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姜维平文集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姜维平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薄熙来虽然被判无期徒刑,但他当年与王立军搞的“打黑”却不在清算之列,由此种下的苦果却由重庆民营饱嚐,最典型的案例是李俊的俊峰企业集团,不仅老板继续流亡海外,而且刚恢复生机的公司动辄受到以维权为借口的群体性事件的骚扰,9月24日上午11时许,“俊峰香格里拉楼盘”的3名购房业主,其中一人竟愤怒地手持木棍,径直地冲进售楼部大吵大闹,要求该公司立即赔偿逾期交房经济损失及违约金,并声称,否则,将在近日联合更多的购房业主到此云集“讨要说法”,并联合到区、市上访,甚至采取阻塞交通、拉起横幅、上街游行等过激行为。


   
   这不是偶然孤立的突发事件,自从薄王倒台之后,围绕着如何评价“唱红打黑”,中共高层及地方政府官员们意见分歧,各执一词,展开热烈的争议,至今也无定论,由于没有全盘否定薄熙来,留下了思想混乱的后遗症,使遭受“黑打”抢劫的民企,没有一家进入司法申诉程序,连李庄案都没平反,故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包括购房业主在内,不能正确对待民企的史无前例的遭遇和困境,不愿与发展商分担忧愁,政府更是不积极协调和解决,造成多年来薄王种下的苦果,逼迫民企往肚子里咽,随时引发群体性事件,近年重庆类似俊峰置业的故事多如牛毛,不绝如缕。
   
   消息人士说,连日来,俊峰民企经常接到有关“香格里拉楼盘”部分业主的电话,他们威胁称,9月28日将组织450多户业主,共近2000人,聚集到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抗议示威,索赔逾期交房损失及违约金损失,如果不答应,将前往市委、市府或区委、区府集体上访,甚至扬言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将阻塞通往“俊峰香格里拉楼盘”的国道交通。也就是说,官方最担心的一次规模较大的群体性事件,正在纭酿之中,据悉,早在2012年11月2日,近200名“俊峰香格里拉”购房业主就在网络上发布信息,进行串联,公安机关通过网监巡逻发现后,对有关人员进行了劝说,对其制作的横幅及时收缴,但当天仍有近100多人冲击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区域,后来,这些人离开时,曾扬言另选择时机拉横幅从俊峰香格里拉游行到“三峡广场”、区政府等。可见客户与发展商的矛盾越演越烈。
   
   表面上看,这是民企与客户之间的生意纠纷,但回顾历史却发现是政治问题,以前,李俊的民企在汪洋等中共改革派官员的领导下,一直平稳而活跃地增强实力,不仅是当地的纳税大户,而且李俊本人还是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受到政府的嘉奖和表扬,2010年10月之前,它有固定员工500多人,流动性建筑员工约1000人,累计开发房地产面积超过百万平方米,已上缴税收近4亿元人民币。但是,自从薄熙来南下独掌西南一隅重庆的大权以来,形势巨变,他立志“抢钱买官”,伙同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打手,推行“文革模式”,徇私枉法搞“黑打”,公开叫嚣和推行“打黑除恶无法律障碍”,由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和其他部门,联合成立了“091-1012专案组”,公然违反宪法、刑事诉讼法和公司法等法律法规,非法追缴该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非法扣押合法资金2,3亿元,非法监管与所谓涉黑案件无关的公司行政印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工作人员印章、空白银行支票、银行支票解码器等用于该公司自主经营的基本要件,致使其无法自主经营,造成无法按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的时间,即,在2011年12月30日之前交房。但该公司克服困难,尽力减少经济损失,终在2012年9月28日完成商品房一期工程1-7号楼的工程,于2013年6月19日完成了16-24号楼的交房任务。这一成果已是公认的重庆商场奇迹。
   
