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台钟╱散文]
王先强著作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钟╱散文

    二十年前,我有过一次「乔迁之喜」,从木屋区搬到大厦里去,住上了一个二十二楼的单位;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住上这么高、这么好的楼房,心情的欣幸自不用说了。
   住下后,我随意的买了一座台钟,放在电视机顶上;这除了有些点缀的意味外,也是方便家人在居所里随时「举头一望」,便知道是几点钟了。
   这台钟有一个椭长形的金色的坐座;坐座上迭一个圆的平台;平台上装一个可以转动的、有两支打交叉的横柱的、柱端挂个小圆球的、金色的圆轮,由一个玻璃罩罩;平台的两边各竖起一支向外弯之后又渐向内收回的、到了近顶端处又向外杈开的、金色的柱条,在向外杈开处由一支打横的、也是金色的横柱将其连结起来;横柱上又整齐地竖了几支像五谱般的、金色的小柱;那个略像O而又修长的柱条框里,就嵌镶两块间隔有空位的、精制得体的玻璃;玻璃内里刻了时、分、秒的标记──这就是台钟的钟面了;至于台钟的心脏部位,就由一个长方形的、也是金色的盒子盛,恰到好处的装在玻璃后面、上边连那条横柱;时针、分针、秒针就在钟面转;整个台钟显得高贵、优雅、脱俗,可见设计者是颇费心思的。
   虽是如此,但我对这座台钟并不寄怎样的厚望。因为对于我来说,很多年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我是无钟也无表的;我只是靠天地日月光暗,凭周遭声色响动,如此这般的去判断钟点的,却也不曾怎样的误了时间,还不是一样的过了下来。早年,我曾经很努力的省下钱来去买了一个闹钟,一开始就走得很不准,不到一年便就呜呼哀哉的坏了,端个是花了钱还得憋了一肚子气,不胜劳神;这自然也更使我对时钟之类的东西不抱有指望。
   之所以买了那么一座台钟摆在那里,只是因为我的环境改变了,进入了有能力买钟买表的年代,因而除了凑凑时髦之外,也是尽量的给家人也给自已创造一些方便,如此而已。


   台钟买回之后,它的秒针就在那里默默的、不停息的转圈子,打出准确无误的钟点;下边那个圆轮,也不休止的在转动;总之是颇负使命的。
   大概是由于「新」之故,初时我也还「关照」那座台钟。每个月之中,倘偷得余暇,我会把它拿下来,左看看,右看看,用布巾抹它一回。
   日月穿梭,岁月流逝,加上碌碌终日,生活磨人,我终渐渐的不再关注那座台钟了,当然更不会拿下它来拂拭了,而只是到了有需要的时候,我才会「举头一望」。
   台钟似乎不怨我的冷落,还是负责任的在那里默默的、不停息的转圈子……
   无数寒暑干湿的侵蚀,居所墙壁慢慢的残败破落了,有些家俬也老朽飘摇了,住下来,是越来越感到有所不爽,觉得经过如此多的日子的冲刷,也该到重新粉饰收拾一下的时候了;于是,下决心来进行一次翻新工程。
   聘了修工来工作。将一些旧陋得不能再用的家俬丢掉,又搬动调转屋中的衣柜桌之类,腾出位置来好进行工程;到做铲灰补墙之时,那屋中就灰沫横飞,杂物纷陈,又脏又乱,是个一塌糊涂的世界了。 我再也无暇去理会那座台钟,便是任由装修工们随意的将它摆这里,放那边,甚至手起手落的丢到角落里去;那过程,它自不免遭受摧残,沾满尘土,落得个面目全非,钟形莫辨,钟不似钟了。即使如此,它也仍然履行责任,报以准确的钟点。不过,我在心里想,这一役,自是更提早的结束它的寿命了;算了吧,也差不多了,装修完结后,在添置家俬的同时,再另买一座台钟吧!
   一切依计划办理,进展顺利,完成之日居所自然是焕然一新了。然而,有一样原本准备更换的东西,却是又没有更换掉,还是高高的、依旧的占电视机顶上的那个耀目的位置;这东西便是那座台钟。原来最后清扫和布置家居之时,我从一个箩筐里捡起它来,左右一看,虽说满是尘埃,彷佛历尽百年沧桑一般,但那支秒针还是一下一下的在那里转圈子,分针和时针所指出的时间也是分秒不差的;我用布巾来细心的将它抹擦一番,它竟是骤然之间的回复了原来的面貌──金色的坐座,金色的框柱,亮丽的玻璃钟面和装嵌在玻璃后面的、金色的长方形盒子,与初买时一模一样。我怎么能把它丢掉呢?
