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徐永海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基因与脑的心理活动
4月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怀念杨子立
6月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7月
·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精神疾病患者与正常人的表象能力对照调查
9月
·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二、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含附件)
   
   (原题目为《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在《生命季刊》发表时,被改为此题目。因此文,我被判刑2年)
   
   
   
   亲爱的主内弟兄姊妹,在这里我向您述说一件事情。在辽宁省鞍山市,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因为在家中聚会,结果三个弟兄姊妹被劳动教养,很多弟兄姊妹被罚款,罪名是“邪教”。说我们弟兄姊妹是邪教,仅仅因为在某个人(可能公安部门认为他是邪教的)的通讯录上有我们一个姊妹的名字和上级公安机关要求协查的通知。这些主内弟兄姊妹否定自己是“邪教”,他们已通过复议、诉讼、上诉等法律途径为自己申辩,目前正在上诉之中。详细过程是这样的。
   
   一
   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绿化街有所基督教堂,有信徒二千多人,1993年信徒不满“三自会”违背信徒心愿,安排有严重经济问题的长老张国威和被天主教开除的四品神甫史爱军到本堂担任会长和秘书,一部分信徒离开了教堂。大家自己在家中聚会,学习圣经。
   
   2000年11月11日,正当众弟兄姊妹在钮中芳家聚会时,一些鞍山市公安局的警察到来,将聚会的弟兄姊妹带到鞍山市公安局宗教科,对弟兄姊妹进行审讯。
   
   事后得知,聚会的主持人李宝芝姊妹以前曾和威海的一个叫马燕玲的有过接触,曾为儿子工作的事情找过马燕玲,见过一、两面。马燕玲可能被认为是“全范围教会”的,或者与“全范围教会”有关,到现在大家也不知道马燕玲是什么一个人。只是在马燕玲的通讯录中有李宝芝的名字。为此,公安局认定这些弟兄姊妹的聚会也是“全范围教会”。
   
   这些弟兄姊妹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全范围教会”,这些弟兄姊妹的聚会完全是按照正统的基督教方式聚会的,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从来没有什么邪的歪的。我们曾与这些弟兄姊妹交谈过,大家对那些异端、极端的宗教活动也是持批评态度的。
   
   可是这些警察就是认定这些弟兄姊妹的聚会是“全范围教会”,是“邪教”,对这些弟兄姊妹采取了“法西斯”式的手段,刑讯逼供,屈打成招。打嘴巴、拳打脚踢、“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烤电等,用了各种刑罚,因有弟兄姊妹的材料,我这里不再细说。最终,2000年12月25日鞍山市公安局以参与“全范围”邪教活动为名,将李宝芝姊妹劳动教养两年,孙德荣、侯荣山各劳动教养一年,并对众多弟兄姊妹予以罚款,少的一、两千元,多的三、四千元。
   
   李宝芝姊妹、孙德祥弟兄、侯荣山弟兄对此不服,2001年2月20日向省劳动教养委员会申请复议,2001年3月19日省劳动教养委员会以非法组织邪教活动为名维持劳动教养的决定。李宝芝姊妹对此不服,到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判诉讼,2001年7月20日,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以原告的行为完全违背了《辽宁省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的通知,严重干扰了我市正常宗教生活秩序,造成较坏影响,维持劳动教养的决定。李宝芝姊妹对此不服,到鞍山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
   
   为此,本人,刘凤钢,北京一个普通的基督徒去了鞍山参加了这次旁听。
   
   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坐落在鞍山市中心广场的西北角的北侧,开庭时间是2001年10月18日,下午1点,我按时来到法院的大门前,大门口有三、四个信徒,我问他们是来参加李宝芝开庭的吗?他们说是,我和他们上了三楼,到了三楼一看,整个楼道内,已站满了参加旁听的信徒,有一百多人,过了一会儿,律师来告诉大家,因座位太少,改在四楼第六审判厅,大家到了四楼,大家安静地站在通道两侧,以免影响楼里的办公。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传出因该厅还是小,只能容下20多人旁听,律师不同意,又去找院方联系。最后改在二楼能容下100多人的大厅。大家进了大厅,旁听席上座无虚席。
   
   在公堂上,上面有三个位子,左边坐着一个男审判员,右边坐着一个女审判员,中间的审判长还没有来。书记员也还没有来。上诉代理人、律师郝庆华和刘朝东做在右侧,上诉人李宝芝姊妹没有来,警方称警力不够,李宝芝不能到庭。被上诉代理人,公安局一处的马毅和另一个警察坐在左侧。
   
   一点四十分,书记员和审判长先后来到。审判长宣布开庭,他先让书记员宣读了一下法庭纪律,然后由他宣读了法庭程序,又问了上诉人和被上诉人是否要求法庭审判人员回避。然后,让上诉代理人、律师郝庆华代替上诉人宣读上诉书。上诉书申明,一、上诉人从来也没有参加过“全范围教会”,不能因为某通讯录上有上诉人的姓名就认定上诉人参加“邪教”,劳动教养决定书、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都没有提供上诉人参加的“邪教”活动的事实和证据。二、劳动教养决定书、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以邪教活动为由对上诉人进行处罚,而一审法院却以与邪教无关的《辽宁省宗教事务管理条例》来作为依据维持处罚,两者相互矛盾。三、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原告“大声哭泣和跳灵舞”违背了《辽宁省宗教事务管理条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是与事实不符,上诉人没有这些行为。
   
