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定位(41——50)]
巴克栏目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位(41——50)

41——欧阳一欣
   
   虽然怜香惜玉地与阿馨做爱仅仅用了五分钟,但阿馨还是小腹很疼,那是因为身体从来没有被男人冲击过,缺少摩擦的缘故,殴阳一欣的性根又很粗壮,在突破时造成的冲击使性器勉强容纳了它。
   她去了几次盥洗间,总想排泄又没有泄物,她不知道,那种阵痛,不是排泄所能排解得了的。
   她的眼泪出来了,双拳轻轻地捶打着他的胸膛,娇骂道:“你好坏,弄痛我呐。”

   欧阳一欣哂笑着,躺在床上抱着她的腰肢轻声细语地附在她的耳朵上调侃地问:
   “很痛?还要啵?”
   她摇了摇头,却又伏下身体,搂住他的脖子疯吻。吻够了后,附在他的耳轮上用那仅他才听到的嗲声嗲气:
   “嘻嘻,我喜欢,我是你的宝宝。我愿意——,”
   说完,就害羞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嘿嘿嘿嘿嘿”地窃笑起来。
   
   做爱原本就是一种完美的艺术,无知的人仅仅是性交,不懂得什么是做爱。
   
   
   
   
   
   
   
   42——欧阳一红
   
   在医院里,看到哥哥欧阳一欣身后、殴阳一欣走一步紧跟一步的、一位褐不溜秋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又显出十分拘谨腼腆时,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她十分亲热地拉住了阿馨的手,道:
   “我叫你嫂子呐还是妹妹吥?”
   阿馨听到这里,似乎有点无地自容的样子,她也清楚,欧阳一红是故意调侃,但一个刚足十六岁的小女孩,总是从内心深处、条件反射地显示出不自在,她羞红了脸,圈着舌头吹着粗气,娇声回道:“鞥(鼻音)——,叫我妹妹乃,我是欣欣哥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喽。”
   来到外边排椅坐定,欧阳一欣才知道爸爸欧阳昶在监狱里被一个名叫赵海军的囚犯打折了一条腿的细节。
   那个囚犯就以欧阳昶按照规定不允准把书带走为由就不仅骂娘还用门边的一根拖把杆打伤了他。事后虽然下跪求饶,但五十九岁的欧阳昶哪里受过这样的耻辱与殴打?就连办案擅长打人的警狗也没有对他动粗过,仅仅的把他吊起来一周地惩罚。
   当时受审时,欧阳昶根本就不理睬那些警狗,他们没有办法了就让他在编好的口供上签字,因为是栽赃陷害,他的倔劲上来后,死去活来折腾了十几天,还是在昏迷时被强制按了的手印,算是定罪有了依据,但他并没有屈服承认过。
   他也看到了,在拘留所里,案犯一进去,首先要被案犯的头命令先喝一碗在厕所里舀来的人尿再说。欧阳昶因为个头高大,又都知道他宁死不屈的听说,也就侥幸放过了他一码,没有被这样地虐待,可他亲眼目睹了新来的、一个个都没少了这一劫,才知道了米罗国是这么地黑暗。
   此刻,躺在床上吊着腿,三天过去了,已经不是很痛,但心里的疙瘩还是让他黑着脸。
   三个狱狗各得到了个大红包后,高兴地离开房间,随便欧阳一欣与欧阳昶聊天,这年月,没有什么原则,唯一还有的就是金钱。有了金钱,什么都可以买到。
   
