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02)]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02)

別 錄
   
   復顧子才書補述杭州光復先鋒敢死隊之英烈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元年
   
   版面原件:第1頁,第2頁
   
   〔第1頁〕
   
   ——中華民國元年於日本東京——
   
   惠贈浙軍杭州光復記,披讀一過,欽佩奚似!吾浙革命歷史,若非親歷其境,經營始終如先生者,竊恐當時光復之事實,以及過去準備之功業,未必網羅無遺若是之詳且確也。雖然,以鄙人之所知,言之尚有一二疏漏處,故亦有不能不補述其梗概者。當攻燬撫署之際,先鋒敢死團自張伯岐君所率兩隊外,又有董夢蛟君所率一隊,尚未記錄。孫貫生君部下,亦屬董君帶領,蓋臨時報名而赴陣者,踴躍爭先,絡繹不絕,以致所有武器,不足分配。故以董、孫兩部,並為一隊,以葉仰高君所率者,留於機關部,作為豫備隊。出發之際,共分三隊,先述革命宗旨,指示敵人方向,說明一切任務,宣告賞罰條例,然後發佈口令暗號。是夕鐘鳴句半,由陳泉卿、莊新如、蔣著卿、陳欽安諸君,分發子彈,配備糧食畢,即得周朱沈毛諸君各路探報,二標隊伍,已由望江門新城門分道而進,於是先鋒敢死團,亦排隊前行,紀律整然,其出發秩序,實與各軍無異。攻擊之初,先由陳濟汾、沈筱九二君,投拋炸彈於署側楊馥齊樓窗之下,署前部隊,隨響攻擊,二標隊伍,亦相繼前進。霎時彈聲震地,火光燭天,署中衛兵,聞〔第2頁〕警奔潰,全城克復,在此一戰。其間有王常君者,當搜索任務,奮勇猛進,深入署內,身被數傷,尚不自覺,仍復往來報告,不失其常,是為先鋒敢死隊中之最雄武者。同時並攻軍裝局,有王伯南君,即與王孑黎君同時來杭者也。又有嵊縣人周祥生烈士,攻敵中堅,陣亡於軍裝局內,其死事尤不可沒!此皆先鋒敢死隊之實錄,務乞補誌,以彰功勳。志清不學無文,何敢妄肆評議。惟既任先鋒隊指揮之名,諸志士之戮力同心者,知而不言,則是貪人之功以為己有;即志士不我責,撫躬自問,能無赧顏。破壞已畢,建設方始,自知才力不逮,因渡扶桑,以就舊業。足下加我以功成不居之名,聞之愈不自安也。
   
   參加中華革命黨之誓約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年
   
   版面原件:第3頁
   
   〔第3頁〕
   
   ——中華民國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於上海——
   
   立誓人蔣志清為救中國危亡,拯生民困苦,願犧牲一己之生命自由權利,附從孫先生再舉革命,務達民權民生兩目的,並創設五權憲法,使政治修明,民生樂利,操國基於鞏固,維世界之和平,特誠謹矢誓如左:
   (一) 實行宗旨
   (二) 服從命令
   (三) 盡忠職務
   (四) 嚴守秘密
   (五) 誓共死生
   從茲永守此約,至死不渝,如有二心,甘受極刑。 誓約一百○二號
   中華民國浙江省奉化縣人蔣志清 主盟人張人傑
   
