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郑恩宠
·高智晟中国曼德拉、甘地
·官方称将改善对我监管待遇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中共急聘律师和公民维权乱象
·709律师蒋援民处于经济困境中
·郭国汀转我网文声援蒋援民律师
·舒向新律师出狱访民程玉兰迎接
·习近平七一论中共将被历史淘汰
·秦永敏、沈佩兰案将分别开庭
·杨律师遭陷1千律师去信曹检察长
·习近平公布百名专职免费律师电话网站
·习反腐重点高干、常委、政治局、中委
·709大抓捕涉全国319人上海15人
·709 大抓捕一周年总概(中国美丽岛案)
·13名法律专家介入万科股权之争
·江泽民等元老缺席七一大会分析
·台湾各界声援709被捕律师
·鲍彤等呼吁中共十九大公布财产
·高智晟、赵威、沈佩兰新消息
·台北律师公会就709抓捕律师案声明
·潘基文访华赵威获释上海公民代理失败
·709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七一后胡锦涛露脸江泽民缺席
·上海律师任总工会主席习江路不同
·德驻华使馆就709大抓捕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仍在战斗
·还我709被捕律师、公民
·我与51律师就任全牛律师被刑拘紧急声明
·美40万律师授王宇律师人权奖
·维权律师和公民海外同盟成立
·律师们纷纷捐助任全牛律师家人
·潘基文谴责中方打压律师、公民社会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任全牛律师妻遭传唤孩子受骚扰
·谢燕益律师家人被逼迫搬家
·鲍彤:评“全面依法治国”
·官方请我喝茅台准妻子先赴美
·周世锋律师被起诉我被喝茅台酒
·欧盟声明承认南海仲裁结果
·赞律师和公民太太维权团建立
·周世锋的官派律师还收6万元
·杨金柱律师将推出律师协会
·709家属团结互助神与我同在
·江绵恒属下落马我被喝茅台
·709案将有人心向背舆论战
·支持杨金柱捍卫律师辩护权
·南海仲裁、“萨得”和维权律师反华合唱?
·近千人权律师中国未来和希望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江缺席送花圈常委及胡锦涛出席
·沈佩兰无罪案系列点评一
·祝赵常青妻儿顺利到达美国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刑案一件8-80万天津律师标准收费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上海的黎明将临
·上海的黎明将临(二)
·黎明前的思考(三)
·黎明前勿失方向(四)
·黎明前江核心成历史(五)
·韩正对黄菊墓、戴海波案担何职?
·黎明前勿浮躁(六)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呼吁书
·律师兴、德国兴、中国公民力量兴
·律师兴、公民力量兴
·我与61律师5家属声援江天勇律师
·德副总理多国外交官关注江天勇
·江天勇律师:上访二三十年可怜可悲
·唐荆陵律师获奖
·聂树斌案平反律师21年前仆后继
·王峭岭获人权奖健康力量胜利
·赞272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律师
·清洗政法系统已没退路
·460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
·副总理之子揭邓小平导致10万人死亡
·美国会关注江天勇失踪
·709谢阳律师未认罪无怨无悔
·欧美29驻华使馆就维权律师等发声明
·人权律师妻子汪艳芳在美领奖
·人权律师妻子金变玲列席美国会听证
·邓小平接安徽饿死350万人报告后
·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不得不收费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人权律师妻子们可圈可点
·上海家庭教会和敌对势力在壮大
·2017光明未来取决于什么?
·雷阳案与“霸王别姬”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来源﹕香港《动向》2013年9月号
    中共人物
    一代名相還是偽君子?
   
    ──從朱鎔基出書不避「六四」談起

    喻智官
      朱鎔基出書不避「六四」
   
   
   
     八月九日,︽朱鎔基上海講話實錄︾面世,還在人民大會堂首發,高調宣傳推介受到熱捧,發行百萬冊,風頭蓋過同日發佈的︽江澤民畫冊︾。︽實錄︾有兩篇朱鎔基在「六四」期間的講話,有香港報紙讚譽說,在中共竭力迴避「六四」時,朱鎔基敢於引出「六四」話題,甚為另類。隱退十年的朱鎔基一時又成了新聞人物。網民對他的評介也近乎兩極,讚揚者稱他為一代名相,批評者斥責他是偽君子。而且論者都拿得出各自的依據和理由,聽起來也都站得住腳。
   
   
   
     到底孰是孰非?只有縱觀朱鎔基的官場生涯,聽其言觀其行,透過現象看本質,庶幾得出客觀的結論。
   
   
   
      「六四」中的矛盾言行
   
   
   