   在流氓当道的时代,狱狗就是利用囚犯折磨囚犯。
   
   43——米罗国
   
   的监狱里不管你是什么人,谁的拳头硬,与狱狗有关系,谁就是老大。
   而欧阳一红在外边得罪了姜戏文彦以后,姜戏文彦就买通了新来的狱监。这个狱监看在钱的份上,再加上攀上了姜戏家族更有赏钱甚至升官、自己又很需要初来乍到烧上三把火时,好震慑住囚犯,并给其它的狱狗一个警示,证明自己它是这里的头目,岂能不对“过时的凤凰”欧阳昶下黑手?
   欧阳昶之所以被打伤后,才真的懂了“龙卧浅滩被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的含义。本来,米罗国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的“辉映”就没有什么公理,欧阳昶还是一头雾水,他怎么也不懂,赵海军为什么因为一件小事会对他下手这么狠毒?
   而在米罗国的权势里,权势者需要了,已处在弱势地位的他被打伤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见到在医院里高吊着左腿、还缠住白色绷带治伤的老爸,欧阳一欣心里很痛,可又说不出如何的替老爸解脱痛苦。
   欧阳昶比过去瘦多了,胡子也不整理,尽管每次蒋小慧与欧阳一红来探监都要给狱狗红包。但是,有些事情难就难在凡事不见得都能面面俱到,这次欧阳昶被打折了腿,蒋小慧与欧阳一红都一致认为:欧阳家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好。说白了,就是红包小了,或没有送对人,更不清楚监狱里换了狱监灾害就来的这么快。
   欧阳一欣第一次来探监时,就给了狱监封了个20万币罗的红包,狱监就直接从勤杂队里把欧阳昶调到图书馆里做了管理员,两个看管欧阳昶的狱狗小头目每人五万币罗,两个狱狗头目高兴的要天许半个,不仅给欧阳一欣把风,还说了一些什么人故意整欧阳昶的话。
   钱能通神,但对邪恶的坏类没有约束力,只能为之服务。
   
   对付邪恶的统治者,开初不是如何消灭它的肉体,而是能打掉它们的门牙,剪掉它们的利爪——基层帮凶。
   
   44——欧阳昶
   
   之所以被打伤,最根本的原因那是因为有一次欧阳一红在学校骑着电动车回家,她穿着殴阳一欣从阿罗国带来的女士时尚服。也就是一个仅能护羞的豆绿色后面开叉能看到丁字裤的百褶裙,文胸是豆绿色线穗,在风中飘飘洒洒,隐隐约约十分迷人,那个曾经欧阳昶没有买帐的姜戏文彦偶尔看上了欧阳一红,欧阳一红因为不理睬他才想着办法害人。
   有一天,姜戏文彦从工地自己开着敞篷赛碟回京都,后边远远跟着十几个如狼似虎的烂仔,由于进了市区碟车才慢了起来。这时他偶然看到了欧阳一红这么一位诱人的大靓妹,它岂有不追的道理?
   当他把自己介绍给欧阳一红之前,欧阳一红还是微笑着真想把它当朋友,当她弄清楚了它就是她平生最恨的姜戏文彦之后,就变成了圆目双瞪,咬牙切齿地把他臭骂了一顿,使它一时如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它要烂仔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她是欧阳昶的娇女。
   于是,它专门到校门人模狗样地装着虔诚地来截她,说明她误会它了,并明确地告诉她,只要跟它走,欧阳昶的事,它包了。
   可是,与欧阳昶性格相近的欧阳一红,并不理睬它,她十分憎恨陷欧阳昶于死地的人,这种憎恨,总是暴露在脸上。
   搞了十几天鬼,也没有得逞的姜戏文彦便恼羞成怒了,心里就想:你不是因老子记恨我么,我把你老子整好给你看!
   因此它让烂仔专门招来了新来的狱监在酒店里吃了一顿,陪玩了个妓女,才说明了意图,并封了个30万币罗的红包。狱监回到监狱以后,便暗地安排里面的囚犯赵海军,只要把欧阳昶打残,它就会到年终给他上报减刑一年,赵海军才表演了这场戏。
   接着,要它的烂仔,把正去学校的欧阳一红强拉到车上,送到酒店由它强奸,它不相信,它想玩的女人就玩不了,也该当欧阳一红幸运,姜戏文彦临时有事被绊住了脚,欧阳一红趁一个看守她的烂仔进入厕所,她用藏在内衣里的麻醉喷雾器从背后喷倒了坐在沙发里用智能机玩游戏的烂仔,然后到卫生间门口,也如此这般地喷倒了提着裤子出来想换班的烂仔,趁着两个烂仔看守当时昏迷的情况,她便轻手轻脚地溜走了。
   
