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刘凤刚: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徐永海
·我徐永海在软禁中渡过2016年六四这几天
·必有末日审判为此我们要紧跟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6-17圣爱团契圣经学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出家门而被软禁
·为了天堂里的奖赏我们要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6-24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狱中的基督徒胡石根徐彩虹祈祷(2016-2)
·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
7月
·耶稣是道成肉身我们要效法他与他一起走十字架道路——2016-7-1圣爱团契圣经
·哀悼六四遭开除的大学老师北大人王建军
·今天2016年7月5日我被警察软禁在家
·今日我们教会《圣经》学习警察前来监视
·耶稣就是独一的主宰我们必须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8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7-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耶稣就是生命之道我们要一生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22圣爱团契圣经
·作为基督徒实在不应当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作为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反对进化论,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来认识,耶稣一定就是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二千多年前先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论述了这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必须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7-29圣爱团契圣经
8月
·709案今日在天津开庭我去了天津
·因709案审理涉及了宗教徐永海长老有话说
·我们是上帝儿女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8-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709案而遭软禁者徐永海的担忧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上帝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8-12圣爱团契圣
·我们现遭软禁如因G20峰会将会超记录
·离G20峰会还有2周我就已遭软禁半个月
·接受耶稣具有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G20峰会已遭软禁18天的徐永海求助您
·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因G20峰会徐永海已遭软禁20天——为此我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8月份31天我徐永海就遭软禁26天——我进行脑科学研究真的使某些人如此不安
9月
·G20峰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各国领导人
·在十字架道路上主内肢体之间要彼此相爱——2016-9-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G20前宁惠荣被截访回新疆关进派出所
·邀请您参与我们的科学与信仰的研讨
·耶稣是独一主宰我们要单单跟着他走十字架道路——2016-9-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朱桂芹一个曾几次坐牢访民近日出狱
·北京上访维权人王玲已失踪近一月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关押半个月望关注
·圣爱团契部分肢体郊游北京西山(2016-9-20)
·不要只听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
·不要只信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
10月
·不要只讲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不要只求好处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不要想着贿赂神明而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21圣爱团契圣经学
·访民岳爱玲遭刑拘宁惠荣遭软禁请帮助
·因十八届六中全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委员
·因六中全会赵作媛被送原籍张全胜被关宾馆
·真的存在天堂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0-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1月
·为了天国降临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曾代替他们降阴间我们实在是应当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11圣爱团契
·必有末日审判我们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遭软禁2月余
·圣爱团契基督徒送棉衣等给寒冷中的访民肢体
12月
·为了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誉冠冕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2-9圣爱团契圣
·耶稣是上帝爱子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12-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耶稣就是独一的上帝我们要坚定地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12-30圣爱团契
2017年
1月
·为了千禧年的到来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就是上帝就是道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1-13圣爱团契圣经
·只有耶稣才是唯一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1-20圣爱团契圣
·过年了牵挂难中的胡石根宁惠荣王连禧
2月
·我们是上帝儿女必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2-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警察今日来我家说不许我出家门
·神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2-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有了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2-24圣爱团契圣经学
3月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
·基督徒徐永海因两会遭软禁
·道成肉身的耶稣是唯一真理我们要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3-3圣爱团契圣
·行善的属乎神在十字架道路上我们要彼此相爱——2017-3-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社会发展中大脑前额叶起重要作用
·耶稣就是上帝我们必须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不能只听道更要行道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信耶稣又坚持科学研究(一)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去爱人来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3-31圣爱团契
4月
·单单地效法耶稣走好十字架道路这才是真智慧——2017-4-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大家一起来帮帮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吧
·我们人类进化而来我们更要信耶稣
·维权人倪玉兰被强行拖出已付4万的出租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刚: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二、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据悉:7月上旬中国大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在当地的公安局、宗教局配合下在全区内所有的没有注册登记的基督教聚会进行了取缔,就该区的南阳镇、河庄镇为重点清查对向,离南阳不远的横蓬村,遭受冲击信徒达三百多人,有的被打伤,有的被抓走,有的离家躲避,聚会点被拆毁。
   
   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宣称,中国公民有信仰宗教自由的,为什么不顾信教群众信仰感情如此行动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带着这种疑问7月25日晚我来到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南阳镇。
   
   通过有关渠道,向萧山区宗教部门了解到:南阳镇,有些信徒从浙江温州市带来了一些基督教的福音单张(宣传单),在非典时期挨家挨户派发,被不信教的群众举报到政府那里,才引发出该事件的发生。
   