   上 總理陳述歐戰趨勢並倒袁計畫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三年
   
   版面原件:第4頁,第5頁
   
   〔第4頁〕
   
   ——中華民國三年六月於東北——
   
   今奧、塞開戰,俄國即首當其衝,則法國萬難坐視,此勢理所必然者也。若英國不於此時參加戰局,而猶守中立,則三國協約之精神,即由此失卻,而不能見效,將來英國對於歐洲外交之地位,將陷於孤立無援四面楚歌之中。況英之於德,其處心積慮,伺隙待機以冀一擊為快者,蓋不自今日始也。今其一般輿論之用意,以德國對於其同盟奧國之態度,尚未顯著,此其所以不出諸極端挑戰行動,而其內部實行動員之積極,或不稍減於俄、法諸邦乎!默察大勢,世界大戰,已箭在弦上矣。此次歐戰時期延長一日,即袁賊之外交勢力薄弱一日,範圍擴大一部,即吾黨之外交關係勝利一步也。若吾黨不於此袁賊親西排東之外交失敗期內,乘勢急進,則時不再來,後悔莫及矣。如全歐紛爭一起,則列強對於東亞之外交,必難兼顧,吾知日本必於此期間,竭力伸張其勢力,以鞏固其將來在東亞外交上之地位,此其暗排袁賊之陰謀,所以不能不實施其明助我民黨之策略也。……巴某方面,確實之音耗未至,故猶竊冀其事之成也。再遲幾日,如其絕對無望,則介石等暫赴奉天,協助千山方面之動作,以期直搗賊巢之便捷,否則重返東瀛,另圖南方之大舉也。茲舉吾黨最近急進計劃,以私見所能及者,敬述之如左:本黨今日之進行,以統一各省革命計劃,確定全盤整個之方案,集中一點,注全力、聚精銳,以赴之,是為今〔第5頁〕日第一之急務也。若夫命令不一,統御無方,則處處進行,即處處薄弱,進行終無澈底之時,即使遍地發動,有何效益。是故多方起事,不足分袁軍之兵力,徒墮本黨聲威,且喪本黨之元氣耳。此介石今日所陳之計劃,是以不敢超出於軍事範圍之外,以力矯過去不規則之弊也。……茲據表中所列者,如原動力之各省,以為發動之地,惟浙江、黑龍江、山西三省。……由此觀之,山西、黑龍江,皆難急進。其次則為浙江。浙江地勢,雖不能如山西、黑龍江,直搗京師,然可獨立持久。……至浙江之戰略,以地勢與兵力之關係,是海主陸從,西守北攻,為今日惟一之根據地點。……倘駐嘉浙軍,能與省城相約起義,則浙軍以其為獨立支隊,先制淞滬,攻其無備,則淞軍非徒不能攻杭州,而淞滬且為我軍所有矣。於是杭州之主軍,可以豫裕計劃,從容出發也。否則駐嘉浙軍,態度不明,則吾軍尚須於清浦、吳江方面,豫派別動支隊為之響應,以牽制淞軍,使淞軍不得速離淞滬,直攻杭州為要也。……總之,浙江之軍人,猶屬昔時之革命分子,其思想,其宗旨,尚能較勝於他省。今日上級將校之與吾黨反對者,以黨見與權利之關係,雙方激成,固求其同意而不可得;至於中級將校,完全為利祿之關係,猶非出其本性之反對,吾如出全力為之運動,尚冀其能完全發動也。……
   
   陳英士先生癸丑後之革命計畫及事略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五年
   
   版面原件:第6頁,第7頁,第8頁,第9頁,第10頁,第11頁
   
   〔第6頁〕
   
   ——中華民國五年五月二十六日於上海——
   
   辛亥革命,手持寸鐵,集眾數百,武昌一呼,全國振盪者,革命黨之精神有以致之也;癸丑一役,據地數省,擁兵十萬,賊軍猖獗而全局失敗者,革命黨人銳氣銷沉之所致也;此陳公英士自日本赴大連時所寄之言也。時勢所造之英雄,非真英雄也,吾甚愧癸丑以來,凡國內有聲望者,嘗具假面目以投機於革命事業,不復能犧牲其性命,以致國弱黨隳,至於此極。吾已決心,吾願犧牲一己,以博吾黨之代價,以挽革命之頹勢,吾願掃除中國惡魔,吾願建造世界之平等,此又陳公英士回滬時臨別之言也。至今人亡言存,誦其所言而審其所行,吾黨之能言行一致,俯仰無愧,如陳公者,其有幾人!吾述其方略而舉其事實,精神能貫注於千秋,志行可垂範於後世,如陳公者,又能有幾人!吾於是謹述其癸丑以後之革命方略及事實,貢諸於世,以冀國人之景行也。
   
   (一)第一期之革命計畫及其實行
   自第二次革命失敗以後至歐戰發生時止
   
   〔第7頁〕
   陳公嘗謂辛亥癸丑二役,皆不能貫徹革命黨主旨,實行三民主義者,以東北各省之革命運動,根基薄弱,不能直搗北京,以掃專制惡魔之巢穴。自今以往,如仍偏重南方,而於北方不稍加之意,是猶覆其轍而不自悟也。且袁軍密佈於東南,防範壓制,不遺餘力,如不度勢量力,固執進行,是無以異於鄒與楚敵也。其不成也必矣!故謀第三次革命,當於東北數省培植革命根基,以為大規模之運動,乃於三年正月,請命於 孫先生,即與戴君季陶等首渡大連,設立機關,聯絡東北各省首領,磋商大計,籌備發動,逗留半載,袁逆緹騎四出,終不得志。既困於病,又受外交之掣肘,以致企圖不遂,飲淚回東。即以東三省事委之於方劍飛等主持,而命陳寧等運動黑龍江軍隊,力謀三次革命之發動。陳公此行,雖未獲成效,而革命黨東北各部之基礎,實賴此以立也。三年六月間,接中正等謀滬之報,故暫居東京以望滬事之成;及滬事失敗,陳喬英、王軍山、章得高、陳新民等殉難,知事難急進,乃命中正東渡,再定大計。當時接東省同志之報,有巴英二統領者,請其速往主持,公以在東事繁,不克西歸,乃命中正與丁景梁至哈爾濱齊齊哈爾等處,先往視察。據報不確,故未親赴其地。未幾歐戰突起,乃命中正回東,以謀東南之進行也。
   
