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徐永海
****************
****************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李姗娜
   
   2004.12.10
   
   11月26日下午,我接到刘安军前妻的电话,告诉我刘安军明天将要开庭,但不知道地点和时间。从中国自身的法律程序上说,这是不符合程序的,可我并不意外。刘安军是个残疾人,前妻身体也不好,孩子还在上学,这家人真的很可怜。我担心他前妻受不了刺激,决定去看看她。可27日早6点警察就到我家来上班了,并告诉我说“今天你不许出门,不然就带到派出所。”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在我丈夫徐永海宣判的时候,他们动用了近百个警察并把法院周围交通管制。何德普的妻子的一篇《不让旁听的公开审理》,说的也是公开审理又不让旁听。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我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公开审理”是说给谁听的。其实,他们审理这种类似的案子是不可能公开的。这么说吧,假如我那天没打算去,更或者我根本就不认识刘安军,他们一样会来。很简单,因为我是他们眼里的“异类”。我们这些家属都是“异类”更何况当事人。应该这么说,他们处理“异类”的事情都是另当别论的,不能以常理来推,也不会符合常规。
   
   有一次,我和贾建英一起到市公安局的信访处。我去要抄家的清单。她去问丈夫宣判后退回的东西在哪领。因为事情都差不多,所以一起去。这下可麻烦了:我们被带到派出所。警察非要我们承认是去闹事不可。当时我很气愤:这就叫闹事吗?这是件小事,可充分说明了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什么!我们说出自己的情况叫“抄做”。我们的合理要求叫“闹事”。我们想得到点应有的权利叫“做文章”。所以他们不可能真正公开审理这种案子,让我们“有机可乘”。
   
   从另一个方面想,他们是不敢公开审理。因为,这种案子基本上都是冤案、或是错案,或者他们有更深的意思。就刘安军的事来说吧,他们的目的是要杀鸡给猴看:上访的人太多了,抓人给这些人看,以便起到威胁和恐吓的作用。所以他们不可能真正公开审理,让其他人给刘安军作证说他无罪。
   
   中共是非常要颜面的。他们又不愿意被人说,所以就出现了假人权,口口声声的公开,把要去的人一个个带走、控制。偶有“漏网之鱼”能到法院门口,可别忘了法院还有许多警察在“恭候”。
   
   我想,不管是受冤的亲人、还是无辜的家属,盼的都是早日见到亲人面。既然得不到公平、公正和应有的权利,那就请你们尽快结案、让这些人能够早日见到亲人吧。
   
   我为所有受冤的人和无辜的家属祷告:希望他们能早日见到亲人、早日和亲人团聚!(2004.12.10)
(2013/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