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习近平,你说‘七不许’,我说你有‘七项罪’。

   一, 你是一个有罪的父亲

   你把自己的千金小姐,当代格格习明泽送到美国去深造,去镀金,去拿沉甸甸的学士帽,可你却剥夺了张林的女儿张安妮的受教育权。3000年前的孟子都知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人伦之道,可作为宇宙唯一真理掌控者的你,却反其道而行之。安妮十岁不到,她和你即没杀父之仇,又没夺妻之恨,你不让她上学不算,还把她关进警署拘押迫害,让她稚嫩的心灵蒙上阴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的父爱被狼吞了?你违反人伦人性,践踏天道,连黑道都知道‘不对妇女儿童下手’的道规。你枉为人父,枉为‘男儿’,禽兽不如,白披一张人皮。

   二, 你是一个有罪的书记

     当臭名昭著的刘云山召开臭名昭著的黑会时,你这个黑帮主抢过话筒说:“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主子一声令下,31省的31个跳梁小丑应声而起喧嚣而动,纷纷表示要‘严打’,要出‘重拳’,要‘亮剑’。短短几天,以‘网络造谣传谣’为由,全国已抓捕数以千计的人

   亢奋,狂躁,你是制造假想敌的“中枢神经分裂”者;变态,畸形,你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疯子。你是马恩列斯的马仔,你是毛老贼邓屠夫的贤孙,你是邪恶轴心国的枭雄。

   三,你是一个有罪的主席

   从未摸过枪的你,厚着脸皮腆着肚子当仁不让地登上军委主席的宝座。上台后仅一周,你就访问俄罗斯拜见普京;上台仅半年,你却屁颠颠地四次叩拜普京。这是武大郎参拜西门庆,感谢他的霸妻之恩--面对2001年7月16日江老贼和普京签署的卖国协定(承认海参崴邻近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永远不再为中国的领土)这个中华民族最惨痛的事实,你却装聋作哑装瞎装痴,一味地把你的乌龟头缩进,再缩进肩膀,整一个贻笑世界遗恨华夏的龟儿子灰孙子。

   四,你是一个有罪的戏子

   戏子登场,第一出大戏就是‘宫廷恩怨情杀’狗血剧。长又臭的烂剧一登场,就砸了个稀里哗啦一地开花。其蹩脚,其腥臭,其怪诞,其破绽,让观众笑得前仰后合,让地摊作家都嗤之以鼻。‘莫道狗咬狗,更有人咬狗,莫信直中直,更有骗中骗。’

   戏子上演的第二出戏就是‘栽赃诬陷’剧。因自焚藏人贡确旺姆的丈夫卓玛嘉不配合当局上演此剧,当局就把卓玛嘉判处死刑。这出悲剧再次佐证了你的‘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忠厚憨态的face后面是一颗蛇蝎心;高大挺直的身躯里是一颗虎狼胆。面对人神公愤的死刑判决书,潮水般的呼吁,惊雷般的抗议如钱塘江水滚滚而来。

   五,你是一个有罪的当家人。

   目睹特供食品而不予制止;目睹转基因食品而不予制止;目睹推迟退休年龄的提案而不予制止;目睹儿童失学,工人失业,农民失地,病人失医的惨状而不予制止。目睹儿童被挖眼被剥皮而不作为;目睹癌症三峡危害山河而不作为;目睹绿州变成癌症村而不作为。15亿工蜂创造的财富,美国人可以用,非洲人可以用,金胖子可以用,狗官可以用,二奶可以用,就是创造财富的人民不能用。你甚至用三亿美金,买下了斯诺等手上的情报。你这个没有选票只有假文凭的败家子,抵押了民族的资源,典当了人民的尊严。别看你现在叫的欢跳得高,秋露一到,蟋蟀就寿终正寝了。

   六,你是一个有罪的儿子

   你不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你是‘穷则韬光养晦,达则荼毒天下’。你拿过胡温管家的金钥匙,不是还政与民而是紧锁大门;不是揖请民主而是扼杀普世价值的空间,不是欢呼茉莉花飘香而是东厂西厂锦衣卫治国。上,你有负苍天;中,你不敬黎民;下,你不孝老父--你老子还能在绞肉机里捞出一条条生灵,你老子还能在铁幕铁壁中凿出一指头宽缝。你这个黑箱操作黑匣出笼黑帮簇拥的残雏儿,有什么资格决定15亿人的命运?你这个无忠无德无仁无爱无孝无悌的儿皇帝,有什么权利封杀15亿张选票?撼树的蚍蜉,挡道的螳螂非你莫属。

   七,你是一个有罪的骗子

   上台伊始,你的‘硬朗、樸實、冷靜,敢擔當的個性及「敢為天下先」的改革姿態以及「躬問兼聽深究」的開放形象’赢来一片讚許。可是2012年12月11日,你竟悲愤地提出“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感慨,明确表示对苏联解体的态度。2012年底,北京法院刚以非法拘禁罪判決截訪人員的徒刑,接着就抓捕了胡佳、何德普,许永志等人士,數百位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公民也陆续被送進大牢。

   2013年1月5日,你在党校用“勿割裂兩個時期”的话来肯定中共统治的合法性;1月22日,你又爆出“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的憲政派語言。你在适度释放访民的同时,继续关押高智晟王炳章等异议人士,最近又颁布骇人听闻的‘转贴有罪’的红色追缉令。

   纵观你的言行,几乎是矛和盾的斗争,正和邪的较量,白和黑的博弈。你既要扮演当代海瑞包拯,又为中国监狱添砖加瓦。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言而无信招摇撞骗。与其说你是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者,还不如说你是一手举着橄榄枝一手举着屠刀的混世魔王。

(2013/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