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定位(51——60)]
巴克栏目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位(51——60)

51——王艳芳
   
   听完吴春霞汇报后,除了掏钱埋葬鸭哥、安抚死者家人外,就是把吴春霞大骂了一通,她恨她:
   “不长脑子,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为什么不接受教训?”
   欧阳一红知道后,也吓得六神无主,暗地庆幸自己老早抽身,没有被卷进去。

   欧阳一欣在电话里听到吴春霞的陈述后,也责骂了吴春霞,当然这种责骂是对她的疼爱,心里,也为那个小鸭哥的死亡唏唔不已。
   柳行风从呜哇国回来,笑欧阳一红怎么没有凑热闹?欧阳一红羞笑着回道:
   “哎,哎,有点口德,人家还是处女吥。”
   柳行风不再说下去,告诉她欧阳一欣准备在呜哇国买地开场,要欧阳一红到那边去做财务总监,他做管理总监。两人以后有机会聊天共事了。
   欧阳一红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矛盾,她不想走得太远,在这里还能隔三差五的去看老爸欧阳昶,要是跑到呜哇国,怕是交通没有这么便利。她说明了这一点后,柳行风“呵呵呵”地笑了后道:
   “不要担心噻,我们合计好了,会有办法让老爷子出来噻。”
   “能吥?”
   “能噻!”
   “那俺就谢谢你吥。”
   “别谢我,是欣欣做,他有钱噻。”
   “芳姐知道不 ?”
   她想起来王艳芳也提起过出钱把欧阳昶早日救出来。
   “我会告诉她噻,不说不够朋友噻。”
   “嘀嘀嘀嘀嘀嘀嘀……”
   柳行风电话响了,欧阳一欣的越海电话,电话里,他告诉柳行风,一千万阿币已经打入云呜开发会社的账户,兑换出帝罗,也就是三千五百万多些。这是欧阳一欣得到刘丽颖的允可把第一批款子用在呜哇国购地开场办军工上。
   这批款子只是初步拨款。
   柳行风心情很振奋,他不再与欧阳一红闲扯,仅是兴奋的抱起没有防备的欧阳一红,不顾她挣扎,把她抛物线式的绕了个圈,又想快速强吻下她的左腮只因她的手快而没有得逞地放开她,并快速地走出管理室,到银行验证去了。
   “神经吥。”
   欧阳一红边笑骂边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背,心里甜滋滋的沉湎在幸福的未来之中。
   
