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徐永海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三、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肌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罗马书8章35节)
   
   2002年3月初的一天早上,有人敲门,我内人打开门,派出所所长带着有穿便衣的和有穿制服的几个警察来到我家,问:“你今天是否出门?”我说:“干什么?”所长说:“您是重要人物我们要保护您”我听后摇头苦笑,我怎么成了重要人物,我什么时候被保护过。我说:“我今天就是去聚会”。他们走了,我下楼,乘公共汽车去聚会处。我发现便衣警察始终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那些天,这样的跟踪严重地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有两次我去理发他们也都跟踪我。有一天有两位弟兄请我和内人去饭馆吃饭,便衣警察尾随着我们,问我们去那儿,我内人说:“我们去伊甸园饭店吃饭。”当我们在包间里用餐时,便衣警察不断地推门看看,我内人实在气愤。当我们用餐后出来时,他们问我们是否回家,我内人问:“你们为什么跟这样紧,我们一起吃饭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他们说:“今天是复活节,你们知道吗?我怕有记者找你们,你们不要上远处去。”我内人说:“我们不上远处去,客人一会儿就走。”
   
   还有一次,有两个外国人想见我们,我们刚一出院子,两个便衣警察马上跟上我们,说:“你们上哪去?”我内人说:“上虎坊桥。”我们在大门口上出租车,他们随后也上出租车跟在我们后边。我们到了宾馆下车,他们也下车。我们上电梯,他们也一块上电梯。在楼道里,他们问我们:“那外国人是不是记者?”我内人说:“不是记者,是退休的牧师。”当我们叫开门的时候,他们一看是两个外国人,没有进去。我们谈了十分钟的话就出来了,当我们出来时,他们在楼道里等着,我内人说:“你们应当进去听听,为什么不进去?”他说:“我们听不懂。”还问:“你们上哪里?”我内人说:“我们回家,哪也不去。”
   
   后来我才听说那时正在开“人大和政协两会”,他们怕外国记者到我家来采访我。为什么他们怕采访我呢?很简单,因为我不参加官方支持的“三自会”。
   
   我不参加三自主要有三点,第一,我从一九四零年下乡传道和一九四六年在阜城门租房,开办福音堂传道从没接受外国的津贴,当时一位神召会的牧师让我把福音堂的牌子改成“神召会”的牌子,我坚决不同意,这位牧师对我说:“袁弟兄,你可想好了,这么大的一处房子,租金问题就够你受的了,你不挂‘神召会’的牌子,工资没有,一家老小怎么生活?你再仔细想想,先不要做出决定,以免以后后悔,我说这些全是为你好。”我回答说:“我不用再想了,这个问题从我读神学毕业起就开始想了,我一辈子都不准备加入某个组织,也不准备领这种工资,但我相信,神一辈子也绝不会让我缺乏的,他必负我完全的责任。”经上说:“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诗篇34章9-10节)。所以在他们成立“三自”之前我早就“三自”了,没有参加他们“三自”的必要。
   
   第二,“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歌林多后书6章14节)“三自革新运动”的发起人吴耀宗先生毕业于纽约协和神学院及尼布尔门下进修,接受新派神学思想,所谓新派,简单说就是不相信童贞女生耶稣,不相信复活,不相信三位一体,不相信末日审判,不相信耶酥再来等等,他们没有什么信仰,用王明道先生的话说就是不信派。
   
   第三,政治和宗教要分开,“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路加福音20章25节),这是两个领域,政治不能利用教会,教会工作的开展不依靠势力。解放后国家设有宗教事务管理局,市设有宗教事务处,县设有宗教事务科来管理一切宗教活动;想通过“三自”把所有的中国基督教组成协会统一管理,成为人民团体之一,也要在党的领导下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我认为:教会是属天的,是看不见的,不是地上的组织、不是机关,他的头是主耶酥;教会则是童女,不能与世界联合。
   
   那时正赶上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开始了抗美援朝战争。三自运动的真正目是反帝爱国,在这一时期完全表明,三自运动利用抗美援朝的战争,加快了国内“三自运动”的步伐,也加强了运动的力度,迫使基督教界迅速作出抉择:你是支持自己的国家呢,还是支持帝国主义?换言之就是:你若不参加三自,就是支持帝国主义,就是不爱国,更甚者,就是反革命。由于我不参加这个运动,就被官方质问:这场运动是爱国运动,是政府支持的你为什么不参加,不参加就是立场有问题,如此推理我便被打成反革命分子了。
   