   流氓对你笑眯眯时,那你就要小心了,它们是有企图的,如果你不上套,他很快就暴露出狰狞的真实面目来。
   
   45——欧阳一欣
   
   从狱狗小头目那里理清了这个典故以后,就想到了阿馨的老爸汪均忈曾经对他说过,有需要他摆平的事他会摆平。恰好姜戏文彦也在广海邦搞沿海地产开发,想问问汪均忈能否吓唬他一番,好叫他知道任何时候:
   马王爷还是三只眼。
   回到广海邦,他见到汪均忈便一五一十的把这事说明,汪均忈听后沉思半晌后才道:
   “姜戏文彦是有来头的人,万一它在这里出了差错,我的塘口首当其冲地被调查,就不得安宁,我看还是忍一时,从长计议好。”
   “我出钱,你开个价,你们塘口里,什么人才都有啵,不如干脆……”
   “以后再说哇,你要照顾好馨馨——?我满足不了你,侃大话,我做不来啦——”
   欧阳一欣听到这话,也就嘎然打住,不再说什么,谢过了汪均忈,丢下了阿馨,回到了煽情红楼,他想在这里住一晚再回到医院去服伺老爸一些日子,报答做儿子的义务。他清楚,一旦做大了,想在老子身边儿女情长地,很难很难。
   
   任何时候不是不报,是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报销。
   
   46——柳行风
   
   等他的消息,结果知道了汪均忈不敢得罪姜戏家族就十分有气,他告诉他很快飞到广海邦,让欧阳一欣等候。欧阳一欣也就和阿馨在煽情红楼里居住,等他过来。
   傍晚,柳行风就到了广海邦,欧阳一欣打碟车去迎接他,顺便谈谈到呜哇国考察的事。柳行风刚出了碟场,就看到了在场口等他的欧阳一欣,他背着一只款包,与他边走边谈,他告诉他道:
   “我来就是为打掉姜戏文彦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霸,不给点颜色就对不起它噻”。
   欧阳一欣并不赞成他出手,毕竟做小了姜戏文彦痛痒不觉,做大了,安保部肯定要追查。柳行风听到欧阳一欣的分析“哈哈哈”地笑道:“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也做不噻?国内那么多的枪手,侠士,安保部能都找得过来噻?放心,我万一被捕,不会出卖你噻。”
   “这是么话?我怕这啵?我莫想失去你啵,也莫想把事业放在第二位啵?”
   尽管柳行风说了很多,欧阳一欣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知道,柳行风是个硬骨头,可什么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他不想出错,不想在势力没有形成就出现被重创,可又想到爸爸欧阳昶被算计不说,还要欺负她的妹妹欧阳一红,这口气实在难咽。犹豫了半天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对柳行风点点头,说明了:
   “不能在市里动手,这里都是摄像头啵,一旦出现事件,警狗准会调读摄像,那样很容易被锁定啵。”
   柳行风很赞同他的观点,什么话不再多说,就把姜戏文彦的行踪告诉他就可以了,因为姜戏文彦的会社人像广告牌在广海邦一些路段很牛皮,妇幼皆知,柳行风看到后,牢牢地记在心里。他想做的就是能震撼姜系家族的事,这样,他还能得到一些心灵安慰。
   同时,欧阳一欣明确地告诉他,诬陷他的所有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是到了针锋相对、以牙还牙的时候了。
   他安排阿馨先回星罗岛,他要在这住上些天,他得帮助柳行风,并不想再让多一个人知道有人想做这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轮回报应任何时代都少不了,就是这个最野蛮、最流氓的姜戏家族,一样跳不出这个周期循环圈。
   
   47——殴阳一欣
   
   在地摊上买了两部廉价手机,两张无身份的新卡,联络也是用短信。不用语音,因为语音也很容易被声控锁定,并且约定好了暗语,用完也会全部销毁,好在通讯上导使安保部的警狗一点味道也闻不着。
   通过汪均忈的情报,姜戏文彦只要在广海邦,就经常到郊区大春院过夜,欧阳一欣把这个消息通过短信用约定的办法告诉了柳行风,并把亲自到大春院观察的情况说得清清白白,然后他先带着阿馨回星罗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