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独往独来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外面大饥荒 毛泽东的性欲变本加厉
   李志绥
   
   在空前的大灾难当中,毛在声色的追逐上却变本加厉,而且已经越来越不加丝毫掩饰。
    中南海春藕斋重新粉画装修,舞会的场所暂时迁移到怀仁堂内北大厅,后来又回到了春藕斋,春藕斋舞厅旁边新修了一间“休息室”,里面放了床。我那时仍是每场舞会必到,常在舞兴正酣的时候,大家都看见毛拉着一位女孩子去休息室,待在里面,少则半小时,长则一个多小时。这时人民大会堂的北京厅刚好改名成一一八(118)会议室,这是一大间会议室,里面的装璜,家具,吊灯远胜于克里姆林宫的规模,是我见过最豪华的房间,在人民大会堂内,毛又有一些女朋友。

    许多女孩子以与毛有这种特殊关系为荣,这些女孩子大多是贫农出身,或是从小由政府养大,思想上非常崇拜毛,毛的临幸自然会让她们感觉到莫大的恩宠。但是也有一些女孩子拒绝毛的要求,通常她们是年纪较大,教育水平较高的女青年。有些护士认为与病人发生亲密关系,有违职业道德。
    大部分的女孩都知道这特殊关系只是暂时的,她们开始服侍毛时都极为年轻,而且未婚,等毛厌倦了,就会安排她们跟年龄差不多的人结婚。在毛宠幸期间,他要他的女友们对他忠贞,虽然有的也会自行结婚,却仍会被毛叫去陪伴。
    这些年轻女孩在敬畏毛的政治权利外,也倾倒于毛的性能力,毛在六十七岁时,阳萎问题完全消失,毛在那时成为实践者--性的功能是延年益寿,而不单是享受。
    我不可避免地知道了毛的许多臭事。他的女友平时则大肆宣扬这种特殊关系,而且说话露骨。毛常把素女经拿给他的一些女人看,这成了他的教科书。有的女孩很年轻,文化程度又低,这部书字句艰涩,与现代语言有不少差别,她们常拿一些看不懂的字词来问我。这些都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也无法说清。有天一个女孩子毫无遮掩的告诉我:“主席可真是个伟大人物,他样样都伟大,真使人陶醉。”
    年轻女人既多,有位年轻卫士便惹上麻烦。有天半夜,一位文工团团员来卫士值班室给毛取安眠药。这位卫士开玩笑的拍了毛女友的臀部一下,说她长得很白很嫩。她立刻变了脸,骂了一声:“流氓”。匆匆走了。她回到毛的卧室,向毛全部都说了,当夜毛将汪东兴叫来。
    汪从毛卧室出来后,便冲进值班室,对卫士吼说:“你怎么什么事都要插一手?这不是老虎嘴里拔牙?”
    卫士问汪怎么办。汪说:“听主席的。不过你也不要着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停止了卫士的值班,叫卫士休息,听候处理,并且取走了卫士的手枪。毛原本想将卫士关起来,汪建议不如办得缓和一些,太急太严,怕出人命,并且提出,将卫士作为正常工作调动,调出北京。毛同意了汪的意见。过了两天,汪东兴找卫士正式谈话,将卫士调走。
    我们在上海逗留的时候,毛住在锦江饭店南楼第十二层楼。整个南楼全由一组人员居住。这次同行的有一位女机要员。
    毛在一九六一年跟这位机要员很热火,二月时毛在她的民兵服相片背面写了一首七绝: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她当时就想拿出去发表,被毛阻止了。
    一天凌晨四点,新调来的一个年轻卫士慌慌张张跑到我的住房将我叫醒,说:不好了。我到主席房里去给他的茶杯倒开水,我也不知道有人睡在他的床上。我一进去,她光着身子掉下床来,吓得我立刻退出来。你看这怎么办?”那位卫士才来一组不久,不清楚毛的生活规律。他说他不晓得毛房里有女人,他也没看得很真切,只是从放在房门后床前的屏风缝隙里瞧见她。
    我起来说:“别急,主席看见你没有?”
    他说:“我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我刚一进去,她掉下来,我就跑了。”
    我说:“也许主席没有看见。只要他没有看见。只要他没有看见,她怕难为情,也不一定告诉主席。就算告诉了,也没有关系。”我又劝他,以后不可大意。进房以前,一定要清楚里面有没有人。
    卫士说:“我刚来,也没有谁向我说明,该什么时候进去,该怎么办,全凭自已揣摩,自已摸索。我又不知道会有这种事。”一面说,一面哭。我又安慰他,问他告诉汪东兴没有。他说还没有。我告诉他,明天乘空告诉汪东兴,可是不要再同别人讲了,免得传来传去,就成了大问题。又告诉他,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以后可要小心了。毛的房里有女人,千万不可进去。以免误会。
    卫士说他不能干下去了。我说干不干自已作不了主,汪东兴也得听毛的。那卫士只有十九岁,很天真老实。最后他说:“万一有什么事发生,你要证明我确实不了解情况。
    卫士从我八楼的房里出来后,回到十二楼值班室。不过十几分钟,毛房里大吵大嚷起来。卫士不敢去看,后来叫得太厉害了,他才走到房门口。她正在大哭,毛看见卫士,叫他进去,说她不尊重他,没有礼貌,立刻开会,批评她。
    原来她与毛都是湖南人,在中南海跳舞认识的。她有个朋友,想结婚,毛不让她结婚。今天早上,又讲到结婚的事,她便说毛将她当作泄欲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过的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毛听了非常生气,将她踹到床下,就此争吵起来。他两人根本没注意到卫士进去倒了开水。
    毛叫汪东兴去,要汪立刻开会批评她。但她说如果开批评会,就要公开她和毛关系的内情。而且要公开指控毛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汪真是进退两难。汪便找我商量。
