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郑恩宠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上海千户理性访民取得胜利
·谭敏涛:2013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骆家辉:中国骚乱、逮捕、起诉律师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来源﹕香港《动向》2013年9月号
    中南海劍已出鞘
   
    ─習近平開創網絡嚴打時代
    (大陸)牟傳珩


     近日,習近平在最高層意識形態會議上下達特別指令,即「八‧一九」講話。習強調要在事關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則問題上,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近段時間,為配合中共發動意識形態戰爭,中國公安部聯合多個部門部署集中打擊「網絡製造傳播謠言」專項嚴打行動。全國各地掀起抓捕所謂的網絡造謠者的狂潮。
   
   
   
     史上最嚴厲的網絡嚴打
   
   
   
     此次網絡嚴打遠遠超過了改革開放以來的任何時期。僅僅幾天內,許多活躍於網絡的意見領袖和網絡大V,均遭不同程度的警告和懲罰,有的甚至被捕入獄。有著五千多萬粉絲被大學生稱之為「開復老師」的創新工場CEO,遭央視「去頭」曝光,而之前另一微博大V薛蠻子,因一次偶然嫖娼事件被央視新聞在黃金時間段反覆爆料,似乎這就是中共意識形態衙門傳導的「正能量」。
   
   
   
     據《南方日報》報道,全國多地批捕「網絡造謠大V」的有:河南共批捕一百三十一人;山西刑拘四十九人,治安處罰二十九人,二十三人被批准逮捕;陝西二十二人被批捕;上海的傅學勝被依法刑拘;北京「秦火火」、「立二拆四」等;江蘇的周祿寶被批准逮捕。這些數字眼下正在幾何級數的倍增。從現在的情形來看,這場嚴打「淨網行動」,無論從規模上還是深度上,都是史上罕見的。這些現象已經被外界認為是中共當權者對不配合其「主旋律」網上輿論的趕盡殺絕,令中外輿論大感震撼。
   
   
   
     網絡社會的暴力維穩
   
   
   
     眼下,如此大規模的拘捕和嚴打所謂網絡造謠者,究竟由誰主導,幕後隱情又是什麼?令人議論紛紛。其實這是由習近平接掌政權以來的江山傳承憂患意識決定的。
   
   
   
     今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高峰會議,異乎尋常地提出要維護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政權安全大局」。為此,七月十一日下午,習近平特意到西柏坡拜毛,稱紅色政權「接力棒」已在自己手上,發出「我們的黨永遠不變質,我們的紅色江山永遠不變色」的「兩不變」宣言。與此同時,中共意識形態衙門不斷發起清洗「七股反動潮流」,設置網絡言論「七條底線」,進行思想言論緊箍。根據中共慣用的統治手法來看,每當中共高層認為形勢不穩、權力憂患加重之時,都會先用筆桿子管控輿論,再用槍桿子跟進鎮壓。
   
   
   
     由此邏輯決定,中國近來數省不顧輿論詬病,展開為「淨化網絡,爭奪輿論陣地和傳播正能量」而濫抓網友,清理「謠言」的運動性嚴打就不難理解了。這便是中南海不惜借助於壓制微博、打壓大V,從根本上對網絡的政治性內容實施清剿,摧毀網絡所有可能威脅既得利益階層的信息、言論的所以然。這體現的正是執政黨在網絡社會裡的暴力維穩;折射的更是習近平對「政權安全大局」的憂患與虛弱。
   
   
   
     從網絡「嚴打」走向網絡專制
   
   
   
     習近平剛上台不久,就開始發動了意識形態戰爭,特別是開創了網絡「嚴打」時代。從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人民日報》頭版發表短評《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呼籲加強網絡監管開始,中共第五代當家人不斷大舉發起互聯網管控輿論造勢,不少微博言論被打壓、被刪貼、被封號、被警告等。接著國務院法制辦官方網站就發佈了由新聞出版總署草擬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辦法》,此辦法多處強調了對網絡出版的監管。該「辦法」規定網上不得含有的內容包括:「反對憲法確定的基本原則的」;「泄露國家秘密、危害國家安全或者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的」;「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以及「危害社會公德或者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等等。隨後,全國人大常委會迅即通過「網絡信息保護」方案,藉口保護「隱私」,給網絡媒體帶上緊箍咒。
   
   
   
     今年五月二十四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又緊急下發《關於加強新聞採編人員網絡活動管理的通知》,要求加強新聞採編人員使用網絡信息、開通個人微博等網絡活動的管理,規定採編人員設立職務微博須經單位批准,未經批准不得發佈通過職務活動獲得的各種信息。現在又開始帶有明顯政治目的的大舉查處網絡謠言,濫抓濫捕網絡意見領袖。這預示著中國不久將從網絡「嚴打」,走向網絡專制。
   
   
   
     網民輿論惡評如潮
   
   
   
     二○一三年九月三日,黨喉舌《人民日報》刊文《網絡「大V」標簽不是違法擋箭牌》,文章羞羞答答地承認了:這段時間以來,有網絡「大V」因涉嫌違法被抓,引發網上網下普遍熱議,一些不同聲音顯得格外醒目。
   
   
   
     的確,這場網絡嚴打的極端化與擴大化,已導致民眾惡評如潮。九月二日,南方報系媒體人譚人瑋在其新浪微博上透露:近日在廣州公安局新浪官方微博上發出質疑中國網絡「淨化」行動博文的作者──廣州公安局公共關係處副處長張勝春遭停職檢查,此前賬號管理權已被移交他人。而河北清河縣一名二十歲的女子僅僅因在網吧發帖詢問「聽說婁莊發生命案了,有誰知道真相嗎?」,就被清河縣公安局以「嚴重擾亂社會公共安全秩序,引發民眾恐慌」為由抓捕。此事件在《網易》一篇新聞報道後面,兩天內有超過十六萬留言,一邊倒的怒罵警方才是真正的恐慌製造者。由此可見,人們對網絡「嚴打」將走向網絡專制的擔心。
   
   
   
     「謠言」頻起的時代背景
   
   
   
     記得文革後期,全國各地泛起嚴查政治謠言波瀾,隨後導致一九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的群眾怒吼。以史為鑒,每當中共進入嚴查政治謠言的緊張時期,都會激起民眾對製造政治封殺令恐怖的強烈抗議與回擊;而每一次所謂「謠言」頻起時代背後,都有政治事件頻發和黨內高層紛爭白熱化的背景。
   
   
   
     然而,中國式的社會「謠言」頗耐人尋味,從文革後期預警「四人幫」將覆滅,到前年預言薄熙來將倒台,再到最新「傳謠」蔣潔敏作為「石油幫」大佬之一要被清除,民間社會的一個個事先「謠言」,往往都被事後驗證。反倒是黨的喉舌輿論,一再因「假大空」愚弄民眾,早就被標上了「撒謊簍子」的標簽。人們不該忘記,「六四」時期「天安門沒死一個人」這個當代最大的政治謊言,是來自哪裡的?
   
   
(2013/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