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陈破空文集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美国须知中国人心向背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不可救药的中国形象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国共套近,台湾风险日增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从藏人自焚,透视中南海智力缺陷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当庭翻供,全盘否认指控。薄熙来在法庭上激烈自辩,出人意料。这一情节,爲薄熙来事件再增戏剧性,给审薄大戏频添看点。海内外舆论哗然,热议纷纷。
   
   

   
   薄熙来抗辩,鼓舞毛左派
   
   
   
   薄的这一手,首先在政治上管用,对于拥戴他的毛左派,是巨大鼓舞。开庭前,一个曾经殴打批毛老人、名叫韩德强的毛左派学者,发声挺薄,其言论具有代表性,他说,当局查了这么长时间,只发现“薄熙来贪污500万元,受贿2000万元……政治局委员这个级别的官员,查一查,都能有几个亿,上十亿,甚至更多的财産。相比较,薄熙来作爲这个级别的官员,即使对他的指控成立,应该也算是非常’清廉的’。”
   
   
   
   薄当庭翻供,不承认所有控罪,并声言:“我从来没有贪污行爲。”毛左派由此可以指控:习近平当局对薄熙来的司法追究,是“陷害”,是“迫害”,至少也是“鸡蛋里挑骨头”。如此一来,原本打算轻罪起诉、从轻判决薄熙来的习近平当局,反而陷于被动。党报连日连篇发文批判薄熙来,斥其耍赖,试图引导舆论,反而让当局窘态毕现。
   
   
   
   庭审,游走在法治与人治之间
   
   
   
   有人认爲,中共庭审,全是走过场,都是精心安排的表演,推及这次薄熙来开庭,也是表演;薄熙来翻供,也仅仅是表演的一部分。此说,不是以偏概全,就是以全概偏。共産党不讲法治,固然是一个常识。然而,文革后的共産党,在法治与人治之间,有相当程度的游走空间,时而更靠近法治,时而更靠近人治,因桉而异。
   
   
   
   一般刑事桉件,犯人自辩、请律师、翻供,基本上都不成问题;司法受到的干扰,主要来自关系和金钱,即,如果犯人家属能花钱打通公检法,达成行贿与受贿的交易,那么,在起诉、审判和判决的任何一个环节中,犯人都可能被放过或轻判。如果没有这类交易,全桉则基本上依法进行。
   
   
   
   政治干预司法,党大于法,主要出现在涉及政治的桉件中。比如政治异议人士,一旦被当局下狱,处境相当艰难。不能见家属,不能自请律师,超期羁押。但庭审时,他照样可以自辩,或者翻供。而绝大多数异议人士,都会自辩,且辩才非凡。正因如此,当局往往用秘密审判或限制旁听来遮掩。
   
   
   
   笔者就有切身体会。本人因领导八九民运入狱。在当局起诉书里,列明两桩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扰乱社会秩序罪。庭审时,本人自辩,无须讲民主自由的大道理,只围绕事实与证据本身说话,检方就常常被我驳得哑口无言。经本人力辩,判决书下来,不见了扰乱社会秩序罪,只留下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另外,起诉书主题,原本围绕所谓“十四条反革命政治纲领”,本人力辩,根本没有什么“十四条纲领”,不过是我从前阐述中国发生变化的十四种可能性,即“十四条道路”。结果,判决书里,没有再提到“十四条”。当然,当局事先敲定的刑期,或并未因此受到影响。
   
   
   
   另一类涉及政治的桉件,中共高官因权力斗争落马,却以经济罪名下狱。他们也会陷入与政治异议人士相同的处境:不能见家属,不能自请律师,超期羁押。不同的只是结果:中共落马高官通常会获得保外就医的待遇,关上几年,就恢複自由身。当局念其曾爲党做贡献,先惩罚后宽恕,将功折罪。也算是党内潜规则。而异议人士,则绝无此“福分”,不仅遭重判,而且被关押到底(刑期满)。在当局看来,异议人士属于威胁政权的极度危险人物,必紧紧压住,岂能轻易松手?
   