     朱鎔基最讓人刮目相看的,是他在「六四」屠城後說過的一段﹁意味深長﹂的話:﹁北京發生的事情是歷史事實,歷史事實是沒有任何人能夠隱瞞的,事實真相終將大白。﹂當時,人們把它解讀為朱鎔基不贊同武力鎮壓的委婉說辭。他還說﹁上海亂的程度與北京不同,我們從未想過要動用軍隊,上海有五百零八萬工人,還要軍管幹什麼?﹂也被認為他﹁拒絕軍隊進上海﹂。他同時在電視講話中向學運領袖許諾,只要保證停止活動就不會秋後算帳。
   
   
   
     但上海「六四」後的紅色恐怖卻與朱鎔基的許諾背道而馳。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早上,上海高校學生在京滬鐵路光新路道口設立路障。六日晚上,﹁一六一﹂次火車在道口撞死六人,撞傷十幾人,引發三萬多人聚眾圍觀。此刻,喬裝成市民的公安便衣登上列車,用打火機點燃車上的郵包和窗簾,縱火焚燒了八節車廂。
   
   
   
     抓到﹁暴民﹂﹁暴亂﹂證據後不到十天,六月十五日,上海市中級法院就判決三名所謂﹁縱火者﹂徐國明、卞漢武、嚴雪榮死刑,立即執行,其中一名還是智障者。上海早於北京兩天用法律的名義從重從快殺雞儆猴。
   
   
   
     因抗議「六四」屠殺而受刑的孫寶強在她的︽上海女囚︾中例證,她所知的「六四暴徒﹂都是無辜的:一名男子在六月五號殺了一條狗,他舉著血淋淋的手對鄰居說:﹁北京殺人了,北京殺人了,北京殺的不是狗而是人……﹂為此被判七年;一位女青年只因在光新路事發處﹁半敞襯衫,情緒激動,揮舞手臂,聲音高吭﹂而被判四年;一個十八歲的青年因放汽車輪胎的氣被判二年;一位老年婦女因拿工具給學生被判五年;一個說話不利索的弱女子,在廣場上發了幾張傳單,給學生幾個麵包被判五年;還有不少被判十五年或無期的蒙冤受害者。
   
   
   
     誰都知道,軍隊進不進上海不由市長定奪,朱鎔基不過是奉命傳旨,倒是如何善後「六四」,完全由市長決定。因此,許多上海市民不由困惑,不知如何評介朱鎔基的言行不一。
   
   
   
      為何受鄧小平重用?
   
   
   
     不管朱鎔基的真意到底如何,他處理「六四」的效果兩頭落了好。下面的注意到朱鎔基﹁同情六四﹂的講話,上面的看到了他和中央保持一致的﹁從重從快﹂平息動亂。
   
   
   
     「六四」後,鄧小平因「六四」鎮壓在政治上失去民心,急於從經濟改革中挽回影響。主管經濟的李鵬、姚依林僵化保守,在他們領導下經濟改革停滯倒退,於是,鄧看中了﹁懂經濟﹂的朱鎔基。九一年,朱鎔基以中央候補委員的資歷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兩年後任第一副總理,再到九八年登上總理寶座,可謂連跳四級,成為文革後中共官場升遷的異例,再加他敏感的右派身份,堪稱中共政壇的奇蹟。
   
   
   
     鄧小平是從來不錯用人的。趙紫陽比朱鎔基還懂經濟,該廢黜就廢黜,他毫不含糊;胡啟立的能力遠在江澤民之上,因反對鎮壓而被他踢下台;喬石水平也高於江澤民,只因投了棄權票,也決不重用。相反,江澤民因整肅︽世界經濟導報︾上位,胡錦濤因鎮壓藏民抗議當上接班人。
   
   
   
     朱鎔基雖說憑﹁懂經濟﹂被鄧小平委以大任,倘若他在「六四」中心慈手軟沒經受住考驗,大概也難上位。
   
   
   
      好誇海口不盡兌現
   
   
   
     朱鎔基從擔任上海市長起,就以能言善辯著稱,演講起來常獲得滿堂彩,其中約法三章的自律尤其受到稱讚。比如他自我﹁五戒﹂:﹁不登報、不上電視、不剪綵、不題字、不受禮﹂。儘管他根本沒做到﹁不登報、不上電視﹂,但相比只會說大話套話的庸官,他還是得到無數好評。
   
   
   
     在九八年上任總理的記著會上,朱鎔基如法炮製信誓旦旦地誇口:﹁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此言一出,全世界立即颳起了一股﹁朱鎔基旋風﹂,外加他在「六四」時﹁反對武力鎮壓﹂的傳言,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呼之欲出。
   
   
   
