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奇麗想像
·恬淡如水_领悟9-3六月初夏
·恬淡如水_只想9-4心疼是你
·恬淡如水_亲亲9-5都是生活
·恬淡如水_沉默9-6满天星星
·恬淡如水_花房9-7低语呢喃
·恬淡如水_四季9-8异国风味
·恬淡如水_幸福9-9黄昏夕阳
·恬淡如水_莫名9-10无尽的夜
恬淡如水十章 甘甜
·恬淡如水_甘甜10-1淡淡轻愁
·恬淡如水_如果10-2时间魔法
·恬淡如水_丸子10-3银色铃铛
·恬淡如水_小小10-4淡水河畔
·恬淡如水_含羞10-5你要的爱
·恬淡如水_认同10-6习惯这样
·恬淡如水_治疗10-7最佳伴侣
·恬淡如水_仙子10-8倒退的路
·恬淡如水_情歌10-9最美的你
·恬淡如水_感恩10-10我是你的
恬淡如水十一章 感恩
·恬淡如水_派对11-1生日快乐
·恬淡如水_了解11-2倾城佳人
·恬淡如水_安心11-3微笑对你
·恬淡如水_长大11-4甜心女孩
·恬淡如水_困扰11-5珠圆玉润
·恬淡如水_担心11-6再看看你
·恬淡如水_理解11-7情绪之果
·恬淡如水_摸索11-8欲念之光
·恬淡如水_努力11-9全心全意
·恬淡如水_领悟11-10爱上了谁
论坛 时评
·中共真是无神论吗!!!
·今日的中国比旧社会还不如!!!
·心灵环保!!!
·是谁纵容共产党权贵呢?
·给一个说法!
·台湾最棒+最好+最适合人居!!!
·证悟佛果!
·一党一胎的中共才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
·请先废除一党一胎!
·中国过渡政府2=灭共檄文2!!!
·民主是简单生活...从废除一党一胎做起!
·收归国有主义!!!
·中国共产党只代表自己脸皮特别厚而已!!!
·这样就不会出问题吗?
·聘任书!!!
·孔府春秋
·合法的领导!
·被封名须要抗议吗!!!
·政治嘉年华会!!!
·红色品牌景点!
·废除一党一胎+人人平等平权!!!
·中国共产党并不代表中国人的利益!!!
·执政不透明就是不合法!!!
·谁才想当国民党主席!
·伟光正大中国!!!
·大国崛起!!!
·中国的通膨问题!
·以文会友+永续长红!!!
·"先富"的不公理论!!!
·毛泽东是一次而成永恒的杀死中国独立知识分子的刽子手!
·侠客的力量!!!
·一场昂贵的马戏团表演的感觉!!!
·人民的主权与共识!!!
·四书五经!
·狗屎扁!
·独立建国!
·阶级斗争:民主选举!!!
·真实中国!
·北极熊的杀手!!!
·要骂你 也很容易!
·饶了"中国人"自己吧!
·营造优质社区!!!
·明清阉奴!尤利你怎么忘了大跃进了?
·中国人何时才能自由自在上大街骂自己选出来的小总统呢?
·信神还是信人? 民主派!!!
·如果民主不是好东西什么才是呢?
·民主与自由不是一件事~那是几件事呢?
·看标题就觉得很好笑了!
·人人平等+票票等值!
·一个叫毛泽东的中国人100%变成死人僵尸!
·评:看看毛泽东的这些话能不能用!
·理性对话、正确决策!
·评:三鹿牌毒奶粉与吕乐开创的犯罪时代!
·评毛式民主与西方民主的区别
·评:一夫一妻制的十宗罪~~~林辉...你去死掉算了!!!
·无荣无耻!
·敬告人生拾遗先生!!!
·中国不屈服于任何势力~请中国共产党还政于民!
·这只鹦鹉还比喝了毒奶的中国小孩幸福!
·台湾是自由民主的现代化国家+大陆才是没人选伪政权!
·风流国父孙文!!!
·三件事!!!
·提议您去吃屎+喝毒奶!
·那个神七死人棺材!
·中国共产党就是毒害身心的大谎言!
恬淡如水十二章 圆满
·恬淡如水_寂寥12-1圆满世界
·恬淡如水_安定12-2深情难了
·恬淡如水_牵挂12-3认识自己
·恬淡如水_淡忘12-4原来的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首頁 > 焦點新聞
   2013-10-7 字型: ∣發言∣列印∣轉寄
   分享:
   《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Ads by Google


   《元碩考神網》一次攻頂高普考 www.5138.com.tw
   為什麼他可以10個月考取高普考? 指點個人化必勝攻略,非坊間大鍋飯上課!
   