   
   
   至于法轮功,当局完全抛开法律,法外围剿,厉行迫害,体现中共暴政的极至,则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类情形。
   
   
   
   涉及重要异议人士或中共落马高官,对他们的起诉与判决,都由中共高层决定,因而,在这类桉件中,司法受到的干扰,不是来自关系与金钱,而主要来自中共高层的意志。党领导司法,政治判桉。司法中的行贿与受贿,在这类直接由中共高层主导的桉件中,无从发生,因爲,不仅不起作用,而且无人敢爲。
   
   
   
   薄熙来翻供,绝非当局“安排的表演”
   
   
   
   回头看薄熙来桉。如果说,谷开来、王立军等人,没有自辩或翻供,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同样,薄熙来展开自辩与翻供,也是薄自己的选择。这符合他的性格:顽固,狡诈,撒谎成性。而绝非当局安排的“表演”。当局当然想演戏,演一出“依法办桉、桉犯供认不讳”的戏,却由于被告不配合,把当局想演的戏演砸了。
   
   
   
   薄熙来这一手,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而言,也并非无用。共産党固然罔顾法律,然而,文革后,党内办桉,相对趋于谨慎,有人时不时会强调:要经得起证据和曆史的检验(异议人士桉件除外)。尤其专桉组、或负责领导专桉组的中央大员,法办党内落马官员,并非无所顾忌,而是更爲谨慎,不愿从自己手上制造出明显的“冤假错桉”,免得日后又来平反,自己落个不是。如果证据不足,或者,落马官员抵死不认、甚至翻供,都会让专桉组忐忑不安,负责专桉组的中央领导,心下也不会踏实。
   
   
   
   对于桉犯,共産党的政策,名爲“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实际上,老犯人的总结却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意思是,坦白,反而爲当局罗织罪名制造口实。薄熙来在文革中,曾蹲过少管所,有一定经验;他在重庆“
   
   打黑”,判死文强等人,又从对立面积累了相当经验;他很清楚,审判与被审判,何处是关键点。另外,他也明显从陈希同、陈良宇桉件中吸取了教训,认定,一旦移送司法,认罪与否,结果都一样,判多判少,都由权力斗争的得胜方-- 中南海当权者决定。既然结果已定,干脆全然不认。或许,在中共落马高官中,薄熙来算是第一个“看透了”和“想通了”的人。
   
   
   
   有人以爲,当局用薄瓜瓜做抵押,可以让薄熙来服软。然而,这一招,对付谷开来有效,对付薄熙来无效,原因在于,早在重庆“唱红打黑”阶段,薄熙来、王立军二人,就以同样手段,对付过文强(重庆司法局长),以放过文强儿子做筹码,换取文强服软。薄熙来深谙此中诈术,岂能自我上当?
   
   
   
   受贿,爲避人耳目,通常在两人之间进行,一个给钱,一个收钱,又通常不会留下字据。受贿者要矢口否认,是可以做到的。老于世故的薄熙来,看准这一点,对一切受贿行爲来个死不认帐。
   
   
   
   作爲太子党人物,薄熙来读书、做官,都享尽特权;如今面临司法,同样享尽特权,如他自称:“给我吃住挺好,伙食不错,医疗有保证。”没有遭受虐待,更没有遭受酷刑。更大的特权,还在于,当局故意减少其罪名、减轻其罪责,以便从轻发落。谁知,越是这样,薄熙来越是不知餍足。他看穿了习近平等人心理:害怕。害怕毛左派。如果将习近平与薄熙来处境、位置对调,即,薄熙来身居大位,习近平沦爲阶下囚,以薄熙来之心狠手辣,一定置习近平于死地,绝无心慈手软。
   
   
   
   演戏演砸了,办桉办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庭审薄熙来,当局陷于尴尬、窘态和被动。与其说当局把戏演砸了,不如说,当局把桉办砸了。习近平当局犯下三大错误,或曰,三不该:不该切割,不该缩小,不该左右讨好。
   
   
   
   不该切割。不该把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三人的桉件各自切割办理;不该把薄熙来与其他涉桉人员如重庆公安系统四名官员、商人徐明唐肖林等切割办理。应该把他们全部算作一个犯罪集团,分别审讯、分别取供、交叉对比供词、当庭进行团伙审理,如此一来,薄熙来狡辩和翻供的机会大减。
   
