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锡伯族吴元丰]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摘要: 满族作为曾经建立过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民族, 不仅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满文, 而且将满文作为清朝的法定文字来推广和使用, 形成了大量的满文古籍文献。这些满文古籍文献是通古斯满洲民族文化遗产的有机组成部分, 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本文就满文及其古籍文献作一综述, 以期人们进一步了解满文及其古籍文献的重要价值。

   
   关键词: 满文; 满学; 民族史; 清史; 满文古籍; 满文档案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 自古以来, 各个民族都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本民族文化, 同时也丰富和发展了共同的中华民族文化。满族作为曾经建立过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民族, 不仅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满文, 而且将满文作为清朝的法定文字来推广和使用,形成了大量的满文古籍文献, 包括图书、档案、碑刻、谱牒、舆图等等。在中国55 个少数民族古籍文献中, 无论是数量, 还是种类, 满文古籍文献都属于最多的一种。它是满洲民族文化遗产的有机组成部分, 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一、满文的创制及其改进
   
   满族的祖先肃慎人有无自己的语言文字, 因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 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但有据可考的是, 女真作为满族的先人, 起先有自己的语言, 却没有自己的文字, 而借用契丹字。女真首领阿骨打建立金国后, 出于治国的需要, 金太祖阿骨打命完颜希尹创制女真文。完颜希尹奉命“依仿汉人楷书字, 因契丹字制度, 合本国语, 制女真字。”这种女真字史称“女真大字”。“女真大字”通用十几年后, 金熙宗完颜又创制了一种女真字, 史称“女真小字”。从此以后, 两种女真字开始并行通用。金灭亡后, 进入中原的女真人受汉文化的影响, 逐渐汉化, 皆改用汉语文, 不再有人知晓本民族的语言文字, 而留在东北的女真人仍然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到了明朝后期, 除本民族的语言仍被使用外, 文字业已开始被废弃, 逐渐变得无人知晓, 女真人改用蒙古文字了。
   
   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 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基本上统一了女真各部, 女真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都得到迅速发展, 与明朝、蒙古各部的联系日趋频繁, 仍借用蒙古文字记事和交际, 已不适应女真社会全面发展的需求。1599 年(明万历二十七年) ,努尔哈赤决定创制本民族的文字, 并命额尔德尼和噶盖创制。具体创制的过程, 在《满洲实录》内有比较详细的记载。这年二月, 努尔哈赤想仿照蒙古字创制本民族的文字, 并将想法和设想告知文臣额尔德尼和噶盖, 要让他们具体实施。于是, 额尔德尼和噶盖对努尔哈赤说:“我等习蒙古字, 始知蒙古语, 若以我国语编创译书, 我等实不能。”努尔哈赤说:“汉人念汉字, 学与不学者亦皆知。蒙古之人念蒙古字, 学与不学者亦皆知。我国之言与蒙古之字, 则不习蒙古语者不能知矣。何汝等以本国语言编字为难, 以他国之言为易耶?”额尔德尼和噶盖回答说:“以我国之言编成文字最善。但因翻编成句, 吾等不能, 故难耳。”努尔哈赤对二人说:“写阿字, 下合一玛字, 此非阿玛(引者注: 阿玛系满语, 意为父亲) 乎?额字, 下合一默字, 此非额默(引者注: 额默系满语, 意为母亲) 乎? 吾意决矣, 尔等试写也。”由此可见, 在满文的创制过程中, 努尔哈赤作为女真的杰出首领发挥了决策和指导作用。额尔德尼和噶盖奉命创制满文后不久, 噶盖“以事伏法”, 而由额尔德尼单独承担完成了创制任务。满文的创制和颁行, 完全适应了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 同时有助于推动女真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政权的建立。
   
