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05)]
拈花时评
·Brief introduction to myself. 我的简介
·Letter to Dell 给戴尔的信
·Although facing great pressure from cheap beasts, I feel it just another
·It seems a long march to go, but it had been started.路漫漫其修远兮
·一副对子
·My choice maybe
·岁寒三友
·梁启超谈佛
·可以自动翻译的网页 The translation can be done automatically in this add
·My little son had to go to the hospital last night. 昨晚我儿子被迫去医院
·I have been blocked from two of my blogs for a month.
·民主决定品质
·This is a funny morning.
·佛偈一首
·我从被屏蔽的博客里面抢救回来的旧文章--我从中找到了许多的乐趣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降低我的效率
·抢救回来的文章-这几天没有跟贴了
·抢救回来的文章-交手的不断进行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主文章
·用Google来翻译的原因
·This is just another day again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It is funny that the pc in the the netbar are reinstalled twice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又见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面对逆境,我坦然
·一个网友的说辞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05)

與許崇智書談鞏固省城根本策略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二年
   
   版面原件:第89頁
   
   〔第89頁〕
   
   ——中華民國十二年四月七日於上海——
   
   卅電諒達。觀察粵局,林部雖退尋鄔,而潮、惠洪、楊,終難就範,兄部在梅,以勢論,仍在其包圍中也。如臧能於半月內出兵,共定潮、汕,固為上策;否則延宕日久,倘贛敵合林部進佔北江,沈逆在省響應,惠楊阻我進路,潮洪搗我後方,似非必無之事,此時當注重省城根本,而潮、惠次之。如臧不能以最速期內出兵,則本軍當乘此林部退贛,敵線不能聯絡時機,從速通過梅屬,直抵省城,或以一部集中北江,先平沈逆,鞏固省城之根本,則潮、惠各部,不解自決,即用武力亦較易為功。總之,本軍一日不抵省城,則根本一日不安,以後粵局,潮、惠之陳部為患尚小,而省中沈部通同北軍,實為腹心之患。北延之所藉以亂粵者,在沈部而不在陳部,沈部如平,則粵局自可奠定。以弟觀察,臧部出兵,恐不能如此之速,本軍不如暫棄潮、惠,以最速時期集中北江或省城為妥。一月內,如本軍不能抵省平沈,則二月後贛敵攻粵,省城必危。若欲先平潮、惠,最短時期,亦須二月,竊恐潮、惠未平之前,而沈逆引贛敵與林部攻粵,以時間而論粵患之緩急,則本軍非先破沈不可。蓋陳逆雖凶,至迎北軍入粵,則非其本願,故其為患較淺也。我軍以主力分駐北江,或較全部集中省城為佳,以後平沈、平陳,皆賴本軍自身,不能全恃客軍。主客之嫌,尤宜預防以消內患,兄意如何?弟待奉復電後,當以個人名義,赴粵一行。
   
   與楊庶堪書談整理粵政之道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二年
   
   版面原件:第90頁
   
   〔第90頁〕
   
   ——中華民國十二年四月八日於上海——
   
   弟定元日起程,敬將以後進行意見略述之:軍事當促許軍剋期抵省,會合在省各友軍,先謀集中,然後再定一共同作戰方案,以為攻守剿撫進行之程序。使其任務分明,精神團結,不致有參差不一,主客異形之嫌。政治當以整理財政為先,廳長不速易人,延誤大局,必非淺鮮。弟對此點,自信見解或較在粵諸公正確,故欲行之前,不得不將此等成敗關鍵,竭忠盡言,決非有何作用參於其間也。財政如無把握,軍事難定計劃,廖任廳長、許速回省二令,可否在弟起程前發表,俾弟到省後,即可?手進行,而鼓來者之氣也。彷徨日夕,佇盼復音。
   
