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雷声
·《北京之春》近期重要文章
·高耀洁:诱人上当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8月底,经济学者周其仁出版两本书《城乡中国》与《改革的逻辑》,二者相互佐证,共同对“中国问题”予以关切。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周其仁分析了城市化带来的机遇和问题,他对中国城市的发展持乐观态度,认为拥堵、违法建筑多、“城中村”不让拆等是城市有希望的标志,认为“人的城镇化”是重要的国家态度,此理念的提出正逢其时。此外,还说明思想市场公开讨论的必要、政治改革的难点与动力所在。
   
     面对中国社会的诸多问题,周其仁的理性、绵里藏针般的尖锐一以贯之。“一切都在变化,慢慢来,一项一项解决。”他说。好像一切,真的不那么急迫。


   
     中国社会的集聚度远远不够
   
     新京报:你曾认为,中国未来的最大机会,开放之外的一个机会,是城市化。为什么?
   
     周其仁:这是讲经济问题。从国土资源的角度来说,中国的平地少,不应该变成什么“农业大国”,早该城市化,早应该变成工商业大国。所谓“农业大国”,完全是政策、制度发挥作用的结果,中国从春秋战国开始打仗,打仗需要粮食,就发展农业,历朝历代强压着搞农业,陷在“以农为本”这个逻辑里头。这错了,你只要给点经济自由,人们就会行动。我在农村观察,你看农民往哪里跑,有跑去再搞农业的吗?为什么跑去搞工业、服务业?收入在教他。
   
     我们的经济自由还是初级的,通常来说,集聚带来很大好处,产生很大能量。现在的集聚度远远不够,还是很散,这是因为行政主导。我的看法是,如果增加经济自由,社会要素的集聚会变成中国经济又一个爆发点。
   
     集聚带来很大机会,但是有一个前提,行政主导的这一套要彻底改变。集聚是机会,也是挑战,如果不解决行政主导等问题,机会来了,你也抓不住。
   
     新京报:现在城镇化率提高了,但是小城镇多,大城市不够,发展到一定程度变成了经济增长的障碍。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周其仁:你要给它相对的自由。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人们要来的地方,给挡上,人们不去的地方,给放开,这都属于一厢情愿的事情。天天讲小城镇,讲了几十年,有什么好讲的?想去的人自然去了,但没有多少人去,小城镇装不下,也满足不了去的人的需求。其实,应该顺应潮流,人们集聚的地方,就增加承载能力,城市扩大起来,地铁修起来,楼盖起来。但是,你看,堵得不行的地方,我们不增加投资,却投向没人的地方、人们不去的地方,怎么行?
   
     新京报:在《城乡中国》这本书中,你提到“看不懂的中国城乡关系”,国家工业化如火如荼,城市大门却对农村日益紧闭。这样的局面是怎么造成的?
   
     周其仁:现在工业化发展迅猛,城市大门却对农村紧闭,这是城乡割裂多年的结果。其实,城乡打通之后,人们自己会行动。我们去成都考察,那里的农村修了很多好房子,空气也好,城里的老年人就往那里去,农村的年轻人则进城打工。这就是挺合理的一种生活方式,比很多人规划的要合理得多。总而言之,开了门,城市才能发展。怎么开门?要一项项来,土地可以流转,人可以跑来跑去,孩子可以自由择校等等,这其中,有很多是政府要做的事情。
   
     拥堵是城市有希望的标志
   
     新京报:现在有一个现象或者说趋势,人们把城市作为赚钱的中转站,城市少福利,房价高,污染严重,只能逃离大城市。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周其仁:不是这样,从统计来看,有逃离大城市的,也有来到大城市的,大概还是来的多。这个势头不可抗拒,比较每个人的净收益,还是大城市高,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千难万难在大城市耗着、坚持着的原因。这也不必强求,你把选择权给个人,你不用讨论,去大城市、中等城市,还是去小城市,那是他的自由。我想,只要有流动体制,人的流动就会慢慢趋于合理。
   
     这里还可以谈谈“人的城镇化”,人的城镇化需要人的权利去保障,说穿了,政府你再为他好,不如他自己为自己好,你让他为自己好,然后看他为了解决自己的福利问题、经济社会问题,遇到了什么困难,哪些困难是政府可以帮忙解决的。这是正确的为政之道。在我看来,市场经济就是这么一种体制,以人为主,人居第一位,你服务于他。
   
