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郑恩宠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突破网络封锁有新招!
·“人相食”中共文件大曝光!
·50 律师组团营救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50律师组团营救张少杰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张思之律师评“维稳”、评政法委
·全面改革还是全面维稳?/鲍彤
·美国会顾问报告﹕香港部分(转载)
·台山千多店铺主受骗损失十多亿/自由亚洲
·三中全会透视中共将走什么路?/夏明(美国)
·文革闻人的落寞心态/上海教授裴毅然
·香港支联会2013年11月23日新闻稿
·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吉林访民为何要扣押法官?当局有何对策?
·上海访民联署声援曹顺利方向正确!
·港人签圣诞卡寄狱中异见人士
·桂林数百村民与水电工程发生冲突/自由亚洲
·深圳两千员工连日罢工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B)
·程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遭殴打扣押
·韩正进京将派员与我“和谈”(C)?
·中共批准反体制教授到港演讲?
·官方与我谈到港的新况
·上海市民声援刘正清律师!
·上海千人高喊打倒韩正!抗议示威!
·韩正欲派员与我谈话的新情况
·中国74律师抗议声明 声援张军律师
·侯凯空降上海 我将解除软禁?
·从张军律师看中国律师的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来源﹕自由亚洲
    参与首发
    访隋牧青律师:从郭飞雄案现状看公权力违法
   [日期:2013-09-30]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9,28)
    *被拒会见刑拘羁押在天河看守所的郭飞雄,律师行政起诉 被裁定驳回*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今年8月8日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广州刑事拘留,羁押在天河区看守所。此前已接受委托广州律师隋牧青和北京律师蔺其磊先后4次到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郭飞雄,被拒绝。
   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郭飞雄被羁押第33天仍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就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和天河区看守所侵犯原告隋牧青、蔺其磊律师依法会见权和当事人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被裁定驳回。
   当对郭飞雄被刑拘已超37天时限,仍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新消息,9月16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向广州天河区检察院寄发了要求对杨茂东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隋牧青:拒绝律师会见郭飞雄理由不存在,现又远超刑拘时限,公权违法*
   9月26日,郭飞雄被刑拘49天,隋牧青律师再次采访。
   主持人:“请问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隋牧青:“今天我上午先去了天河分局治安大队,因为上次给《不准予会见决定书》时,我问过,那个人说是治安大队(办),因为这种案件一般情况应该是治安大队办,但实际上我知道大概也都是国保办,名义是治安大队。
   我去了,有负责登记的,我讲了来意,一是会见问题‘你们以前讲 杨茂东,也就是郭飞雄涉案湖北赤壁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现在已经证实人家那边的涉嫌罪名也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你这个理由已经不存在,那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让我会见?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现在刑拘已经远远超出正常羁押期限,你要么就应该无罪释放,现在家人和律师都没收到任何信息,对他的处置没有任何公布,没有任何消息,这都是很明显的违法。我要求对这些给予答复。’”
   
   *隋牧青:拨打治安大队留给我的电话,根本不通,再去看守所仍进不了大门*
   隋牧青:“治安大队的人联系了一下说,他们(有关人)在外面开会,要我留电话,他们跟我联系。我要求他们也给我留电话,他们后来给我留了一个办公室的电话。但我随后打,发现是个根本就不通的电话。这样的电话我从没碰到过,一打就显示‘通话结束’,马上就是断掉的声音‘啪’的一声。在非工作时间我也试了,和白天是一样状态。
   
   下午3点左右,我赶到天河区看守所(这是第五次去),还是要求会见,他们回复是‘你没有办案单位的批准手续不能见’。
   
   主持人:“等于和您第四次去一样,根本进不了大门?”
   隋牧青:“对。我根本找不到办案单位,见不到办案人、经办人。
   
   
   *隋牧青:向110投诉,要求按程序3天内回复,如不回复,我会天天拨打*
   隋牧青:“出了看守所,我立刻拨打110投 诉,对方详细记录了我投诉的内容,包括因为什么案件、什么人、什么样的情况……甚至包括我起诉公安局的情况都问到了。我说‘被驳回了,我马上可以上诉的’。”
   
   主持人:“这裁定驳回是哪一天作出的?”
   隋牧青:“可能是周一(9月23日)或者更早。我说‘过往我经常打110投诉,你们很少有回复’。我问‘多久能回复?’他说‘3到5天’。我说‘我知道,110通常工作程序是在3天内必须回复,但事实上经常没有回复 ,这次你必须给我回复,如不回复我会天天打’。今天的过程就是这样。”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活动等。2005年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他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此后又因从事维权活动,多次被殴打、拘留。2006年郭飞雄被捕,因在此前5年出版的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2007年 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在拘留与监禁期间遭受酷刑折磨。2011年出狱后,郭飞雄继续参与维权活动,也办好对广州隋牧青律师和北京蔺其磊律师的委托手续。
   
    今年8月11日互联网上传出消息,郭飞雄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了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隋牧青:我们就法院裁定驳回律师行政起诉的《上诉状》今天上网,明早寄出*
   9月27日郭飞雄被刑拘已50天,我再次致电隋牧青律师询问近况。
   主持人:“今天有新情况吗?”
   隋牧青:“没有。我只是写了一个《上诉状》,为那个(就我与蔺其磊律师行政诉讼)法院裁定驳回,我已经把这个《上诉状》放到网上了。准备明天一早寄给法院。
   
    《上诉状》的内容比较简单,因为天河法院不准律师会见,说是是一种刑事司法行为,是不可诉的。因为中国《行政诉讼法》规定,侦查行为和司法行为等等这些不能提起行政诉讼。
   但是,这个不准予律师会见,明显是一个行政决定,是一个具体的行政行为,按照中国的行政诉讼法,当然是可诉的,因为它的内容是处分律师的会见权利,并不是一种侦查行为,也不是一种司法行为。所以这个法院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而且现在中国已经有很多法院受理过这种案件了。说明中国司法实际上大部分是承认这是一种行政行为,其实没有争议,非常简单。
   我把这个道理讲一讲,大概列了五、六条,很简短。我觉得这有点像1加1等于2,对于一个学法律的人来讲,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隋牧青:从郭案看公权违法,律师会见由警方决定、为所欲为,无司法救济渠道*
   隋牧青:“这个审理不仅是郭飞雄的案件,它具有普遍意义。要是按照(我们提起行政诉讼的)一审法院的观点,以后律师的会见权就由警方来决定了,要是警方想不让律师会见,你就会见不了。除了涉及敏感案件,别的案件如果警察看你律师不顺眼,就不让你会见,你都没法起诉,也就是说,你都没有了司法救济渠道,那警方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我这两天发了几条微博,也圈了广州公安和广东政法,要求他们对此回应。”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2013/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