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自取其辱?]
徐永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对右派老人和艺术家说真的存在灵魂
·为将要受洗的李金芳姊妹祈祷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为孙文广老师与师母祈祷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取其辱?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自取其辱?
   
   李姗娜
   
   2005.8.15
   
   7月13日我接到警察的电话,询问我7月8日的行踪。因为,那天发生爆炸案,他们要让我找证人。当时我的第1个想法是:我刚找到的工作大概又要不保了。放下电话后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为什么会想到我和爆炸案有关呢?我会不会再一次失去工作呢?我不知道一个少女被人强奸时,她心理所受的侮辱和伤害是什么,但我觉得我所承受的心理痛苦一定不会比她少。我用手机给警察发了信息,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毁了我?” 当然警察先生是不会给我答复的。是呀,他们对这种毁人的事不以为然了!
   
   昨天我又接到警察的电话,通知我这几天我又得失去自由了。问他原因,他不答。回来听朋友说是因为教会的事。想来可笑,基督徒的祷告又不讲形式,自己在家一样可以进行的。只不过我又一次受到了心灵的侮辱:警车停着,警察盯着,出去有人跟着,还要告诉他们我要去干什么。现在的北京很炎热,邻居都会在楼下乘凉,顺便聊聊家常──现在的我,就是他们的所聊的“家常”了。我都不敢去买冷饮,深怕自己变成动物园里的“猴子”。
   
   我思来想去,不解自己为什么受到如此的“待遇”。难道我真的是自取其辱吗?用警察的话说,谁叫我嫁给徐永海呢?我曾经恨过丈夫,恨他对家庭不负责任,恨他娶了我又不好好对待我,恨他给我留下了一堆麻烦。现在我恨的是警察:其我的屈辱是他们给的。他们无理、无情、更无人性。我恨法律,因为它不公正、不公平。
   
   我再说说爆炸的事。我根本就不可能去做这类的事情。说到底我还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敢用这种方式来把社会的不公宣告世人。就算我再怎么恨,也不会去干那种傻事。我不是怕死。死对于我来说也许是种解脱。我是怕亲人的一片悲痛之声,更怕仇人的一片喝彩之声。假如哪天我必须用这种方式来洗刷我的耻辱,那我会等一个时机,那时所有的亲人都不再需要我。
   
   不过,终究是我“自取其辱”的。假如我丈夫不是徐永海,假如我选择不说话,也许我不会有现在的屈辱。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假如”,也不会有“也许”,我还必须继续忍受一切!(2005.8.15)
(2013/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