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姜维平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薄熙来虽然被判无期徒刑,但他当年与王立军搞的“打黑”却不在清算之列,由此种下的苦果却由重庆民营饱嚐,最典型的案例是李俊的俊峰企业集团,不仅老板继续流亡海外,而且刚恢复生机的公司动辄受到以维权为借口的群体性事件的骚扰,9月24日上午11时许,“俊峰香格里拉楼盘”的3名购房业主,其中一人竟愤怒地手持木棍,径直地冲进售楼部大吵大闹,要求该公司立即赔偿逾期交房经济损失及违约金,并声称,否则,将在近日联合更多的购房业主到此云集“讨要说法”,并联合到区、市上访,甚至采取阻塞交通、拉起横幅、上街游行等过激行为。


   
   这不是偶然孤立的突发事件,自从薄王倒台之后,围绕着如何评价“唱红打黑”,中共高层及地方政府官员们意见分歧,各执一词,展开热烈的争议,至今也无定论,由于没有全盘否定薄熙来,留下了思想混乱的后遗症,使遭受“黑打”抢劫的民企,没有一家进入司法申诉程序,连李庄案都没平反,故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包括购房业主在内,不能正确对待民企的史无前例的遭遇和困境,不愿与发展商分担忧愁,政府更是不积极协调和解决,造成多年来薄王种下的苦果,逼迫民企往肚子里咽,随时引发群体性事件,近年重庆类似俊峰置业的故事多如牛毛,不绝如缕。
   
   消息人士说,连日来,俊峰民企经常接到有关“香格里拉楼盘”部分业主的电话,他们威胁称,9月28日将组织450多户业主,共近2000人,聚集到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抗议示威,索赔逾期交房损失及违约金损失,如果不答应,将前往市委、市府或区委、区府集体上访,甚至扬言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将阻塞通往“俊峰香格里拉楼盘”的国道交通。也就是说,官方最担心的一次规模较大的群体性事件,正在纭酿之中,据悉,早在2012年11月2日,近200名“俊峰香格里拉”购房业主就在网络上发布信息,进行串联,公安机关通过网监巡逻发现后,对有关人员进行了劝说,对其制作的横幅及时收缴,但当天仍有近100多人冲击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区域,后来,这些人离开时,曾扬言另选择时机拉横幅从俊峰香格里拉游行到“三峡广场”、区政府等。可见客户与发展商的矛盾越演越烈。
   
   表面上看,这是民企与客户之间的生意纠纷,但回顾历史却发现是政治问题,以前,李俊的民企在汪洋等中共改革派官员的领导下,一直平稳而活跃地增强实力,不仅是当地的纳税大户,而且李俊本人还是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受到政府的嘉奖和表扬,2010年10月之前,它有固定员工500多人,流动性建筑员工约1000人,累计开发房地产面积超过百万平方米,已上缴税收近4亿元人民币。但是,自从薄熙来南下独掌西南一隅重庆的大权以来,形势巨变,他立志“抢钱买官”,伙同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打手,推行“文革模式”,徇私枉法搞“黑打”,公开叫嚣和推行“打黑除恶无法律障碍”,由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和其他部门,联合成立了“091-1012专案组”,公然违反宪法、刑事诉讼法和公司法等法律法规,非法追缴该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非法扣押合法资金2,3亿元,非法监管与所谓涉黑案件无关的公司行政印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工作人员印章、空白银行支票、银行支票解码器等用于该公司自主经营的基本要件,致使其无法自主经营,造成无法按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的时间,即,在2011年12月30日之前交房。但该公司克服困难,尽力减少经济损失,终在2012年9月28日完成商品房一期工程1-7号楼的工程,于2013年6月19日完成了16-24号楼的交房任务。这一成果已是公认的重庆商场奇迹。
   
