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徐永海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洪哲胜先生:
   您好,很高兴地看到,我写的两封信粘贴在您的网站上,非常感谢。我还在您的网站上,看到了我妻子李姗娜的一些文章,作为丈夫,我深深地为自己的妻子感到骄傲。对您给予我们的帮助,在这里给您献上深深地谢意。
   徐永海
   2006年2月17日
   
   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2006年2月16日
   
   2003年11月9日,我被警察抓走了,当天被关到西城区看守所,第二天又被关到丰台看守所,在这几天中,每天只让我睡1、2个小时的觉,我要睡觉就向我棉衣里泼凉水。5天后,将我押运到几千里外的浙江杭州萧山看守所,路上用了15、16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用手铐将我的双手铐在火车上桌子的腿上,我是坐不能坐、站不能站、躺不能躺,只能窝在那里。在萧山看守所仍然每天只让我睡1、2个小时的觉,我要睡就打我。在北京被其他在押人员打,在浙江也被其他在押人员打。
   
   2004年3月16日第一次开庭,5月14日改为监视居住,我被看管在一个森林公园的小宾馆里,吃、住条件比看守所好了很多,但是人身自由还是被限制。8月6日第二次开庭,被判有期徒刑2年。立即被关押到了杭州市看守所。9月30日被关押到杭州东郊监狱,10月22日被关押到杭州西郊监狱。在这2年2个月22天中,自己受了很多的苦,尤其是刚开始在看守所期间,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在牢里我就想到了,妻子李姗娜受的苦可能比我受苦还要多。出来后,我才知道,她受的苦,比我想象的还要多,还要苦。
   
   2003年4月10日,我家被强拆,我和姗娜曾流落街头,曾一段时间住在我的朋友刘凤钢家里。这期间,我们也很苦、很难。但是,我们还是两个人,还能互相安慰、互相体贴。我被抓以前,我和姗娜租房来住。我被抓后,公安局不让人家再租房给姗娜住,姗娜无家可归,流落街头,又没有钱住饭店、住旅馆。她时常是,白天要上班工作,强打精神不能出错。晚上无处可去,在街头流浪,那时是11月份,北京的天气已经非常冷了。夜里要睡觉,只能住到浴池去。
   
   一边是自己的丈夫被抓,不知道被关到哪里,到处去打探丈夫的消息。一边是想各种办法瞒着自己的父母,怕自己的父母知道这些事情后着急。这么大的压力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她经常是一天、一天地不吃饭,体重明显下降。由于饮食不正常,她落下了胃病,到现在,她还时常出现胃部不适。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直到用不合理的拆迁补偿款买了一间破旧的二手房,才算有了栖身之所。没有钱来装修,关增礼、钱玉民等朋友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帮助整理、粉刷房间。姗娜还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在大家整理、粉刷时,她常常是呆呆地坐在那里,有时一坐一天,不吃也不喝。
   
   有了我消息,给我寄钱、寄衣服。要请律师,家中没有钱,姗娜动过卖肾的念头。后来在朋友、主内弟兄姊妹的帮助下,凑了钱,给我请了律师。开庭了,顶着压力,在警察和单位领导的“陪同”下来到几千里地外的杭州,由于不公开开庭,也没能进入法庭。
   
   我被判刑后送到监狱,监狱给姗娜寄来了会见通知书。整整一年没有见到我了,姗娜急于要见到我。为此向工作单位领导请假,单位领导不批准,姗娜为了看我,不得不辞职。以后一直靠打零工生活,收入很少,还要省出来给我寄去,怕我在监狱里吃不好。
   
   我和姗娜是一个工作单位的,我们的工作单位是北京西城区平安医院,我在这里工作有十多年了,也是一个老职工了。现在的单位领导——书记,在没有担任领导之前,也和我是同一个科室的同事,都是医生,也算关系不错。我出事了,作为同事,理应主动关心,理应主动安排姗娜来看我,并带来他们的问候。可是没有,不但没有,还逼得姗娜不得不辞职。难道人心是如此的冷漠吗?也许他们是受到了某种压力,难道这压力就能使人丧失人性吗?
   
   在我家被强拆时,单位的几个领导事前知道,他们允许警察把我和姗娜关押在医院的医生办公室里。作为领导,他们从单位这里分到过住房,而我没有。我一个为国家工作了近20年的医生,单位理应在许多年以前就解决了我的住房问题,可是没有。解决我的住房问题时没有你们,拆我家房子的时候到有你们。这是为什么,难道压力就真能使人丧失人性吗?
   
