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姜维平文集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8月26日,薄熙来在庭审即将结束之时,自爆家事丑闻说,谷开来与王立军“如胶似漆”,还讲述了一些细节,比如,谷开来亲自带人去查抄王局长的办公室,收走了几十双皮鞋,王立军自打耳光,等等,这引起了轩然大波,媒体争相转载,很多人津津乐道,甚至据此说,王立军参与杀人,谷被王设圈套骗了,似乎薄谷案是冤案,应予推倒重来,但笔者积多年观察得出结论,薄熙来困兽犹斗,一派谎言,正好反证他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他自戴绿帽子的目的,是施放烟幕弹,企图把一起刑事案件搅和成一件政治因素和桃色家丑纠葛在一起的丑闻。


   
   谷开来真的与王立军有一腿吗?我不了解2007年以后在重庆的薄家事,而且随着地位变化,人也在应时而变,但万变不离其宗,人常说,江山易移,本性难改,谷开来再怎么变化,也还是她,就大连的最初印象,她不是一个象许多媒体推测的那种女人,1987年,薄在金县,她常从北京来探亲,对薄是关爱有加的,有了儿子瓜瓜之后,他们也是如胶似漆的,没听说她有外遇的流言,1988年,薄任宣传部长,谷从京城坐飞机45分钟就可以飞到大连,经常与薄团聚,他们在周水子机场到市委机关的路上,用英语谈情说爱,很浪漫的,据接过他的司机说,他们感情很好,即使在90年代初,因“太阳雨事件”而闹家庭矛盾,也未达到谷移情别恋的程度,总之,按照她一贯的思想性格,不太可能与王立军有染,除非她真的象薄描述的那样“疯了”,但薄2011年还在“两会”上说,谷为他“打黑”提供法律咨询,2012年在两会上又表扬谷开来,这如何理解呢?
   
   这是从她自身性情看问题,为其一,第二,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根本不符合情理,也有违官场的规则,当然,由于缺乏制约和监督,官员贪腐滥权养情妇的事,比较普遍,但基于中共上级决定下级命运的现实,王立军再随便,谷开来再寂寞,他们再风流,也不可能在薄的眼皮底下“如胶似漆”,也就是说,王立军搞谁的女人都有可能,绝对不会勾引他的上级薄熙来的太太,何况薄是一个有仇必报,心胸狭窄的人,他玩别人的老婆可以,反之他不可能接受,就他与王的密切关系,这种“兔子吃窝边草”的男女之情,操作起来相当困难,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不过,我承认王与谷肯定关系不一般,这不是爱,是一种利用,是工作需要,一种彼此只可意会,不可言谈的利益交换,王看重的是谷身后的强势人物和特权,这一点类似徐明,不要做过份的解读,因为干部体制决定了薄对他是最有用的,而谷不过是媒介;反过来,谷急需王立军的鲁莽和暴行,他是公安局长,可以调动专政工具整肃她不喜欢的人和事,薄谷都是靠强权打压异议人士的专制统治者,谷是薄的影子,薄是谷的后台,王是咬人的家犬,家犬怎么可能与女主人有染?至于家犬最终咬伤了薄熙来,也是被逼的,并非女主人红杏出墙造成的,这已经成了定论。
   
   第三,从男女之情的人性角度看,一般情况下,岁数小的男人,不太可能与岁数大的徐娘半老的女人偷情,除非女人过于主动,谷开来比王立军大得多,虽然,年轻时有几分姿色,但毕竟年龄不饶人,王立军身后有女子骑警队等庞大的“后宫”,众多想利用他的美女如云躁动,还有谷开来的缝隙可插吗?有人从一张两人合影看出谷开来的眼神有点色迷迷的,这也是不了解谷的缘故,她在大连就是这样,不高兴时死板着脸,腮帮子特大,一高兴就脉脉含情的,她的眼睛确有点迷人,但却是一个心毒手辣的女人,估计她到大街上慰问警察,与王立军正是合作的黄金时期,也挺佩服王的,王长得魁梧英俊,又善于包装自己,能说会道的,曾把谷捧得天花乱坠的,谷对其一度印象不错,这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第四,假如真的谷与王是这种关系,在一个小圈子里,就会有传闻流出,重庆是大城市,但决策圈子并不大,市委市政府的与薄有往来的官员,商人,记者很多,不会密不透风,但从未听说过此事,只是8月26日由薄熙来自爆家丑,这显然不符合情理,试问,“如胶似漆”的目击者难道只有一人,既然是这种程度,怎么可能只有薄熙来自己知情呢?薄熙来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心胸,任由下属玩其老婆,还给王授予“打黑英雄”的勋章呢?除非薄为了上位,稳住家犬而忍辱负重,而从以往表现看,薄不是这样性格的人,如果他真的那么大度能容,就不会动手打王立军,他的仕途历史就改写了。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薄熙来的指责也自相矛盾,一方面说王“暗恋”谷,一方面又反复用了“如胶似漆”的成语,形容两人的关系,这不对劲,“暗恋”是表明没有性关系,“如胶似漆”是确定有一腿,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可见,薄是在撒谎,在愚弄法庭,混淆视听,象以前贯于巧言善辩编故事一样,这回编大了,编得太离谱,可能的实情是,以前王谷情同兄妹过于密切,薄熙来有点嫉妒,但基于没越底线,需要互相利用,薄可以包容,但谷杀人之后,以为家犬必得包庇他,但却令其失望,秉告薄熙来,恰恰他也是不讲原则的人,基于对谷27年的夫妻之情,力求保她而割其家犬之肉,故一时冲动打了王,与其彻底决裂,而王不甘心受辱,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决定破釜沉舟,与主人同归于尽,如此而已,岂有它哉?
   
   因此,在我看来,面对法庭的铁证如山,薄熙来象一个输光了的不服气的赌徒,他经过16个月的前思后想,找不到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只好编造了王谷“如胶似漆”的小故事,这即可满足市井小民的好奇心和窥私癖,也可以左右善良老百姓的感情和怜悯,又可以巧妙地否认王谷证人的身份,还可以为海外媒体增加一点销售量,抵消人们对其退出政坛的遗忘,其目的都是想逃脱法律的制裁,但一切都无济于事,看一个人所言所行,不会只看一时一刻,也不会只看一件事,也许读者们淡忘了2001年薄熙来在“两会”上说的话:我不认识姜维平,但人们会记得2012年3月14日他的信誓旦旦,所有正直的人都会得出结论,他讲得话是希望别人知道的东西,肯定不是实情,法庭不可能依据谎言而宣判,他必将为翻供,狡辩和无耻的谎言付出代价。
   
   2013年9月1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9月2日首发。
   转发请注明出处,任何公开出版的书籍引用此文需经作者书面授权。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2013/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