   官方的讲话是否真实呢?我又与躲避在外的信徒王慧良进行联系,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我把电话打到他家里面,有一位自称是给王慧良家挡门的(地方语)姊妹称:她和王慧良半年没见面了,可能去萧山了,我问及教会受逼迫一事,他一句不说,并马上挂上电话。显然很紧张。怎样才能找到知情人或当事人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向路人打听横蓬村在哪里,有人指着路的东面的一座桥说:「过了那座桥,就是横蓬村了。」我按着行人所指的方向很快的就来到了横蓬村。该村被一条公路分成两半,路的两旁都是门面铺,有的已开门做生意了,有的还没有开门。我就沿着街道走,凡是开着门的我都走过去问一问:您们这有信耶稣的吗?有的明明店里贴着基督教的主历表,就是不承认是信耶稣的,我又问你们家里是否有信耶稣的,他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继续向前询问……
   
   我来到一家卖食品的小店,问:「你们这里有信耶钱的吗?」一位四十几岁的妇女上下打量我,并反问我:「信耶稣犯法吗?」我说:「不犯法,信仰自由嘛!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最近你们这里所发生的事。」这位妇女同样摇头称不知道,我只好又离开此店继续朝前走。这时开食品店的妇女,叫她店里的小伙子骑上自行车追上我说:「我们是安徽来到这做生意的,我们全家都信主,我们的房东也是信主的,她是本地人,可能知道你所问的事,你到我们店等着,我去叫她。」
   
   感谢主,就这样我又回到了这家食品店。不大一会儿,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姊妹进来了,我走上前去与她握手,并自我介绍,且说明了来意。可是这位老姊妹的方言太浓,一句也听不懂,安徽人本身也有地方语,同样听不大懂。
   
   起初本想找老姊妹的女儿做翻译,可她看到路边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在洗衣服,她把我带到她身旁,开食品店的姊妹告诉我洗衣服的也是信耶稣的。三个姊妹用地方语言相互说着,从她们的表情上看是十分紧张,具有很强的防备心理的。我马上打断她们的谈话,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解释说:「我是北京人,我听说你们这里遭受了逼迫,国内外的弟兄姐妹很关心你们这里的情况,特叫我来了解此事,决不是到这里来传邪教的。」洗衣的姊妹稍微的放下心来,往西方向指着说:「那边有一个开家俱店的叫王福明,你去问他。」我心里高兴及了,感谢神的带领,我找到了王弟兄所开的家俱店,王弟兄也因逼迫原因到镇外去躲避去了,家里妻子陈爱琴姊妹在看店,我向陈姊妹自我介绍完后问她。
   
   据听说,您们这里的信徒受逼迫是因为非典时期向镇子里人挨家挨户派发单张造成的是这样吗?陈爱琴姊妹否定这种说法,说:「不是的。就是因为不登记,被抓走的人不是我们村的,他们是党山和萧山的。说我们派发单张是压在我们头上的。我又问:「被打的人或在现场的人您能提供一下吗?」她说:「那天我不在现场,你可以到旁边地下室问一下夏新民弟兄。」我说:「那好。我再问您一句话,如果您爱人回来的话愿意接受我们的了解吗?」她说:「愿意」。并留下了店里的电话号码。
   
   走出家俱店我转身来到了夏新民弟兄开的五金店,见到正忙于干活的夏新民弟兄,我同样向他自我介绍了一下并说明所想了解的情况,夏弟兄坐在长橙上一言不发,看得出有恐惧心里,这时那指我到这里的洗衣姊妹骑自行车来到这里,她说:「他灵命小(指夏弟兄)不敢讲话,这些人被抓,就是因为不登记,你说该不该登记?我说:「设立宗教活动场所必须符合六条登记标准,不符和标准的,但信教群众有信仰生活需要属于展缓登记范畴的,不属于违法行为,政府不能以登记不登记来衡量,强行取缔只能破坏政府以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她听完我说的话非常赞同。我又问她:「抓走了这么多人你怕不怕,还敢不敢聚会了?」她表示坚决不怕,还聚,但拒绝采访。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得到意外的好消息,被抓的人都关在萧山区兰天宾馆办学习班,我立即告别夏弟兄和洗衣的姊妹,坐车直奔萧山区。
   
   通过温州弟兄的介绍很快乐见到了萧山区本地的知情的弟兄徐小欢弟兄,他向我讲述了在兰天宾馆办学习班部分人的名子,高重道、沈少成、戚强发、徐卫民等十几位教会带领者。主要是让他们登记,否则就去拘留所。然后徐弟兄又把抓高重道的经过,政府动用推土机拆毁教会的事情给我讲了一便。我问他:「你讲的这些事情,都是你亲眼所见吗?」他说:「不是我亲眼所见,但都是事实。」我对他说:「最好找一位被抓的家属和见证人,才最有说服力。」他说:「我打电话与高重道的哥哥高崇益联系一下,不一会对方同意见我,徐弟兄驾驶一辆客货两用车带我去萧山区宁围镇宁新村见高重道的哥哥。
   
