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00)

先妣王太夫人百歲誕辰紀念文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五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259頁,第260頁,第261頁
   
   〔第259頁〕
   
   ——中華民國五十三年十一月九日——
   
   年事益長,慕親益切,而追維身世,感懷國事,乃愈益惆悵惶恐,不知所止,昔予於五十生日,曾以報國與思親一文,略述 先妣一生守節撫孤,保家教子,悽愴悲慼之情狀。並自述五十以前之身世,認為其前二十五歲,乃為遭逢家難,零丁孤苦,困知勉行之身世。後二十五歲,則為承負國難,顛沛困厄,動心忍性之身世。顧艱難歲月,逝者如斯,中正今年已七十有七矣!不惟又經此第三期之二十五歲,且忽忽遂逾二年。而此第三之二十五年中,乃更為國土變色,世局顛倒,空前未有之時期。此其間,中正拂逆空乏,集尤叢謗,為世所傾陷遺棄者,更不堪回顧!而顛沛造次,蹇晦否塞,孤立苦戰,至今為甚。是則又可謂為一明恥忍辱,困心衡慮,扶顛持危之身世矣。
   嘗憶九歲喪父之時,一門煢煢孤寡,覬覦既多,迫辱備至。 先妣乃奮其堅貞自信之一念,當家難之迍邅,獨以一身任之。撫孤成立,再造吾家,當時吞聲飲泣,枕上淚痕,荼?茹苦,灶間暈厥之慘狀,彷彿目前,拊心追慕,益增怛惻。而今日大陸之孤兒寡婦,飢溺呻吟,慘絕人寰,轉死於暴力虐政之下者,又倍蓰於吾母子當時悲慘情景千萬而不止。是則中正之身世,實不啻回復於第一之二十五歲年代乎!然自二十五歲以後,亦即進入第二之二十五歲時期,是正吾母苦撐堅忍,而使吾家由剝而復之開端〔第260頁〕。若以國肇於家之理推之,而以家喻國,家難愈甚,而有志者,其必愈能精勤砥礪,刻苦奮進,以自免於怠荒暴棄。國憂愈深,更將致力集義養氣,負重致遠,以自拔於顛危險阻之境。今後第四期之二十五年,豈不正為吾黨國否極泰來,再造復興之契機乎!今日中正雖已歷經第三之二十五歲,而父母之遺體,不敢有所毀傷,且自信其身心之康強,並不遜於第二期五十歲前之當年,故予並不以今日之艱危困厄,為憂為懼也。
   惟是中正一生,載馳載驅,以至於今日之戡亂復國,固皆一秉 總理之遺教,革命之純誠,操危慮患,生死以之。而其初志,則無非出於母教慈訓,良知血忱之所驅策。今大陸未復,民族之恥痛,莫此為甚。民生流離,倫理之危機,日深一日。而 先妣百歲誕辰,忽焉已至。嘗念 先妣畢生,閔斯鬻子,為國劬勞之勤,勉子以不辱其親,雪恥自強之道。四十三年來,輒未敢怠忽自棄。良以哀痛未盡,思慕不已,知惟篤此奉身許國,毋忝所生之一義,始足以上報鞠育之恩於萬一耳。
   緬懷童時,誦讀孝經, 先妣輒為解忠孝之義曰:孝者非晨昏定省,奉養無虧之節文而已;乃順意承志,委曲無違之篤行是也。又曰:以忠蒞事則孝,以敬事長則順,為國獻身,移孝作忠,乃謂之大孝。故順為孝之始,而忠為孝之終,甚望爾能身體而力行之,則吾意得矣。中正一生即以 先妣此教,自惕自勉。亦以此教其子弟,勗我國人。詩云: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人之生也,皆具天地萬物一體之仁,此即天命之性,粹然至善,靈昭不昧之明德也。而忠孝之行,實為此明德發見之初基。今大陸匪共,仇孝悖忠,背禮罔義,日深月甚,而歲歲加厲,此乃國家民族空前之慘變,而為我文化歷史之浩劫。惟〔第261頁〕是天之所覆,地之所載,日月所照,霜露所墜,凡有血氣者,莫不尊親。人性既不可以久抑,正氣自沛然而莫之能禦,故此根於天命之性之忠孝,乃適為我直指人心,驅除匪寇之張本。今日復國保民之道,莫先於此。而發憤雪恥,自強不息之志,亦莫不由來於此。 先妣嘗述吾父盛德,嚴明果決,寬厚慎重,謂為中正生知之性之素描,並勉予繼志述事,毋令先人長德,隳於一人之身。而中正平生,亦以先妣之慈祥堅貞,與 先考之嚴正寬厚二者,相聯為先人之遺體自況。然而終以素行無似,頑鈍不肖,未能時時順承親意。語有之: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為子。今日月於邁,而於毋忝所生之遺訓,尤感於儳然赧然而不能自已。
   每念 先妣在日,中正以革命之故,多出亡於外,未能跪進壺觴,稱一日之壽。及丁 先妣之憂,國父馳電奪情,墨絰前軍,又不得盡人子廬墓之哀。今則大陸焚如,歲時且不得一展拜於松楸之間,方號泣攀慕於海嶠之上,年齒日增,悔累益深,嗟乎!陡彼岵屺,瞻望父母,言念鄉國,無非宗廟田園之所託,亦即民族生存之所依,使此大陸之壯麗山河,不能興復重建,則將何以對生我者 父母!教我者總理!以及輔我望我之革命諸先烈在天之靈也!惟當益勵志節,相與全國軍民,光復漢業,重整河山,雪廬墓腥膻穢污之恥,俾人民早解倒懸陷溺之痛,期毋負於 先妣之鞠育顧復,劬勞恩勤則幸矣。嗚呼!中正不肖,回顧 先妣逝世以來四十三年間,國事杌隉,至今未靖,革命挫折,亟待奮厲,夙夜蹉跎,而親恩罔極。今僅以此孤臣孽子耿耿赤心,為 先妣百歲誕辰紀念,未能仰答 慈教於萬一,不孝之罪,終身之痛,其可追耶!其不可贖也!
   