   遇到关键事,谁都有忘乎所以的时候。
   
   52——柳行风
   
   在银行的自动柜台机上验证过有这批款子后,又急忙回会社找王艳芳,说明他要到呜哇国去发展。
   到了会社,进了董事监的办公室,看到王艳芳正在与客户谈生意,他坐在电脑旁,用鼠标快速翻页看新闻,等客户走了刚想说话,又来了新客户。直到下午六点,王艳芳才抽出时间与他说话,当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王艳芳,王艳芳便不屑地问他:
   “有多少钱啰?”
   “我是给欧阳打工噻。”
   她虽然不高兴,还是忧郁了一阵不无遗憾地对他道:“走就走啰,跟我说么啰?我希望你们发财啰。”
   他知道王艳芳的话里的意思,早在几个月前,她就警告过他道:
   “外边不是那么好做啰,土匪窝,你拿钱去,还不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啰?”
   柳行风见她不高兴就打圆场,他不想得罪她,总觉得不能对不起她,可他去呜哇国发展,光着身子、两手空拳地去很没有面子,再说,他在这里做事,并没有正式向王艳芳要过什么钱,他来的目的就是辞职和要钱,可他想要钱又张不开口地暗示她他需要一些钱用。
   王艳芳明白他想说什么,没等他说话就说道:“你在我这已经接近两年啰,我们处得很好啰,我手里没有多少现金,先给你二十万你用着啰,以后有了余钱再给你啰。”
   柳行风心里很不痛快,嘴上更是昧着心地道:“我不是向你要钱噻,我要告诉你,我走明白走噻?钱,我不要噻。”
   他万没想到,她竟给他这么少的钱,他原以为最少也会给他五百万,因为他通过一些改革,就不止给她多赚了几千万,他哪里知道,王艳芳不觉得得到那几千万是意外的收获,理当所分的收益肯定就看轻了他的功劳。
   他与欧阳一欣在商谈开办会社事宜时就很自信地说过,他“多少弄个几百万没问题”,而眼前,王艳芳的二十万,他觉得是打了他的脸。
   更况,他在金鑫超市的几个租柜,没有赚多少钱?
   悻悻地走出会社,他就拿出手机,想给欧阳一欣通电话,又觉得不好说这事,犹豫再三,他还是把手机放回裤兜,停住了与欧阳一欣联络的念头。
   王艳芳喊了柳行风几声,柳行风佯装没有听到,待他走出大门猛地摔门时,王艳芳又气又好笑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便想起来柳行风给她的贡献,想到了要不是柳行风出手相救,自己的命还不知道有否?
   给他二十万,是她故意气他,看到她真的生气了,又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给他二十万开价太低。于是她打电话给柳行风,铃声响了三次,无人接听。她清楚,白天,柳行风的手机从来不离开身体,这是他故意不接听她的电话。他有些惊慌急躁起来。
   转手,她便给欧阳一欣打电话,她很少给欧阳一欣打电话,束手无奈至极,才想起来欧阳一欣。欧阳一欣接到了电话,听过了她的陈述后笑着回道:
   “二十万,芳姐,你越有钱越会算计了啵,好啵,你不要说啵,我过会给柳哥打电话,就说你也有苦衷啵。”
   王艳芳听到这话,忙道:
   “我故意气他,不是不给真给,我是不想他走,他走了,我这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塌下了半个天啰。”
   放下电话,她用手机给柳行风发了个短信:
   “风,你走了我怎办?我不是小气,是不想你走,你不知我的心么?给你100万,你去吧。”
   短信发过去了,她等他的回复,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回复,她的心,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她觉得100万很够意思了,柳行风会高兴,可哪里知道,他不是胃口小的人?这时想起了欧阳一红,于是,她打电话叫欧阳一红,接着也叫了吴春霞,安排到海边去吃宵夜。实际是谈谈心,诉诉苦。
   
