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郑恩宠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参与首发
    中秋访谈:关注狱中良心人士
   [日期:2013-09-23]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9,21)
   *郭飞雄被刑拘超37天无音讯,律师要求会见屡受阻,提交诉状又寄意见书*
   在前面的节目中报道了今年8月8日中国维权人郭飞雄(本名杨茂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广州刑事拘留,羁押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此前已接受委托广州律师隋牧青和北京律师蔺其磊先后4次到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郭飞雄,被拒绝。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郭飞雄被羁押第33天仍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就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和天河区看守所侵犯原告隋牧青、蔺其磊律师依法会见权和当事人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
   在郭飞雄被刑拘已超37天时限,仍没有关于他的新消息,9月16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向广州天河区检察院寄发了要求对杨茂东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16日当晚,隋牧青律师接受我采访说:“因为37天届满,我们准备了一个法律意见函,今天发给检察院,要求他们撤销这个案件。虽然我们没有见到人,也没看到案卷,我们的理由是,一则警方办这个案程序有重大违法问题,从开始其实就故意拖了很久,才让外界知道郭飞雄的消息,没让律师会见。他8月8日被刑拘,8月17日外界才知道他被刑拘消息。第二个警方重大违法是拒绝律师会见,而且理由明显不成立。再结合郭飞雄本身是很著名的维权人士,包括我和蔺其磊律师都跟他很熟悉,他所有的维权行为都是公开的。包括‘南周事件’他的街头演说等等都有录音录像。就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根本谈不上犯罪问题。我们认为,有理由怀疑警方这样办案负有某种不正当的政治使命。所以我们要求天河检察院撤销这个案件。
   今天下午我已经把这个意见书用特快专递方式发给了天河区检察院。”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活动等。2005年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他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此后又因从事维权活动,多次被殴打、拘留。2006年郭飞雄被捕,因在此前5年出版的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2007年 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在拘留与监禁期间遭受酷刑折磨。2011年出狱后,郭飞雄继续参与维权活动,也办好对广州隋牧青律师和北京蔺其磊律师的委托手续。
   
   今年8月11日互联网上传出消息,郭飞雄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了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9月3日隋牧青律师第4次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连大门都不得而入。
   
   *隋牧青:郭飞雄被刑拘40天仍无消息;同看守所孙德胜被改“监视居住”下落不明*
   9月17日郭飞雄被刑拘已40天,仍然没有任何新的消息。
   隋牧青律师说:“(从微信)看到,今天同是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孙德胜也是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比郭晚4天)被抓刑拘的广州街头维权人士。律师去要求会见时,看守所说他已经‘被放了’,但实际上是所谓‘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后来我们问了一下有经验的人,说这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还不如在看守所。”
   
   主持人:“这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可能让人不知在什么地方了?”
   隋牧青:“对。让律师根本见不到,现在见不到人,包括家人也联系不到他。”
   
   *隋牧青:赤壁案改涉嫌罪名,拒律师会见的不成立“理由”失去,应让我们会见*
   第二天9月18日,也就是中秋节前夕,我再次打电话给隋牧青律师,询问近况。
   隋牧青:“因为明天开始中秋节放假,本来想再发律师函给公安局。现在是这样,以前天河公安分局有个阻挡律师会见的不成立的‘理由’,是说‘郭飞雄涉案赤壁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现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赤壁案三人已改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也就是说,不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现在这个本来就不成立的理由、借口也失去了,所以应该让我们会见。”
   
   主持人:“37天过去了,到今天无论怎么算都超过40天了,仍然没有任何说法……”
   隋牧青:“所以我只能再发函给他们。包括发函的时候如果还没有消息,那么这个问题都要一并提出”。
   
   主持人:“您准备什么时候发函?”
   隋牧青:“只能节后了。”
   
   主持人:“孙德胜呢?”
   隋牧青:“现在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要去追问一下下落,还不像过去在看守所,毕竟是下落明了的,现在所谓‘指定场所监视居住’跟你保密,根本不告诉你下落,这些是很无耻的手段。”
   
