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槟郎文集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12小教文 陈翼阳
   
     这学期同时上着您的诗歌和散文两门选修课,也因此拜读您的诗文。提笔写您,不知为何,槟郎老师,竟想到了这一句。
     也许诗人都有些独特气质吧,与您相遇的第一眼,就见您的眼神,似是浑浊不见底又似清澈如孩童,您总是在讲课时淡淡的望向远方,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世界我们是不可随意走入不可随意领会的,也许少不更事的我,纵有万般忧愁也不及您。


     因为我在您,槟郎哥眼里看到的,是苍凉。
     同是从牙牙学语的孩童走来,为何您的命运悲苦,是不公吗?又或是没有痛苦的人生就感慨不了好的文章,难道人生是为了文章而活吗?也许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命运是真的,就像杜拉斯说的,爱情里只有背叛是真实的。那么人生只有接受是真实的。
     我只愿,诗人槟郎,是上天借您一世苍凉,尝尽世间冷暖,下一世,让您享受幸福。
     读您的《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和别的同学回忆您的文章中的相关记载。当您为了爱情出家,从安徽一个巢湖小县城独自前往南京这座陌生的城市边的古刹,该有多大的勇气。带着满心疼痛,无人相诉的无奈,对爱情失真的愤恨,抛弃这尘世,对,是抛弃,这尘世在您眼里,仿佛是可有可无的,任它狂风暴雨兀自不庸人自扰。可偏偏让尘世伤的体无完肤,也许这正是矛盾所在,把您推向悬崖边,站立成一棵诗人纪弦诗歌中的槟榔树。
     读您的新作《拜谒李白墓》。今年9月22日,槟郎老师独自坐车从江宁大学城到小丹阳,再换车到当涂,在东站乘巴士到太白镇,辗转流离,终于拜谒了向往已久的青山李白墓。您独自去吊唁李白,您没有带酒,毫不避讳将随手带的可乐撒到李白的墓前,率性如您真实如您。李白是您的超级偶像,是您的同族的先人,也是您坚持写诗的动力。您静静地坐在他墓前的草地上发呆,跟他在一起,您的精神有了寄托、有了分享的对象,您是快乐的。我想象,当您一个人安静的与他对视,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呆坐着。这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场景,这是没有箭雨和鲜血的对白,然而早已痛彻心扉。
     世人说,诗人都有些神经气质,曾经的我也这样认为。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他们不是,且把他们看作是心地单纯到不可有一丝污秽的天使,他们被世间的黑暗所惊吓,来不及喘息消化,他们惊愕,他们不能承受这重量,于是拼命找寻一条出口,用世人听不懂的语言,疯狂的哀伤。世人呢,百毒不侵,周旋在形形色色的面孔和烦扰中,乐此不疲,他们看不懂我们,我们看不懂他们。
     在内心里,我更倾向他们,他们保留了最后的纯真。而我,时刻提醒自己,用一颗孩童的心生活,用一副大人的面孔活着。想必槟郎老师也同我所想吧。
     读槟郎的新作《我在黄龙埝》。黄龙埝是青龙山中的一座水库,也是槟郎自评的南京青龙山区十大景点之一。您一开始痴迷大学城的方山,但过于熟稔之后,并被更大更原始更荒凉的青龙山吸引了,您近期便频繁地独自到青龙山中探险,关于它的作品也在不断问世。在黄龙埝,您说一个星期总有两天周末是属于您的吧,您说让山水抚慰您的痛。单是这两句,足见一世苍凉。也许您依然戴着面具活着,但已是我见过最坦率的人了。您劝来青龙山打猎的南唐人李煜抛弃荣华富贵与牵机药,来黄龙埝与您和诗。我想,你们原本就是同道中人,李煜从不留恋皇帝之位,他一定能听到您的诉说,在某夜的梦中,与您把酒言欢,一干二尽的苍凉。
     槟郎哥,今生如此,莫非宿命?这一世,纵然苍凉,也可作化为诗文,化为趣谈佳话。
     2013-10-05
(2013/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