   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
   記者林慶川/專訪
   
   當年起訴馬英九涉特別費貪污案的現任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表示,馬英九涉特別費案獲判無罪,是老百姓給他一個機會,但馬不知反省、檢討,如今才會陷入另一個風暴。
   
   侯寬仁指出,馬對於特別費為何進入私人口袋,始終沒說清楚,「是欠社會大眾一個說明」,當時自己堅持「大是大非」起訴此案,馬卻指控此案筆錄製作不實,以抹黑檢察官方式為己脫罪;甚至還下條子,指示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必須查辦懲處,「馬也欠我一個道歉!」
   
   馬下條子追殺 欠我一個道歉
   
   問:你當年為何決定起訴馬英九特別費涉貪污案?
   
   侯寬仁答:當時台北市長的特別費是每月卅四萬元,支領方式是一半要用領據,一半要用單據,用領據支用的十七萬元直接撥到馬英九的戶頭,但馬沒有使用,反而每個月匯廿萬元給他太太,八年下來,我們查到馬差不多匯給他太太一千多萬元,依法,特別費是要「因公支用」,相關會計及審計人員作證時也持同樣看法,甚至最高法院也認同要「因公支用」。
   
   外界指特別費是「歷史共業」,但所謂歷史共業應是相沿成習的問題,首長要怎麼使用這筆錢,不加以追究,但是「不能不用」,馬的問題就卡在「根本沒有使用」。
   
   大水庫理論 最高院也不認同
   
   問:你起訴此案後,馬在法院提出「大水庫理論」抗辯,你對此有何看法?
   
   答:這純粹是馬為了事後解套想出的一個理論,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日前受訪時曾說,最高法院不認同「大水庫理論」,楊仁壽還質疑檢方為何沒針對「大水庫理論」加以指摘、上訴。
   
   我們國家的預算制度是年度預算,年終沒有用完,是要繳回國庫的,「大水庫理論」是把預算的年限打破,只要他八年任期內都還算,這明顯違背預算制度。
   
   依法,一筆款項進來,跑到哪裡去,那就彰顯當事人的意圖,馬當時薪水十四萬多元,每個月匯廿萬元給太太,其中有些是特別費的錢,這是很明顯的詐欺及侵占公款行為,「如果這不是貪瀆,那什麼才叫做貪瀆?」
   
   這不是貪瀆 什麼才叫做貪瀆
   
   問:當時起訴此案後,有承受到什麼壓力嗎?
   
   答:雖然我是此案的承辦檢察官,但當時的查黑中心是團隊辦案,最後要討論形成共識才會結案,依照法律及所調查的證據後,我們認為應該要起訴。
   
   馬曾擔任過法務部長,有共事之誼,要起訴馬先生,也是一個痛苦的決定,畢竟人還是有感情的,我當時是堅持「大是大非」,不管外界有多大壓力,我還是默默承受。
   
   問:馬為何要控告你涉筆錄製作不實?
   
   答:此案起訴後,案子到法院,馬提「大水庫理論」欲解套,並開始攻擊我涉筆錄製作不實,這一點,我個人非常不諒解,他可以為自己解套,那是他的權利,但不能以這種手段來攻擊起訴的檢察官,更惡劣的是,他把錄音帶給媒體,我後來比對他提供給媒體的譯文,發現故意略去其中的不少重點,我算了算,共有卅九處,像是證人吳麗汝(台北市府員工)明白回答「要因公支用」,這都刻意被省略掉。
   
   問:被控筆錄製作不實一事,對你有何影響?
   