   國父百年誕辰紀念文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五十四年
   
   版面原件:第262頁,第263頁,第264頁,第265頁
   
   〔第262頁〕
   
   ——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一、國父為亞洲民族之導師,大同世界之先驅。
   二、三民主義,率天下以仁,而民從之,共產主義,率天下以暴,而民不從。
   三、在「摩漢」炮艇中,侍坐之回憶。
   四、國父以公天下之心,容天下之量,無不覆幬,亦無不持載。
   五、每念 遺訓,激越鼓舞,當一本所志,光復大陸,重整河山。
   國父之誕生,上距孔子之生焉二千四百一十有六年, 國父之所志,則以繼承堯、舜、禹、湯、文、武、週公、孔子聖聖相傳之道統為己任。中正少讀孔子之書,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既冠,參加革命,獲侍 國父,羹牆步趨,幸而逮之。今距 國父之生,忽忽遂已百年! 國父祖述湯武、弔民伐罪、順天應人、所倡導之國民革命,雖屢躓屢起,未能及身告成,顧三民主義,一心物,合知行,通天人,贊化育,明德至善,光輝日新;大道之行也,舉天下之人,莫不景從攀慕,而偃然嚮風。
   國父以三民主義,肇啟我中華民國,為亞洲各民族開創民主自由之先河,實不止求我一族一國之利〔第263頁〕益,而乃以繼絕世,舉廢國,扶顛持危之精神,以發揚我國民革命「天下為公」之大道也。其後我國,反抗強權侵略,堅持對日抗戰勝利,其結果,遂使亞洲各殖民地,數百年來被壓迫諸民族,皆得以相繼新興而獨立!近二十年間,我國軍民反共戡亂之戰,前仆後繼,成仁取義,獨立奮鬥,屹立不搖,今且成為自由亞洲之光明燈塔,此則又使我亞洲各國知所以存亡向背、自強自勉之道,而不至載胥及溺者,蓋壹皆以踐行 國父遺囑「聯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所致之效耳。是以 國父不獨為締造我中華民國挺生之聖哲,實為復興亞洲民族之導師,而又為救人救世指引人類同趨於三民主義「大同世界」之先驅。
   中正師事 國父,時承「歷史之中心為民生,革命之大道曰仁愛,仁者仁民,愛者愛國」之訓示,深悟三民主義乃在恢復民族固有之道德智能,發展現代日新又新之科學技藝,以其民主政治,全民建設,求得國際、政治、經濟上之自由平等,亦即以其所愛,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於是而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也。 國父更痛斥馬克斯共產主義,以物質為歷史之中心、以仇恨為其階級鬥爭之張本、以其所不愛、而賊其所愛之罪惡!