   当行驶到离高弟兄家不远时,陈弟兄把车停在了路边,对我讲,高弟兄家的电话有监控,我们来这不安全,说完把自己的手机也关掉了。」我想了想对徐弟兄讲:「你很年青,想在教会里多做点事,注意安全是对的,咱不去高重道的哥哥还在家等着咱。是否打电话通知一下好一点。」徐弟兄说「好吧!」当徐弟兄用路边的公用电话拨通了高重道哥哥,一句话没说,就把电话递给我,我向高弟兄直截了当产明来意,并向他表示,此事国内外主内弟兄姊妹非常的关注,您敢不敢出来见我」高弟兄当即表示愿意马上见我,我就与他约一小时后兰天宾馆大厅见面。
   
   放下电话我又问徐弟兄是否愿意带我到被拆毁的教会去看一看,他显得很紧张,说高重道的哥哥会带你去的。说完开着车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走了。 这时天下起大雨,这几天,杭州的气温居高不下,一直在40°C左右,虽然下着雨,气温并没降下多少,一小时后,我与高重道的哥哥见面了。高弟兄说这里不安全,换个地方,我提出想和他拍照一下兰天宾馆的外景,他很愿意,照完后我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详细的向他了解了高重道被抓的经过:
   
   请问:高重道弟兄被抓时您在现场吗?
   
   答:是我亲眼所见。
   
   问:被抓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答:7月13日天刚亮,值班的村干部叫我。我弟弟出事了,我出门一看,高重道家开来了一辆中型面包车,三辆轿车,十几个身穿便衣的人,在我弟弟的院内,当时我弟弟只穿一条三角短裤和一件短袖背心,一位便衣让我弟弟回屋里穿衣服,跟他们走,高重道说:」今天是礼拜的日子,我那也不去,这时二个便衣上来就把我弟弟强行架上中型面包车,我弟弟的妻子大哭。
   
   问:他们为什么抓人?
   
   答:他们不理采,开着车匆忙的离开了。
   
   问:您知道他们把高重道弟兄抓到那里去了吗?
   
   答:把他带到萧山区兰天宾馆里。
   
   问:您是怎么知道高弟兄在这家宾馆的?
   
   答:因为我知道后来高重道的儿子高天桥到兰天宾馆给他爸爸送过衣服,并多次到宾馆去向公安要求把他父亲放回来,因为家里还有45亩地的活需要干,刚摘下的很多丝瓜等着高重道去卖,一家三口人还靠他生活呢,高重道又没有犯国法,他被抓走,家里实在是没法过了。
   
   问:可以到高重道家里看望他妻子吗?
   
   答:可以,我带你去。
   
   就这样,我和高崇益来到了高重道的家,高的妻子和儿子都下地里干活去了,院内放了很多摘回来的丝瓜无人去卖,高崇益告诉我:「本来我认为,应该抓的是我,因为我家有聚会处,每次主日崇拜都四、五百人,圣诞节、复活节都能达到上千人。」
   
   我问:「你村有多少户是信主的?」
   
   答:我们村有四十六户,四十户都是信主的,到我家聚会的信徒有来自安徽、南京、杭州、富阳市、建德市、监安市、绍兴市、诸几市、江西省的都有,镇海、宁海、巨山都到我家里来,我的老父亲今年83岁了,这次逼迫也躲到女儿家去了。(照片为高崇益的家聚会处)
   
   我问:「家里老母亲还健在吗?」高答:「健在,在我家里。」我提出是否看望一下她老人家。他高兴的接受了我的要求,并和家母一起照像留念。(照片)
   
   我又向高弟兄提出是否能带我到被拆毁的教会横蓬村看一看,高弟兄有些为难,说他与横蓬村教会不是很熟悉,我讲我只是到现场看一看,最后高弟兄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们坐车近一个小时,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横蓬村。老远就看到了刚刚被拆毁的教堂。
   
   当时我的心情真是无法克制,汽车还没有停稳,我早以打开了车门。高弟兄直喊:「等车停了在下车。」汽车刚下,我马上跑到被拆的教堂前进行拍照,一边拍我一边想,最好能找到一二件有教会标志的物证照下来就好了,于是我在废虚上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一个教会食堂用的簸箩,高弟兄见我在现场呆久了,怕引起别人注意,出现意外,赶紧跑过来摧促我马上离开。
   
   当我上了车离开横蓬村时,我对高弟兄讲,打压基督教会,就如同拍皮球,打压的越厉害,反弹就越高。我相信,神会给他们更好的安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