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徐永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李姗娜
   
   2004.12.10
   
   11月26日下午,我接到刘安军前妻的电话,告诉我刘安军明天将要开庭,但不知道地点和时间。从中国自身的法律程序上说,这是不符合程序的,可我并不意外。刘安军是个残疾人,前妻身体也不好,孩子还在上学,这家人真的很可怜。我担心他前妻受不了刺激,决定去看看她。可27日早6点警察就到我家来上班了,并告诉我说“今天你不许出门,不然就带到派出所。”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在我丈夫徐永海宣判的时候,他们动用了近百个警察并把法院周围交通管制。何德普的妻子的一篇《不让旁听的公开审理》,说的也是公开审理又不让旁听。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我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公开审理”是说给谁听的。其实,他们审理这种类似的案子是不可能公开的。这么说吧,假如我那天没打算去,更或者我根本就不认识刘安军,他们一样会来。很简单,因为我是他们眼里的“异类”。我们这些家属都是“异类”更何况当事人。应该这么说,他们处理“异类”的事情都是另当别论的,不能以常理来推,也不会符合常规。
   
   有一次,我和贾建英一起到市公安局的信访处。我去要抄家的清单。她去问丈夫宣判后退回的东西在哪领。因为事情都差不多,所以一起去。这下可麻烦了:我们被带到派出所。警察非要我们承认是去闹事不可。当时我很气愤:这就叫闹事吗?这是件小事,可充分说明了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什么!我们说出自己的情况叫“抄做”。我们的合理要求叫“闹事”。我们想得到点应有的权利叫“做文章”。所以他们不可能真正公开审理这种案子,让我们“有机可乘”。
   
   从另一个方面想,他们是不敢公开审理。因为,这种案子基本上都是冤案、或是错案,或者他们有更深的意思。就刘安军的事来说吧,他们的目的是要杀鸡给猴看:上访的人太多了,抓人给这些人看,以便起到威胁和恐吓的作用。所以他们不可能真正公开审理,让其他人给刘安军作证说他无罪。
   
   中共是非常要颜面的。他们又不愿意被人说,所以就出现了假人权,口口声声的公开,把要去的人一个个带走、控制。偶有“漏网之鱼”能到法院门口,可别忘了法院还有许多警察在“恭候”。
   
   我想,不管是受冤的亲人、还是无辜的家属,盼的都是早日见到亲人面。既然得不到公平、公正和应有的权利,那就请你们尽快结案、让这些人能够早日见到亲人吧。
   
   我为所有受冤的人和无辜的家属祷告:希望他们能早日见到亲人、早日和亲人团聚!(2004.12.10)
(2013/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