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徐永海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在世人的眼中,他是一位长寿的老人,因为他走过九十二个风风雨雨的人生。而在他看来,他不过是羁留在这世界的客旅,因为他永远的家,在上帝的天庭。
   
    他不是军人,却成为了上帝称赞的士兵。他没有挥戈,却搏击了这世界的刀锋。他是个迟暮的老人,却给许多衰弱的心灵送去了年轻。
   
    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名分,但他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袁相忱,一个生活在北京的老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传道人,为自己的信仰坚守了在这世界上的一生。
   
    袁爷爷,您还记得我们这些慕道的小伙子吗?我们已经长大了!我们也要和您一样,成为上帝忠勇的士兵。
   
    我们忘不了您的笑容,因为那笑容消释了我们心里的坚冰。
   
    我们怀念您在白塔寺那个窄小房间,因为在那房间里,我们得到了温暖和神爱的柔情。
    让我们缅怀您的时候,也为您在神的面前发出感谢,感谢神使您在我们中间,我们共同建立神的工作。
   
    袁爷爷,愿您安稳在神的手中,得享安息。阿们!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北京家庭教会牧师袁相忱,于2005年8月16日下午4点20分蒙主天召,在北京市友谊医院离世,享年92岁。
   
    袁牧师于1914年6月6日生于安徽省蚌埠市,原籍广东东莞。1932年12月悔改归主,1933年8月由王明道先生为他施行洗礼。1934年被神呼召,决志侍奉。
   
    1938年7月22日袁相忱与梁惠珍结婚,从此开始了他们长达67年的婚姻生活。从1940年夏天到1945年夏天,袁相忱夫妇在河北、山东的农村地区进行传道事工。在此期间,他们经历了贫穷困苦饥饿劳顿,以及日据时期在华北的各种战乱和艰险,甚至危及生命。
   
    1946年3月,袁相忱先生在白塔寺附近的阜成门160号开设了福音堂,这个聚会处一直开办到1958年4月。
   
    因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组织”,1958年4月19日袁相忱被捕,后以“反革命罪”被判无期徒刑,直至1979年12月21日获得假释回到北京家中。他在监狱中度过了21年8个月。
   
    在1989年袁相忱获得完全自由后(1989年前,袁一直处于被剥夺公民权利之中),他在北京西城白塔寺家中开始建立聚会,人数日渐增加,成为北京最早的几个家庭教会之一,而且也是其中人数最多的。这个家庭教会也是中国家庭教会中真正拥有普世教会情怀的教会。
   
    袁牧师在家庭教会中多次强调:教堂不等于教会,教会也不等于教堂,教会生活不等于教堂里的仪式仪文,而是真正奉献给神的见证。他多次宣讲教会是蒙神召唤一群人,绝对不是机构,不是人的某种组织,更不是人民团体。他也从未改变他入狱前关于教会不应该加入“三自”这样的国家组织的声明。袁牧师奉行教会应以使徒行传中建立教会为榜样,跟着使徒的脚踪走,教会要学习使徒时代初期教会的方式。
   
    我们痛惜失去这位神在地上的使者,我们更赞美他的灵魂在天堂得到永生!这位古稀的老人,用他的生命见证了神的道,用他的青春和热情把上帝的爱播撒在中国。
   
    在一个无神论的国家,他忍受了二十余年的牢狱之苦,以及随之而来的十年监管,和平常日子里24小时的监视,直至离开这个世界安息主怀的日子。
   
    我们记念袁牧师的生平,因为他是我们每个在世基督徒的典范。在他所忍耐和承受痛苦的经历中,我们没有看到他的抱怨和恐惧。我们只看到了掌权者对他的惊惧和不安,他也用基督的生命和爱将他们宽容。
   
    今天,我们这些暂厝于这世界的人,让我们为袁弟兄和他的家人祷告,愿我们都在基督里平安,把颂赞归于在天我等父者!阿们!
   
    最后,我们以我们个人和团契的名义追思和悼念袁爷爷,愿您安息!虽然我们无法去到您的墓前献上我们的鲜花,但请您接受我们敬意。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
   
    刘凤刚 徐永海 高峰 泣笔
   
    2005年8月
   
   (感谢高峰弟兄在澳洲能代表在中国监狱坐牢的我们刘凤刚、徐永海写了此文)
(2013/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