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陈泱潮文集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2015年复活节摆放在基督祭坛上的献礼(组图)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
轄管/牧養列國者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3:
●对假耶稣假基督张国堂的致命批判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朱元璋强抢陈友谅小妾为何写进圣旨昭告天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3日 转载) 来源:人民论坛
   
    核心提示:他在《明大诰》中写道:破武昌,灭了陈友谅,将其妾带回,送入后宫。“朕忽然自疑,于斯之为,果色乎?豪乎?智者监之。朕为保身惜命,去声色货利而不为。盖为慕声色货利者数数,朝兴暮败。”

   
    古代对官员私生活管得挺宽的:官员随便喝“公酒”、送“公酒”,会丢官;嫖娼一旦被察觉,永不录用;利用职务之便,将自己的著作刊刻,然后搞摊派,“人手一册”,强买强卖,要被革职;到古玩铺坐坐,有“雅贿”之嫌,要被弹劾、免职
   
    历史上各个王朝对官员的私生活,即个人生活,一般都要予以密切注视。不仅对官员的“公德”,而且对其“私德”,即个人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的道德品质,实行严密监管。
   
    典型一例是:明太祖朱元璋对“文臣之首”的宋濂在家跟谁喝酒,都讲了什么,了如指掌。不但如此,宋濂退休以后,在老家干什么,跟什么人往来,是否“本分”,明太祖仍然十分关注,不时向宋濂的孙子询问。故宋濂在任时,谨言慎行,洁身自好。下班回到家中,跟家人和亲友交谈,绝口不提朝中之事,有人问到这方面情况,他指指墙上挂的一幅字,一句话也不说。那幅字写的是“温树”两字,意思是说,连“温室之树”(皇宫中种的树)都不能说,遑论其他!他退休后,闭门不出,不跟官场上的人往来,在旁人看来,俨然是一位对世事漠不关心的、奉公守法的土财主。
   
    各个朝代,都希望保持稳固、长久的统治,因而一般来说,总不希望官员道德败坏、贪贿腐败,加剧跟民众的矛盾,自毁统治根基。为此,就要加强对官员的管理,包括对其私生活的监管。与此同时,还要劝导官员都做本分之官,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宋代吕本中《官箴》一书,就是适应这种需要而编写的。书中开头写道:“当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知此三者,可以保禄位,可以远耻辱,可以得上之知,可以得下之援。”自宋代至清代,这段话都是官员的座右铭。

喝公家的酒,喝出罪来

   
    古代公家的酒,官员们不是想喝就能喝,不是想喝多少就能喝多少,不是想喝“极品”就能喝“极品”,不是想送人就能送人。有的官员贪杯,而又公私不分,就会喝出罪来。有的官员借花献佛,公酒随便送人,也会触犯法网。
   
    宋代王銍《燕翼诒谋录》一书记载了公酒私用犯罪的事例:宋初定下的规矩,所谓“祖宗旧制”,规定州郡官库贮存的公酒,是专门用来馈送往来的官员,与上任、罢任的官员,供他们换成银钱,充作旅费。官员们若要讲“睦邻之好”,拿公酒送给邻州邻郡的官员,邻州邻郡的官员回赠以公酒,都是可以的。“不过以酒相遗,彼此交易,复还公帑。苟私用之,则有刑矣”。互相送公酒,一手送出去,一手收进来,收到公酒后,若是以为是送给自己享用的,那就大错了,那仍然是公家的酒,务必要交还国库。宋朝治平元年(1064),凤翔府知府陈希亮就是在公酒问题上栽了大跟头。他向有关部门自首,承认曾私自喝掉了邻州馈赠的公酒。朝廷对其处理是贬为太常少卿。朝廷再次严令禁止私自喝别的官员赠送的公酒,重申收到的公酒必须全部上交国库。有个名叫祖无择的官员,因为私自将300小瓶公酒送给了亲戚,被免去直学士的职位,以“散官”(有官名而无固定职事的官员)安置。
   
