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巴克栏目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习近平们会继续做什么?
·习近平就是袁世凯的再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想起前段时间,国宝抓住我,其一并还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终于找到你了,找你真不容易。”仿佛他们抓到了一条值得他们邀功请赏的大鱼,结果,当他们吓我为什么抓我时我只能回答不知道,而且,我确实也 “不知道”,并要求对方指出我做哪件事违法了?对方便威胁我道:“就凭你偷渡,我就可以抓你。”我笑着回道:“我现在不是在这里吗?”对方见对我恫吓不起作用,便和蔼地盘问,并摊开底牌,那就是因为我支持缅北打老缅的事,再就是我帮助缅北招募义务兵。我便笑着道:“把缅北统到我们中国人手里不好吗?上天给我们中华民族从新夺回缅北的机会,我们何不顺天应人地取过来?使他们早日回来中国的大家庭里呢?换言之,我这样做,不是对中国更有益吗?”对方哑然,停顿了下,便指出,“如果缅甸政府知道了你这样做,就会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它们正脚踏两只船,会更快地投进美国人的怀抱。”我心里虽然不以为然,表面上还是恍然大悟地道:“原来如此,我以为是帮助中,国政,府的大忙,原来是在帮倒忙。那我不会再公开地做。”我虽这么说,但还是明确地肯定了不明着支持缅北地方,暗地还是要支持。要说老缅恨我帮助它们的“敌人”,我不感觉奇怪,因为缅北的人们几乎是我们华人,不外是我们中国的卖国贼把缅北好端端的土地给了缅甸,而缅北的人们并不情愿接受,所以他们直到现在依然高度自治。由于人口稀少,兵源尚缺,多年来受到缅甸政府军的威胁与打压,很希望中国有志青年加入到他们的阵营里去。再换言之,若是老缅的政客真有智慧,不歧视缅北的民族,也给不了我们中国人可乘之机。因为,其本身,缅北人并没有想分裂缅甸。而且,缅北人在客观现实中,早就都承认缅北土地是缅甸的国土,这原本就没有什么悬案。不过,老缅的强人们由于具备了先进的杀人武器,处处对缅北民族来些霸王硬上弓,对缅北人民不仅是歧视,还有的就是杀戮。不是么?果敢被他们用枪炮搞了过去,杀了一些人,把不服王化的一些地方军赶到深山里去,把大量华人逼回中国没几年,又到克钦邦旧伎重演,不也是杀戮了一些人,终于把克钦军赶到山林里去、把大量华人吓回中国来了吗?缅甸军政府给中,共政,府制造这么大的麻烦,损害了我们中国华人这么多的切身利益,岂不是太不把中,共政,府当回事了吗?作为具有民族情结的中国人,支持我们的缅北同胞是理当所份的事呀?当然,中,共政,府碍着国家大局,不愿意得罪缅甸军人政府,我们很是理解,也不能不理解。然而,作为我们弱不禁风的“小刁民”,原本就对中,共政,府具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情绪,还在意一个根本就管不着我们的缅甸军政府对我们憎恨?和中,国政,府中的个人感受?我遇到了一个很会骂娘、可能不是出自娘胎的“民主人士”,他极力反对我们支持缅北,总希望缅甸军政府把缅北全部收回去,好使老缅完全不带中,共玩了,直接投向美国,帮助美国封锁中,共独,裁,政,府。说起来,我对独,裁,政,府也不喜欢,甚至在中国受到常年的迫害与欺压下,不得不背乡离井、到异国他乡寻找生存与发展的机会,让我从心里也已无法看好这个政,府中人。但是,尽管中共里有人认为中国是他的私产,可我们依然认为中国不只是中,共的中国。不论什么时候,她都应该受到各色各样的中国人保护,才不至于被中国的敌对势力搞穷了,搞坏了,搞疯了。退一步假如说,如果有一天,中国真的被中,共弄得“四面楚歌”了,“四分五裂”了,“四处放炮”了,受害的并不是中,共中人——它们有权有势,看事不妙,完全可以溜之乎也,可遭殃的还是我们平民百姓。所以,我虽然不抵制中,共继续独,裁,但绝对不会支持的前提下,更不希望中国人民被人为地损害。