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徐永海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李姗娜
   
   2005.1.25
   
   我丈夫在监狱中服刑,失去自由。我不在监狱里,却同样没有自由。我只是生活在一个比较大的“笼子”里。
   
   表面上看,我很自由,可以到处行走。可这只是表面现象,因为,实际上我不管走到哪里、不管做什么事情,经常都在警察先生们的掌握之中。只要认为时候到了,他们随时都可以限制我的自由。我跟什么人见面、到什么地方去,都是他们说了算。就算我去买根冰棍,也非要请求他们允诺不可。
   
   在监狱里,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进去的,大家尽管都失去了自由,但大家同样是犯人,不存在着谁歧视谁的问题。可我不同,我与别人一同生活在同样的社会里,却有和别人不同的“待遇”,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我经常受到歧视,我只是个二等公民。在监狱里,人们的服刑是有刑期的,可我这“笼中”之日是没有期限的,警察先生们想来就来。他们的经常“光顾”给我带来的不便和麻烦,说都说不完。最无聊的是:警察找到我,要查的是根本没有的事──比如说,我从来没有想去某个地方,他们却来盘问我是不是要去那个地方;我从来不知道某件事情,他们却来盘问我那事是不是我做的。我只能无奈地说一声:“谢谢你告诉我有这么一件事情。”
   
   本来,被人跟踪、监视、控制乃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可让警察先生一说,好象是我因而占了不少便宜,好象他们真的是在保护我,无聊至极!他们还要我同情和理解他们有多么多么的无奈,无耻至极!真正无奈的是我,因为,我根本无法拒绝他们的到来。
   
   现在,我知道笼中的小鸟是什么感觉了,它们挣扎着想要获得自由而不可得,难怪它们的寿命那么短暂。小鸟可以用死亡抗争告诉人们不要把它们囚禁在笼子里,用死亡来获得自由。那我该怎么办,我该用什么方法来抗争、用什么方法来获得自由?
   
   我几时才能结束这无形“笼子”里的日子?(2005.1.25)
   
(2013/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