   有些人别看他有钱,其实他不外是金钱的奴隶。
   
   53——柳行风
   
   就在欧阳一红那里,他很烦,因为短信的100万让他更烦,烦在她出乎他的所料,竟然没有得到她的重视,他虽然不知道欧阳一欣在她那里得到多少钱,但他觉得他不会比他少,何况,欧阳一欣在她那里工作了不过半年多点?赚的仅是鸭哥的钱?并没有给她创造多少财富?
   欧阳一红穿着黑色的绸缎功夫装,原本她想到广场去跳集体舞,柳行风来了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就只好坐在床上陪他说话,王艳芳的电话使她明白了些事,便哑笑着问道:
   “怎么吥,失恋啦?”
   柳行风没有回答,只是坐在沙发里猛抽闷烟。
   “走吧,你的红粉娘子请我们去喝茶,去不?,走更要见一面吥?”
   “你去噻,我坐会噻。”
   “走吥?”
   她几乎有点命令的口气。
   他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里。
   “甭后悔?”
   “……”
   “嘀嘀嘀。”
   三声鸣笛,打断了欧阳一红欲言又止的转换动作。
   原来,王艳芳让欧阳一红到她那去,欧阳一红答应了反而过了二十几分钟都不见踪影,吴春霞驾着碟车已来到公司门口,她便一同到欧阳一红的宿舍楼下找她,其实是她想找柳行风。
   她想留住他。
   欧阳一红从二楼走廊窗处看到吴春霞在楼下站在碟机前向她招手,又用手势暗地示意王艳芳也在车上时,她就一边应着一边走回房间,苦着无奈的脸、连捶带扯地硬拉着柳行风,柳行风才不情愿地被欧阳一红一推一搡地随她下了楼。但他的心里再想:
   “我非讽刺她不可,把我当成什么人噻!”
   其实,由于欧阳一欣成功后的存在影子,王艳芳并没有把柳行风当着大男人,充其量就是个很够味的男伶。
   他看到,王艳芳坐在后排坐上左手托着左脸歪着脸,微闭着眼睛并没有看他,眼缝处,正在流溢着眼泪。
   看到这,他心一软,惭愧了许多,气也消了大半。
   原本就是:女人最有力的武器其中之一就是眼泪。再强悍心底善良的男人,一旦碰上女人流泪,也就硬不起来了。
   欧阳一红坐在副驾座上,给吴春霞使了个眼色,吴春霞便偷偷地伸了下舌头,两人都不敢回头。
   等柳行风进了仓坐稳,吴春霞才把碟车发动起来开往了海滨大世界。
   吴春霞早就在电话里订好了房间和吃饭的时间,点了一些菜,几坛红葡萄酒,一坛米罗窖酒。
   当她们与柳行风进入房间,看到桌子上已经摆好,䞍等着他们入席时,大家各找自己的位置落座。
   吴春霞坐在欧阳一红的身边,与她小声聊天,看到王艳芳与柳行风隔着三个位置互不搭腔,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她故意讲了个醉鬼泡妹的趣事。
   王艳芳一声不吭,眼里饱含着眼泪,喝闷酒,她一气喝干了三杯,吴春霞要驾驶碟车,不敢喝酒,欧阳一红虽能喝点,可是这个场况,她也不想喝,到是王艳芳一杯又一杯地让柳行风实在看不下去,便伸手夺杯,不让她再这么喝,王艳芳此刻已经脸红的像猪肝颜色,迷离着眼睛说话吐字也已不清。但她的话三个人都能听得懂:
   “我喝——我的——酒,与——你——何干啰?”
   柳行风还是不准她喝,这时王艳芳“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吴春霞示意欧阳一红觉得十分尴尬,无趣地溜到外边去,两人走出门来,反锁上门后吴春霞才长吁一口气道:
   “叫风哥哄哄就好啦。”
   欧阳一红依然尴尬地笑了,心里很无奈,又不能表示出来,只得随着吴春霞走入电梯,下了楼。
   走出电梯,到了广场,找了一个空着的、张着太阳伞的小地桌,坐下来,点了一盘羊排烧烤,两个素菜小蝶,要了几罐啤酒和蜂蜜饮料,两人就这样吃喝了起来。
   
   酒不醉人人自醉,话不投机半句多。
   
   54——王艳芳
   
   被柳行风抱在怀里,她更是伤心地哭了,数落着柳行风太狠心,骂着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闹得柳行风里外不是人。他只是默默地抱住她任由她哭闹,或用纸巾帮她拭泪,一句话不说,渐渐,她醉睡了过去。
   柳行风把她抱到里间的床上,给她解开了长筒靴,把她放平,帮她脱掉了罩衫,松开了文胸,抽了出来,然后到酒柜里拿出一听饮料,倒进杯子,把她扶起来揽在怀里,准备灌下去,她是有些口渴,也就不知不觉地喝完了一大杯。然后用左手无力地推开杯子,继续昏睡。
   刚开始,她喝葡萄酒时,柳行风没有阻拦,他知道,她喝三杯五杯不会醉,当她喝了七八杯时,他有些怕了,所以强制她不再喝下去。
   看着烂醉如泥的她,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他心里想着,她没把他当外人,甚至她经常给他买衣服,零用钱随便他用。但是,不甘温柔乡里醉生梦死的柳行风哪里是她的笼中鸟?打死她她也不会明白,世界上有一种男人不是安逸生活就能圈垄得住的,他柳行风就是其中一个。
   也怨她的命不好,恋上一个偏偏不属于她的人,甭看她有了些多钱财,也不可能买得到她买不到的事物。
   待她醒来,已经是五更天,柳行风已在外边的沙发睡着,他不想与她睡在一起,她看到他竟然睡在沙发里,而不是睡在她的身边,心里的那股气再一次冲上了头,可对他又无可奈何,于是她鼻子一酸,绷着双唇,眼泪不由她地掉了下来,鼻翼也随着她的哭泣扇动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