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问你是谁?你说你是我母亲!
   你不是母亲是土匪—借土改之名,登堂入室杀人越货,劫财劫色还劫命。
   你不是母亲是骗子—用合作化骗走农民土地,用公私合营骗走士绅产业。
   你不是母亲是阴谋家—引蛇出洞搞阳谋,把几百万精英钉在十字架上。
   你不是母亲是杀人犯—编造灾情输送赤潮援助暴政,饿死人达4千万。


   你不是母亲是魔鬼—借文革毁炎黄文化灭中华伦理,斩草除根斩尽杀绝。
   你不是母亲是屠夫—血洗广场坦克碾人,空前绝后继往开来头号杀人犯。
   你不是母亲是强盗—把钱‘改革’到情妇口袋, 把权‘开放’到孙子手上。
   你不是母亲是狂犬病者--怕水怕风怕林昭怕茉莉,禁言禁声禁帖禁集会。
   你不是母亲是娼妓—谀媚俄罗斯媾和北极熊,卖脸卖身卖民族卖国土。
   你不是母亲是撒旦—污山毒河毁林灭绿腰斩龙脉,神州变成癌症州。
   你不是母亲是魔鬼—煤矿杀人,奶粉杀人,疫苗杀人,豆腐渣工程再杀人。
   你不是母亲是寡头—活摘器官贩卖尸体,产供销托拉斯震惊世界。
   你不是母亲是黒手—杀人纵火搞暴动,栽赃嫁祸少数民族屡屡有暂获。
   你不是母亲是疯狗—蹲在出入境的大门口,严防异议和宗教人士的流向。
   你不是母亲是鬼魅—勤洗脑频换脑,祠堂升起血腥旗寺庙挂上屠夫照。
   你是魍魉又是孬种--只要金銮殿不要黄海礁;只要钓鱼台不要钓鱼岛。
   你是恶棍又是懦夫—婊子和将军齐名,暴君和领袖一色,暴力和谎言共存。
   你的护身符是武装到牙齿的党卫军,你的敲门砖是臭名远扬的环球屎报。你的三個代表,代表了权,钱,色;你的四项基本原则,代表了世袭制,垄断制,特权制和八旗死刑豁免制。你卑劣连婊子不如,婊子还知道琵琶遮面,绝不立牌立坊;你无耻连强盗不如,强盗还知道道亦有道,绝不自毁诺言;你禽兽不如—虎毒还不食子,乌鸦尚知反哺。你践踏亲手制定的宪法,你荼毒生你养你的祖国。你信口雌黄,吠吠‘普世价值’;你颠倒黑白,抹黑‘宪政民主’。昨天‘五不搞’,今天‘七不准’,走的是邪路死路,唱的是绝曲挽歌。你统帅着杀害中国人的中国军队;你豢养着洗脑中国人的中国文人;你哺育着压榨中国人的中国贪官;你领导着施暴中国人的中国纳粹党。
   我问你是谁?你说是你是我母亲!呸!你这条马头列面毛骨邓胎江肺的赤恶龙,败像已现,丧钟已响,死期已到!
(2013/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