   被上诉人称,我们对李宝芝的处理是按照公安部有关下发的绝密文件作出的,不能出示,在法律程序上是合理的,请法庭维持原判。
   
   律师发言问:“在你们侦察李宝芝参与“邪教”组织,有没有真凭实据?是否是因为她家中有《上山之钥》和《晨光》这两本书。”
   
   警察称:“我们判李宝芝劳动教养是因为她扰乱了社会秩序,不是因为这两本书。”
   
   律师再次请警察举出李宝芝参与“邪教”的证据。
   
   警察称:“在我们抓获李宝芝等人时,他们正在组织信徒又哭又笑,跳灵舞”并念了某某某的口供材料。
   
   这时律师请求审判长传证人到厅,审判长问:“你们的证人能证明李宝芝没参加邪教吗?”律师说:“被上诉代理人认定李宝芝参加邪教,应由他们拿出证据,我的证人只能证明他们被抓的那天,他们没有又哭又笑,也没有跳灵舞这件事。”
   
   审判长沉思一会儿,同意传唤证人。
   
   证人某某某姊妹来到厅上,审判长一字一句地说:“你的证词是负法律责任的。”我们的姊妹说:“我知道。”
   
   律师问证人:“你和李宝芝是什么时候开始从教堂出来办家庭教会的?”
   
   答:“是1993年,教堂打仗(方言:打架)时出来的。”
   
   问:“你知道‘全范围’教会吗?”
   
   答:“不知道。”
   
   问:“李宝芝与你们聚会时是又哭又笑又跳吗?
   
   大:“没有。”
   
   审判长又请警察(被上诉代理人)问证人,他们上来第一句就问:“你们的聚会点是经过政府批准登记的吗?”
   
   答:“不知道。”
   
   问:“你家离教堂这么近,为什么到很远的家庭聚会?”
   
   答:“大教堂,家庭聚会我都去。”
   
   问:“你们聚会时没哭过吗?基督徒不要打谎话。”
   
   答:“是没哭过。”
   
   审判长令该证人下去,而律师又叫上来一位信徒,审判长同样严肃地语调告之:“你的言辞,要负法律责任。”之后,由律师问话:“请你把被抓当天的情况讲一下?”
   
   答:“我们被抓后,都分别关在公安局八楼宗教科不同的房间内,他们对我们进行拷打,房间里时常传出叫喊声。”
   
   问:“是哭声?是喊声?”
   
   答:“是被打发出的喊叫声?”
   
   问:“继续说。”
   
   答:“我看到马毅(宗教科长)用手抓着女信徒的头发在通道里走,他们还扇我的脸,让我在他们写好的供词上签字。”
   
   问:“你签了吗?”
   
   答:“我不签,他们就打,全是他们逼的。”
   
   审判长对证人说:“下去吧。”然后请审判员念一份法院到教堂询问长老张国威的笔录。
   问:“你在教堂担任什么职务?”
   
   (教堂长老张国威)答:“我是教堂的长老。”
   
   问:“李宝芝是你们教堂的信徒吗?”
   
   答:“自从1993年离开教堂就不是我们的信徒了。”
   
   问:“李宝芝参加‘全范围’邪教,你知道吗?”
   
   答:“她离开教堂,参加什么,跟我们无关。”
   
   问:“从她那里收缴的《晨光》、《上山之钥》是你们教堂的书吗?”
   
   答:“信徒除了读《圣经》,都不是教会的书。”
   
   念完后,律师立即出示,此书是教堂卖过的书的发票,而且交给法庭长老张国威有严重经济问题的审计报告。
   
   审判长拿出了公安部责令省公安厅协查李宝芝邪教的通报,念了一遍,律师指出,此通报只下令协查,并没有结论,并没有说李宝芝是邪教,市公安局仅凭李宝芝有威海马燕玲的名字,就定为邪教,这是不对的。
   
   审判长说,现在法庭最后陈诉。
   
   律师说:“以上审理过程,被上诉人始终没有拿出一条李宝芝参加邪教的证据,我国正在法制轨道上不断健全,又在联合国签署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希3望法庭公正审理,还基督徒一个清白。”
   
   被上诉人称:“邪教的本质是反政府,反政府的特点是不服从”三自”的管理,国家虽然同意信徒在自己家里聚会,只限于在自己的家里,我们认为,李宝芝的处理是合法的。”
   
   律师紧接着逼问,既然是扰乱社会秩序,也只处罚1000元以下罚款,也不应劳动教养。
   
   审判长宣布法庭在广泛地听取了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意见,经合议后择日宣判,法庭审理结束。
   
   三
   
   10月23日,天还没有亮,我与李宝芝的儿子来到鞍山火车站一起到教养院看望他的母亲。这时候天已经大亮,虽然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但我的心情总是沉甸甸的,18日法院庭审的场面,总使我挥之不去,为什么公安机关没有任何证据,只凭一张上级公安机关的协查通知,就判我们姊妹两年劳动教养。为什么已为人之母的老姊妹惨遭侮辱和殴打,为什么正常的宗教生活,却被打成邪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