   额尔德尼等所创制的满文, 是在蒙古文字基础上创制的, 其字母基本上仿照蒙古文字母而成, 没有圈点, 称为“无圈点满文”, 或“老满文”。这种满文, 因属初创, 存在一定的缺点和不足。正如《满文老档》内所指出:“十二字头, 原无圈点, 上下无别, 故塔、达, 特、德, 扎、哲, 雅、叶等不分, 均如一体。若寻常语言, 按其音韵, 尚可易于通晓。若人名、地名, 则恐有误。”归纳起来讲, 老满文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字母的书写形式不规范, 同一个字母有几种书写形式, 往往出现混淆, 不便于使用; 二是一字多音, 即辅音和辅音的音位混乱, 致使字母之间互相假借, 较难识别; 三是音译汉语借词, 如人名、官名、地名和物名等, 明显感到已有的字母不够用。所以, 随着女真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老满文”所存在的问题日益突出, 无论是学习, 还是使用, 都越益感到不方便, 对其改进和完善, 已成必然之事。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在“老满文”使用33 年后, 即1632 年(后金天聪六年) 初, 努尔哈赤的继承者皇太极颁令, 由达海承担完成了改进“老满文”的任务。据《国朝耆献类征·达海传》记载: 皇太极“谕达海曰:‘国书十二字头, 向无圈点, 上下字雷同无别, 幼学习之, 遇书中寻常语言, 视其文义, 犹易通晓。若人名、地名, 必致错误。尔可酌加圈点, 以分析之, 则意义明晓, 于学字更有裨益矣。’达海遵旨, 寻译, 酌加圈点。又以国书与汉字对音未全者, 于十二字头正字外,添加外字。犹有不能尽协者, 则以两字连写切成, 其切音较汉字更为精当。”达海对“老满文”的改革主要有以下四方面: 一是在一些“老满文”字母旁边的添加圈点, 使原先雷同的字母得以区别, 做到一字一音; 二是创制特定字母, 以便于准确地拼写外来借词; 三是创制满文字母的连写切音形式, 解决了音译人名、官名、地名和物名等词汇时容易出现差错的问题; 四是规范字体, 统一书写形式, 消除了过去一字多体的混乱现象。经达海改进的满文称为“有圈点满文”, 或“新满文”。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满文, 一般是指“新满文”。
   
   满文有楷书、行书、草书和篆书四种字体。楷书的使用范围较广, 使用于各种书籍的刊刻、精写本的抄写, 以及诏书、谕旨、奏折、题本等公文的缮写。行书的使用范围更为广泛,凡书籍普通写本的抄写、各种书稿的起草、中央到地方各级国家机关及官员之间来往文书的缮写, 以及各类公文档案的汇抄存档等方面, 都要使用行书。草书的使用范围较窄, 主要用于一些文稿的起草、个人信件和札记的缮写, 以及书法作品的创作等方面。满文的篆字,早在满文创制之初就已出现, 只是种类较少, 字体单调, 使用不广。正如《清朝通志》所载: “清字篆文, 传自太宗文皇帝时, 是清篆原与国书先后并出, 特以各体未备, 传习尚稀。”
   
   1748 年(乾隆十三年) , 清乾隆帝命傅恒等人, 仿照汉文篆字, 重新创制了满文篆字, 共计32 体, 并确定了各体篆字的满汉合璧名称, 即玉筋篆、芝英篆、上方大篆、小篆、钟鼎篆、垂露篆、柳叶篆、殳篆、悬针篆、龙篆、穗书、鸟迹篆、垂云篆、鸾凤篆、科斗书、龟书、倒薤篆、鸟书、坟书、大篆、麟书、转宿篆、雕虫篆、刻符篆、金错篆、鹄头篆、飞白书、龙爪篆、奇字、缨络篆、剪刀篆、碧落篆。从此, 满文篆字的种类增多, 字体规范, 名称统一。为了推广新创制的满文篆字, 当时用32 种字体刊印了《御制盛京赋》。不过, 满文篆字的使用范围较窄, 在清代主要用以镌刻宝玺和官印。
   
