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郑恩宠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参与首发
    廖伯康:1960年向毛泽东告状 四川饿死了1000万人
   [日期:2013-09-07]
   来源:21世纪中国最佳文史精品2000-2011 作者:廖伯康

   
    1960年,全国性的“大跃进”已经进行了三年,人们面临的现实,是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1960年的粮食产量已经下降到2870亿斤,比 “大跃进”前的1957年下降了26%,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四川的情况更加严重。从1959年至1961年,粮食年年大幅度减产,到1961年 粮食产量已经下降到260亿斤,比1958年的420亿斤下降了38%,甚至比1949年还少收30亿斤。可是,当时的西南局和四川省委主要领导却继续执 行极“左”路线,对上浮夸虚报,隐瞒四川农业生产的实际情况,对下实行“一言堂”,压制党内民主,对敢讲真话的同志打击报复。他高唱着“发扬共产主义风 格”的高调,继续大量往省外调粮,仅1958年至1960年三年就外调157亿斤,几乎相当于前五年外调粮食的总数,其中严重减产的1960年就外调了 68亿4千万斤,大致相当于当年产量的1/4还多。就在他骄傲地宣称四川外调粮食“居全国之冠”的同时,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农村却大量饿死人,城市也 普遍饿饭,老百姓怨声载道。
   
     1960年11月,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了《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十二条”)。信中指出:坚决反对和彻底纠正 “大跃进”以来“一平二调”的错误;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和小规模的家庭副业;少扣多分,尽力做到90%的社员增加收入;有领导有计划地恢复农村集 市,活跃农村经济与此同时,中央还调派了万名干部下乡进行整风整社运动。时任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兼共青团重庆市委书记的廖伯康也下乡参加运动,并担 任重庆整风整社工作团办公室副主任,负责与当时重庆所属三个县的工作团进行联络。
   
     一大群在城里指挥“大跃进”的干部们,来到离自己并不遥远的农村,所看到的情况触目惊心。树砍光了,房子拆来烧了,社员的很多东西都归公 了,为办食堂甚至连社员的锅灶也搬走了,家里不准煮饭冒烟。长寿是当时重庆三个县中的重灾县,1960年饿死人数以万计,有些生产队“到处家徒四壁,犹如 猪圈,强壮劳力丧失,剩下孤儿寡母,令人惨不忍睹”.廖伯康到长寿渡舟公社作调查,看到的是田地荒芜,十室九空。其中的两件事情,令已经八十高龄的他,至 今心潮难平。一件事是干部们走进一户“人家”,屋里什么也没有:没有床,没有被褥,没有锅和灶台,连房子都没有了墙,用稀疏的包谷秆扎起的笆子挡不住冬天 的寒风;屋里只有一个用来到食堂去吃饭的破碗,一个空空如也的柜子。一个没有了父母亲人的孤儿用呆滞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群从城里来的“大干部”.解放不 过十来年,工作团的干部们不是刚刚走下枪林弹雨的战场,就是刚刚走出九死一生的白色恐怖,在残酷革命斗争中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他们在这个孤儿的目光 面前,却不能自已。统战部来的周怀瑾,跑到一边去失声痛哭。他是从北平大学的课堂走进革命队伍的,对于解放后人民当家做主的幸福生活,曾经抱着十分美好的 憧憬。
   
     另一件事,是廖伯康从工作团的同志口中知道的,说的是农村的一个老头儿,亲人都饿死了,只带着一个孙女儿活着。那年月的邻居爱管“闲事”, 好久没看见那孙女出来玩,就去报了案。派出所的同志到老头屋里屋外前前后后都看了一遍,确实没有孙女的影子。临出门的时候,有人随手揭起了锅盖,才发现锅 里骇然煮着一只小胳膊和一只小腿儿孙女其他的部位,都已经被她爷爷那些天“慢慢省着”吃掉了!这件事情令全县震惊,也让公安局的同志很为难,最后决定,逮 捕老头,但没有判死刑。大好河山,勤劳的人民,在解放已经十多年的“大好形势”中,在“粮食亩产超万斤”的高调下,老百姓竟然饿得吃掉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作组在农村认真传达“十二条”指示精神,老百姓听了“大干部”们的话,都相信党中央的政策始终是正确的,问题出在公社大队的这些“歪嘴和 尚”把“真经”给念歪了。那些刚刚还在对社员们指手画脚的社队干部们被揪上了台,社员们就像当年控诉恶霸地主一样,哭诉他们如何抄家抢粮、拆灶砸锅,还将 那些饿得不得不去庄稼地里偷粮食的人捆绑吊打,致伤致残,甚至逼死人命一时间,社队的干部们被批斗、撤职、抄家、逮捕,搞得杀气腾腾。
   
     可是一个问题在工作团的干部们心里展开了:为什么那些执行上级指示最坚决的社队,干部们就越是显得面目可憎可恶,生产就越糟糕?而那些执行 上级指示时打了“折扣”的地方,反而还比较“先进”,死人比较少。究竟是基层干部执行政策时发生了偏差,还是上级的方针政策错了?工作团的许多干部都是早 年怀着崇高的理想参加革命的,在严峻的现实面前,他们不得不对高调满天的“大跃进”进行深入的思考。其实,这些思考早在“大跃进”之初就有人开始了,并且 在庐山会议上提出来,虽然遭到高层的强硬压制,可依然在全党各个层面蔓延开来。
   