   與楊庶堪書縱談粵局與個人行止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二年
   
   版面原件:第91頁,第92頁
   
   〔第91頁〕
   
   ——中華民國十二年七月十三日於香港——
   
   潮汕失後,乃慮東江之不易肅清,當時惟與展堂兄太息言之,而個人精神之受打擊,雖夢寐猶為不寧,懷怒含恨,一觸即發,獲咎於友朋益多。倘再不離粵,則昔日之同志,盡為我所侮辱,於公既無補益,於私則個人之情感,幾將斷絕。弟以對內難於對外,如敵軍勢強,總不因此怯餒,而自行退避。惟獲咎於我內部同志,而且為我素所敬愛之諸友,則良心殊難自慰。是弟平生之所自愧,而認為最不幸之事也。此次在粵三月,益覺自身之荒唐太甚,更悲吾黨之零落無成。如復來粵,決不能免除暴戾之惡習,其或盡失各友之感情。如兄等不棄朽材,尚以弟為有望,則當從弟長處培之養之,而不可專補弟之短也。弟之短,弟自知之,亦自能補之。惟為氣質所驅役,終不免為終身之累。兄等如能隨時為弟補救,或亦可望其成器。惟弟決非參幕之才,如必欲弟在幕中辦事,則獲咎於人,貽誤於公,徒見其窘拙而已。如欲善用弟材,惟有使弟遠離中國社會,在軍事上獨當一方,便宜行事,而無人干預其間,則或有一二成效可收。否則誤用其材,且使弟終身自誤,此非弟個人之過,而兄等亦不能辭其咎也。聞過則喜,為弟之好處,然一聞人背攻吾短,而不當面說破,乃即拂意憤激,牢騷抑鬱,不能自解,此弟之所以終身無長進也。弟對西南軍隊,痛恨已極,如以我所痛恨之事,而必欲我勉強行之,則事必無益而有害。〔第92頁〕為今之計,捨允我赴歐外,則弟以為無一事是我中正所能辦者。至於政治事,弟初在忠如陳英士之幕,與後在奸如陳炯明之幕,未始不留心一二,亦未始不洞識其弊端,如能善學之,則或能學得其若干,然弟實見若此政治非有良心者所能幹,更非吾所願學也。現在之廣東,決不可認為吾黨基本之勢力,而仲愷為省長,決不能做出優良成績及結果圓滿之事,則何必欲在此討苦自擾,而迷誤我輩所行之路也。仲兄不離粵,則繼任省長,決難?落,如速行,則省長問題,不解而自決也。弟對廣東事,本不願再說,然而於心不忍,如鯁在喉,必欲吐之而後安者,即廣東省長委任汝為,則廣東全局必糟者一也。滇軍總司令如必欲撤換紹基,則滇軍必亂,大局必敗者,二也。於此二事,是弟之所提心吊膽,惟恐旦暮發表者也。兄當日為弟屢言,欲冒險以任映波,弟恐此事在會議時決定,故不得不當場道破滇軍內容,及映波報復私仇,不顧大局之事,以消除兄之褊見。此弟實寧居跋扈暴戾之名,而不願隱忍誤事以敗壞大局之苦心,自問殊無愧色也。至於軍事,惠州未下,而弟先行,是弟所最不甘心之事。然吾軍不佔領馬鞍圩平山一帶,則不能斷惠城逆賊之接濟,即惠州賊逆膽壯。倘吾軍徒攻一方,決不濟事,而汝為終不以弟言為然,不派兵至馬鞍,弟以為謀不見用,不如速行之為愈。蓋由永湖派兵至馬鞍,非不可能之事,亦極易之事,彼偏不允,則尚有何言也。如弟信到時,惠尚未下,則馬鞍之兵必不能不派,而滇軍須向梅屬前進。今與兄等約言,如不允我赴俄,則弟只有消極獨善,以求自全。如能於下月準我赴俄視察,則不必以代表名義前往,先以個人資格往俄視察,或反有益。如季新或仲愷二兄中之一人,與我同行,則用代表名義亦可。以弟一人處置外交,必多不妥,或且有錯誤之事,故於名義上,不能不略事慎重耳。
   
   致俄外長齊采林書談本黨民族政策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二年
   
   版面原件:第93頁
   
   〔第93頁〕
   
   ——中華民國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於莫斯科——
   
   星期天的晤談,雖沒有討論到什麼具體的問題,我們很感激你抽像的給我們的教益。昨日 孫先生來電稱謝:「友邦政府及政黨,派代表鮑羅廷到粵援助之熱心與誠意。」又囑:「吾等與諸同志從長計議。」等語。那天你說「蒙古人怕中國人」這句話,要知道蒙古人所怕的,是現在中國北京政府的軍閥,決不是怕主張民族主義的國民黨,蒙古人惟其有怕的心理,所以急急要求離開怕的環境,這種動作,在國民黨正想快把他能夠從自治的途徑上,達到相互間親愛協作底目的,如果蘇俄有誠意,即應該使蒙古人免除怕的狀況,須知國民黨所主張的民族主義,不是說各個民族分立,乃是主張在民族精神上,做到相互間親愛的協作,所以西北問題,正是包括國民黨要做的工作的真意,使他們在實際解除歷史上所遺傳籠統的怕。我們盡量把我們的意旨,對我們良友傾談,你那天叫我們訪問黨部首領談話,我很希望你先把我們這一段意思介紹到黨部。
   