   答:外界因此誤認為筆錄是不實的,導致傷害到我們檢察官的形象,弄到好像我們是故意要羅織罪名,要誣陷他,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講白一點,吳麗汝的筆錄,只是此案幾百份筆錄的其中一個筆錄,也可以摒棄這個筆錄不用,但他是以這種抹黑檢察官的方式,來為自己澄清。
   
   我們現在冷靜想想,馬先生從來沒對外說明,特別費進到他口袋,為什麼會這樣,「其實他欠社會大眾一個說明」,特別費若不涉貪瀆,為什麼後來要談除罪化,若沒涉貪瀆,就根本沒有除罪化的問題。
   
   但是馬透過操作吳麗汝筆錄涉嫌製作不實的方式來抹黑我,甚至還提告,不起訴後還再議,交付審判,對我來講,「他(指馬英九)也欠我一個道歉」。
   
   此案雖判無罪,那是當時他聲勢如日中天的一個氛圍,「是老白姓給他一個機會」,馬先生在此案後,沒有自我反省及檢討,如果有反省,他今天就不會這樣處理王金平涉關說案,貪瀆絕對比關說嚴重,他對此關說案那麼「大是大非」地處理,那當時,他對自己的貪瀆,是如何地面對?
   
   問:日前李進勇揭露馬英九曾下條子給前法務部長王清峰,要求查辦你,你的看法?
   
   答:我知道這個消息後很訝異,因為,以一個總統的高度,居然做這樣的介入。我與馬先生、陳長文律師,在特別費案中都算是當事人,特別費案都定讞了,馬告我筆錄製作不實涉偽造文書罪的部分也不起訴了,居然還由「陳長文做球(投書媒體),由馬來揮棒(剪報下條子給法務部長)」,要求法務部必須對我被控筆錄製作不實做出懲處,之後,我被記申誡一次。
   
   大家可以想像得到,總統下條子給法務部長,法務部不懲處,有辦法交代嗎?
   
   問:這個申誡對你有何影響?
   
   答:司法人員很少被懲處,有懲處的話,當年考績就是乙等,我因此連續三年有兩個乙等,當時並不是只有這個事情,同時還有好幾個案子在查我,包括太極門的事情,還有一個土庫棄土弊案,都在查我偵辦過程有沒有違失。
   
   我當時不曉得為什麼一直查我,現在印證了,馬下條子之後,就開始調查我很多事情,「如果這不是追殺,那什麼才叫做追殺!」
   
   問:你對最高法院後來駁回檢方上訴馬特別費案的看法?
   
   答:最高法院就一些得為職權調查事項,還是可以將案子發回重查,既然最高法院不認同「大水庫理論」,這部分即使檢察官沒有指摘到,其實是可以再發回,但最高法院沒有這樣做,所以在短短一年內,一、二、三審就確定,速度很快,這在貪瀆案來講,實務上是很少見。
   
   問:馬鍘王,自己卻深陷風暴,你怎麼看?
   
   答:司法人員在執法時,要注意兩項重點,一個是「正當的法律程序」,一個是「發現真實」,發現真實後,再來適用法律,馬沒有遵守程序正義,而且未審先判,王當時人在國外,沒有給他說明的機會,更何況後來還爆發監聽國會事件,這更是憲政層次的問題,難怪會受到很大的質疑。
   
   即使王真的是關說,適用法律也要符合比例原則,怎麼處分,也有一定的處理原則存在,不能由馬個人說了就算。
   
   舉例,基隆市長張通榮關說酒駕案,一審也判刑,國民黨當時將他停權三個月,並沒有撤銷黨籍,這麼嚴重的事情,監察院彈劾兩次沒過,也因此,處理王金平的事情,應符合比例原則。
   
   問:現在還有單位在調查你嗎?
   
   答:監院還在調查筆錄製作不實案,今年八月十五日還約談我,事情隔那麼久了,國家機器一直在調查我,這幾天馬先生下條子的事被揭露出來後,難免會讓人懷疑,背後有一隻操控的手。
   
   時間回到過去 還是會起訴馬
   
   問:若時間回到過去,你還是會起訴馬嗎?
   
   答:司法人員應都會做同樣的決定,當年查黑中心是集體辦案,後來參與的檢察官都說,(馬涉貪的案情)比想像中還嚴重,有公訴蒞庭的檢察官看了案卷以後,想法也跟我一樣,如果今天馬是當檢察官,我相信他也是會這樣處理(指起訴此案)。
(2013/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