   定我反革命之前,北京宗教事务处处长对我进行了请客、开会、学习等手段劝我加入“三自”,均遭无效后,最后把我母亲、内人叫到宗教事务处下最后通谍,这是五七年底,中心话题是要让她们动员我,赶紧向政府靠拢,李处长说话很严肃,他说:“我找你们来是很要紧的事情,是关系到你们切身的问题,袁相忱没有参加学习,也没有向政府靠拢。我请你们来,就是做好他的思想工作,要赶紧向政府靠拢,悬崖勒马,不然我们再也不容忍他了。我们看他还年轻,才四十四岁,还有挽救的可能,所以找你们来,你们是他家里最近的人,要回去好好劝他。你们家有六个孩子,有老有小,他出了事你们怎么办呢?我们给你们一条出路,要袁相忱赶快悔改,向政府靠拢,参加学习,这样我们才能对他放心;不然的话,我们怎么收拾王明道照样怎样收拾袁相忱。我们一直在给他机会,等他回头,不过我们的线不能拉得太长,我们也不能等他太久了,他要再不悔改,不向政府靠拢,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了,对他我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们不信就等着瞧。我们收拾他很容易,但他要是进去了,你们家一堆孩子怎么过呀?你是他妻子,所以你要多劝劝他,不要和政府做对,否则的话,会自食其果的。”李处长又对我母亲说:“老太太,我知道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也要想一想,如果没有儿子,你怎么生活吗?你要回去好好劝劝他,让他好好参加学习,好好参加三自,向政府靠拢,回头是岸。要不然,你们这一大家子怎么生活呀?我是为你们好,所以才把你们找来,你们记住我的话,回头是岸,要不然的话,后果自负。”母亲和内人回来后心情很沉重,我看内人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就问:“你怎么了?”内人告诉我说:“李处长在今天找我和妈妈说话了”。我听完,愣住了,“说什么?”内人说:“要我们劝你参加三自,向政府靠拢。”我又问”是政府叫你们去的吗?”内人点点头,我又问:“你和妈都去了吗?”得到内人肯定答复后,我明白了,这是最后的争取,也是最后的通谍。并且这通谍中带着最实际的利益的威协:如果我不肯就范的话,这一大家子怎么办?沉思了片刻,母亲、内人把目光投向我,我坚决的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怕内人过份伤心就安慰她说:“在神的真道上,懦弱是一种罪,人在软弱的时候,就是被这罪所捆绑,所以神对约书亚说:‘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约书亚记1章9节)。我们应当刚强壮胆。从前那么多苦日子不也过来了,我相信神不会给我们承受不了的重担,我们若恒久祷告,一心靠主,主就必定保守我们。”
   
   抓捕行动是在一九五八年四月十九日深夜十一点多进行的,来了一辆吉普车,停在福音堂门口。一名派出所的民警用力敲门,我内人就去开门,一边开门一边问:“有什么事啊?”开门后看到门外站着两个人,都是派出所的,那两个人说:“我们所长要老袁去谈话。”于是到里屋把我叫醒。我穿上衣服,蹬上内人给我买好的新布鞋。他们把我送到吉普车内,开到香家园派出所。我想,叫我去,干什么呢?是不是一去就回不了家了,想到这,真后悔没到母亲的房间里看看她老人家。也没去看看六个未成年的孩子们,同时也后悔还有很多福音堂的工作没向同工们交待,走到半路,一个警察问我:“哎,你是属于什么反革命啊?”我愣住了,说:“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反革命,我也没有反对过革命呀。”两个警察没有说话,原来政府早就把我为定性现行反革命了。
   
   到了香家园派出所,一名警察让我坐下,另一名警察到里屋去了,不一会从里屋出来三个人,是便衣,凶巴巴地走过来大声喝道:“站起来”,我就站了起来,其中一个人拿出一张逮捕证出示,宣布正式逮捕,然后让我在逮捕证上按手印,另外二个人把我带上了手铐,这一切做得那样干净利落,前后不过三五分钟,显然是早已布置好的。这时派出所的挂钟正指向午夜十一点半,黑暗正浓。从那一刻起,我就开始了长达二十一年又八个月的铁窗生活。
   
   后半夜,我被押上一辆汽车,拉到北海后门的草岚子胡同,那里是预审犯人的地方,在这关押审讯我达半年之久,所提的问题无外乎几点:1,发明信片,召集不参加三自的十一位代表开黑会;2,说我曾说过老和尚为什么不说话,说我是指着毛主席说的右派言论;3,污蔑三自领导是三朝元老;4,一九五六年胡俊德姊妹去美国找丈夫,因她的行李多,我送她去机场,政府定罪是里通外国,勾结外国人;5,我在阜城门开设福音堂,在这以前日本牧师在这里,开堂讲过道,政府认定我为汉奸嫌疑。对这些问题政府总是让我按着他的意思认罪,所以我一概都说“不知道”或“忘了”,为此政府说我不老实,抗拒,我又被他们押往自新路北京监狱,一个月后,我的判决书下来了,法院来人,叫了我的名子,宣读了我的罪状,然后宣判我无期徒刑,判决书中特意说明,我属反革命首恶分子,在审讯中态度不好,抗拒,所以从严处罚。
   
   通常法院念完这么重的判决,很多当事人一听就会晕倒,法官见我没有什么感觉,很惊奇,问“你上诉吗?”我说我不上诉。我站在法官面前,心里在默诵着经文“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以塞亚书53章7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