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定位(71——75)]
巴克栏目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位(71——75)

71——尽管她
   
   刘丽颖不想孕育,但她还是觉得自己怀上了时,心里就不想要,但看到欧阳一红才5个多月,肚子就显示出来后,也就有亲自生一个的打算,三个代孕妈妈两个已经怀上了他们的孩子,并一起接到星罗岛上来待产,并专意请了个接生医生侍候着,到了快要临盆时,为了大人孩子的安全,她们都会被直接送到首府医院去。
   殴阳一欣看着两个代孕妈妈挺着肚子,心里那个快乐溢出嘴角,但他不知道刘丽颖还是怀上了孩子。刘丽颖每当他在身边,总想靠住他,让他抚摩肚皮,而他在知道她也怀上了后,也就对她更好一点。
   代孕妈妈生产时,欧阳一红也进入了生产期,这个别墅将会更加热闹,还好,这里有钱就不缺少养育孩子的女人,刘丽颖也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总好只穿一个肥大的内裤,挂着一件胸衫,踏着布拖在别墅的院子里溜达,她听医生说只有不停地运动,才更利于生产。她比殴阳一欣小4岁,她能成为殴阳一欣的女人也已满足。再说,开始他给她的性事,令她享受到了她愿意享受的快乐。

   现在怀上了孩子,殴阳一欣的欲火依然旺盛,他想消火,却不能再与她做爱了,她一点做爱的想法也没有,尽管他不真心爱她,还是不忍这样地蹂躏她,他想做的还是尽可多的给她一些温情。他的心底依然地善良,从不愿意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当他看到阿丝莉就想起他心爱的阿馨,阿丝莉总是在他面前走来晃去,显露亲切,使他总觉得她太像阿馨了,不同的她的肤色要比阿馨黑得多,额头也落宽于阿馨。
   晚上,阿丝莉翘着屁股给他铺床,他见她的大腿张开着,翘着赤裸着的屁股,甚至连私处也暴露无遗,他便从后面紧紧地搂住了她,两人很快滚在了一起。
   她“偶偶偶”叫时,他才想到,房间的门还没有关上。
   
