习颇深,非霹雳手段不能阻止他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薄熙来(抓住机会)近平,我爸爸向习叔叔道歉了;难得呀,文化大革命那么斗我爸爸,他都不肯说一句软话;可是,为了我,我爸爸向习叔叔道歉了!
    习近平:薄叔叔,谢谢你向我爸爸道歉——只可惜,太晚了!当你和我爸爸在世时候,你趾高气扬,什么都不说;当你和我爸爸直面邓公的时候,你飞扬跋扈,什么都不说!现在,你说这些话还有什么意义呢。
    薄一波(近于厚颜无耻地)近平贤侄,你有所不知——我和你爸爸在世时候,我在心里说过了;当我和你爸爸直面邓公的时候,我也在心里说过了!
   习仲勋(厌恶地摆手)薄一波同志,我们该回天国了。走吧。
   薄一波:(固执地)仲勋同志,我等着你对近平贤侄说句话。
   
   
   
   习近平:薄叔叔,你不要难为我爸爸;有什么话跟我说!你们那一代的恩怨是你们的;我们这一代的是非是我们的!各有各的帐!
    薄一波:娃呀,你别跟你薄叔叔打官腔了!只要你发话,熙来就没事了!我拉下这张老脸,算是薄叔叔求求你了!
   
   习近平:这不是官腔,是法律。
   
   薄一波(轻蔑地):跟权力相比,法律算什么!新中国、旧中国,多少弥天大案都被权力抹掉了!法律!改革开放之初,香港记者问彭真同志:“党大还是法大?”彭真同志支吾其词,没有给出答案。其实,人人皆知:党大于法!列宁曾经直言不讳地说:“布尔什维克不遵守任何法律,包括自己制定的法律。”
   
   【冷场。
   
    薄一波:薄谷开来是刑事犯,她的罪行与熙来无关!
   
   
   【冷场。
   
   
   薄一波(貌似沉痛地)仲勋同志,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赔礼道歉!
   
   [薄一波向习仲勋深深地三鞠躬。
   
   习仲勋:一波同志,你这是何苦呢。
   
   薄一波(转向习近平):熙来这孩子不懂事,我教子无方;近平贤侄,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薄叔叔代他向你赔礼道歉!
   
   【薄一波向习近平深深地三鞠躬。
   
   习近平(一时手足无措):薄叔叔,使不得......
   
   薄熙来(深感屈辱)爸爸!
   
   薄一波(深情内敛却又威严地):熙来,你闯下了弥天大祸,还不跟我一起,向你习叔叔和近平哥哥赔礼道歉!
   
   【薄熙来僵立不动。
   
   薄一波(意在言外):你听见我的话没有?
   
   薄熙来(醒悟):听见了。
   
   【薄一波暨薄熙来向习仲勋暨习近平深深地三鞠躬。
   
   习仲勋(颇感意外地搓着双手):一波同志,你看你看,你这是......
   
   习近平(不甘心就此被情面所拘):薄叔叔,我想跟熙来单独谈谈。
   薄熙来:是。习叔叔,我也想跟近平单独谈谈。两位老人家请回避吧。
    薄一波:仲勋同志,孩子们想单独谈谈;咱们这两个老家伙回避吧。
    习仲勋:也好,一波同志;咱们这两个老家伙回避吧。回天国吧。你去2007区,我回
   2002区。
   薄一波(热心地):仲勋同志,我送你去2007区。
   习仲勋(冷淡地):不必了,一波同志。我自己轻车熟路,一会儿就到了。
    薄一波:熙来,跟你习叔叔说再见。
   薄熙来(怀着某种不切实际的憧憬):习叔叔,再见。我和近平从小一起长大,就像是亲哥俩。我们会谈得很好,
    习近平(胸有成竹):是的,我们会谈得很好。
    薄熙来(得寸进尺地):我们会谈得非常好。
    薄一波(表情复杂)近平贤侄,熙来,再见了。
   
   
   习仲勋(踌躇满志)熙来、近平,再见了。
   【习仲勋、薄一波客套地相互礼让着,脚步飘逸地同下。
    薄熙来(坐回矮凳,面带一抹不可捉摸的浅笑):我爸和你爸回天国了。前嫌尽释,握手言欢。
    习近平(坐回虎皮交椅,面带一抹讽刺的浅笑):他们还以为我和你都是小孩子呢。(温和地)熙来,你是久历宦海的老狐狸,不是乳臭未干的小菜鸟,为什么却落到这般田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