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爱,我愿意……]
井中蛙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我愿意……


   
   
   
    我2005年重生,随着灵命渐渐长大,一个大大的问题,象拦路虎一样,凶神恶刹的,横陈在眼前,死死地堵在那里,绕不开,越不过,退不能,进不了。那就是:现代基督徒还要不要守神的律法呢?

   
    当然,最有效的办法是祷告求问神了,可是我还相当小信,根本没指望这位宇宙的创造者对我情有独钟,他老人家在百忙之中腾出时间来,开窍我这糊涂如浆糊一般的脑子。请教身边的弟兄姐妹吧,他们大多是文盲半文盲的老年人,没通读过圣经,就是平时读几节,也是卡卡壳壳的,恐怕也难指点迷津,问台上讲道的,他们也不过初中高中文化程度,恐怕也问不出所以然来,看来问也白问。于是,我就甩开膀子自己干了……
   
    我纯粹成了一只网虫,痴迷在互联网里,能找得到的基督教网站,我都钻进去,无论是名震中外的大牧师,还是默默无闻的小卒,只要是有关律法的帖子,都是我的美味大餐,我如饥似渴地吸取着,“山重水复疑无路”, 盼望着“柳暗花明又一村”。
   
    几个月下来,我不但没有丁点的教益,反而更糊涂了,傻了一样。
   
    守律法与不守律法,成了两支势均力敌的集团军,都不乏名声大振的名牧大师,甚至如雷惯耳的公知人物,都引经据典,言之凿凿,辩之铮铮,公讲公有理,婆讲婆有理。我呢,恭读守律法的雄文,觉得守律法理所当然,义不容辞;拜阅不守律法的华章,又认为不守律法也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我就象一只钟摆,不停地左右摆动。当我在晕乎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知道这是两个悖论,不可能同为真时,我就处于迷茫之中,一场求索下来,已经疲惫不堪了,以后“法律”字眼一进入眼帘,我就神经反射一样惶惑不安。
   
    于是,我只有采取选择性失聪与失明,象鸵鸟一样,凡是看到有关守不守法律的帖子就伸头埋进沙堆里,不关心、不思考、不讨论。反正自己不存心犯罪,更不犯大罪,自己意识或没意识到的过犯常常求主赦免,一不要亏欠主二不要亏欠人,问心无愧也差不多了,何必拿守不守律法的事儿烦自己呢?
   
    不知过了多久,守法律的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我心目中变淡了……
   
    渐渐的,一个景象,不经意之间,就撞进我的眼帘,印在我的脑海里,再也抹不去,常常象电影一样,演绎着一幕幕温馨而生动的情调,叫人感慨万千。
   
    那是一对老年夫妇,都是年近八旬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两人都戴着眼镜,穿戴也相仿,热天都穿着长裤灰白衬衫,冷天呢,老爷爷穿中山装,老太太穿普通的女式制服,都是深灰色,看上去十分地整齐、清洁。
   
    常常的,暮色苍茫,华灯初上,街头的人行道,路树斑驳陆离的影子下,这对老年夫妇出现了,两人缓缓地迈开步子,舒舒坦坦的走着,悠哉游哉……
   
    本来,一对司空见惯的老年夫妻,一道普普通通的街头风景线,也没怎么让人注目和倾心,可我却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两样稀世珍宝,一是牵手,一是安泰,实实在在地叫我慷慨万千。
   
    他们肩并肩,挨着的两手自然地垂下来,丈夫握住妻子的手掌,紧紧的,象抓到什么宝贝一样,恐怕一闪失,就会成为千古遗恨似的,一直没有松开,他们走进我的眼帘到现在,一年多了,都是这般手牵手的动人情景。
   
    我已经走过大半辈子了,耳濡目染中,恩爱夫妻凤毛麟角,夫妻恩爱到上街常牵手的,似乎还没有见过,最常见的,就是大人牵着小孩的手,那是一种单向的爱,也是一种呵护。也有青年伴侣或是青年夫妇牵手的,不过是那样的随意与轻浮,不象这两位老人这样的慎重和执著,如胶如漆。
   
    我在基督里重生7个年头了,主耶稣没有亏待过我,一直赐给我喜乐与平安。我的生命发生质的改变,跃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再回头观测芸芸众生,也就是我过去的生活写照,惊讶地发现,原来不信耶稣真的不平安,那份愁苦直截截的反映在面部表情上了。
   
    曾几何时,我待在街头的路树下,看着熙来攘往的行人,他们无论是男女,还是老少,也无论是行色匆匆,还是步履舒缓,脸色都是涩涩的,眉头紧锁,嘴唇紧抿,目光凝重,心事沉沉的样子,似有永远不能解开的死结,缠缚在心。这个死结是什么呢?信耶稣之后我才知道,是罪,有罪就得死,也就是下地狱,人生的愁烦,看是林林总总,其实根源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一切的忧闷都是从死而来的。我因为愿意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就不再死,解开了人生这个最大的死结,我才活得轻松愉快的。
   