   *张青:郭飞雄被刑拘43天仍无消息,警方非法办案。吁当局放人,吁各界关注*
   前些年因为郭飞雄参加维权活动和被判刑,家人也先后受到株连。先是他的妻子张青失去工作,后来儿子被当局阻拦不能入小学失学一年,女儿入初中受到控制。家中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强行提走家中的存款,每个存折上仅仅留下十元左右余额。2009年初,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携儿女逃离中国,4月到达美国。同年11月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今年9月20日郭飞雄被刑拘43天仍然没有消息。
   郭飞雄的妻子在美国的张青说:“自从8月8日郭飞雄被天河公安局刑拘后,我们一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作为家人我非常担心。我也知道律师们一直在作努力,四次要求见郭飞雄都被拒绝。因为37天是刑拘期限,必须给家人一个说法、给外界一个说法。郭飞雄的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没给说法。我作为家人当然非常担心,也看到律师的信函,他们认为天河警方是在非法办案。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呼吁立即放人,没有证据就得放人。我作为家人提出强烈抗议,抗议当局这种黑箱操作构陷罪名来政治迫害郭飞雄。也呼吁社会各界高度关注郭飞雄案件。”
   
   *高智义:8个月没有高智晟任何消息,找地方公安局一问三不知*
   中秋节前夕,我打电话给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高智义今年1月12日在新疆沙雅监狱会见了服刑的高智晟律师,此后一直听不到高智晟的音讯。
   
   我问高智义先生:“请问现在有没有什么关于高智晟的新的消息?比方说家人争取通电话,写信有没有回信?现在马上就是中秋节了……”
   高智义:“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主持人:“近期家人又作什么努力了没有?找过有关方面没有?”
   高智义:“找谁都一问三不知,什么也没人管。没办法。”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49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今年1月上旬才第二次得到探视准许。
   
   *高智义:我不知提多少次让高智晟与家人通个电话,没有;我们写信无回信*
   今年中秋节前夕,我问高智义先生:“您最近、最新一次去找有关部门是什么时候?”
   高智义:“一个月以前。找过佳县公安局国保,他们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管不了’。没办法。”
   
   主持人:“您提出什么要求了?”
   高智义:“今年我家老四胃癌切除要求让高智晟跟家里通打个电话,他们坚决不答应,也没办法。”
   
   主持人:“一般服刑人员每个月都可以往家里打电话,家人有没有经常提这个事情?”
   高智义:“经常提。这事我不知提了有多少次,根本不行。”
   
   主持人:“高律师在监狱情况怎样?你们有没有往监狱打电话?或通过其它各级有关部门问,他们怎么答复?”
   高智义:“情况根本不知道。打电话他们不接。人离着几千公里,我们能知道吗。”
   
   *高智义:准备11月去看高智晟,须地方政府开探监证明,还不知让去不让去*
   主持人:“家人准备什么时候去看律师?允许不允许会见,这方面信息你们得到的是怎么样?”
   高智义:肯定还得去看,大约在农历10月(公历11月)份。看上看不上,得到时候再说。初步打算就这样。家里有农活走不了。到时还必须通过地方政府开手续,看让去还是不让去。他们监狱规定,要由地方公安派出所开探监证明,说‘如果没证明,到地方就不认你!’”
   
   主持人:“以前有这个规定吗?”
   高智义:“有。我们去时候都得开。”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给高律师写过信?”
   高智义:“原来写过,他一直没有回信。我们不知道啥意思。”
   
   主持人:“您写过几封信?”
   高智义:“我写过一、两次,我们老二写过两、三次,他一直没回信。我们没办法,只有等着。”
   
   *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致信对华援助协会求助*
   9月16日,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发布消息,标题是“朱虞夫狱中受煎熬, 家人继续寻求国际社会关注” 。其中公布了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写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求助信。
   
   现在在中国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的异议人士朱虞夫先生1978年参加杭州“民主墙”运动,1998年投入中国民主党筹备工作,1999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刑满出狱后,2007年5月又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1年“茉莉花革命”期间,朱虞夫先生写了一首小诗,题目是《是时候了》,3月被捕,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
   
   看到近日朱小砚写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求助信,我打电话给现在在美国的朱小砚女士。
   
   *朱小砚:杭州遇罕见高温,朱虞夫患皮炎全身溃烂血淋淋夜不能寐,扶墙而行*
   主持人:“我看到你的求助信了。能不能简单讲讲你所知道的情况,为什么写这封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