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小唐老师的回忆]
曾节明文集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唐老师的回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小唐老师的回忆
   
    从唐乐昆老师六十七岁的沙哑嗓门中,惊闻初中班主任小唐老师的噩耗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音容举止聪明伶俐、精明干练、整洁利索的小唐老师,竟然已经去世六年了!由于我与同学、故友的矛盾,也由于我的狭隘与清高,六年来我一点也不知情,沦为少数几个最应该、却没有参加小唐老师祭奠活动的学生之一。痛悔之余,二十五年前的往事历历再现。 
   
     人生就象一次周游的旅程,行程的顺利与否、沿途的景致收获等等,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但决定性的影响,往往就在那启程之初几步路。要是我没有在那个时候,在桂林一中碰见唐乐昆老师、以及他的妹妹小唐老师,我的人生将完全改写,很可能永远只是一个初中毕业(或肄业)生,若是那样,这世界上将没有曾节明其人其事。


    1987年冬,正值初三,因受不了桂林市中山中学(桂林市九中)的当时环境的高压、流氓学生的欺辱、和班主任的势利和凌厉,我饱生厌学之心;在湿冷灰朦的桂林冬季,我的成绩全面告急;当年十二月,我又遭开水烫伤住院,不得不休学了;恨铁不成钢的父亲无计可施,唯有将我转学至离家较近的桂林一中,来年跟班初二。
   
    当时的一中在穿山脚下,占地有一所大学那样大,长期是桂林市面积最大的中学。校园里由草木幽幽、夏季四脚蛇(桂林方言,蜥蜴)和眼镜蛇出没的天然小山——螺丝山,整个校园覆盖在郁郁葱葱的树林当中,这树林多是高大的松树和茂密的樟树,也有许多桂花树,那黄墙红窗的、如民国文物般的瓦顶平房教室、校舍,就稀稀落落地隐藏在着树林中,校路也是经年没修了,晴天一身土、雨天半腿泥。。。。。。
     这样的校园看着亲切,却有些失望,没料到这如民国文物般的土旧教室中,却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他中等身材、有着贝多芬式的硕大脑袋和高高的前额,狮子般的浓密头发,一双大眼睛时时放射出异样的光彩和戏虐的神情,好象那里面总有意外的发现。。。他常穿一件不合身的、米黄色的、肥大的夹克,提着黑色的“上海牌”人造革工人旅行包,那是八十年代的流行货,那人造革包时时鼓鼓囊囊,好象充塞着成功的秘诀;早春时节,他那凌乱的头发和夹克上的油光,映照着某种草率的生活方式,很有点“藤野先生”的味道。。。他就是转折关头改变我一生的班主任唐乐昆。
     中山中学那位如看守所“管教干部”一样的女班主任,总令我感觉自己是敷不上墙的烂泥,唐老师却用一种不同于其他老师的方法,让我很快振奋了起来。1988年的那个关键的春天,唐乐昆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就象黑暗中幻灯片一样演示着我的优点和潜力,随着信心的陡涨,我对学习、乃至对人生的已经熄灭的热情,重又点燃,并熊熊燃烧起来。初二下学期结束时,我的成绩竟由全班倒数,飙升至全班第二名,我的父亲、甚至包括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惜初三时唐老师另有任用,不能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了。临走前,他成功地保举了他那位教数学的妹妹,来当我们的班主任,她就是小唐老师。我不得不于失望当中,熟悉这位新的班主任。她当时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头很大,一如她哥哥那样,且始终留着男式包头;她的左眼角有一颗痣,双眸明亮,有点她哥哥的神采,但顾盼间闪动的更多是聪明伶俐光彩,而却乏他哥哥那种异彩和洞穿人心的光芒;与唐乐昆不同,她皮肤白皙,身高只有约一米五,身材恰似她的脸型那般尺寸偏小,她的身材并不臃肿,但少女青春已大部褪去,显现出中年妇女的轮廓;和她哥哥不修边幅大不同,她衣着整洁得体考究——常穿深蓝色的棉质运动套装,敞开的V字形拉链间,衬着棕色或枣红色的自织的毛线衣,低、中、高领皆有,都颇为优雅,由此也可以看出,她是女红和家务的好手。。。在我的印象中,她的气质和穿戴,并不像个初中老师,倒象是公交公司的女经理、或某大公司的财物科长。
     她头脑的伶俐和双手的灵巧,也从那黑板上的粉笔字流露出来,她的粉笔字娟秀但缺乏力度(这或许是她早逝的原因之一),数字写得犹为潇洒和工整,就象许多理工科好手那样。
   
     相当一段时间,我深恐这精明的小唐老师会成为九中(中山中学)那“管教干部”式女老师,或成为另一位势利刻薄的班主任。但我的担心就如桂林的夏热一样,在新学期的金风中渐渐地消退了:小唐老师不仅是一个精明干练的班主任,也是一个懂得激励学生、保护学生的好老师:在教化人上,她虽然没有她哥哥的创意和汪洋恣肆的风格,但她却深懂平衡之道,她那就事论事、不温不火的方式几乎不会伤人自尊;她还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风格——她很少发火,若真的动怒,也不会象许多女人那样发出刺穿屋宇的尖锐嗓门,而常常是一种淡漠的眼神打量着你,不再与你说话,这种无视的神态甚至比咆哮的苛责,更令人惶急和羞愧。
   