   但是,企业离不开政治,也躲不开政府官员的影响,当薄王倒台后,他们再苦再难,也得咽下“黑打”酿造的苦酒,毕竟他们还得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试想,参与“黑打”的专案组利用非法监管该公司印章之特权,百般刁难,火上浇油,逼迫其违心承诺客户超出合同原先约定额的违约金,埋下社会不稳定的重大隐患。一般正常情况下,按照购房合同和补充合同,逾期交房赔偿违约金,是按照以购房人交纳的首付款,加上实际支付给银行的按揭款本金为基数计算的。第一期商品房1-7号楼的逾期交房违约金应当是860多万元。但是,“黑打”专案组的薄王死党王浦等人,以冻结该公司1800万元相威胁,强迫其承担逾期交房违约金1780万元,即,实际上,公安局绑架这家公司以购房总价款为基数计算违约金。
   
   知情人回忆说,公司领导一度不同意专案组的决定,但无奈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公安局掌握企业的印章,不同意就不盖章,当时,为了启动“香格里拉二期工程”,需要向建委、设计院等部门呈报方案,专案组王浦等人强令该公司制作一份超出逾期交房违约金的公函,美其名曰“关于履行合同责任函”,以此践踏国家经济合同法,强令民企承诺2013年9月28日前,向450多户业主支付超出合同约定额的逾期交房违约金。虽然,后来由于形势变化,海外與论关注度高,专案组的违法监管被纠正和撤销,但赔偿义务机关却“躲猫猫”,不办事,致使该公司无钱兑现“承诺”。
   
   重庆消息人士表示,俊峰集团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应,但效果不明显,直到在市委书记孙政才当政后,重庆民企的困境才得到了初步改善,2012年7月23日和9月30日,黑打专案组归还了该公司被非法监管的2亿元资金,但依然继续扣押2651万元,后来在重庆高院钱锋院长的督促下,得以全部归还,同时,全部公司印章也物归原主。自此,企业才开始走上正常的经营轨道,但是,该公司被非法追缴的6680,38万元,至今未归还;非法转嫁公司承担的鉴定费34万元至今未归还;因非法监管造成的其它经济损失至今未赔偿。尽管这家民企赶时间抢速度,日夜兼程,但由于资金困难和遗留问题太多,2013年9月28日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的“死限”将至,目前陷入了绝境,一些同情薄熙来的官员热衷于看热闹,450多户购房业主不承认困难是薄王造成的,把矛头指向无辜的公司老板,使群体性的不稳定事件一触即发。重庆消息人士预言,过去“黑打”中参与抢钱的一些受益者,将在背后鼓动闹事,并把此事包装成对薄熙来支持的“正义之举”。
   
   因此,罗浩领导下的这家饱经风霜的民企,为了避免和有效处置2013年9月28日可能暴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维护社会的稳定,已紧急向全社会发出如下呼吁:(一)请求重庆市委、市政府敦促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立即制定“9,28”应急预案,在9月28日当天做好增派警力的准备,随时监控“香格里拉”业主的动态;(二)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平反俊峰企业冤案,撤销对原董事长李俊先生的错误追捕;(三)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先行对现已明确的非法刑事追缴的该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予以归还,先行对现已明确的非法监管造成的损失11305万元进行赔偿;(四)协调化解和处置可能暴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切实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把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笔者看来,重庆类似俊峰的企业还有彭治民等多家,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就是要全盘否定和清算薄熙来,把640多个所谓的黑社会重新审理,纠正所有的冤假错案,该释放的“罪犯”要放,该国家赔偿的要赔偿,该还的钱一定要还,该披露的黑打内幕要如实地告诉人民,要抓捕的薄熙来余党要彻底清算,像黄奇帆这样的“两面派”一定要重判,同时,对薄王造成的不能如期交房的类似纠纷应当在法制轨道上处理,不应当由吃尽了委屈的民企老板代人受过,做到了这一点,比开一百次表彰民企的大会都要有积极作用。
   
   2013年9月25日夜于多伦多。
   
   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2013年9月26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因作者在校进修英语,全天上课,故不接受媒体采访,多谢理解。
(2013/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