     新京报:城市化与中国社会的发展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周其仁:专制社会里,人住得稀散,有一个广播传达各种命令、消息,你就服服帖帖了;如果这些人聚到一起,是没有那么容易服帖的。在城市里,人们高密度集聚,公共空间大,互动频繁,思想相互激发。城市化迅猛发展,城市发展,变化也随之而来,扩大法治、扩大民主等问题,没办法逃避。高密度人口的互动,带来很多难以估量的力量,本身就会朝着现代化方向走,这逃不开,躲不掉。当然,它所带来的挑战,管理、医疗、教育等也得迅速跟上来。
   
     城市化这个事情,可不能小看,它难以驾驭,国家之前对它保持警惕,一直抱有抵触态度。这几年,在国家层面上,总算发生了变化,你看李克强提到“人的城镇化”,真是时来运转,到了这个时候了。这是很重要的国家态度。
   
     新京报:城市化的过程中,也有很多负面作用,会影响到城乡中国未来的发展。
   
     周其仁:对,最大的负面影响,是画地为牢的行政体制为主导的投资,乱建了很多空城。积极的因素,我们可以看到,有希望的城市蛮多,具体表现为:大家都想去、拥堵、违法建筑很多、“城中村”死活不让你拆……其实,这都是有希望的标志,这说明大家都看好这个地方。
   
     讨论思想市场的时候到了
   
     新京报:9月2日,经济学家科斯去世,“思想市场”的讨论一下子火热起来。
   
     周其仁:对。现在有很多社会问题,大家谈得很多,到了讨论思想市场的时候了,思想市场公开的讨论也很有必要,有些歪理产生,就是因为没有公开讨论过,如果讨论过,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社会上也是如此,一个铁道部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油水”?最近丁书苗的案子,是很好的教材,搞定一个人怎么能得到几十亿元的收益?这说明我们制度中的漏洞太大,不公开的东西太多。要知道,市场很大程度上是公开的,价钱、利益,都要摊开。倒过来,又会走到另一个极端,会认为中国人心太坏,道德压力太大。这样一来,是不是又要像当年那样“改造”人了?
   
     新京报:延伸开来,是人心重要还是制度重要?
   
     周其仁:人心都差不多,同样的人,可能是天使,也可能是魔鬼,就看你在什么样的限制条件下。你说,吃一顿饭,要晒账单,你看谁敢吃?他就不吃了,会克制自己的私欲。你说,这件事情没人知道,那你我人性中恶的东西就会膨胀起来。所以,要有一个制度的约束,其中公开化是非常简单的一帖药。
   
     增加透明度,提高公开化程度,实际上能够动员包括事后定义为“贪官污吏”的那些人心理中的积极因素。贪官不是天生的,拿刘志军来说,当年在铁道部门像个疯子一样抓项目,也不能说没有做过好事,问题是,现实让他心中善和恶的哪一面占了上风,他有更多的机会表现善的部分,还是有更多的机会表现恶?说穿了,政治体制改革是要让政治家心里善的一面多有机会表现。
   
     新京报:相比于经济改革,政治改革的滞后越来越受关注。
   
     周其仁:是的,我也写过,经济改革触动了既得利益,还可以给予补偿,但是政治权力,有点麻烦,损害了以后怎么补偿?比如物价放开,原来管物价的人员的权力就没有了,怎么给他补偿?要补也补不起,那是巨大的利益,不补,就成为改革阻碍。政治改革难就难在这个地方,补偿之道不容易寻找到。
   
     新京报:在当前情况下,进一步改革的动力何在?
   
     周其仁:不接受就是改革动力。我们的社会经过辛亥革命,经过“五四”运动,经过共和国的建立,包括对传统文化的放弃,公平意识变得很强,比如你贪污,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接受。这是动力,你需要很有智慧地去驾驭它。说来说去,还是我说的那个“改革的逻辑”:政治改革很难,不改又不行。
   
     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亚顺
   
   原标题:对话周其仁 “人的城镇化”是重要的国家态度
(2013/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