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徐永海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遭软禁一基督徒致信十七届五中全会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自焚维权者王学琴祈祷(图)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
·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复做笔录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回忆2003年11月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2)回忆2003年11月1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3)回忆2003年11月1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4)回忆2003年11月12日
·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5)回忆2003年11月13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6)回忆2003年11月14日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7)回忆2003年11月15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8)回忆2003年11月16日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9)回忆2003年11月17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0)回忆2003年11月18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1)回忆2003年11月1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2)回忆2003年11月2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3)回忆2003年11月2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4)回忆2003年11月22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5)在萧山看守所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6)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8)在萧山看守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三、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中国大陆的基督徒,包括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已近1亿。但是他们的大多数,是生活在农村和山区,而其中的大部分信徒,又以中老年妇女居多。他们一直受到中共的野蛮压制,所以迄今对中国社会的政治影响不太大。
   
    而参与中国民主运动的基督徒中,徐永海始终是最为活跃的一个。他多次受羁押,90年代中期还被劳动教养过两年。当局为了封锁消息,一直把他关押在看守所里,所以几乎不为外界所知。徐永海曾经向我叙述过那段苦难的经历,蹲在与世隔绝的小牢房里,真的是度日如年,望眼欲穿地盼望自由。
   
    徐永海在医学院读书时已经信仰基督,后来又一直追随北京著名的袁牧师传播福音。97年夏天,我刚刚结束3年劳教不久,就在流亡北京时,经刘念春太太储海兰女士介绍,认识了徐永海。因为我们都是基督徒。一个礼拜四晚上,徐永海带我去位于白马寺附近的袁牧师家里,参加一次青年基督徒聚会。
   
    袁牧师的家里只有一间十几个平方米的房子,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坐满了人,而且全是年轻人。徐永海低声向我介绍,这都是北京地区的年轻传教士,每礼拜四晚上都在这里聚会。屋里已经坐满了人,却还有人不断挤进来,许多人只好挤站在狭窄的走廊和门口听袁牧师布道。
   
    然后便是信徒作证,其中一个安徽女子的证词最令人震撼。她没有读过书,原是一个来自安徽农村的保姆,后来在北京嫁了人。婚后夫妻俩天天吵架,甚至打架,同住的公公婆婆也被卷进纠纷,一家人长年累月生活在矛盾斗争中。她苦闷之极,也跟丈夫学会了抽烟喝酒打麻将,经常彻夜不归,也不工作,整个家庭面临崩溃的危机。
   
   
    后来她偶然地走进了教会,找到了主,从此发现了新天地。她立即告别堕落的生活方式,按照主的教导,对家人处处关爱,认真工作,认真做家务,家庭从此从满了笑声和爱。所以她感谢主耶稣基督,给了她和她的家人新的健康的生活。
   
    现在她一家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她还在家里布道,一到礼拜六晚上,她的家里也是挤满了邻居。
   
    许多人争相发言,我深受感动,也举手要求发言。徐永海却一把拉住我,低声说:“这里有很多公安局政保处宗教科的特务。你正在流亡中,不宜暴露身分,引起特务注意,他们会跟踪每一个新出现的人,查清你的底细。”
   
    徐永海是精神科医生,加上他的基督徒和民运身分,所以在苦难深重的中国,集三任于一身的他几乎是一个彻底的中国人精神灵魂的拯救者,一个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
   
    也正因为如此,当局对他更加忌恨。这一回,他听到江苏一个民间教会被捣毁,许多基督徒受迫害的消息,便奋不顾身地赶去救援,不幸却落入魔掌。
   
    徐永海是一个极端诚恳、正直、质朴、高尚的人,我每次跟他在一起,都被他的人品、他的人格力量所感动。他对周围人的关心和爱护是发自内心、发自灵魂深处的。他曾经为许多在狱中的民运人士呼吁过,包括王丹和刘念春。
   
    但是现在,他身陷囹圄,需要我们的呼吁和帮助了。
   
    上帝啊!愿您伸出温暖的手,召唤您的信徒,大家一起来,拯救您的坚定不移的追随者──徐永海,恢复他的自由!
   
     2004.4.6 原载于《民主论坛》
(2013/09/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