     她也很懂得因人施教,对莫志新这种天资绝佳、但玩世不恭、比较赖皮的学生,她采取较为挑战性的姿态,数学课频频以难题提问的方式,进行“刁难”,课后则采取寓教于乐的方式,与之交流和辩论,话题超出课堂范围。。。很显然,她这两手很奏效,莫志新这个从前的工读学校(当时中国大陆一种收容问题少年的半劳教性质学校)保送生,在她手里数学成绩继续高涨,这家伙那时学数学的劲头十足,竟到了课余时间与他人比试解题速度的程度。。。后来他与我一到考上了当时桂林市最好的中学——桂林中学,而且也是那届中考数学考得最好的人之一。
     对我这种天赋不在数学上、自尊心极强、性格孤僻且内心极其敏感的学生,她则尽量避免当众批评我,而且抓住我的任何进步予我表扬,即使是课后一对一的批评,她也从没对我使用过尖刻的语言,一般她会这样说:你是个很有潜力的人,如果注意某些方面,同学会更加佩服你。
     初三下学期的时候,我的成绩已经在班上名列前茅,有点飘飘然了起来,有一次上数学课,她点我上讲台在黑板上解答一道解析几何题,为了摆酷,我炫耀起了解题速度,三下两下地搞定,虽然做对了,但数字写得七歪八斜、坐标也画得很潦草,台下的同学有的笑了起来,小唐老师不温不火地对我说:
     “XX你为何不把自写好点,图画好点?我知道你完全有这个能力。你这样做好可惜你知道吗?就象你这样漂亮一个人,却故意捡一套又脏又烂的衣服穿上,而且在自己脸上抹上锅墨烟(桂林方言,炒锅底的黑渍)。。。全班哄堂大笑起来,我虽然羞愧不已,内心却服帖,信心也饱满,暗下决心改变此种作风。
    现在想来,当时小唐老师如果尖刻地挖苦我——以打击我的傲气、或者当众展出整洁并具有书法天赋的莫志新,作为教育我的正面例子,那么我的自信力肯定受到沉重的打击,很可能命运就改写了。
    回想以前在九中时,劳教所女干部式班主任伍某经常尖声当众呵斥我曰:“XX,你就知道把自己搞得裸里裸水!(桂林方言,肮脏之意)”或者“这种题目你怎么也做错?某某某那么差的学生,人家都做对了,你简直是无可救药!”伍某的教育,常使我产生两种强烈的冲动:一是一把火烧了万恶的中山中学初八五五班;二是扒一列火车永远离开这该死的桂林,从此不用再读书。
     此种对比,回想起来,至今感动着我。
   
     与她的哥哥唐乐昆相似,小唐老师也有着洞悉学生心理的本事。初中时,我由于严重偏科,英语成绩长期一塌糊涂,在初三以前从来没考及格过,常常只有三十多分,后来得知美国人也说英语、英语在世界上十分重要后,这才拼命补火,怎奈基础太差、欠账太多(以前英语课长期不听),不得不牺牲其他科目的时间去弥补英语:初三上学期末的寒风中,为了英语能赶上来,我把数学撂到了一边,结过期末考试考数学的感觉糟透了。
     成绩公布之前,我怀着惶恐不安的心情去问小唐老师:自己考得怎么样?她还是象以往那样不温不火地说:你考得可以。
     但到了成绩公布的时候一看:只有六十二分,还好哪!?但那次考试,其他科确实考得特别好,好几门都考了九十多分,英语竟史无前例地靠了八十多分!英语邓老师特别高兴,把我当作样板学生,多次当众表扬。面对数学六十二分的耻辱,我羞愧难当,而且心中惴惴不安不安,深觉辜负了小唐老师的期望和厚待,且担心她可能的当众批评和另眼相看。
     但出乎意料的是,小唐老师绝口不提我的数学成绩,对我一如既往,家长会时,她对代替我癌症病重的父亲来开会的嬢嬢,大赞了我学习的突飞猛进,亦绝口不提数学成绩。我这样一个麻烦不断、她向来以为”不成器”的人忽然间受到学校如此好评,我嬢嬢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虽然不擅于讲大道理,小唐老师却自有一些改变学生的机灵之处,而这种精灵,往往是书上找不到的。
     由于场地得天独厚,桂林一中向来是桂林诸中学中的足球热土,当时正值马拉多纳、范巴斯滕风靡世界,在中国掀起热浪的时节,当时几乎全班的男生课后都去踢球,就好象一中是足球学校,而不是普通中学,莫志新、李哲、蒋志军、谢峰、黄国军、颜庆等四肢发达的男生,每天放学后无不踢到天黑看不清场上的白球,才肯回家吃饭,因此,这些家伙中好些人,第二天早读才忙不迭地赶(抄)作业。。。小唐老师多次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说:踢球应该节制,因为人的精力就那么多,用在足球上多了,用在学习上必然就会少。但这些家伙,除莫志新有学习、足球两不误的本事外,都是些没有心计的耍仔(桂林方言,贪玩之徒),只图行乐及时、没有明天概念,这些人哪里听得进去?而莫志新自恃天赋过人,对此劝诫也不以为然。于是依然乐此不疲,这些上早读才来赶作业的“球星”们,除守门员黄国军坚守黄埔军校式的板寸头外,一个个还留起了马拉多纳式的中长发。
     但这些家伙快乐浮冰下面,却潜藏着水下冰山般的大烦恼,什么烦恼?当然不是成绩不好,而是他们普遍“老火”(桂林方言,指发育期不能充分发育,错过了发育期仍然矮小之意):这帮十四五岁的小伙子中间,除了比其他人大两岁的老留级生黄国军有一米六七外,其他人都在一米六以下,球技最好的莫志新和谢峰,身高不足一米五五,看上去犹如武大郎。因为长不高,这些家伙当时心烦不已,他们对此问题的关注几乎超过一切。为了长高、脑袋好用且当时家境最好的莫志新喝起了雀巢奶粉,但似乎也没有明显的效果;他们之所以那样痴迷于足球运动,其中正有着期望长高的强烈动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