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家庭教会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9月4日
     
     
   1、《圣经》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我们中国基督徒应当感到亏欠上帝
     
     《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圣经》在中国如同是非法书籍。由此,使得很多人——很多非基督徒——不能正常地接触到《圣经》,从而使得这些很多人——这些很多非基督徒——因此失去了认识主耶稣的机会。
     
     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应当为此感到亏欠上帝,亏欠我们的主耶稣。因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事情,之所以允许这种现象持续地存在这么多年,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由于我们中国基督徒,对这种现象视而不见,对这种现象麻痹不仁。
     
     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古兰经》、《金刚经》、《坛经》、《心经》等,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圣经》。我们国家应当不会有“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圣经》”这样的法律法规。那种把“《圣经》不能公开出版”的原因单单推给政府,是不负责的。
     
   2、为了《圣经》在中国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我们基督徒应当竭力争辩
     
     “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那么,今天,我们中国基督徒就应当,为了《圣经》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在书店里能够公开出售,《圣经》在中国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来竭力的争辩。
     
     《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不能公开出售,《圣经》在中国如同是非法书籍,中国的“三自”负有重大责任,同时美国的某些教会也负有重大责任。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不应当,因为“三自”的势力太大,因为美国的某些教会势力太大,就不敢来争辩。
     
     你怕他们,你为什么不怕很多中国人——因此——读不到《圣经》;你怕他们,你为什么不怕福音在中国——因此——得不到更大的广传;你怕他们,你为什么不怕很多中国人——因此——读不到《圣经》,接受不到福音,而没有新的生命,得不到永生。
     
   3、为了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我们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地祈祷
     
     为了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在今年5月份后,我先后写了《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等文章。
     
     《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不能公开出售,《圣经》在中国如同是非法书籍,中国的“三自”负有重大责任,同时美国的某些教会也负有重大责任。为此,我们致信给美国驻华大使《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此信已有很多肢体联名;我们希望美国驻华大使来帮助转交我们致美国一些教会的一封信《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我们知道,我们致美国驻华大使的这封信,极大的可能是,我们通过邮局寄出的传统信件寄不到骆家辉大使手里,我们通过网络方式发出的电子信件也到不了骆家辉大使那里;为此,我们只能是默默地祈祷,来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地祈祷,来求主引导。在5月16日,我们是第一次来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在5月27日,我们是第二次来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在2天前的9月2日,我们是第三次来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我们希望更多的主内肢体,来与我们一起祈祷。我们相信,我们的主一定会听我们的祈祷。最终一定会,《圣经》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在书店里能够公开出售,《圣经》在中国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
     
   1、我们第一次来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地祈祷,求主来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徐永海5月16日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的照片
   
   
   2、我们第二次来到美国大使馆前,来默默的祈祷,求主来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徐永海5月27日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的照片
   
   
   3、我们第三次来到美国大使馆前,来默默的祈祷,求主来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徐永海9月2日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的照片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1、《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2、《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中国部分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及慕道友
     
             2013年8月1日
     
   尊敬的美国驻华大使:
     
     我们是一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及慕道友,现就《圣经》在中国应当公开出版一事致信给您;因为《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也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也负有重大责任。
     
   1、圣经不能公开出版,美国的某些教会也负有重大责任,这些教会应当改变做法
     
     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这些教会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而使得《圣经》在中国一直没有得到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卖《圣经》,《圣经》在中国如同是非法书籍;而使得,普通的中国人(非基督徒)很难接触到《圣经》,很难购买到《圣经》。
     
     当年,美国的这些教会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可是,结果却是,《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可以说,这些年来,美国和国际的这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UBS联合圣经公会等)是好事没有做到家,是好心没有做到头;甚至可以说是,好心帮了倒忙,好心办了坏事。那么美国和国际的这些教会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即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公开出售,使《圣经》在中国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
     
     只要美国和国际的这些教会(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UBS联合圣经公会等)改变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三自”提供“帮助《圣经》出版、印刷、发行、销售”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来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或者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并要求“三自”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三自曾承诺过要公开出版圣经)。最终来做到,《圣经》在中国可以公开出版,《圣经》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公开出售,《圣经》在中国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
     
   2、我们国家应当不会有“就是不许圣经公开出版、公开出售”的法律法规
     
     这些年来,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可以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心经》等,而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那种认为“就是因为政府有特别规定,所以《圣经》才不能公开出版”,可能是一种误解。因此说,在中国,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公开出售,来使《圣经》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应当是可以做到的。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缸瓦市教堂工作的,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的,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当代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后来美国的教会(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印刷、发行、销售《圣经》,“三自”更是独自包揽了此事,而使得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
     
     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如同当年“反右”是用来打压知识分子的;只是现在不敢再用“反右”来管理知识分子了,可是现在依旧还再用“三自”来管理基督徒。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三自”不愿意公开出版《圣经》,是不奇怪的。可是“东门国际事工”、UBS联合圣经公会等却在配合着“三自”这样做,这就很奇怪了,不应当这样呀。为此,我们希望这些教会改变原有的做法,来使《圣经》在中国成为合法的书籍,能够公开出版,能够公开出售。
     
   3、为了圣经公开出版,我们致信美驻华大使,来促使美国有关教会改变原有做法
     
     《圣经》是全球范围内发行量最大,翻译成语言种类最多的书,也是第一本被带进太空的书。可是,在中国《圣经》却不能公开出版,在书店里不能公开出售,如同是非法书籍。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在中国基督教是受到特别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某些公安人员是这样认为,从而使得他们可以肆意地打压基督徒。一些海内外基督徒是这样认为,他们就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这样即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并且因为私下印刷、运送、发放《圣经》,而使得一些基督徒被抓、被打、被罚款。
     
     美国年年都公布《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来支持宗教自由。如在2012年《报告》中写到:“……国务院、我们的驻外使团……,充分利用美国政府的各种工具,促进和保护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美国驻外使团的官员和各国政府及大小宗教团体的代表定期会晤,讨论宗教自由问题……”。为此我们这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及慕道友致信给您,希望通过您,来向这些教会转达我们的上述要求,来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出售。附上《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