   中華民國十三年
   
   ——————————————————————————–
   
     致中央委員會請辭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函
     上 總理書縷陳一己委曲與對黨主張
     與廖仲愷書痛抉黨政病根
     復胡漢民、汪兆銘書自述個性並商行止問題
     與王柏齡(茂如)林振雄(競雄)鄧演達(擇生)俞飛鵬(樵峰)書
     復廖仲愷電商軍校事宜
     復廖仲愷電商軍校招生標準
     致廖仲愷書請補充軍校槍彈
     復粵軍各將領賀就參謀長電
     與譚延闓(組安)書商調湘軍前進東江
     與許崇智籌劃改良長洲要塞書
     上軍事委員會條陳軍事訓練計劃意見書
     上政治委員會請決定革命軍募練計畫意見書
     整肅軍紀令
     上 總理書應准胡汪加入革命委員會
     復上 總理書決死守埔島並請從速處置商械
     上 大元帥回師平難電
     上 大元帥南下平亂電
     致沈應時(存中)書論防逃兵法
     致楊希閔索還被截新兵電
     復黃郛請善事 總理並加入國民黨電
   
   致中央委員會請辭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函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94頁
   
   〔第94頁〕
   
   ——中華民國十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於廣州——
   
   中央執行委員會諸公均鑒:中正駑駘庸材,難勝重任。前蒙 總理委任中正為軍官學校校長一職,自惟愚陋,不克勝任,務請另選賢能,以資進行,所有軍官學校籌備處已交廖仲愷先生代為交卸,尚乞派人接辦,以免延誤,而利黨務。耑此敬辭,並請 公安。
   
   上 總理書縷陳一己委曲與對黨主張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95頁,第96頁,第97頁,第98頁,第99頁,第100頁
   