   (二)第二期之革命計畫及其實行
   自歐戰發端至袁世凱帝制發生時止
   
   〔第8頁〕
   七月八日,中華革命黨成立, 孫總理任公為總務部長,襄助黨務。因當時歐戰已啟,青島開戰,時期不同,局勢一變。前之謀東三省以養成潛勢力使其一舉而成者,終以該地勢力薄弱,不能速舉;乃注全力於江浙二省,而以東三省置為後圖之區。請 總理委任夏君爾璵主持浙事,范君鴻仙主持滬事,吳君藻華主持蘇事,竭力猛進,卒遭蹉跌。四年二月間,因各處起事,??失敗,一無成效。乃單身返滬,自行主持,即實行其犧牲一切以博本黨代價之期也。回滬後以謀浙為主,而兼謀蘇,經營半載,猶無結果。 孫總理電召者四,以事未成,無以對在東同志,不願東渡。不久籌安會發生, 總理又以電來召商酌大計,乃與許汝為同時東渡,在東京本部,與諸同志決定吾黨進行之方針。
   
   (三)第三期之革命計畫及其實行
   自袁世凱帝制發生時至肇和失敗止
   
   籌安會發生以後,在東同志,商酌大計。公主張以時機急促,迫不及待。東南諸省,袁氏爪牙密佈;如不從西南方面乘隙抵虛,則事難舉也。 孫總理等韙之。乃決從雲貴入手,而設籌備處於香港,群推公為之長。不幸時間緊急,財力不足,主持西南之同志,歸又稍晚;否則西南半壁之義軍,不待年終而早起矣。公回滬後,朝夕不忘於西南,以西南各省軍隊運動成熟者,已得三分之二,如得有力者為之主持,事可立舉,故仍密令董幹臣盧錫卿安順卿諸同志相機進行,不遺餘力。惜其時公為眾所阻,不能〔第9頁〕親至香港,組織機關,卒致所謀不成,是實為中華革命軍失敗之最大原因,亦即公畢生最大之恨事也。西南進行之計既受挫折,革命經費又一無所?,乃奉 孫總理之命,與許汝為親赴南洋,代理籌款。比抵滬,在滬各同志多以時迫事急,東南半壁,非公主持,決難成事, 孫總理亦有留滬之電,堅辭不獲,乃留滬主持一切;而以南洋籌款事囑諸許汝為。當時以時間迫促,如海軍不為我助,則海上交通不便,陸上聲威不振,於事殊難有濟;若從事於海軍,又非自滬入手不可,蓋當時最有力之第一艦隊練習艦隊,皆泊於淞滬一帶。癸丑之役,以海軍不歸我有,卒致失敗,且上海為東南第一要區,吳淞要塞扼長江之口,製造局為後方重地,皆為軍事上所必爭。辛亥之役,上海克復,則蘇杭立下,閩粵響應,皖寧風靡。癸丑之役,賊酋負嵎,而全局失敗。是上海之關係於戰局之重且大,果為何如乎?故海軍不得,則上海難下,上海不下,則東南難圖,而酋逆不殺,則上海與海軍二者皆不能急圖也。是以從事殺酋逆鄭汝成為第一要務,第二乃在襲擊海軍,即攻製造局,再取吳淞要塞,然後圖浙攻寧,以為東南之根據。迨鄭汝成為王明山王曉峰二烈士所刺,賊酋授首於滬瀆,於是第一任務已盡,乃定年杪舉事,以?手於第二之任務。忽聞十二月三號,有應瑞肇和二艦即將駛赴廣東之報,於是臨時定期,於本月五日,乘各艦長公宴薩鎮冰之日,與肇和艦長黃鳴球相約,於是日舉事,推其為海軍總司令,囑其暫匿滬寓。乃命海軍陸戰隊長楊虎率其部下三十餘名,由黃浦乘小汽船襲取肇和。同時命副陸戰隊長孫縱橫,率其部下三十餘名,由楊樹浦乘小汽船襲取應瑞。不幸孫副隊長所率之小汽船,為警察干涉,難以著岸,以致應瑞不克襲取。惟楊隊長勇往直前,單獨進行,卒能攻取肇和,砲擊製造局;惟不願殺傷同國之敵軍,〔第10頁〕以燈號招呼其來降。不料敵軍失信,聽楊晟之議,命令各艦發砲,回攻肇和。楊隊長以眾寡不敵,固守至翌日拂曉,始令所部退去,己亦幸而獲免。是日陸上方面,則命薄子明率其部下二百餘名襲擊巡警總局,又令吳禮卿之部下陸學文等襲取電燈電話各局,公與中正親赴司令部南頭工程總局督戰,各方面皆能如計攻取,卒因械彈不及敵軍充足,以致敗退。是役也,海陸各方面死者二十餘人,傷者以百計。公受此大挫,維持秩序,辦理善後,卒能措置餘裕,再圖進行,迄無稍餒。謂非英姿卓絕過人,其能肩負鉅艱如此而不稍卻顧乎?凡此又皆為當世之所共知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