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定位(61——70)]
巴克栏目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位(61——70)

61——欧阳昶
   
   出狱时,蒋小慧独自来迎接,殴阳一欣因为临时事急回到了星罗岛上,欧阳一红还在呜哇国没有回来。尽管如此,能提前出狱,也是他的幸事。这个流氓横行的时代,进入监狱里能够活着出来本身就是个奇迹,他想想自己何等的身份,结果到监狱里去蒙受极大的羞辱与痛苦,他的眼泪自然流淌了下来。
   蒋小慧不仅老了许多,由于几年没有做几次爱,满脸的黑斑疙疙瘩瘩地很是吓人,在没有欧阳昶的别墅里,她一个人整天闷闷不乐,喝闷酒,岂能不老得快些?当看到她夜日记想的他真的出来了,也就激动得把想好的台词忘记的一干二净,呆呆地望着他,手里的鲜花也忘记递给他,等着他过来搂住她后才醒转过神来。
   欧阳昶搂住了她吻了吻她的脸颊,接过玫瑰,簇拥着朝碟机走去。上了碟机,他亲自驾驶,蒋小慧坐在他背后紧紧的地搂住他的腰,头放在靠背上沉湎在幸福的相会之中。

   碟机很快攀升上了高度,直接朝震源邦的家中飞驰。
   一眨眼的功夫,欧阳昶就看到了阔别四年的林间别墅,他压下舵杆,降低了速度,便把碟机螺旋着停稳在自己的楼顶平台上,随同蒋小慧进入自己的家。
   房间里,他换了衣服,泡了个透澡,四年的苦役使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性事,他不顾女仆肖曲阳在场,在走廊里,便一下子把蒋小慧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当她被他抱起来时,她娇羞地道:
   “别急嘛,吃完饭再说吥。”
   “不饿,想死了。”
   他边说边把他快速地抱到床上,开始了肉战。
   “嘀铃,嘀铃,嘀铃……”
   正当肉战白热化时,殴阳一欣接到姜戏津萍的电话后,忙用电话证实,蒋小慧不得不伸出手来拿起床头柜上正在随着自身音乐跳舞的手机接听:
   “我是欣欣,老爸回来了啵?”
   “回来了,就在这里吥。”
   老欧阳要过电话骑在蒋小慧的身上接听:
   “爸爸,祝贺你回来啵。”
   “儿子,老爸很好,很结实吥。”
   “爸,听你声音,还是不老,你在干么,怎么喘气,在上楼啵?”
   他担心的是欧阳昶连楼梯也爬不上去了。
   “啊哦,爸在活动活动筋骨吥,开心吥!”
    ……
   放下电话,,他继续做爱,他要把亏欠她四年多的性爱,此刻想用性事全部注入到她的体内以及灵窍里,尽管蒋小慧四年来,也买通过狱狗与他开房,但那种做爱不如说是性交,短短的半个小时,哪里有此刻的心境和快乐?
   “看你,欣欣也是,这个节骨眼上,咯咯咯咯咯咯……”
   她边说边挺起小腹,尽力把屁股抬起来,而且是当他冲击的时候,很会默契地支配胴体迎上去,产生出来的声音“哐”、“哐”、“哐”……,十分地有节奏,十分地美妙。
   “偶偶偶偶偶……”
   她开始叫了,她是受了传统“优良文化”的薰陶,认为:在床第中应尽的义务就是用叫床声令欧阳昶兴奋,使他得到满足。她使用最传统的声调呻吟着,无论节奏、拍子、强弱、都配合得恰到好处,宛如一曲美妙的二重奏……一直到欧阳昶达到高潮,心满意足之后,自己脸上方才露出传统女性满足的微笑,才停止这首无限循环的室内交响乐章。至于她自己,没有考虑:自己本身并没有达到高潮。
   完后,她告诉他道:
   “这几年,都是欣欣给我汇款,以后我们怎么办吥?还靠儿子养活吥?”
   “不用你操心,老子还能缺钱用吥?我的乖,老子能不防着它们吥。”
   他仰躺着把蒋小慧搂在掖下,把她拉上来,附在她的耳廓上细声地说:
   “我在莘修国存了一些吥。你花不了,我是干什么的吥?那些东西,查不出来吥。”
   “多少?”
   “千多万。够用吥?”
   “真的假的?你这个榆木疙瘩真得透气吥?”
   她还是怀疑,她与他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没看到他拿过钱。
   “䝼好吥,我的乖。”
   他又把她压在身下,他的力气还没有用完,情欲影响着他的思绪依然亢奋,他要把她完全地占有,让她一会儿也不能离开他,这是他的本性,也是体格健壮的本能。
   
