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如何定义“中国人”?]
藏人主张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定义“中国人”?

   
   谁是中国人?如何定义“中国人”?
   狄雨霏 2013年09月05日 纽约时报
   
   


   
   北京——大约10年前,我和丈夫在搬到北京之前来这里旅行,北京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对我的丈夫(爱尔兰人)说,“你们爱尔兰人很白,因为你们吃土豆!”当时我们都笑了起来,虽然司机不完全像是开玩笑。
   
   “谁是爱尔兰人?”华裔美国作家任碧莲(Gish Jen)在同名小说集中提出了这个问题,该书探讨的是美国的文化差异及误解现象。
   
   
   在毛泽东于1976年去世后,中国开始向世界开放。跟那时相比,中国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但孤立主义时代那些根深蒂固的文化信念依然存留。比如,最近的一些书籍及对专攻跨文化问题的一些作家的采访说明,中国人仍然认为,通常被称为“老外”的外国人与自己存在根本上的不同,因此无论他们在中国住多久,他们永远不会成为中国人。
   
   任碧莲说,“我讨厌概括。”“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她在提到很多在华外国人时说。“他们对身份的假设从一开始就有根本上的不同。”任碧莲最近出版了有关“艺术、文化及相互依存”的短篇文集《老虎手书》(Tiger Writing)。
   
   “我认为,差异与此有关:你能接受一个外国人非常中国化吗?”她在马萨诸塞州剑桥通过电话继续说道。“对于一些非常现代化的中国人来说,答案是肯定的。但很多中国人觉得,你必须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这比你能够自行获得的任何东西都要更深层。”
   
   “一旦你自行选择了什么东西,你就不是中国人,”她说。“中国文化不涉及选择。”
   
   很多中国人已经成为美国人,但很少有美国人成为中国人。当然,与美国不同,中国不是一个移民国家。“挤作一团的人群”前往的目标都是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而不是紫禁城。就像爱尔兰人跨越大西洋前往美国一样,中国人跨越了太平洋。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外国人也很难成为中国公民。中国的律师及学者表示,中国版的绿卡项目很难通过。
   
   然而,随着西方国家经济继续衰退,全球经济不断融合,人们纷纷自愿或被迫到东方国家谋生。一些人带来了家人。还有一些在这里结婚。“谁是中国人?”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充满了个人及政治含义。
   
   甚至一些有关外国人在华生活的严肃记述也对他们是否能同化表示怀疑。中国可能有数以十万计的外国人。
   
   我们不妨看看席越的中文图书《他们的中国》。出生在中国的席越具有满洲人血统,目前与丈夫及两个年幼的孩子居住在加拿大。
   
   这本于8月出版的书包含对18名在华外国人的采访。(透露一下:我是采访对象之一。)封面上写道,“他们是旁观者,也是当局者,最终却还是旁观者。”
   
   “啊,”提到这些似乎太过排外的话语的时候,任碧莲在电子邮件中感叹。
   
   席越从加拿大通过电话说:“这些话是我的出版商说的。我觉得它反映了中国对外国人的一种看法,但我自己绝不会这么概括。这些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它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然而,我认为它的确代表了大多数中国人的想法。”
   
   她说,写这本书给她提供了发泄的途径。在加拿大生活了10年后,她于2009年返回中国,感觉自己是个外国人。她希望能理解中国的“其他外国人”——韩国人、日本人、美国黑人、美国白人和欧洲人。
   
   “中国非常奇怪,”她说,“很多事情都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变了。我的朋友变了,我觉得很难过。”
   
   “我父母觉得,我害怕过马路(在中国)是件很奇怪的事,”她说,“路非常宽,红灯亮的时候,车还在走,根本不让行人通过。中国人对此毫无感觉,但外国人是有感触的。有人对我说,‘你只需要保证自己不被车撞。交通灯就别管了。’”
   
   小说《超重行李》(Excess Baggage)的作者卡伦·马(Karen Ma)说自己既是中国人,又不是中国人。她的小说讲的是在日本生活的一个中国家庭,以及姐妹两人(其中一个离开了中国,另一个则留在那里)之间的矛盾。
   
   她出生在中国,成长于香港,那时香港还是英国殖民地,后来又去了日本。
   
   “人们并没有完全接受我,因为我太西化了,”她在目前的居住地印度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中国特有的情况。我在日本也见过这种情况。”
   
   如果说非中国人——或者说像卡伦·马这样不够彻底的中国人——得不到真正的接受,这种情况还伴有一种似乎与之矛盾的心态:卡伦·马说,中国甚至不允许那些不够彻底的中国人停止扮演中国人的角色。
   
   “他们,”这里指的是政府,“有一些明里暗里的办法,以此提醒你,你或许不是彻底的中国人,但你仍然是中国人中的一员,”卡伦·马说。“他们有办法引诱你回来,因为你曾经是中国人。”
   
   作为中华民族一员的认识来源于“共命运”的理念,她说,中国政府和很多中国人都认为,这种东西植根于种族和血统。
   
   对于任碧莲来说,这些都与身份有关,不论是遗传而来的,还是后天得到的。她说,在中国,身份基本上是遗传的,外国人基本不被接受。
   
   “即便在美国,遗传的身份和后天的身份之间也存在矛盾,”她说,“但是在中国,20%的身份是后天的,80%的身份是遗传的,”而在美国,“情况刚好相反!”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国际先驱论坛报》(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驻京记者。
   翻译:陈柳、许欣
(2013/09/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