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徐永海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三、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了,2月15日我见到了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自己的丈夫在坐牢,而且丈夫还有病,孩子又很小,两年了,毕玉霞过的很不容易。刘凤钢是我的好弟兄,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好兄长,毕玉霞自然就是我的嫂子。在我和妻子最为困难的时候,他们夫妻二人曾给过我们无私的帮助。毕玉霞的不容易以至艰难、痛苦,每当我想起这些的时候,都会使我陷于深深地痛苦之中。
   
   毕玉霞嫂子是个基督徒,我们也曾在一起聚会过,后来她参加了另外的聚会。可能受他们聚会的影响,毕玉霞嫂子比较重视这句话“要顺服在上执政掌权的”,对于这几个字,她常是铭记在心。
   
   刘凤钢弟兄入狱后,毕玉霞嫂子常常感到,刘凤钢弟兄没有学好这句话,作为妻子,她没有很好地尽到自己作为妻子的职责,为此她常常处于自责之中。本来自己的丈夫入狱就很痛苦,现在加上自责就更加痛苦。为了尽到自己作为妻子的责任,她曾多次写信给刘凤钢,让刘凤钢在狱中好好学习这句话,还在信中抄写了很多有关的经文,都是以色列人犯罪后被神管教的。
   
   我和刘凤钢在一个监狱服刑,我在一楼,他在三楼,平时也没有见面、谈话的机会。我曾见过他几次,都是他到医务室去看病的路上,说过几句话,但没有条件多说。但是听警察说,刘凤钢心情不好,身体也不好。身体不好,这我早就知道,有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等。心情不好,我现在想起来可能与毕玉霞嫂子的信有关。
   
   狱中最痛苦的不是吃的不好、穿的不好、睡的不好,也不是干活有多累,而是担心家人,担心家人不理解,这个痛苦是非常非常痛苦的。有一段时间,我也曾陷于极大的痛苦之中。我担心我的妻子,担心她的生活、工作,更担心妻子是否能理解我做的事情,是否因为不理解使她陷入痛苦之中。
   
   我对主的信仰告诉我,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主的旨意的。借着对妻子的了解,我相信,妻子是个具有信仰的人,我入狱后,她会很痛苦,但不会是“认为丈夫做了坏事”而陷入痛苦。妻子在来信中,也没有指责过我所做的这些事情,也没有让我去“顺服在上执政掌权的”。
   
   多年来,每到星期天的晚上,一些弟兄姊妹就来我家聚会,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来我家聚会的主内弟兄姊妹、朋友,很多都被称为“民运人士、异议人士、持不同政见者”,一些曾为此坐过牢,其实他们只是些关心老百姓利益、维护老百姓权益的人。通过聚会,很多朋友成为了基督徒。我的妻子李姗娜,作为家庭的女主人,一直帮助我带领这个聚会。
   
   聚会是在晚上,一些弟兄姊妹常常在晚饭前就来我家,大家在一起吃饭。做的饭大多是家常饭,花的钱并不多,但对于收入不高的我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作为家庭的女主人,李姗娜没有怨言,每次都给大家做饭,照顾大家吃饭。
   
   我的家很小,只有一间不大的子,来人一多,有些人不得不坐到床上去,李姗娜是护士,很爱干净,她也没有怨言,只是每次聚会后换一下床单。几年来,每个星期天都是如何,没有爱心是做不到这些的,没有信仰是做不到这些的。
   
   只是李姗娜对信仰的理解,与某些基督徒不同。某些基督徒认为,不论是好的、坏的事情都要顺服。他们还认为,当自己不能顺服时,一定要通过祷告强迫自己顺服。他们还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基督徒。由于我们(我、刘凤钢、张胜其)没有做到“顺服”,管了东北弟兄姊妹被警察打的“闲事”,有些基督徒还不承认我们是他们的主内弟兄姊妹。
   
   李姗娜不是这样,她对善良的老百姓充满爱;但对那些坏人、坏事,她敢于指责,敢于发脾气。面对不合理的事情,她做不到一定去顺服。为此她得罪过某些人,某些人还说她不是基督徒。
   
   借着对李姗娜的了解,我相信李姗娜一定在支持我们,一定在帮助我们。出狱后,我知道了李姗娜为狱中的我们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其中文章就写了20多篇(见http://www.asiademo.org/gb/author/lishanna.htm)。因为她做了这些,她受了更多的苦,如,她失去了原有的工作,时常受到有关人员的监视跟踪。
   
   在中国,有一些基督徒在三自的教堂聚会,其中一些个别的基督徒不了解情况,他们认为我们没有顺服执政掌权的,不承认我们是他们的主内弟兄姊妹,远离我们。但是在中国、在全世界有很多很多基督徒,他们知道我们坐牢是为主而坐牢,我们受苦是为主而受苦,我们在受苦,他们心在痛。他们在为我们祷告,他们在关心我们,他们在帮助我们。
   
   借着信仰,我心情逐渐愉快起来,并且也使我感受到信仰的力量。借着信仰,我内心充满快乐地度过了这2年多特殊的监牢日子。
   
   主与我们同在
   
   2006年3月16日
(2013/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