    然而,这位老夫妇不会是我们信主耶稣这一伙吧?在我们这个巴掌大的地方,又是福音的荒凉之地,基督徒成为稀有的族类,来来回回聚会,都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如此特别注目的老夫妻,不可能不给人留下印象的。可是……你看他们那喜乐与满足的样子,又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老大爷170cm这样的个头,体型适中,平头发型,几乎全白了,国字脸面,五官端正,颧骨凸出,嘴唇微抿。一撇浓厚雪白的蚕眉下,两只不大的眼睛里,流泻出两道混浊的光波,看不出那窗户透出什么样的心灵光景,可是整体看上去,眼睛周边荡漾开去的纵横交错的皱纹,却将这张脸雕绘成一幅微笑和蔼的图景,大概吧,老人一生都是在微笑中度过的,无情的岁月,才屈从了,不得不将喜乐注册为他的商标。老太太矮丈夫一个头,稍胖,留着齐耳短发,圆脸,慈眉善目的。两相可谓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十分和谐地构筑一个欢喜快乐的行为艺术,他们俩走到街头,似乎不是散心绪松筋骨,而是热情洋溢向世人展出这件艺术珍品的。
   
    那么他们那份喜乐与满足从何而来?
   
    哦,那相依相偎、相濡以沫的情景流露出来了,他们的喜乐与满足从爱而来。这时候,苏芮的歌《牵手》,就在我心里呤唱着:
   
    因为爱著你的爱
    因为梦著你的梦
    所以悲伤著你的悲伤
    幸福著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著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因为誓言不敢听
    因为承诺不敢信
    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
    去说服明天的命运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我忽发奇想,假若有一个国家,我称之为“律法国”,立国的宗旨是,依靠行律法,人皆活雷锋,事均为美善,成为我们这个星球的道德楷模。法律渗透到人事物的每个神经末梢,国人衣食住行和吃喝拉撒睡,无不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违法必究。该国法律繁多,单说《夫妻关糸法》,就有一千多条,规定夫妻早起到晚睡一天生活的义务与权利,条理清楚,赏罚分明。
   
    那么,放这一对心心相印的老两口到“律法国”,他们又如何生活呢?
   
    清晨,妻子从甜蜜的睡梦中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身边甜睡的丈夫,脑子里立即响起《夫妻关糸法》第10条三款关于老年夫妻早起的规定:“夫妻任何一方早起时,必须慎行谨为,悄然下床,以防弄醒另一方。”以前没有律法,他们都这样做的,不但这样做,还有更多丰富的内容,比如冷天看见睡着的爱人胳膊腿脚挣出被褥之外,就帮着掖一掖,实在没有什么可帮了,也欣赏对方那婴孩一样的睡态,感受到因着爱大家连睡着也是心满意足心旷神怡的样子,有时忍不住轻轻地吻一下对方或是学着年轻人的样式,萧洒地打一个飞吻过去……双方都起床了,做早餐、抹桌椅、拖地板……都是因着爱对方,也是为对方做的,讨对方的欢心,为对方而活,使出浑身解数,作得尽心尽力,尽善尽美,整个人儿,都沉湎在爱的甜蜜里……
   
    可是现在呢,老夫妻象一对机器人,被人启动了内里的法律程序,就不停地运转起来,一丝不苟地依法办事,结果都是一样的,双方尽责尽力,克勤克俭,家里家外,整治得井井有条,精精当当。
   
    可是……爱没有了!
   
    爱呢,哦,爱淹死在律法里了,在以爱情为基础的夫妻中,爱应该是夫妻生活的全部,也是维持关糸的唯一因素,不谈权利,也不谈义务,也就不要划分谁该做什么,谁不该做什么,一切都是爱,有了爱,就有一切,也就能做一切,甚至为对方而舍命;失了爱,就失去一切。多一点律法,就少一份爱,多一点爱,就少一份冷漠,因为,爱,我愿意;律法,我只能遵守。如果夫妻只剩律法来维持,那就行同陌路了,那还是夫妻吗?
   
    基督徒与耶稣基督的婚姻,何偿不是这样呢?比如说,玻雷卡,士每拿教会的监督,被拿住了,因为他已经是八十六岁的老人,所以他们不忍心把他处死。对他特别宽待,只要他肯说一声“我不认识拿撒勒人耶稣”就可以释放他。但是他回答说:“我不能说我不认识他,我已经服事了他八十六年。在这八十六年中,他从来没有亏待我,我怎么可以爱惜我这个身体而说不认识他呢?”于是他们把他抬到火里去烧。当他下半身已经烧枯了的时候,他还能说话,他说:“感谢神!我今天有机会能够被人烧在这里,用我的性命来为耶稣做见证。”
   
    我们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他们只需表态一下,不跟耶稣了,就可以脱去铐镣,走出囚牢,获得自由了,他们说“不”,以至于“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这,难道是行律法行出来吗?难道有了爱还不够吗?
    
    哦,人类第一条法律产生了,“ 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我们不是呼唤法律的公正吗?依法办事,却是挪亚时代灭绝的大洪水;从亚伯兰出吾珥,神的选民就开始走上法治的道路,走了两千多年,结果却是以神独生子死在十字架上划了句号,又以耶稣基督的死为起点,人类都有可能以“新妇”的身份成为新造的人,构筑与基督未来的爱巢,如此丰盛的婚筵,岂是冰凉的法律成就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