   在狱中,我完成了我的狱中之作《终极论》,其中一部分是关于拆迁经过的,在拆迁过程中姗娜也曾受过很多苦。而我反对野蛮拆迁也是我被判2年徒刑的背后原因。在这里我将这部分写给大家。《终极论•前言•第二章 我所经历的苦难》
   
   第一节 拆迁中的野蛮现象
   
   1
   
   在人类历史上,中国是最伟大的国家。北京作为国家的首都,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中,历代的劳动人民用他们的智慧、血汗建造了这里的一切。建造了这里的皇宫、皇城、王府,建造了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建造了这里的胡同、四合院。
   
   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中,有很多很多历史人物居住在这里,有很多很多历史事件发生在这里。在北京古城区的每一个古老的建筑物中可能都记录了这些。
   
   古老的北京古城区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很好地保护它。
   
   2
   
   当今的北京市区很大很大,仅就西城、东城、宣武、崇文、丰台、海淀、朝阳、石景山这8个市区来说,总面积就有1370平方公里。北京古城区内的居住区只有40平方公里,它只占市区的三十分之一。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普通的老百姓居住在原来的王府里,居住在原来的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里。其中很多老百姓为国家工作了几十年,可是在他们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而国家多年来也没有分配给他们住房,他们的住房很困难。
   
   目前国家富裕了,理应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环境。在北京古城区外、靠近古城区地方建造一些高高的大楼,老百姓搬到这些楼房里去。这样,一方面解决了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北京古城区的保护问题,如果用这些保护下来的王府,保护下来的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保护下来的胡同、四合院用来办旅游等,这样还解决北京老百姓的就业问题。
   
   3
   
   大面积的拆毁这些胡同、四合院,在上面建造一些高高的大楼,将这些大楼卖给有钱人,这样就可以发大财。在北京古城区搞房地产开发的很多都是大奸商,他们拆毁了很多很多的胡同、四合院,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把老百姓住的房子买下来,拆毁,盖上高高的大楼,再卖出去发财。如果用合理的价格买下来,也能发财;如果用不合理的价格买下来,就可以发更大的财,在这些开发商中有一些就是大流氓,为了发大财,他们采用了各种手段。
   
   把老百姓住的房子买下来,可是他们给的钱很少,老百姓不愿意卖,不愿意搬,就出动警察强行将你搬走,这样就可以逼得你不得不搬。在这些开发商的后面,还有一些大贪官在帮助他们。
   
   第二节 我一家在拆迁中所经历的痛苦
   
   1
   
   我的父亲、母亲,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为了生活,在旧社会,我的父亲、母亲来到北京。他们没有文化,我的父亲只能靠蹬三轮挣钱养家。通过辛苦劳动,他们用劳动所得在北京古城区内买下了两间小房。我们这些儿女都出生在这里。新社会了,我们都有了文化,我还上了很好的大学,毕业作了医生。
   
   1984年,我毕业当了医生。在我们医院里,有个很老的主任,也是我的校友,他是在旧社会从我们学校毕业的。他对我说,在旧社会,从咱们学校毕业出来的,当了医生,工资是很高的。这些工资可以买房,可以雇佣人、雇车夫。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只想改善一下住房,因为,我家的住房太困难了。新社会,我们用我家原有的住房通过几次换房,房子大了一点,但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都大了,房子反而更显小了。可是,我发现不可能,因为在我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而单位、国家又一直没有分配给我住房。
   
   2
   
   我,徐永海,医生;妻子,李姗娜,护士,我们都在一个医院工作。2003年4月10日上午8点多。我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有人在拆我家的房子。我一听很着急,离开医生办公室,走出医院大门。这时,一些人猛扑过来,将我推倒,然后一些人抓着我左手、右手、左脚、右脚,把我拖拉进医院大门,拖拉进医生办公室。与此同时,我的妻子李姗娜也被另外一些人拖拉进医生办公室。在医生办公室里,这些人对我们宣布说:“今天强拆你们家,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不许你们离开这里。”这样,从上午8点多直到下午6点,一直不许我们离开医生办公室,甚至上厕所都不许。
   
   晚上回家后,见到家已经没有了,成了废墟。为此,我和李姗娜来到中南海,这里是全国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的所在地,我们要向国务院反映这件野蛮的事情。没有人接待我们,我们只好在大门外边的一侧坐了一夜。那天很冷,下了小雨,多亏了邻居给了我们一件雨衣。早上我们到周围的小饭铺吃了点饭,又来到这里,结果我们被抓到派出所关押了近一天一夜。我们又去了一次,还是被关押到派出所里。后来我和李姗娜三次去了人民大会堂,这里是最高权利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所在地,我们要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反映这种野蛮的事情,结果每次都被抓到公安局天安门分局。最后一次,2003年4月20日,我还被拘留13天。
   
   我父亲,徐德志,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对他来说,帮助他人是最大的快乐,麻烦他人是最大的痛苦。80多岁了,身体不好,我家被强拆时,他在医院住院。21日因为非典,不得不从医院出来,看到自己的家没有了,成了废墟。来到派出所,看到了我,我马上就要被关到监牢狱去,他是非常地痛苦,泪流满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