    汪说:“这怎么好。随便批评一下,传到毛那里去,毛说我敷衍了事,这就说明我们知道内幕,才马马虎虎过去。但是批重了,她沉不住气,说出真相,等于将毛的丑事抖露出来,毛会认为丑化他。”
    于是汪想出了一个折衷办法。由我先找她谈一谈,说明要按照没有听从和不尊重主席批评,别的事不要谈。她同意了。批评会还是开了。会上她觉得委屈,又哭了一顿,作了自我批评。这事算是就此了结。
    但毛仍不让她结婚。直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毛顾不上了,她结了婚。毛转而对另一位文工团团员发生兴趣。这位是江青在外地时第一个整晚待在毛房内伺候他的女人。在一次晚会后,毛将她带回一组住所,这时江青已去杭州。这位文工团团员白天晚上都住在一组。端茶送饭,完全由她侍候。毛带着她到了上海以后,仍住在锦江饭店南楼。毛和她打得火热的时候,夜晚便要她睡在他的房里。
    上海市公安局的人、上海市委招待处的人和锦江饭店的负责人都在这里,再加上饭店的服务人员,这么多人都知道毛留女人住在房里。这位文工团团员也很得意。她原本就想利用这次外出,将她与毛的特殊关系挑明。她同我说过:“过着这种不明不暗的生活,算怎么一回事哪?”
    但汪东兴负责安全工作外,还兼顾毛的名誉。那么多人知道毛留女人在房内过夜,影响太坏。何况人多口杂,不好。汪认为还是劝毛让这位文工团团员住到别的房间里好些。但汪又不敢自已去跟毛说,便叫卫士给毛提意见。汪跟卫士交代,不能将以上的意见说明是出自汪的口里,只能说是他本人的建议。卫士向毛讲了以上的建议。毛很不高兴,但是勉强同意了。让这位文工团团员住到八楼的一间房内。这便种下了将这位卫士调走的原因。
    这位文工团员还给毛介绍别的女人。她名副其实的“内举不避亲”,将姐姐们都介绍给毛。毛曾让她将大嫂带来见过一次。这位女子年纪大了,长得也不好看。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毛在我们住的无锡太湖内的梅园请那位文工团团员、她二姊和二姊夫一起吃饭。毛不在乎二姊是已婚女子,绿帽冠顶的这位二姊夫不但没有义愤填膺,反而深觉与有荣焉,窃望以此做升官之阶。晚饭后,毛叫他回家,让二姊住了参个晚上。在这期间,毛将曾希圣和柯庆施叫来,讨论了在农村实行包产到户的问题,毛表示支持曾希圣的这一建议。但到一九六二年夏,又批评这是资本主义复辟。
    汪东兴为此曾愤愤地说:“竟然还会有这样忘八式的男人。”汪东兴还讥笑说:“她的妈是死了,不死的话,也会来。这一家子真是一锅煮。”
    自一九六零年以后,毛的性放纵越来越不顾一切。汪东兴一次同我说:“主席年纪老了,是不是觉得活不久了,要大捞一把。否则怎么有这么大兴趣,这么大劲?”
    大部分的女孩在初识毛时,仍是天真无邪的年轻姑娘。毛的性生活,特殊性格和至尊权力,都使这批年轻无知的女孩逐渐堕落。多年来,我看着旧戏不断重演。她们在成为毛的女友后,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日异趾高气昂。与毛的特殊关系是这些女孩唯一往上爬,出名的机会。被毛宠幸后,个个变得骄纵,仗势欺人而难以伺候。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毛踢开的女人,利用与毛有过这种关系往上爬,在共产党内升官,夺取权力。
    那位文工团团员有阴道滴虫病。她说在文工团内,女团员穿的舞蹈服装,全部是混穿混用的,所以一名女团员有了滴虫病,很快就传给了所有的女团员。这种病在男子受染后,没有什么症状,容易忽略过去,但是可以传给女人。女人在初染急性期,症状明显,但到了慢性期,症状就很少了。
    毛很快受到传染,成为滴虫携带者。此后,凡是同他有这种特殊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受到传染。毛根本不相信他自已已经受染。一组知道内情的人,都自带盥洗用具,于是我的药箱内又得装入消毒用药,交给卫士,让他们自已动手。我交代他们,消毒这事不能让毛知道。
   
   清华大学教授刘书林:杨开慧是被谁害死的?
   (博讯2006年5月01日)
    "我死了老婆你死了老公,我老婆和你老公轻轻浮上天空。问问酒吧伙计吴刚什么 美味的有?小吴捧出桂花酒。"  
    这是哪个光棍调戏小寡妇时说的甜言蜜语吧?非也,非也,此乃是所谓的悼亡之 词,毛泽东怀 念前妻杨开慧悼亡之词: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杨自然是指 杨开慧,柳则是指李淑一死去的丈夫柳直旬。把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的丈夫一起 怀念,还说他们两个在一起出游,喝酒,跳舞,毫无悲思之意,且有调情之心, 岂不是有点儿匪夷所思?
    悼念忘者,自然应该是情深意切,悲思绵长。中国历史上的悼亡诗词多不胜数。 比如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 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和陆游的:"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 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 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更是脍炙人口的上佳之做。 (博讯 boxun.com)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