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刘逸明文集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9月2日早间,《南方都市报》记者谭人玮在其新浪微博上透露,曾在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上发出质疑中国网络“净化”行动博文的作者——广州公安局公共关系处副处长张胜春遭停职检查,此前账号密码已被更改,管理权已移交给他人。
   
   据悉,在8月31日晚间,微博账号“广州公安”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谣言必须打,打击须依法,严防扩大化:散布谣言的客观后果要足以引起群众恐慌,干扰了国家机关以及其他单位的正常工作,扰乱了社会秩序,才能适用治安处罚法,而一些歪曲历史史实的谣言,不是现实的,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子产不毁乡校,打击造谣要防扩大化,若人人噤若寒蝉,道路以目,显然是噩梦。”
   
   最近这段时间,中国官方刮起了扫谣劲风,数名网络红人和数百名网民遭到拘捕。观其情状,犹如历史上的历次政治运动。可以肯定的是,扫谣风暴并不会就此而告终,而是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只要不是一直潜水的网民,都不再有安全感,因为传播官方认为不实的消息也会被视为违法犯罪。张胜春利用广州警方的官方账号发布上述微博可以说道出了广大网民的心声,令人耳目一新,并纷纷转发,不料,该微博问世几个小时后便遭到删除。


   
   按说,官方微博发布是极为谨慎的,一般不会出现发了又删的情况。“广州公安”的这条微博显然也是经过了作者张胜春深思熟虑写成的,所言极为客观,反映出了作者深厚的法治意识和过硬的法律素养。本是一条令公众交口称赞,也应该让官方重视和警醒的微博,没想到会昙花一现。不过,微博被删除并未阻止该微博内容的传播,事后,此事反而引起了其它国内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使得这条微博的内容以更快的速度扩散。
   
   张胜春作为“广州公安”官方账号的管理者,写这样一条微博可以说为广州警方赢得了赞誉,然而,他却吃力不讨好,在事发次日,便遭到停职检查,而他对“广州公安”官方账号的管理权也被一并剥夺。张胜春被停职的消息一经知情人士发布,便再度一石激起千层浪,广州警方的做法遭到谴责,而张胜春则得到同情和声援。
   
   众所周知,已经发布的微博之所以会被删除,大致有两种情况,一是自行删除,二是被网站的管理员删除。《羊城晚报》记者事后了解到,发这条微博以及删除这条微博都是“广州公安”的管理者。据说,是因微博管理者内部有不同意见和看法而自行删除,并非因为上级领导和部门的指示和压力。不过,从张胜春被停职检查来看,事实不像是这样简单。
   
   近期,由于公安部等多个部门部署集中打击网络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广州、深圳等地都有人因传播谣言被刑拘。张胜春作为一名高级警察,对谣言的痛恨绝不亚于公众,他之所以要发布上述微博,显然是感觉到打击谣言已经超越了法律许可的范围,需要悬崖勒马,才能做到既打击谣言又维护警方的形象和法制形象。
   
   可以肯定的是,上述微博不仅能在中国得到公众的广泛共鸣,而且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能得到公众舆论的认可。从微博被迅速删除到发布者张胜春被停职检查,不难看出,不管删除的原因何在,都足以说明在执法者内部,有法治意识和良知者已经被边缘化,否则,张胜春只会受到上级的嘉奖,而绝不会因此而被停职。
   
   谁都不曾想到,在全国各地警方大力打击“谣言”,众多网络名流大V锒铛入狱的同时,会有警官也一同受到整肃。谣言一词在古代汉语中指流行于民间的歌谣或谚语,范晔《后汉书·杜诗传赞》中有这样几句:“诗守南楚,民作谣言。”而到后来,谣言的感情色彩出现了变化,指没有事实存在而捏造的话。根据这种定义,我们显然不能将不实的言论统统称之为谣言,谣言必须具备主观捏造这一前提。几年前的“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显然是谣言,但是,这种谣言对社会无害,也就无人追究,很多人反而乐在其中。而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是不实的言论,官方就说是谣言,倘若按照这种标准,那官谣则数不胜数,“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都算是谣言了,而历史上的名诗人使用夸张的修辞手法所写的诗也是谣言了。
   
   不难看出,早在几年前,谣言这一词汇就被官方曲解。常言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果是不小心出错,即使言论不实也不能称之为谣言,可以要求当事人更正和道歉,但绝不能绳之以法,否则将人人自危。不难设想,以当前的官方标准衡量,每个人都会是或都将是造谣、传谣者。古人云:“谣言止于智者”,现在人则说:“谣言止于真相”。的确,在某些公共事件发生后出现过谣言倒逼真相的情况,这就不能单怪造谣者,而是最该怪真相的缺位,要追究责任也应该首先追究官方。
   
   在互联网时代,中国人多了一个表达的渠道,然而,官方的执政理念并未转型,每到东窗事发之时,还是喜欢以瞒报、谎报、局报来应付公众。正因为官方的这种态度,谣言才在中国拥有了巨大的市场,倘若像西方国家那样,官方对公共事件做到透明处理,民众没有信息饥渴感,谣言即使有,也鲜有人信,自然不攻自破,沦为过眼云烟,也就不必追究造谣、传谣者的责任。
   
   张胜春用“广州公安”账号发布的微博被删除,本人被停职检查,说明中国官场依然是正气不足,邪气盛行,逆淘汰只会加剧这种情况的进一步发展。在张胜春事件之后,估计扫谣扩大化的趋势依然不会得到遏制,在真正触犯法律的造谣者被绳之以法的同时,也会误伤很多践行言论自由的公民。
   
   据资深媒体人高瑜在德国之声《北京观察》栏目撰文披露,习近平的“8?19”讲话内容实际上比官方媒体报道的内容要“狠得多”,习近平称:“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可以肯定的是,官方的扫谣行动不仅不会在短时间内善罢甘休,甚至还有升级的可能。在张胜春事件后,那些有正气和良知的体制内人士估计也会保持潜水状态,而公众则在互联网上发言也会更加谨慎。
   
   2013年9月5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3/09/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