      上报中央的《综合简报》被扣下来了
   
     1962年1月,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有名的“七千人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通知中明确指出:1958年以来,中央和地方的工作中发生了一些缺 点和错误,并且产生了一些不正确的观点和作风,妨碍当前克服困难,必须召开一次较大规模的会议来统一思想认识。1月30日,毛泽东在大会上作了长篇讲话, 中心是讲民主集中制,强调不论党内党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让群众讲话。有了错误,一定要作自我批评,让人批评。毛泽东在会上也作了自我批评,承认在社 会主义建设问题上还有很大的盲目性,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
   
     “七千人大会”后,重庆市召开全委会传达会议精神。在会上,许多人对当时的四川省委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大家认为,四川这些年大量饿死人,与 省委提出的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大量往外调粮有直接关系。近几年四川农村生产力究竟破坏到什么程度,群众生活困难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全省这几年非正常 死亡究竟有多少人,这些情况省委是否如实向中央作了汇报,请省委给大家一个说法。有人说,近年来四川非正常死亡这么多人,省里却不敢正视现实,共产党员对 人民生命冷漠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痛心。从1958年的下半年开始,毛主席和中央就开始纠正“五风”,以后又陆续作了很多讲话。对这些指示,凡是合自己口 味的,省委主要负责人就传达,不合口味的就强调四川情况特殊,拒不执行,有时甚至根本不传达。省委主要领导动不动就把一些普通问题提到两个阶级、两条道路 斗争的原则上去,运动不断。1960年冬开始的农村“整风整社”本来是为了纠正前些年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可他却大谈阶级斗争,大搞“揭盖子”,夺取政权, 不但没有制止错误,反而在极“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961年又在全省搞了两次大逮捕、三次运动。干部在执行上级指示中犯了一点错误就斗臭、斗透、斗 垮,还要查成分、查历史、查社会关系,翻老账,株连家属。1957年以前大家还敢讲话,党内上下级意见不一致时,可以争得面红耳赤。1957年以后就不同 了,省委主要领导大搞“一言堂”,谁提了不同意见,就给人家扣上“党内反对派”、“反党分子”的帽子,下面的人都不敢讲真话。
   
     这次全委扩大会议结束时,时任重庆市委第一书记的任白戈作了总结,他以自己的党性向与会者作了两条保证:第一,一定把大家提出的问题如实向中央反映;第二,对提意见的同志决不打击报复。
   
     重庆全委会后,部分代表们又到成都参加四川省委召开的“扩大工作会议”,再次把意见全盘托出。廖伯康根据重庆会议上的小组发言记录,搞出了 一个《综合简报》送给任白戈,请他向省委和中央汇报。一次偶然的机会,廖伯康发现自己整理的这份《综合简报》没有用上报中央的红色刊头,用的是只限发到省 委常委(不上报也不下发)的绿色刊头。他心里一凉:重庆的《综合简报》被省里捂住了,没能上报到中央,省内也只有几个常委知道,任白戈的保证落了空。后来 才知道:省委主要负责人看了这份《综合简报》,加上重庆小组的发言,吃惊不小,便批了个“此件只发常委”。
   
      向毛主席告状
   
     由于中央“七千人会议”前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从1961年初到1962年的上半年,全国的形势逐渐有所好转,可是四川饿死人的事却还在继 续。1961年,四川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安法孝带领“整风整社工作团”到重庆附近的江北县,副团长、团省委副书记王毓培告诉廖伯康:江北县还在饿死人。也在 这个时期,四川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苗前明到涪陵召开川东片区组织工作座谈会,会后路过重庆时,提到涪陵地区各县加在一起死了350万人;雅安地区荥经县委书 记说他那个县人口死了一半,有的一个村死得一个人不剩,死人都没有人埋,只得派另外一个村的人去埋人,这些埋人的没有吃的又要挖坑,是重体力劳动,结果埋 人的人也死了,只好再从其他村调人来埋这些埋人的人
   
     1961年初,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同志给18个省、市团委书记写过一封信,强调要进行调查研究,如实反映情况,总结经验教训;还提 出青年团要做党的助手,就应做党的耳目,要说实话,做政治上、政策上的助手。当年的五六月间,在重庆团市委机关中层以上干部学习会上,大家对面临的形势和 存在的问题坦荡陈言。重庆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萧泽宽和中共重庆市委候补委员、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李止舟有时也到团市委来,同大家一起议论。会上有人提 问:四川问题如此严重,饿死了那么多人,中央知道不知道?
   
     廖伯康说:根据我的判断,中央不完全清楚。
   
     市团委副书记于克书提出: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中央写封信,反映一下情况?
   
     廖伯康没直接回答,只是说安徽的问题开始很严重,盖子揭不开,后来有人给毛主席写了信,毛主席派人去一查,就把盖子揭开了。
   
     一听这话,几个副书记都积极赞成给中央写信反映四川的情况,并公推于克书来写,因为他任过巴县整风整社工作团副团长,比较了解农村的情况。 于克书在淮海战役期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后随部队南下到了重庆,廖伯康调市委办公厅之后,他担任主持工作的重庆团市委副书记。于克书最后下决心给毛泽 东写信,是在四川省委工作会议之后。他听廖伯康说,在省委工作会上,重庆组提的意见全都被捂下来了,没能反映到中央去,便决定给毛主席写信。信的署名是 “一个共产党员”,没有署真名。为防止查对笔迹、查出从哪里寄出的,这封信写好后又请团市委打字员(是个哑巴)打印,并托人带到武汉寄出。一次列席重庆市 委常委会时,他悄悄对廖伯康说:“我给毛主席写了封信!”还将信的打印稿给了廖伯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