    宋朝文学家苏舜钦也是因为喝酒喝出了悲剧。据《宋史·文苑传·苏舜钦传》,苏舜钦当时担任集贤校理、监进奏院(进奏院是藩镇即节度使的驻京办事机构)之职。一次进奏院祭神之后,他与刘巽把公家的废纸卖了,将所得的“公钱”用来买酒招待宾客,还招来乐妓奏乐、唱歌。这事为苏舜钦的丈人宰相杜衍的对手御史中丞王拱辰打探到。王拱辰乃指使手下人弹劾苏舜钦及刘巽。朝廷以“自盗”的罪名革去苏舜钦及刘巽的官职。苏舜钦因喝酒成了“放废”之人,即放逐罢黜之人。因参加这次聚会而被赶出京城的知名人士,有10多人。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就此事在京城造成的影响写道:一时间,“都下为之纷骇”。韩琦对宋仁宗说,苏舜钦不过“一醉饱之过”,给一个较轻处分就可以了;革去其官职,不至于有这么大的罪过吧。用卖公家废纸的钱喝酒,竟然喝出这么大的事来。

官员嫖娼被捉,终生不得录用

   
    明代对官员的私生活管得很严,禁止使用官妓,禁止嫖娼。而且明太祖还现身说法,劝导官员不要为“声色货利”所惑、所累。
   
    他在《明大诰》中写道:破武昌,灭了陈友谅,将其妾带回,送入后宫。“朕忽然自疑,于斯之为,果色乎?豪乎?智者监之。朕为保身惜命,去声色货利而不为。盖为慕声色货利者数数,朝兴暮败。”他说,将陈友谅之妾“没收”归己之后,自己也怀疑这种做法。究竟是好色呢,还是气魄大?智者自可明察。汲汲于“声色货利”的人,“朝兴暮败”,败亡肯定来得很快。
   
    明代陆容《菽园杂记》说起明朝超过前朝的几大方面,其中之一便是革官妓、禁宿娼:“本朝政体,度越前代者甚多。其大者数事……前代文武官皆得用官妓,今挟妓宿娼有禁,甚至罢职不叙。”官员嫖娼,在唐、宋、元三朝,都不算多大事情,但在明朝,是要丢官,并且永不录用的。
   
    明代王錡《寓圃杂记》写到唐、宋、元官妓之害:“唐、宋间,皆有官妓祗候,仕宦者被其牵制,往往害政,虽正人君子亦多惑矣。至胜国时,愈无耻矣。我太祖尽革去之。官吏宿娼,罪亚杀人一等,虽遇赦,终身弗叙。其风遂绝。”唐、宋官妓害政,元朝尤其如此。官员使用官妓,官妓往往给官员吹“枕头风”,于是官员就晕晕乎乎了,势必要被官妓牵着鼻子走。明太祖革除官妓,而且规定官吏嫖娼,罪下杀人一等,虽然遇到大赦,也终生不得使用。由于明朝以严刑峻法治理嫖娼,一时竟也“风清弊绝”。
   
    又据明代顾起元《客座赘语》,南京礼部尚书姜宝(字凤阿,说起来还是笔者家乡那个村子的先贤),曾在南京禁止嫖娼:“姜凤阿先生为南大宗伯,申明宿娼之禁,凡宿娼者,夜与银七分访拿帮嫖之人,责而示枷。”宿娼者一旦被捉,宿娼一夜,罚银七分,该银用于缉拿“帮嫖之人”。不但如此,还要带枷示众,多丢面子的事情。
   
    明代余继登《典故纪闻》一书记载了官员嫖娼被惩处的典型事例:明英宗正统年间,广东海南卫指挥使到北京上奏章,此人在海南卫可能放纵惯了,在京期间,仍不加检点,竟然宿娼。事情败露,被“谪戍”威远卫,即遣送威远卫担任守卫。这个处分不可谓不重。