   然而,台钟的命运到底是有点不济了。那个几乎是与它同时买来的电视机倒是坏掉了,倒是得换一部新的电视机。这新电视机的顶部是向后倾斜的,摆不得东西;这样,它也随丧失了那个理想的摆放位置。我只好将它从电视机顶部降下到电视机的旁边,放在横柜上,与一些拉拉杂杂的小瓶子、台历、电话机之类混在一起,那高贵、优雅和脱俗黯然失色,算是屈尊降贵了。
   知晓钟点,家中可以「举头一望」解决问题,但外出做工就总得带上手表的。自进入可买钟也可买表的年代,我自然是带有手表的。一般来说,手表与钟相比较起来,手表可矜贵得多,价钱也高昂得多,同时也该耐用得多;然而,万万料不到的是,自有了那座台钟之后,我的手表竟然是换了三个之多,全部是坏了的,完全比不上那座台钟,这实在令人沮丧!
   不过,我似乎又总是看重手表一点,而越来越忽视那座台钟。这或许也是因为台钟的价钱比手表便宜,弃之不足惜吧!
   光阴在那秒针、分针和时针的旋转中,像箭般的逝去,同时也默默的带走了无数眼见和眼不见的东西。我对那座台钟,脑子里已经到了全无影象的地步,「举头一望」只是一种习惯和自然而已,望完就算,全不察它的存在;要不是每隔三、五几年会为它更换一次电蕊,那我肯定是摸都不会摸它一次的了。这就是岁月沧桑、人情淡薄!
   到了前几天,家里人说那座台钟停了,要我为它更换电蕊。仅仅是电蕊的问题吗?不会是坏了?更不会是走得疲累了需要休息一下?是否需要像翻新家居一样为它维修保养一下?他们没有想到这些;遗憾得很,我也没有想到这些!我听了家人的话,像往年一样,机械地给它换上了新的电蕊;在那一瞬间,它的秒针立即精神抖擞的摆动起来。它的確不是殘壞,的確不需要休息,更不用甚麼照護養;看来,它是一副铮铮铁骨,昂然屹立于世,不要谁人的怜恤和关爱!
   不过,事情似乎又不是这样。骤眼看去,那座台钟虽然还是一派金光,但我却惊愕的发现,在它的坐座底部,在它的长方形盒子的后面,甚至在长方形盒子的里面,都有许多地方氧化了,剥蚀了,生出了许多白色的粉沬,还有凸出了许多连结在一起肿粒……它其实是到了风烛残年了……
   我想起当年那座台钟回家时的情形来……从那时开始,它就负起它的使命,任劳任怨、不停不息的循时间的轨迹走它的路;它经历了许多许多,装修尘泥侵袭,屈尊俯就横柜,更加主要的是惨遭我日深的冷落,磨难极多却毫无怨言;它比我早年穷尽荷包去买回的那个闹钟优胜,也比我现时极之破费去买回的那些手表优胜,显然的它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贱格,而是有其独特之处,不与一般族类同;不过,遥遥路啊,它终于是走到临近尽头了,该卸下使命了……我当年提它回来的时候是个矫健的中年人,而今,我都已是头发花白颇有老态了呢,屈指一算,哎,整整二十个年头过去了;二十载无论对我对它,都该是悠悠岁月、漫漫长途了……即使它今日就此停下打住,它的寿命也不短了,也是不负于我了……
   可是,那座台钟又哪里是我所想象中的性命将尽了呢?它的秒针在那里一圈又一圈的转动,与初买回时的情形并不两样;它报出的钟点,也保持了一贯本色,分秒不差;它的躯体或许是残老了,但他的性命力还是茁壮旺盛的,体能心性还是年青的;它来日方长呀!
   我突然的从那座台钟的身上感悟到一种精神,感悟到一种无畏任何艰难险阻的、不顾世态炎凉的、永不认老永不言败永远向前的、坚韧顽强的精神;想来它正是靠此而活得有其意思,有其无限的境界──这是何等难能可贵的精神啊!
   几天来,我一反常态,老是想那座台钟的事,更反反复覆的咀嚼我感悟出来的那种精神;我为冷落甚至作贱它而感到愧疚,忏悔之余是对它尊崇起来;我想我应该对它有些甚么补偿才是……
   怎样补偿呢?不如我学习它的精神,充实自己,与它并进吧!
(2013/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