只是,我知道象我这样的、手无寸铁的庸人,根本影响不了中,共中人继续为所欲为,继续纵容它们内部一些所谓的“清正廉洁”、实际就是一窝垃圾的伪君子为非作歹。同时,我对各色各样的人,没有什么不能合作的想法,也不在意谁做我的长官,除了中,共的长官大人以外,谁做我的长官都比中,共长官要对我更会好些,看就看对方能不能、愿意不愿意与我共局?可为了个人私利,让我出卖什么人,凭我的智商,真的做不出来。反过来说,即使想做出卖的活,也得不到什么很有价值的情报,因为我所接触的、或交往的人,大多虽然对独,裁制,度深恶痛绝,却一样地影响不了独,裁制,度病态地存在。尽管有些人很想独,裁制,度结束,由于我们没有什么势力影响中国的森林法则,也就是跺跺脚,发发狠,骂骂娘耳。所以,在我被国宝审问时,我没有隐瞒什么,事实上,我的秘密就在手机上,QQ里,他们早就不与我商量就已掌握得一清二楚,即使我不说什么人,什么事,幻想着不让他们知道,在这中国境内,那也是掩耳盗铃的事。不同的就是与我联系的所有的人,虽然有什么个人想法,他们也做不了损害国家利益的事。哪怕有些人有这种想法,只要与我共同发展,我也决不允许他做不利于国家和民族的事情。因为,真正有大智慧、在纲领上设计的人,我没有看到,也没有接触过,接触得不外是些个人私欲浓烈的人们。而这种人,也会把个人利益首先考虑到事业上去。也就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蠢事,或进行一些偏激的实际活动先做无谓的牺牲。当女友告诉我她已被审问,内容就是我与她谈的床第之欢,他们也知道,并威胁我女友说出我与她都谈些什么?她只能实话实说,都是些男女之间的悄悄话,甚至是性爱的内容。作为从未与国宝打过交道的女人,面对威胁当然就很屈服,问什么也就会说什么。如果问我这些问题,怕是多余,因为我不会回答我的个人隐私,中国法则告诉我,我没有在这方面配合的义务。在我的大脑里,很多“秘密”早在2009年,湖南国宝就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我也确实被他们屡次的“清清楚楚”地黑咋呼噜砰地恼了,直接告诉他们我的秘密就在大脑里,你们有能力就弄出来。结果,那位长得与梁天相似的国宝头也用尽了恐吓,而我也只好被迫说明“《红岩》里面有位江姐,仅是个女流,都能抗住严刑拷打,我作为一个男人,多少不敢说比她强,但也弱不了她”。他们就嘲笑我道:“不是吧?”我便道:“人在你们手里,不妨试一试吗?”事实上,他们确实也没有使我屈服,因为他们仅仅是没谱的怀疑,更没有证据证明我违法。而且,历来,我就不做违法的事,虽然他们陷害着劳教了我,但是他们是强人,是流氓,我是弱者,是在强人社会里,无法抗拒这样的结果。作为穷人,在缅北,如果没有贡献,也没有谁养,于是我们就打算在缅北承包土地搞种植养殖地发展经济,一边帮助缅北强盛起来。由于我们都已是穷人的理想主义者,很想依靠有点钱的民主人士来支持我们,因为这里土地很多,完全可以把农场办好,而且我极力为办农场运作。在运作交涉中,当我知道了如何经营更符合市场经济,并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同仁时,同仁毫不客气地告诉我道:“想发财,没有人到这边投资。”我恍然大悟了,哦,原来还是有这么些人总想着武力对付共,产,党,哈哈,我觉得这种人是多么地幼稚。如果是没读过几本书、上过几天学的青年男女,不理解,也就罢了,到了中年已能老成的我们,还是盲头瞎马、咬牙切齿地反对共,产,党,未免忒不识时务。因为,我们来缅北发展,不仅不是反对共,产,党,还要依靠共,产,党的“不会让缅北被老缅夺过去的空间”发展我们的有效势力。但对共,产,党里面的专门迫害国人、才能升官发财的贪官污吏、待到以后我们有了势力了肯定会铲,除,并想着会能到那一天,绝对帮助共,产,党及时彻底地铲,除掉这些害群之马。再说了,共 ,产, 党不过就是个组织,它适合生存,你我几个人几十个人,或者是成千上万个人,也铲,除不掉它,也没有必要铲,除呀?若不适合生存,中,共的内部的权利者,一样会把它淘汰,还用得着我们耿耿于怀地枉费心机吗?