   〔第95頁〕
   
   ——中華民國十三年三月二日於奉化——
   
   中正駑駘下乘,過蒙垂顧,知遇之隆,並世稀有,如 先生之於中正者,宜可無言;今竟形之於筆墨,且連篇累牘,反覆瀆陳,敢冒睿聽者,乃有所不能已於言而言者,幸乞昭鑒,而審其是非曲直焉。去歲中正離國遠遊,本作五年十年之計,初未嘗有匆匆往返之意也。及聞石龍失守, 先生不知下落之報,為之旁皇無措,寢食難安,痛苦愧悔,不減於陳逆叛變,蒙難永豐,聞報駭愕震驚悲楚之時。此皆中正不能堅持忍耐始終侍奉之罪,反躬省察,但有引咎自責,惶恐無地已耳。是以激於義憤,決心回國,祗期朝夕侍從左右,圖報萬一,而不復問個人之處境如何困難矣!不料到粵月餘,終日不安,如坐針氈;居則忽忽若忘,出則不知所往,誠不知其何為而然也。 先生洞識人情,知我尤深,回想當時景象,諒亦知中正今日懺悔之言,非出於妄乎?抑中正之藎誠,今與昔異,而其才力反不如前,以致失信於黨,見疑於上也。中正自知鄙陋,頑梗不可以化;然人非木石,終能知感!是以對我 先生,惟思竭其忠悃,以為報效之地。而乃事與願違,竟有不得通其意,達其志者,以事之本末未易明也。蓋世嘗有終身忍受枉屈,而不得宣諸口者,亦有言非其時、非其人、非其地,言之不惟無益,而反足以見笑而自玷者,此古人所以寧為放逐,伏死於巖藪江濱,而不願回面污行,苟合取容,以求親近於一時也。溯自十〔第96頁〕餘年來,中正為黨服務,未見尺寸之效,方自媿不遑;前在英士幕中,繼在粵軍部內之中正,其長短美疵,先生或憑耳聞而未之目睹;至近年在汝為幕中,及在大本營內之功過得失,諒為 先生所親見而熟知者也。中正與英士共事十載,始終如一,未嘗有或合或離之形神。當時困苦艱難,可謂十倍於今日,而中正忍痛耐辱,曾不懈餒者,乃以其信之專、愛之切,而知之深也。以我兩人萬古交情,雖手足之親,未足間其盟契;骨肉之摯,不能踰其恩義,肝膽相照,可質天日,故能與仗安危耳!中正自維愚劣,豈不願深藏鳩拙,以為養晦葆真之計,而乃諸同志群相督策,函電紛馳,所以終不得自外門牆,遁跡絕世也。雖然,今日豈復有真知中正者乎?如吾黨同志,果能深知中正,專任不疑,使其冥心獨運,布展菲材,則雖不能料敵如神,決勝千里,然而進戰退守,應變致方,自以為有一日之長,斷不致臨時紛亂,以陷危境,必能維持現狀,恢復侵地,從無不能成軍之時,更不致有元首罹險,不知下落之奇聞。至於共患難,同死生之格言,自以為可對古人而無愧色,此非中正所敢自詡,然亦無容自隱於知者之前,是乃 先生之所親見者,豈不然哉。然而義不苟取,更不願從俗浮沉,與時俯仰,以期通其聲氣,此亦中正之所自矢耳。去年惠州未下,忍離粵境,掉頭不顧者,中正平日之行動果如是乎?抑豈果為中正耐力不足,客氣從事之過歟?蓋事有不得已也!觀乎中正行後,楊蓁代理之令,則可知其中之受人妒忌排擠,積成嫌隙,由來者漸,非一朝一夕之故也。然此祗可自認枉屈,不敢訴諸人者,乃以 先生終不捨棄,因觸前事而道及之,然僅可為 先生一人道,而猶不願盡情瀝訴也。嗟乎!交友之難,知人之不易,傾軋之禍甚於壅蔽,媢嫉之患烈於黨爭,此豈愚如中正者所能忍受哉!言念及此,能不為之傷心而厭〔第../../image04/0036/00360097.gif97頁〕世乎?吾黨自去歲以來,不可謂非新舊過渡之時期,然無論將來新勢力擴張至如何地步,皆不能抹殺此舊日之系統。何況新勢力尚未擴張,且其成敗猶在不可知之數,豈能置舊日系統於不顧乎?如果黨無系統,則何貴乎有黨,且不成其為黨也。試問今日吾黨系統安在!其果有中堅之力量,為之始終護持乎?惟聞 先生之門,身為軍府僚屬,而志在西南統帥者有之,暫且蜷伏一時,而謀豎獨立旗幟者有之;至如為國為黨,而又為 先生盡力者,殆無其人也!今日 先生之所謂忠者、賢者,及其可靠者,皆不過趨炎附勢,依阿諂諛之徒耳。然其間豈無一二正人,自持人格以維綱紀者耶?惜乎!君子道消,邪正不明之際,誰復敢為 先生極諫效忠,以犯前者受謗見疑而不辭哉!若夫赤忱耿耿,蹈白刃而願犧牲,無難不從,無患不共,如英士與中正者,恐無其他之人矣。觀於陳逆變亂,石龍失敗之際,紛然各謀生路,終始相從之人數,寥如晨星,可以見矣。夫人之膽識有無,性質優劣,品格高下,必於此而後方能測定其真偽耳!倘偏聽諂諛,輕信浮誇,而不驗其智愚,察其虛實,其蟠木輪囷,將為萬乘之器,而隋珠和璧,莫不為其按劍相眄;以此而慾望賢良奮進,放手以扶黨國,何可得也!