   从满文的初创到改进, 用了30 余年时间, 最终使满文成为一种便于使用且完善的文字。无论是老满文, 还是新满文, 其推广使用都经过了一个过程。满文的创制与改进一样,都是在女真最高统治者的决策和指导下完成的, 所以两者的推广和使用, 必然都会采用行政命令的办法, 具有十分有效的作用。满文初创之后, 由于大力推广, 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就得以推广使用。仅从现存的用老满文写的原始档案来看, 最早的是1607 年(明万历三十五年)《满文老档》。这就说明, 老满文于1599 年(明万历二十七年) 创制后, 最晚在1607 年(明万历三十五年) , 即创制后的8 年时间内, 至少普遍使用于公文的书写方面。至于改进后的新满文何时得到普遍推广, 在史籍内未见明确的记载, 但从现存的原始档案中也看到一些基本情况。1632 年(后金天聪六年) 完成了对老满文的改进后, 必定会立即推广使用。然而, 在1636 年(清崇德元年)《满文老档》内新老满文同时出现, 而且仍然存在老满文中的一些问题, 识别较难。截至到崇德末年, 在公文档案内才没有了新老满文兼用的情况, 完全用新满文书写, 字体熟练而规范。由此可见, 新满文的推行, 至清崇德末年才基本完成, 用了十余年时间。清入关建立全国性的政权后, 满文的使用范围更加扩大, 除满族原先居住的东北地区、中央国家机关和宫廷各部门普遍使用外, 派驻八旗满洲兵丁的全国各重镇要地也都使用满文。随着时间的推移, 清朝的国力逐渐衰弱, 同时满族接受汉文化的程度也越来越深, 满文的应用情况也每况愈下。1911 年辛亥革命的爆发和清朝的覆灭, 加速了满文退出历史舞台的步伐。
   
   有清一代, 除满族使用满语文外, 与其相邻或编入满洲八旗的达斡尔、锡伯、鄂温克等民族还曾使用过满文。在民国时期, 居住在呼伦贝尔地方的达斡尔族仍然用满文书写信件和公文。1979 年, 笔者到莫力达瓦达斡尔旗进行历史调查时, 在当地还有一些老人懂满文。另外, 1764 年(乾隆二十九年) 从辽宁携眷移驻新疆伊犁的锡伯官兵及其后裔都普遍使用满语文。二十世纪四十年代, 对满文进行了稍加改革后作为本民族的文字使用, 时至今日仍在使用。这对满文的传承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二、满文古籍文献及其种类
   
   清朝是中国历史上以满族上层为主体联合其他民族的上层建立起来的封建专制政权, 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王朝, 历时290 余年之久。有清一代, 满文的地位十分显赫, 称清字, 定为国书。所以, 在清代形成了大量的满文古籍文献, 主要包括档案、图书、碑刻等等。
   
   满文档案是清朝中央和地方各级机关处理政务过程中自然形成的以满文缮写的各种公文的总称。清代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满蒙官员, 特别是承办八旗事务及边疆少数民族事务的满蒙官员, 一般都用满文缮写公文, 不准擅自使用汉文, 否则重者治罪, 轻则训饬。与此相适应, 有关诰敕、谕旨、寄信及各部院的行文, 也都用满文书写。另外, 管理宫廷和陵寝事务官员也不能随意用汉文缮折奏事。因此, 在清代中央和地方各级机构中形成了大量的满文公文, 主要包括皇帝颁发的制、诏、诰、敕、谕、旨、寄信, 臣工呈进的题本、奏折、揭贴、表、笺、启, 各官府衙门移行来往的咨文、移会、照会、札付、交片、牌文、咨呈、呈文、申文、关文、详文等等。清朝各级机构都十分重视公文的归档和保管工作, 不仅将原件按一定的顺序排列保存, 而且将其重要的文书按编年体或纪事本末体逐件抄录成册, 以备案查和修史之用, 并设有专门的机构、官员进行保管。由于历史上的战乱、灾害等诸多原因, 满文档案并没有完全保存下来。然而, 保存至今的满文档案仍为数量巨大, 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满文档案就有200 余万件(册)。另外, 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黑龙江省档案馆、内蒙古自治区档案馆、西藏自治区档案馆、黑龙江省双城市档案馆、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档案馆、土默特左旗档案馆和阿拉善旗档案馆, 以及台湾故宫博物院、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等单位, 都保存着一定数量的满文档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