驸马走私,照杀不误

   
    明太祖朱元璋共有16个女儿,其中一个便是安庆公主,洪武十四年(1381),“下嫁”欧阳伦。这个欧阳伦,是个品行不端之人,后来更是横行不法——皇帝选女婿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洪武末年,朝廷实行“茶马法”,禁止私人贩卖茶叶,尤其是禁止走私茶叶。欧阳伦多次派人走私茶叶出境,所至骚动。对这位皇亲国戚,虽地方高官也不敢过问。其家奴周保,仗着“我家主人是驸马爷”,尤为骄横,动不动就指使有关部门征发民间车辆,一次征发多至数十辆。庞大的走私茶叶车队经过河桥巡检司时,欧阳伦竟敢打骂巡检司的官员。
   
    被打官员愤而向朝廷检举欧阳伦的恶行,明太祖得知后大怒,说道:“我才行一法,乃首坏之!”作为驸马,带头破坏“茶马法”,影响恶劣。于是明太祖拿欧阳驸马开刀,下令处以极刑:“赐死。”明太祖为维护法纪,不袒护自己的女婿,也不怕女儿安庆公主当寡妇。马皇后也不敢劝说明太祖免欧阳驸马一死。欧阳伦的家奴周保等都被处死。过了100多年,至弘治十八年(1505),内阁大学士刘健对明孝宗说起这个故事,感叹道:“此等故事,人皆不敢言。”这件事居然成了“敏感”话题,人们害怕刺激、冒犯当时活着的皇亲国戚,都回避谈此事。

官员到古玩铺坐坐,也属违法

   
    官员不准去古玩铺,这是清朝对官员的禁止性规定。原来对官员的形形色色贿赂中,有一种贿赂叫“雅贿”,即给官员送字画、古董等,既可达到行贿目的,又显得“高雅”,便于官员接受,也不易被察觉、查处。“雅贿”多借古董商之手进行。古董商将名贵字画或稀世之珍的古董三文不值两文“卖给”官员,再由行贿者跟古董商按实际价格结清货款。这种方式的行贿,非常诡秘。对古董店的猫腻,朝廷不是不知,为防范和杜绝“雅贿”——当然完全杜绝是做不到的,清朝禁止官员出入古玩铺。
   
    清代刘声木《苌楚斋五笔》一书云:咸丰年间,“当时有某侍郎,偶至琉璃厂古玩铺闲坐,即为御史论列,获咎家居,亦为大众所不齿”。有一个侍郎(“副部级”官员),偶尔至北京琉璃厂坐坐,即遭御史弹劾,丢了官职,赋闲在家。不仅如此,还被众人唾弃。
   
    据此书说,光绪以后,情况大变。军机处官员、尚书、侍郎等人,就不是逛古玩店了,而是“自开古玩铺、碑帖店,自题店招牌,公然出入其间,肆无忌惮”。向他们行贿的人,有的自称“门生”,孝敬他们银子称“太平钱”,还有什么“点心钱”。“廉耻道丧,实始于此”。刘声木说,清朝败亡,未尝不由于官员经商、腐败,并非由于一人愤而振臂高呼,而是由于“万众皆叛也”。

官员出书营私,摘乌纱帽

   
    古代官员写书刻书可以,但不能营利,更不能利用职务之便强买强卖。违者是要受到严惩的。
   
    刘声木《苌楚斋五笔》一书写道:祁寯藻任江苏学政时,“以自己所刊各书,命诸生买读”。徐松任湖南学政时,也硬性规定诸生(入学的生员,即秀才)购买自己所刻各书阅读。两位学政,利用职权将自己所写所刻的书定为必读的“教材”或“教辅读物”,强行摊派,要求人手一册。这两人遭到了弹劾,受到革职处分。刘声木说,徐松“虽以精于西域与地水道之学,著名当时,号称绝学,然以自己所刊书,勒诸生买读,迹近贪利”。认为这种刻了书向学生摊派的行为近于“贪利”。学政是高级官员,由朝廷在侍郎、京堂、翰林、科道等官员中选进士出身者简派,负责生员的考课黜陟,并按期至所属各府厅视察考试。在三年担任学政期间,与总督、巡抚平行。而徐松不仅是高官,还是知名的西域地理、水利学者,可惜为了出书营利,被免去职务。两位学政,出书牟利,不择手段,弄得斯文扫地,结局悲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