   做爱原本是男女一体的最高境界,没有性做纽带的爱是友爱,有性做纽带的爱才能是亲爱。
   
   62——游乐场
   
   开起来时,姜戏津萍以个人的身份暗地亲自来剪裁,并承诺与殴阳一欣合办一个微型原子发电厂,兵工厂属于机密,殴阳一欣并没有告诉它,柳行风和当地土司长前面引路,殴阳一欣贴身陪着,参观了这片土地,尽管都是些沙滩和稀落凋零的荒草树木,它却看到了海边城市的倩影。
   姜戏津萍剪过裁后,由于这里条件很差,便带着殴阳一欣来到云岭帮酒店住下,云岭邦邦监还有一些机关首脑,知道姜戏津萍到来都前来献媚,所居住的宾馆招待费用,殴阳一欣想付账都没有机会。
   这里已经准备好酒席,柳行风本来也想过来,殴阳一欣暗地给他丢了个眼神,他才借口场里事多不再奉陪地与土司长一起退了出来。
   在云岭帮酒店里,姜戏津萍送走了当地官狗,屏退了左右,关死了两道门,然后靠近殴阳一欣坐了,把头伸向殴阳一欣小声问道:
   “今天就你我,天知地知,欧阳,告诉我,你对米罗国的现状有什么看法嘞?”
   “好啊?”
   他昧心回道。
   “好个鸡巴,你莫要骗我,这个国家已经乱象丛生,干么不说实话嘞?”
   “我的二小姐,你怎么敢说这啵?服了你啵。”
   “你怕么?我妈老糊涂了嘞,她得了嗜血症,活不几年,权杖不知给谁,我很担心嘞。”
   “还莫是你们姐俩的事啵?给谁莫是给啵?
   “唉——,你有所未知,我那个没有主心骨的姐嘞,根本就不是掌管国家的料嘞。她那个死宠,很有野心呐——”
   “我是个小民啵,你怎么竟给我谈这个啵?”
   “欧阳啊,今天就你我,你不要说假话糊弄我好不好嘞?你必须给我说心里话,听不听我的话嘞?”
   它懂得,对付有本领的男性,就得用性与美色俘虏、驾驭他,或者说利用男人的特殊本领使自己的身价升值;更懂得,权力阶层里,仅凭微不足道的力气争取,不可能获取到想获取到的东西。
   “说吧,你我谁跟谁啵?”
   “里面谈。”
   它先他走进了卧室,脱下了霓裳,搭在衣架上,里面的粉红色小裤点缀着迷人的金色碎花,椭圆形、粉红色的乳罩横罩住了乳房的五分之一,而且是仅用两根丝带系住。妖冶的青春身段,修长的美腿,在他面前跳起了贴面舞时,扬腿甩臂,十指特意颤抖着挽弄着花样,时不时地在他的腿上、胸前游弋。直到他捉住了它的双手,它才明亮着眼睛淫笑着用屁股蹭他的屁股。
    “哇——噻——,好大呀!怎么这么大嘞?”
   它扯下了他的马裤看到男根时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边说边用点手劲抓住,用唇吻了吻、鼻子嗅了嗅又道‘“欧阳,是你的鸡鸡管用,还是你那脑瓜行?”
   “喜欢啵?”
   “鞥!达第一眼看到你,就想操你嘞。”
   “那就操啵。”
   “恩嘞。”它用的是微笑眼神和鼻音。
   它边答应边吸舔着男根,黑色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地闭开着,与他的肚脐上的黑毛互相挤兑着,交融着,如同好吃的香蕉令它十分地陶醉。
   也显示出她那执着地性爱姿态——它虽然有权威,但它还是女人。
   