蓋早已洞燭共產匪徒,乃為反民族、反民權、反民生,亦即反人性、反倫理之邪說詭辯,殺天下後世者之所為!今共匪以其國際主義邪說,出賣我國家,危害我民族;以其階級鬥爭詭辯,奴役我大陸同胞,毀棄我歷史文化;嗟呼!大陸匪區,家室離散,父子相殘,率獸食人,人亦相食,而我大陸同胞,其掙扎於匪共洪水猛獸暴政之下者,憔悴呻吟、飢號凍僕之浩劫,蓋未有甚於此時者也!而 國父臨終遺囑中所舉革命事業諸端——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所獲得之成果,今皆為共匪之〔第264頁〕叛亂,幾瀕於中絕而盡廢!凡我愛國家,愛民族、爭生存、爭自由之全體軍民,自必以大義正氣,共同起而銖鋤此鴟梟,斬絕此惡魔,解除我大陸人民之倒懸,以重建我倫理、民主、科學、三民主義燦爛光輝之中華民國,以告慰我 國父在天之靈。夫暴政必亡,漢奸必滅,乃為歷史不變之定律,故我反攻必勝,復國必成,自無待乎著龜,此即所謂「仁之勝不仁也,猶水之勝火」也!吾故曰:三民主義,率天下以仁,而民從之!共產主義,率天下以暴,而民不從!此三民主義所以闡堯、舜、禹、湯、文、武、週公、孔子之正傳,而又為我中華民族不偏不易、中和位育、繼繼繩繩之道統也。
   中正違侍 國父,至今已四十有一年!然 國父平居所以詔示中正者,曰:「天下之事,其不如人意者,固十常八九,總在能堅忍耐煩,勞怨不避,乃能期於有成。」曰:「當從艱苦中去奮鬥,百折不回,以貫徹革命黨犧牲之主張。」曰:「當練一支決死之革命軍……我必導之去以一攻十,以一攻百也。」國父北上,道經黃埔,則曰:「黃埔師生,其努力奮鬥如此,必能繼續我之生命,實行我之主義!」當英士之死, 國父則以期英士者期之,執信踵亡, 國父並以責執信者責之。廣州蒙難,護侍於永豐艦上,終日不違,以心傳心,時懍「毋忘今日患難艱危」之訓勉。當脫離白鵝潭,通過虎門要塞,在「摩漢」砲艇中,終夕侍坐,承示革命方略,策定討逆計畫,訓誨諄諄,不覺時之破曉, 國父乃忽而起示曰:「須臾即將換船,予自知在世之日,最多不踰十年,而爾則至少尚有五十年,望爾勉為主義奮鬥、為革命自重!」聆教之下,誠不知何辭以慰 父師之感慨,乃惶恐以對:「中正今年亦已三十有六。」國父又重言之曰:「本黨革命,遭此鉅變,吾人猶未為叛逆所害,今後倘無不測之事,則爾為主義,繼〔第265頁〕續五十年之奮鬥,自不為多。」其音其容,此情此景,至今猶彷彿如在淚睫之前!無如中正駑鈍不才,蹉跎至今,百無一成, 國父陵寢蒙塵,奸匪暴政未靖,民困日深,國難益急,頻添革命歷史之創傷,更負全國同胞之殷望,清夜捫心,神明內疚,慚惶悚慄,不知所止!唯是終身秉持 遺訓,壹以繼志承烈,保衛民國,實行主義,發揚我文化,光大我歷史,掃除我國民革命一切障礙,以仰答作育深恩於萬一,此則一片耿耿精忠,自矢不逮 國父之遺志不止,不竟國民革命之全功不止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