想到这里,我更想,真正到这边来的有志向的人,有些确实愿意不合法地做事。但是,为了事业的发展,我不仅要尽我的能力反对他们的盲目胡来,而且会坚决地在思考中加以阻止和进行正确地引导。在一些文章里,我也已告诉过许多关心缅北发展的同仁,我们来缅北发展,就是欲与当地人一道,把缅北牢牢地控制在中国人手里,使这里的中国人强大起来,不让老缅欺负,然后我们再说影响中国政府朝更好的方向发展的事。还有位同仁说得很清楚,中国,官僚机构,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了,习总的大力反腐就证明了中国的贪官污吏很多,到了不用我们关心一样要从根本上改变的关键时刻了,特别是,无官不贪心的现局中,我们要看到的民主社会已显示出即将到来。因为,合法的非法者在中国更是太多,太能堂哉皇哉地作秀,欺骗民众,也欺骗共,产,党本身。这种人才是令共, 产,党最最重伤的根本种群。而官吏们嫖几个女人贪腐几个钱还算个什么事?如果玩了几个女人,就对国家不利,试想在封建社会里的皇帝们,大臣们,哪个少过女人?国家不是在进步吗?弄了一些钱,存在家里,吐出来,不还是中国的财富吗?我认为,真正贪官污吏灭亡不了共,产,党的独裁政局,而是那种表面上作秀,能够驾驭国家一些方向的一些合法的违法流氓分子,才是最终导致共,产,党政权被推,翻的最大基因。再就是,不合理的管理体制纵容着这种人如赵本山似的、人模狗样地表演,而我们做“小刁民”的,能影响政,府改变多少呢?为什么?在这里,我们不论中,共中有多少坏人,反正抓住坐牢的已经不少了,他们在官吏中所占得比例要比老百姓犯法在老百姓所占得比例还多还恶劣。而且,更可悲的是,违法的没有被抓的就更多,所以,独,裁政,权能维持多久、连它们自己都心里没有底,而我们生存在现实社会的最下层,说起来,原本就没有被高看,那些官僚大人所掌控的体系,灭亡不灭亡又关我们什么鸟事?而且,我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还没有怎么抗议就被抓捕,就被陷害的同仁还少吗?为什么?还不就是我们没有什么势力?没有到我们说话就能达到利益集团重视的程度?中国问题,决不是什么个人修养的问题,而是独,裁制,度自然要孽生出来坏胎的问题。到了如此程度,作为权利者,为了他们的根本利益,他们不改变都不行了,大家说,我们还需要在这方面用功么?在中国,我们都看到了,任何一种人,在独,裁氛围里,不做贪官污吏就当不了好官,做不了劳模,更升不了职,拿不到奖。只不过我们说了没有用,他们也知道就是不说而已。不过,毕竟我们是一些不被权力者看好的“刁民”,做不了什么大事,也改变不了独,裁制,度,到是让我们无辜受害,成了社会麻烦制造者。哪怕是我们很老实,很低调,很文质彬彬,一样换不来野蛮人的骚扰与欺凌,反而是狼想吃羊,即使羊再有理由,也会成为恶狼家族的需要大餐,特别是对付羔羊,就更不用讲什么森林法则。我们来缅北就是想改变我们做羔羊只能成为狼先生大餐的这种状态,因为,我们更很想证实,我们决不是中国的麻烦制造者,更不会做损害中国利益的事,为了共同发展,暂时也可不做令贪官污吏不能容忍的事情,我们可以再静候中,共内部的自然演变,仍由他们自己去调节。因为我们几十年来,确实没有从根本上令中,共里面的大人妥协的能力,仅仅的才能使他们感到必须一步步地进行政治改革才能生存下去。同时,我们把缅北地区发展与巩固起来,使中国民主以后也不会受到来至缅甸的威胁。因为美国的围追堵截不仅仅是对付中,共的。即使没有中,共执政的中国,因为她太大了,人太多了,心太善了,也一样会被美国堵截,因为美国要想做地球的主人,获取更多的实际利益,吃独食。任何时候,谁能挑战它的地位,谁就是它战略上的敌人。有位同仁说的我很爱听,尽管他的胃口好大,他说:“我们建造中国共产东亚共荣圈。”虽然他的想法有点过头,也总比一心想败坏中国来实现民主的同仁聪明。我认为,中国独,裁体,制不会不改变,它们内部也会在这方面接受民主制度,只不过他们要拖延一些时间。而从利益集团大量往海外转移资产的情况看,实现全面民主的岁月已经是不远了。 2013-2-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