   女人再有权力,在大丈夫面前,她还是个女人。
   
   63——他
   
   已经是俘虏女人的床上高手,知道了爱抚技巧很重要,于是他低下身子把它拉上来,用双手在它的身上蠕动着,使它感觉就像几百条虫子在身上爬行,时不时的用舌头代替双手,并且爱抚由轻到重,渐渐地触动它的灵敏部位,特别是到了幽口时,他那具有的耐心足有五分钟的中指“拨琴”,而他的肌体也自然随着他的拨弄颤抖着,皮肤一阵阵地弹动,直到它的脸色由白皙转变到潮红,他才轻轻地抬起了它的双腿。
   他坐上床沿,它几乎挂在他的胴体上,犹如子猴扑在母猴的怀里,不同的它的双腿直直的伸到他的后背翘着,腰被他的重力勒呈了躬型,他扇动它的胴体艰难地摩擦,还使它不由地扭动。
   累了,他把它放在床上,它高翘着双脚,白色的高跟鞋还穿在脚上。他依然是用力勒住它的双腿,人几乎被压成了如反蜷的刺猬,它那一米六八的身长。每当殴阳一欣插一下它便会
   “啊呦,痛,欧阳,我受不了嘞,快松嘞,我痛,啊哟,啊哟,哎呦——,啊哟,啊哟——”
   它被动地䞍受着他的疯狂,想挣脱也没有力气,他的力气大她几倍,眼泪痛得流了出来:
   “快松嘞,操出血嘞。”
   要是换个女人,殴阳一欣定会温柔,可对它,说不出来的恨已经掺入到性交上了,他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快了速度。他一边用尽全身力气,心里一边“我操!我操!我操!……”
   疼麻木了后,性欲也就来了,它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眼泪也出来了,不一会儿,就产生出很滋的感觉,它嘴里
   “用劲操嘞,嘁,欧阳,嘁,用劲操嘞!嘁!……欧阳,你这死熊,厉害嘞,啊哟,厉害嘞,快操死我嘞。”
   殴阳一欣依然不理,面无表情地做作活塞运动,身下的它“啊!啊!啊!啊!啊!……”
   他听着它的“啊”声,更有力气地冲击,这到不是他的爱,而是在内心深处,仇恨姜戏家族。他想到了是它妈妈这个老昏王把他爸爸打入监狱,导使他走上了铲除流氓势力的道路,阿馨和阿馨肚子里不足三个月的孩子又死在它们的淫威之下,令他更产生着刻骨铭心的恨。
   这阵性交足足搞了四个多小时,床单上,滴上了许多它的血和它的爱液,殴阳一欣并没有出精。完事后,它却不顾性器出血,仍趴在他的背上,紧紧地搂着小声地道:
   “做我的男人嘞?我给你我的一切嘞,宝贝。”
   “你不缺男人,会要我啵?”
   “你这憨熊,没良心嘞,一个大总监,让你玩出血了嘞,还给你跳舞逗乐嘞,你不觉得今天太有脸了嘞?天地良心嘞。”
   但他不会因为与它性交就不提高警觉,他不相信它会是他的同盟,更不相信,一个有政治野心的女人,会是他跨下的尤物。
   压轴戏结束,他躺在它的身边装着十分亲昵地吻它,并悄声告诉它道:
   “只要给我,会以你马首是瞻,人活一世,还有什么比性入更高的事啵?”
   此刻它量他不会出卖它,便道:
   “我的意图就是掌握国家机器嘞,权杖原本就是我家的嘞,我不想给外人做奴才嘞,不当主子,手中没有权利嘞,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嘞,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智慧嘞,这一点我太清楚了嘞。”
   它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虽怕他不与它一心,但做女王的野心还是促使它向他交了个实底。
   殴阳一欣很明白,米罗国的政变,上层有人想夺权,互相倾轧,产生内斗,才更能加速米罗国的民主进程。而眼下这个怀里的女人,他很想说出真心话,但政治漩涡,话到嘴边也要留半句,何况国王还是它的亲妈?
   他要等它把意图全部说出来再说。现在它把底交给了他,也就放开了自己的想法道:
   “聪明人在夺取天下时,会声称这样做是为了老百姓啵,才能有更多的追随者啵。等你事业成功了,你的承诺也许不见影了啵,也要想着如何为大家做事啵,大家才会心甘情愿地拥戴你为王啵,大家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啵。想得天下必须善于借助大家的力量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