若既不能致信於人,而乃能勉為人用,其必至見笑而取辱矣!今 先生來示,督責中正,而欲強之回粵辦學,竊恐 先生亦未深思其所以然也。中正不回粵,尚不能置身黨外,如果回粵,焉能專心辦學,而不過問軍事政治;此雖中正避嫌遠引,不敢干預一切,或蒙 先生曲諒,不令兼任他務,以全其孤陋之志,然而勢恐不能耳!是則中正來粵, 先生縱或深信不疑,可無芥蒂,而於中正自處之道,不知如何而可也。中正任事固無他長足取,惟此一念至誠,不為私而為公,不為權利之爭,而為道義之行,乃可表見於吾黨也。是以處世〔第98頁〕接物,一以道義為依歸,而合則留,不合則去二語,為中正惟一之箴語。蓋取辱於人者,何如知難而退之為得也。至於妒能市寵,植私攘權,今日為友好,明日為寇讎,是尤非中正所能片刻留也。要之,中正腦筋單純,資質頑鈍,明知國事為人人之責任,革命為同志之義務,惟自矢不敢懈志,共事必求和衷,否則寧束身自愛,保持中國古代之道德,雖為世俗所棄,亦所不惜也。嘗念吾黨同志,其有以學識膽略並優而兼有道德者,固不可多得;乃祗有求其諳熟本黨之歷史,應付各方,維持內部,如展堂者,果有幾人?何 先生亦不令追隨左右,以資輔翼之助, 先生果以其為書生而無用乎?然則現時吾黨能文而無書生習氣者,果有其人乎?抑或 先生以展堂任黨務太久,驕橫過甚,恐亦有如陳逆之叛亂者乎?則請 先生回憶中正曩昔常有陳逆必叛之語,乃當信今日中正之請信任展堂為不謬矣!如 先生恐展堂為其兄弟所累,不利於公私,乃可使其兄弟引嫌遠避,以成全其德也。奈何 先生靳任彼長省一令,而忍使粵局停滯,不得發展乎?抑豈以展堂昔日在職,為有把持包攬之嫌乎?然則今日植私府內,盤踞不去,其包攬把持,真有不可思議者,展堂豈其倫比耶?展堂之短,不過度量狹隘,言語尖刻,辭色之間,往往予人以難堪!然其自勵清苦,則比其他書生之可貴,尚足稱也。默察今日駐粵客軍,日謀抵制主軍,以延長其生命,跋扈之勢已成,然非可專罪客軍也。禍患之伏,造因有自,如不謀所以消弭之道,未有不可為吾黨致命傷者,中正於此,實有鑒於廣東現狀,不在外患而在內憂也。矯其弊而正之,是在中央諸同志應付有力,處置適當而已。今日為政府計,姑不必就全國?想,而當為粵局急籌補救之方,如徒使汝為一人總攬全權,恐有所未妥,以其聲譽既不如前,而各方之情感亦未見融洽也。若使以中正〔第99頁〕為汝為之參謀長,讒毀交迫,而無人疏通調解於其間,則仍如去年之在軍府,中正果能久安於位乎?中正以為吾黨同志,知 先生與汝為者,當推展堂。如以汝為督粵,而以展堂長省,不惟汝為有賴其輔助,粵局可望穩固,即 先生與汝為之間,皆有無窮之妙用;如是內部固能堅強,即大局亦必能發展;捨是不圖,中正誠不知其所為也。至如當世之策士,不先謀粵局強固,根本穩定,而惟弄其私智,施其小技,聯滇不成,乃思聯湘,借重一方,排斥他方,姑不問其用心究為何如,亦不必深信蜀中同志之誹議,然而強枝弱幹,捨本逐末,團結外力,壓迫內部之害,其必由此而起。不寧惟是,吾又知粵局之破裂,各部之糾紛,亦將隱伏於其中,此所以亟宜及時補牢,切弊矯正也。總之,中正對黨對國,不願以權位而犧牲感情,以偏見而傷公義,勉效古人,辨別公私,不以恩怨而論升降,好惡而議黜陟,如是而已矣。今先生既嚴令回粵,中正雖不才,豈敢重違意旨,背負恩德,決於日內起程,趨前領教,惟望 先生曲諒中正之心地無他,言悉本諸天良,而非有一毫好惡之私參於其間也。 先生不嘗以英士之事 先生者,期諸中正乎?今敢還望 先生以英士之信中正者,而信之也。 先生今日之於中正,其果深信乎?抑未之深信乎?中正實不敢臆斷。如吾黨果能確定方略,則精神團結,內部堅強,用人處事,皆有主宰,吾敢斷言今後之局勢,必能有進而無退,有成而無敗,使以是而復致失敗,則中正敢負其責,雖肝腦塗地不恤也。不然,內部乖離,精神渙散,軍事、政治,棼如亂絲,用人任事,毫無統系,即能維持現狀如今日者,雖成必敗,雖得猶失,是則中正雖遵命回粵,難圖寸效,而於國計民生,公義私交,豈特無補,且有損耳! 先生之於中正,愛護覆庇,可謂至矣!然心所謂危,豈敢緘默;自忖生平,且歷〔第100頁〕證往事,以測將來,不憚嘵嘵辯愬,以瀆清聽者,信義不符於長上,精誠不格於同志,無可諱言,其終難免於隕越乎!臨書悚惕,伏維垂照而審裁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