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姜维平文集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姜维平
   
   薄熙来案一审宣判前比较热闹,各种观点围绕着庭审和预测,泉水一样喷涌,整体上看不外乎两种:挺薄与打薄,这很正常,一个充满着分歧和矛盾的社会,有对立的观点存在不奇怪,但我认为,视角和观点可以不同,但有一个原则不能违背:必须基于事实,尤其是一些常识性的细节出现在某人的文章中,如果经不起仔细推敲,那么,再耸人听闻或独树一帜,都是在以讹传讹,不负责任,现在,这样的文章比较多,多得几乎每天都有,我无意专挑别人的毛病,实际上,我现在正在学校进修英语,确实没有时间,但读了今天多维网刊发的秦晓鹰的文章,不得不指出,它的事实细节上的一处错误,没引起读者的注意,真的令人遗憾。


   
   作者这样写到:庭审薄熙来,大概是酷热的中国8月份社会生活中最大的热点了。秋凉来了,对薄的宣判也将在明天(9月22日)到来。我在接受一家香港英文网站采访中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过,如果中国也有一本类似美国的《时代》周刋,那么它的8月份的封面人物一定会是薄熙来。这句话未必正确,但作者有这样讲的权利,但下面描述的故事却并非事实:
   
   我第一次见薄熙来大约是在1990年前后。那年夏天我以作家和媒体人的身份,应邀参加了一个由当时的国家计委组织的《环渤海行》摄影记者团。人家都扛着专业摄影家的长枪短炮,我是惟一耍笔杆的。一行8人路过大连,市委书记曹伯纯会见、座谈、宴请。时任大连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的薄熙来作陪。说实话,我对那次见面印象不深。这一方面与曹伯纯的拘谨寡言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薄熙来本人的低调。在面对面的小型座谈会上,他不但几乎没说话,甚至还主动离坐给大家倒水和剥水果吃。所以,直到我们离开大连时,也无一人提及“那个高个子”是中顾委副主任、前副总理薄一波的孩子。
   
   我想,假如秦晓鹰在写完之后,再仔细核实一下,可能更好,他在谷歌上点一下曹伯纯书记的名字,或薄熙来的名字,就可以知道自己闹出天大的笑话,曹1992年6月任大连市委书记之时,薄熙来已是副市长,代市长,即薄早就不是大连市委宣传部的部长了,而且,大连官场和商场的人几乎都知道,薄与曹严重不和,极少在公开场合一起会见客人,何况是“8个媒体人士”,我记得非常准确,只有上级来人,协调他们的矛盾时,二人才能在一起坐坐谈谈,而这样的场景,记者是无法目睹的,我也是听一些领导讲的,但几个常委都如是说,就所言不虚了。像秦晓鹰描述的那种场合,薄熙来是绝对不可能与曹伯纯一起做东的,更不可能是以宣传部长的身份作陪,还主动离座给大家倒水什么的,真是胡扯,这些杜撰的细节即不是事实,也不符合薄熙来一贯的思想性格,基于这样的常识性错误,再去借题发挥,看似有亲身感受,但只能哗众取宠,贻笑大方了。
   
   至于作者所言第二次见薄,又描绘了另一个细节,但没讲是哪一年,只说薄熙来是书记,如果是真的,就应当是1999年以后的事了,我没那么好的记性,也不好核实,我知道薄熙来讲话很幽默,不好作评价,我只想说,作者有关第一次与薄见面的事,讲得太离谱了,而第二次又太粗放,连哪一年都不注明,也没讲北京市副市长是何人,就更令我一头雾水了。总之,可能是作者记错了,也可能是把道听途说的东西当成小说去写了,因此,读者会怀疑作者其它的事例的真实性,比如,有关对薛蛮子,陈小鲁的回忆,是否也与上述的薄曹错位的事类似?因为当事人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自辩,而这些文章又是读者喜欢看的,无疑地,像秦晓鹰这样的名家,其作品又被影响很大的多维网放在显著位置发表,自然容易造成误解,是应当注意的。至于它的观点,笔者就不做评价了。
   
   2013年9月21日于多伦多
(2013/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