   史后文明,没有什么辈份,只有需要,他们的乱伦其实是我们史中文人太多事策划出很多的自我羁绊。
   
   72——早晨
   
   他起来时,欧阳一红就过来说他,怎么门不关就乱来?殴阳一欣知道她就住在隔间,肯定听到了他在寻欢作乐。脸色就红了起来。
   “你到外边找个女孩也可以,偏在这里,别忘记,人家还给你怀着崽吥。”
   外边女孩是很多,这里的女孩,只要有钱人随便招手,也能带走一个开房间作乐子,但是,他不想那样做,因为他给他们没有那种说不出来的用处。他把每一次都与享乐与有用关联在一起。
   他之所以被阿丝莉诱惑,是因为她的着装就是一块遮羞布,这里的土著没有羞耻的感觉,即使性交,也不感觉有什么稀奇。这里的男人一旦范性,随意扑倒身边的女人,光天化日之下,没有谁过多地多看一眼。甚至,这里没有法律,更没有政府机构,没有军队和警察。
   这里,对于性交原本就没有什么清规戒律,只要男方乐意,没有不成的事,特别是这里的女人对男人的性侵无动于衷,到是没有男人性侵反而使她悲哀。
   洗了个澡,吃了快点心,便习惯地走进里间书房去打开电脑,浏览网页,查找信息,看有没有信件要回复。
   打开电子信箱,姜戏津萍给他的信函,打开信件:
   亲:你好吗?听说你老婆怀了娃,祝贺你了,改一天,我也给你怀一个吧。我是认真的,想好了,与你在一起,更有好事临门。你什么时候来?最近能来吗?昨天刚过红,很想你。萍萍夤夜
   看完信后,他没有急于回复,他在想,是否与她继续下去,他还能清楚,姜戏津萍与他不外是逢场作戏,也不可能与他终生相伴,她不外就是想达到取代她妈妈的王位而已。
   “这个狡猾的女人,到现在没有过来投资电厂的事项。我是该督促她过来。”
   想到这里,他灵机一动,匆匆地回复:
   亲:我也想你,更想你帮我。不,是帮助我们米罗。呜哇既然落后,我们为何不收复过来?我做你的马前卒,你该是我的大老板,不管你的未来是什么,也不管米罗国归与谁家,呜哇国应该是米罗国的附属国。欣欣即日
   回完信件,他继续浏览新闻网页,虽然没有多少看点,但习惯的翻阅还是令他心不在焉地继续翻页、翻页、翻页。
   想到:米罗国的王权不会长久,也用不着我去思考什么谋略,更没有必要搀和进去,想到了褚宫苑这样的人,不能直接与之联系,那样很容易坏事,搞了个于世无补不说,下一步也开展不下去。
   他也清楚,凭他这点势力,与米罗的王权正面对抗,岂不是以卵击石?这样的傻事人们做得太多了。
   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自以为很了不起,事没做,话就出来的庸人。这种人,有着不怕事的特质,但要对付流氓特务组织,到头来,也就一筹莫展,只有等死。那种总想了解他的细节的人,他是最憎恨的。
   他也无心去搞什么宣传,他要做的就是坚决地把米罗国从私人手里夺回来,交给米罗人民的实际工作。
   他又想到:
   如果把呜哇国控制在我们民主信仰者的手里,与流氓政府进行谈判时就不会被轻视?他决定了帮助姜戏津萍夺取米罗国的政权。不同的就是姜戏津萍这个婊子似的的女人是否像它说的那样进行民主改革,否则,他会在必要的条件下不与之合作。
   他决定再回米罗国一趟,他想与姜戏津萍好好地接触,好好地谈谈自己的计划。
   
   与强势合作,是弱势最明智的选择,合作不是投降,是给自己更多的机会壮大。愚蠢的敌人不容忍对手成势,害怕驾驭不了反被吃掉,理性的敌人不怕你做大,而又能为他所用。
   
   73——魏明伦
   
   被枪手杨大夏打死在情妇苟静的家里,当时杨大夏正在苟静家里刚亲热还未进行正点,魏明伦就突然来到了苟静的别墅门前,杨大夏正对魏明伦窝着一肚子火,特别是魏明伦抢了他的京城芝罘区的地产交易,使他刚把所有的资金投入到基础设施上就被扫地出门了,使他作为一个有钱人一下子变成了穷光蛋后,他对魏明伦的恨,才使他选择了走极端暴力的道路上去。
   魏明伦的死亡,王艳芳也知道了,杨大夏当时是被魏明伦的保镖捉住的,并当场是连推带打,脑袋都打出血来了,当场就被打瞎了一只眼睛,拷上了手铐,送到安保部。
   在安保部,杨大夏受到了严刑拷打,他们为了把案件弄得更大,好邀功请赏,捞取更多的资本,升大官发大财,就极力诱导杨大夏说出自己的同伙,由于他没有什么同伙,当然也说不出,他们便把他完全扒光,采用敲肋骨,插竹签,都没有使他供出有价值的信息,但后来,当把他的性根用鹅毛刷弄,使他一次次地狂喷,并把脚心、腋下都用鹅毛轻荡,然后把鹅毛管直接插入挺起的性根里,性根里,血流了出来,人也当场昏死了过去。
   杨大夏终于熬耐不住,随口供出了褚宫苑,其实他根本就不认识褚宫苑,只是米罗国无不知道褚宫苑的大名,并把他的相貌描述了多遍,特务们用电脑起出了褚宫苑的画像,并在罪案档案里,又给褚宫苑添了一笔罪证。
   柳行风知道了杨大夏被抓了后,也为之惋惜,后来通过汪均忈知道安保部到褚宫苑家乡打听,他就急忙用电子信箱与褚宫苑联系,好尽早让他出国,躲避特务的抓捕。
   褚宫苑并不害怕这些,也不听柳行风的劝告。由于做事不密,他在一个小旅馆里被抓捕了。并在他的电脑里,起出了与柳行风联系的电子信箱和卫星电话号码,以及更多的欲采用暴力铲除姜戏王朝的同仁的联系方式。
   如果他听信柳行风的话,每次用过的电脑都用无影无踪扫除一下,特务们想从他的电脑里找到什么那真的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不仅不信这个邪,还认为自己所用的密码,特务们无法找到他不想示人的秘密。
   柳行风知道褚宫苑被抓住的消息是一周后的事,最不好的是在柳行风的电话记录里查到了王艳芳与欧阳一欣的电话。从中理出了柳行风的真面目。
   王艳芳看到柳行风的相片后,告诉问者,柳行风早就不在他这里做事了,至于去哪里,不清楚。原本,她真的不知道柳行风到底在哪里,只知道到国外发展。为了保护他,她没有把知道的有关于对柳行风不利的信息说出来。
   她认为,魏明伦的死,是他早有计划,也是看不惯魏明伦的巧取豪夺,也是他送给她的一份厚礼。她的心里很是担心他,为之,夜里常常失眠。并且,他看到有几个陌生的面孔在监视着她,更清楚,她的电话也会被监视。
   殴阳一欣知道魏明伦被狙杀以后,心里也认为是柳行风的安排,特别是褚宫苑被捉,他仿佛明白了八分,因为柳行风把狙杀魏明伦的计划告诉过他,当时他就不同意,可现在在这么多的事情都出来了,他只有把他保护起来再说。
   柳行风只有到阿罗国去,星罗岛他也不能居住,毕竟星罗岛没有军队,米罗国的特务完全可以化装来抓捕他,甚至有可能连累殴阳一欣,或出现更多的不利因素。
   而且,王艳芳用另个手机和号码把安保部的人到她那里找她问到柳行风的消息以后,欧阳一欣更觉得危机万分。好在他与姜戏津萍有了裙带关系,安保部不敢动他,他才化险为夷。
   