   但是,企业离不开政治,也躲不开政府官员的影响,当薄王倒台后,他们再苦再难,也得咽下“黑打”酿造的苦酒,毕竟他们还得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试想,参与“黑打”的专案组利用非法监管该公司印章之特权,百般刁难,火上浇油,逼迫其违心承诺客户超出合同原先约定额的违约金,埋下社会不稳定的重大隐患。一般正常情况下,按照购房合同和补充合同,逾期交房赔偿违约金,是按照以购房人交纳的首付款,加上实际支付给银行的按揭款本金为基数计算的。第一期商品房1-7号楼的逾期交房违约金应当是860多万元。但是,“黑打”专案组的薄王死党王浦等人,以冻结该公司1800万元相威胁,强迫其承担逾期交房违约金1780万元,即,实际上,公安局绑架这家公司以购房总价款为基数计算违约金。
   
   知情人回忆说,公司领导一度不同意专案组的决定,但无奈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公安局掌握企业的印章,不同意就不盖章,当时,为了启动“香格里拉二期工程”,需要向建委、设计院等部门呈报方案,专案组王浦等人强令该公司制作一份超出逾期交房违约金的公函,美其名曰“关于履行合同责任函”,以此践踏国家经济合同法,强令民企承诺2013年9月28日前,向450多户业主支付超出合同约定额的逾期交房违约金。虽然,后来由于形势变化,海外與论关注度高,专案组的违法监管被纠正和撤销,但赔偿义务机关却“躲猫猫”,不办事,致使该公司无钱兑现“承诺”。
   
   重庆消息人士表示,俊峰集团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应,但效果不明显,直到在市委书记孙政才当政后,重庆民企的困境才得到了初步改善,2012年7月23日和9月30日,黑打专案组归还了该公司被非法监管的2亿元资金,但依然继续扣押2651万元,后来在重庆高院钱锋院长的督促下,得以全部归还,同时,全部公司印章也物归原主。自此,企业才开始走上正常的经营轨道,但是,该公司被非法追缴的6680,38万元,至今未归还;非法转嫁公司承担的鉴定费34万元至今未归还;因非法监管造成的其它经济损失至今未赔偿。尽管这家民企赶时间抢速度,日夜兼程,但由于资金困难和遗留问题太多,2013年9月28日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的“死限”将至,目前陷入了绝境,一些同情薄熙来的官员热衷于看热闹,450多户购房业主不承认困难是薄王造成的,把矛头指向无辜的公司老板,使群体性的不稳定事件一触即发。重庆消息人士预言,过去“黑打”中参与抢钱的一些受益者,将在背后鼓动闹事,并把此事包装成对薄熙来支持的“正义之举”。
   
   因此,罗浩领导下的这家饱经风霜的民企,为了避免和有效处置2013年9月28日可能暴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维护社会的稳定,已紧急向全社会发出如下呼吁:(一)请求重庆市委、市政府敦促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立即制定“9,28”应急预案,在9月28日当天做好增派警力的准备,随时监控“香格里拉”业主的动态;(二)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平反俊峰企业冤案,撤销对原董事长李俊先生的错误追捕;(三)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先行对现已明确的非法刑事追缴的该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予以归还,先行对现已明确的非法监管造成的损失11305万元进行赔偿;(四)协调化解和处置可能暴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切实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把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笔者看来,重庆类似俊峰的企业还有彭治民等多家,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就是要全盘否定和清算薄熙来,把640多个所谓的黑社会重新审理,纠正所有的冤假错案,该释放的“罪犯”要放,该国家赔偿的要赔偿,该还的钱一定要还,该披露的黑打内幕要如实地告诉人民,要抓捕的薄熙来余党要彻底清算,像黄奇帆这样的“两面派”一定要重判,同时,对薄王造成的不能如期交房的类似纠纷应当在法制轨道上处理,不应当由吃尽了委屈的民企老板代人受过,做到了这一点,比开一百次表彰民企的大会都要有积极作用。
   
   2013年9月25日夜于多伦多。
   
   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2013年9月26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因作者在校进修英语,全天上课,故不接受媒体采访,多谢理解。
(2013/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