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郑恩宠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来源﹕香港《动向》2013年9月号
    中南海劍已出鞘
   
    ─習近平開創網絡嚴打時代
    (大陸)牟傳珩


     近日,習近平在最高層意識形態會議上下達特別指令,即「八‧一九」講話。習強調要在事關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則問題上,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近段時間,為配合中共發動意識形態戰爭,中國公安部聯合多個部門部署集中打擊「網絡製造傳播謠言」專項嚴打行動。全國各地掀起抓捕所謂的網絡造謠者的狂潮。
   
   
   
     史上最嚴厲的網絡嚴打
   
   
   
     此次網絡嚴打遠遠超過了改革開放以來的任何時期。僅僅幾天內,許多活躍於網絡的意見領袖和網絡大V,均遭不同程度的警告和懲罰,有的甚至被捕入獄。有著五千多萬粉絲被大學生稱之為「開復老師」的創新工場CEO,遭央視「去頭」曝光,而之前另一微博大V薛蠻子,因一次偶然嫖娼事件被央視新聞在黃金時間段反覆爆料,似乎這就是中共意識形態衙門傳導的「正能量」。
   
   
   
     據《南方日報》報道,全國多地批捕「網絡造謠大V」的有:河南共批捕一百三十一人;山西刑拘四十九人,治安處罰二十九人,二十三人被批准逮捕;陝西二十二人被批捕;上海的傅學勝被依法刑拘;北京「秦火火」、「立二拆四」等;江蘇的周祿寶被批准逮捕。這些數字眼下正在幾何級數的倍增。從現在的情形來看,這場嚴打「淨網行動」,無論從規模上還是深度上,都是史上罕見的。這些現象已經被外界認為是中共當權者對不配合其「主旋律」網上輿論的趕盡殺絕,令中外輿論大感震撼。
   
   
   
     網絡社會的暴力維穩
   
   
   
     眼下,如此大規模的拘捕和嚴打所謂網絡造謠者,究竟由誰主導,幕後隱情又是什麼?令人議論紛紛。其實這是由習近平接掌政權以來的江山傳承憂患意識決定的。
   
   
   
     今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高峰會議,異乎尋常地提出要維護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政權安全大局」。為此,七月十一日下午,習近平特意到西柏坡拜毛,稱紅色政權「接力棒」已在自己手上,發出「我們的黨永遠不變質,我們的紅色江山永遠不變色」的「兩不變」宣言。與此同時,中共意識形態衙門不斷發起清洗「七股反動潮流」,設置網絡言論「七條底線」,進行思想言論緊箍。根據中共慣用的統治手法來看,每當中共高層認為形勢不穩、權力憂患加重之時,都會先用筆桿子管控輿論,再用槍桿子跟進鎮壓。
   
   
   
     由此邏輯決定,中國近來數省不顧輿論詬病,展開為「淨化網絡,爭奪輿論陣地和傳播正能量」而濫抓網友,清理「謠言」的運動性嚴打就不難理解了。這便是中南海不惜借助於壓制微博、打壓大V,從根本上對網絡的政治性內容實施清剿,摧毀網絡所有可能威脅既得利益階層的信息、言論的所以然。這體現的正是執政黨在網絡社會裡的暴力維穩;折射的更是習近平對「政權安全大局」的憂患與虛弱。
   
   
   
     從網絡「嚴打」走向網絡專制
   
   
   
     習近平剛上台不久,就開始發動了意識形態戰爭,特別是開創了網絡「嚴打」時代。從二○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人民日報》頭版發表短評《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呼籲加強網絡監管開始,中共第五代當家人不斷大舉發起互聯網管控輿論造勢,不少微博言論被打壓、被刪貼、被封號、被警告等。接著國務院法制辦官方網站就發佈了由新聞出版總署草擬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辦法》,此辦法多處強調了對網絡出版的監管。該「辦法」規定網上不得含有的內容包括:「反對憲法確定的基本原則的」;「泄露國家秘密、危害國家安全或者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的」;「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以及「危害社會公德或者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等等。隨後,全國人大常委會迅即通過「網絡信息保護」方案,藉口保護「隱私」,給網絡媒體帶上緊箍咒。
   
   
   
     今年五月二十四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又緊急下發《關於加強新聞採編人員網絡活動管理的通知》,要求加強新聞採編人員使用網絡信息、開通個人微博等網絡活動的管理,規定採編人員設立職務微博須經單位批准,未經批准不得發佈通過職務活動獲得的各種信息。現在又開始帶有明顯政治目的的大舉查處網絡謠言,濫抓濫捕網絡意見領袖。這預示著中國不久將從網絡「嚴打」,走向網絡專制。
   
   
   
     網民輿論惡評如潮
   
   
   
     二○一三年九月三日,黨喉舌《人民日報》刊文《網絡「大V」標簽不是違法擋箭牌》,文章羞羞答答地承認了:這段時間以來,有網絡「大V」因涉嫌違法被抓,引發網上網下普遍熱議,一些不同聲音顯得格外醒目。
   
   
   
     的確,這場網絡嚴打的極端化與擴大化,已導致民眾惡評如潮。九月二日,南方報系媒體人譚人瑋在其新浪微博上透露:近日在廣州公安局新浪官方微博上發出質疑中國網絡「淨化」行動博文的作者──廣州公安局公共關係處副處長張勝春遭停職檢查,此前賬號管理權已被移交他人。而河北清河縣一名二十歲的女子僅僅因在網吧發帖詢問「聽說婁莊發生命案了,有誰知道真相嗎?」,就被清河縣公安局以「嚴重擾亂社會公共安全秩序,引發民眾恐慌」為由抓捕。此事件在《網易》一篇新聞報道後面,兩天內有超過十六萬留言,一邊倒的怒罵警方才是真正的恐慌製造者。由此可見,人們對網絡「嚴打」將走向網絡專制的擔心。
   
   
   
     「謠言」頻起的時代背景
   
   
   
     記得文革後期,全國各地泛起嚴查政治謠言波瀾,隨後導致一九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的群眾怒吼。以史為鑒,每當中共進入嚴查政治謠言的緊張時期,都會激起民眾對製造政治封殺令恐怖的強烈抗議與回擊;而每一次所謂「謠言」頻起時代背後,都有政治事件頻發和黨內高層紛爭白熱化的背景。
   
   
   
     然而,中國式的社會「謠言」頗耐人尋味,從文革後期預警「四人幫」將覆滅,到前年預言薄熙來將倒台,再到最新「傳謠」蔣潔敏作為「石油幫」大佬之一要被清除,民間社會的一個個事先「謠言」,往往都被事後驗證。反倒是黨的喉舌輿論,一再因「假大空」愚弄民眾,早就被標上了「撒謊簍子」的標簽。人們不該忘記,「六四」時期「天安門沒死一個人」這個當代最大的政治謊言,是來自哪裡的?
   
   
(2013/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