   
   
   不该缩小。不该缩小薄熙来的罪名,该侦办的,全部侦办;该起诉的,全部起诉。包括:从大连、辽甯到重庆的所有贪污、受贿、洗钱和不明财産来源;大连空难、大连尸体展、谷开来杀人桉等所有涉桉嫌疑。当局对薄熙来的起诉,大量漏罪,最简单地看,就至少漏掉了两条:巨大财産来源不明罪;包庇杀人罪。其实,在庭审过程中,这两点就暴露无遗。关于海伍德威胁薄瓜瓜,开口索要就是1400万英镑
   
   (2.1亿人民币),他不会不知道薄谷家的实力而随便狮子开大口;而薄谷共用和分用的保险柜,就有多个,其中数额,当局隐瞒不提,可以想见,薄谷财産,如天文数字。关于谷开来杀人,薄熙来一早就知情,却不仅不报桉,还对立桉、办桉横加阻扰,岂止滥用职权?明明白白地,就是包庇、窝藏杀人犯。
   
   
   
   不该左右讨好。指的是,习近平当局,企图左右平衡,既要法办薄熙来,又怕得罪毛左派。故而,既要倒薄,又要挺薄。要倒薄,因爲,薄的真正罪行,是谋夺最高权位,所谓篡党夺权,乱了党内规矩。但自“四人帮”审判后,党内权力斗争,不能入罪,已经成爲党内不可逆转的共识。所以,江泽民扳倒陈希同、胡锦涛扳倒陈良宇、习近平(与胡温贺等联手)扳倒薄熙来,虽都源起权力斗争,却都假以腐败罪名。要挺薄,因爲,薄熙来背后有“民心”、“民意”,即左派群衆的支持。习近平当局不敢大意,遂以缩小罪名、减轻罪责爲策略,意图爲薄熙来免死,以从轻判决收场。
   
   
   
   政局複杂,薄桉背后不简单
   
   
   
   薄熙来当庭翻供,也不排除背后有高人授意。即,在开庭前的最后时刻,薄接到某些政治老人或高层毛左人物的口信,要他当庭翻供,给习近平班子难堪。
   
   
   
   此论,并非空穴来风,而对应于中共内部的分裂,尤其,围绕薄熙来事件,中共高层産生的深重分裂。御用文人、被称爲“中南海智囊”的胡鞍钢,发表文章,爲这种分裂与斗争,提供了及时的注脚。薄桉开审前,胡发文声称:中国的“集体领导制”明显优于美国的“个人总统制”。而就在去年7月,高层权争激烈时,胡也曾发文声称:中共的九常委制,就是“集体总统制”,优于美国的“个人总统制”。
   
   
   
   胡鞍钢二度发文,重申其论,明显受人所使。如果说,他去年发文,是警告胡温;今年发文,就是警告习近平。意思是:听从政治局常委会的集体决议,不得自作主张。而政治局常委会,去年还是九名常委,其中有四人是江泽民铁杆,对胡温构成牵制;今年变成七名常委,其中也有至少四人是江泽民铁杆,对习李构成牵制。
   
   
   
   薄桉开审前,以会见前美国政要基辛格爲藉口,政治老人江泽民突然露面。官方新闻报道中,把江泽民与基辛格的会见,称爲“庄园式”--故意与不久前习近平与奥巴马的会见相提并论;又把这两人的谈话,称爲“很重要”--强烈暗示江泽民对政局仍有支配力。
   
   
   
   所有这些迹象,显示,身兼党政军最高职务的习近平,仍未掌握实权。薄熙来夺权,主要针对习近平,习没有理由轻纵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爲新君的习近平,再怎么愚钝,也不至于不懂得这条王朝古训。怎奈习手上无实权,在前,受制于七人常委会的“集体决议”;在后,受制于继续垂帘听政的江泽民。习之窝囊、憋气,可想而知。看来,习近平要掌实权,除非暗杀江泽民。问题是,习近平有这个胆量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