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姜维平文集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姜维平
   
   薄熙来案一审宣判前比较热闹,各种观点围绕着庭审和预测,泉水一样喷涌,整体上看不外乎两种:挺薄与打薄,这很正常,一个充满着分歧和矛盾的社会,有对立的观点存在不奇怪,但我认为,视角和观点可以不同,但有一个原则不能违背:必须基于事实,尤其是一些常识性的细节出现在某人的文章中,如果经不起仔细推敲,那么,再耸人听闻或独树一帜,都是在以讹传讹,不负责任,现在,这样的文章比较多,多得几乎每天都有,我无意专挑别人的毛病,实际上,我现在正在学校进修英语,确实没有时间,但读了今天多维网刊发的秦晓鹰的文章,不得不指出,它的事实细节上的一处错误,没引起读者的注意,真的令人遗憾。


   
   作者这样写到:庭审薄熙来,大概是酷热的中国8月份社会生活中最大的热点了。秋凉来了,对薄的宣判也将在明天(9月22日)到来。我在接受一家香港英文网站采访中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过,如果中国也有一本类似美国的《时代》周刋,那么它的8月份的封面人物一定会是薄熙来。这句话未必正确,但作者有这样讲的权利,但下面描述的故事却并非事实:
   
   我第一次见薄熙来大约是在1990年前后。那年夏天我以作家和媒体人的身份,应邀参加了一个由当时的国家计委组织的《环渤海行》摄影记者团。人家都扛着专业摄影家的长枪短炮,我是惟一耍笔杆的。一行8人路过大连,市委书记曹伯纯会见、座谈、宴请。时任大连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的薄熙来作陪。说实话,我对那次见面印象不深。这一方面与曹伯纯的拘谨寡言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薄熙来本人的低调。在面对面的小型座谈会上,他不但几乎没说话,甚至还主动离坐给大家倒水和剥水果吃。所以,直到我们离开大连时,也无一人提及“那个高个子”是中顾委副主任、前副总理薄一波的孩子。
   
   我想,假如秦晓鹰在写完之后,再仔细核实一下,可能更好,他在谷歌上点一下曹伯纯书记的名字,或薄熙来的名字,就可以知道自己闹出天大的笑话,曹1992年6月任大连市委书记之时,薄熙来已是副市长,代市长,即薄早就不是大连市委宣传部的部长了,而且,大连官场和商场的人几乎都知道,薄与曹严重不和,极少在公开场合一起会见客人,何况是“8个媒体人士”,我记得非常准确,只有上级来人,协调他们的矛盾时,二人才能在一起坐坐谈谈,而这样的场景,记者是无法目睹的,我也是听一些领导讲的,但几个常委都如是说,就所言不虚了。像秦晓鹰描述的那种场合,薄熙来是绝对不可能与曹伯纯一起做东的,更不可能是以宣传部长的身份作陪,还主动离座给大家倒水什么的,真是胡扯,这些杜撰的细节即不是事实,也不符合薄熙来一贯的思想性格,基于这样的常识性错误,再去借题发挥,看似有亲身感受,但只能哗众取宠,贻笑大方了。
   
   至于作者所言第二次见薄,又描绘了另一个细节,但没讲是哪一年,只说薄熙来是书记,如果是真的,就应当是1999年以后的事了,我没那么好的记性,也不好核实,我知道薄熙来讲话很幽默,不好作评价,我只想说,作者有关第一次与薄见面的事,讲得太离谱了,而第二次又太粗放,连哪一年都不注明,也没讲北京市副市长是何人,就更令我一头雾水了。总之,可能是作者记错了,也可能是把道听途说的东西当成小说去写了,因此,读者会怀疑作者其它的事例的真实性,比如,有关对薛蛮子,陈小鲁的回忆,是否也与上述的薄曹错位的事类似?因为当事人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自辩,而这些文章又是读者喜欢看的,无疑地,像秦晓鹰这样的名家,其作品又被影响很大的多维网放在显著位置发表,自然容易造成误解,是应当注意的。至于它的观点,笔者就不做评价了。
   
   2013年9月21日于多伦多
(2013/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