   做事不密的人干不出大事情,就会被特务盯上。
   
   74——姜戏津萍
   
   知道魏明伦被狙杀的消息很是害怕,但又有几分惊喜,毕竟,国内不乱,它无法浑水摸鱼,杀死一个魏明伦,它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自己要注意出行就可以了。
   它已与男宠梁子健说好,只要它当上了副军总监后,它会专门到呜哇国看看,并支持殴阳一欣在呜哇国建立私家军队,它暗拨粮弹,但它对殴阳一欣并不十分放心,它懂得,一旦扶植起来殴阳一欣,是否听话,那就很难说的事。
   不过,这步棋走起来不仅是能在米罗国乱象丛生中多出一个支脚,还能把呜哇国的土地早晚囊括过来。这是很划算的事。
   姜戏津萍用专线给殴阳一欣电话,并告诉他不要在国内乱搞,什么事都要讲个轻重缓急。搞不好连他也要被抓。殴阳一欣听完她的意思后回道:
   “放心,我不赞同暴力啵,和平过渡是最好最有效的办法啵。你说怎么做,我决不超圈啵。”
   姜戏津萍才满心狐疑地放下电话,然后批阅文件。
   夜已经深了,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它拿起听筒,听筒里:
   “国王病危,主人是否进宫。”
   这是它安插在王宫里的暗探告诉它的,它对国王姜戏滋亦的生死非常地重视,达从姜戏滋矣兜上了尿不湿,她的监视力度更加加强。但它并没有去意,仅是让她再探地依然坐在转椅里。不同的,它已无心看文件,便推开文件,双手合抱胸前,望着悬挂在侧面墙上悬挂着的、殴阳一欣送给它的、那刚劲有力的书法诗词,它默默地朗诵起来:
   
   
   奋搏
   
   劳苦的知己努力的动
    变着法门求般同
    生的变幻早行踪
    空杯心态难窘境
   忘却世间苦恼变修行
    无奈中的演规程
    就着业迹涤心性
    万般的风帆航中停
    为了早日尚时中
    有的时
    洗劫悲心变化自我论轮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