     次年,天津警察逮捕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引發法輪功學員到國務院上訪,朱鎔基出面接待,聽取學員的意見後讓天津放人,說明他不主張處理法輪功。但是,一旦江澤民決定鎮壓法輪功,朱鎔基忘了﹁一往無前﹂﹁鞠躬盡瘁﹂,立即無條件地緊跟轉向,對無數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視而不見。在海外遇到法輪功問題時,他蠻橫地強調,﹁法輪功是害人的邪教,中國政府為保護人民利益而採取法律措施。﹂
   
   
   
     九八年,朱鎔基在一次反腐會上又慷慨激昂地矢言,﹁反腐敗就是要先打老虎後打狼,對老虎絕不能姑息養奸,我這裡準備好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無非是個同歸於盡,卻換來國家的長久穩定發展和老百姓對我們事業的信心。﹂此言擲地有聲,感動了多少民眾,振奮了多少人心。
   
   
   
     也是九九年,廈門遠華集團大規模走私案發,朱鎔基接到匿名信時下令,﹁不管清查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對不講情面﹂。不料,專案組查下來發現案件涉及賈慶林,如果較起真來,江澤民也脫不了干係。他找到了﹁大老虎﹂卻不敢打下去,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經濟沙皇﹂的作為
   
   
   
     本來,所謂﹁中國的戈爾巴喬夫﹂,都是不諳中國政治運作的外國人的妄議。社會主義是黨國體制,黨魁是第一把交椅,朱鎔基黨內排名第三,與蘇聯的戈氏根本不能同日而語,倒是朱鎔基的另一個美名﹁經濟沙皇﹂還算名副其實。
   
   
   
     朱鎔基用集權手段改革計劃經濟,弄成趙紫陽所說的﹁一半是市場經濟,一半是計劃經濟﹂的體系,﹁抓大放小﹂的國企改革,讓央企掌握國民經濟命脈,把中小企業廉價賣給管理者。﹁國營﹂變成了﹁國企﹂,老百姓全民的財產變成共產黨的私產,工廠企業的黨委書記變成了經理、老闆,近半數三千多萬國企員工被廉價買斷工齡下崗,為﹁改革陣痛﹂買單。同時,朱鎔基實行兩稅制,把穩定的稅源全部歸中央,增加中央的收入,又用市場化的名目推行住房、教育、醫療等改革,以此增加收費,甩掉包袱減少政府的支出。
   
   
   
     以上種種,因沒有政治改革配套,促發了制度性腐敗。在他的任內,官員的腐敗以空前的規模發展。經過胡溫十年的延續,權貴資本主義更加鞏固,特權階層富可敵國,社會貧富兩極分化日益加劇。朱鎔基的反腐﹁棺材論﹂被人詬病﹁棺材經濟﹂||老百姓進了棺材,當官的升官發財。
   
   
   
      壯志未酬的背後
   
   
   
     朱鎔基在上海市長的任上辦了一些實事,在市民中贏得了不少口碑。從他上任總理的豪言壯語中也可看出,他似乎也想幹一番千秋功業。但五年任期屆滿時,不少老百姓認為他沒有兌現承諾,朱鎔基也自知,除了中國加入WTO這項業績,他仍有壯志未酬之憾,下台謝幕時只得低調地說,﹁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後,全國人民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如果他們再慷慨一點,說朱鎔基還是辦了一點實事,我就謝天謝地了。﹂他不復上任時的如虹氣勢,不再成竹在胸雄視天下。善良的人以同情心理解他的無奈,認為在黨國體制下,他的才幹受江澤民和李鵬掣肘,在沒有政改配套的情況下,他的跛足經濟改革處處受鉗制,他的宏願在腐朽的國家機器中無法運作。
   
   
   
     問題的另一面是,即使在毛澤東時代尚有敢捋龍鬚的彭德懷,在鄧小平時代也有敢於抗命的胡耀邦和趙紫陽,與他們相比,朱鎔基發揮的餘地要大得多。可惜,朱鎔基偏偏不效法彭、胡、趙,卻以周恩來附庸毛澤東為榜樣,無原則地順從江澤民,甘願同流合污。
   
   
   
     事實上,朱鎔基一直在受雙重誤解。五七年被誤劃右派,八七年又因此被人為地添加﹁異議﹂色彩。他自己卻一以貫之。一九八八年,是反思文革最深入的時候,他卻在上海講話中宣稱﹁我是個孤兒,黨就是我的母親。﹂可見,他不過是另一個曲嘯。所以,在人性和黨性出現矛盾時,他堅定地站在黨性一邊,在民眾和黨魁產生衝突時,他堅決維護黨魁的權威,把民眾的利益丟在一邊。至於提倡政治改革,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從來不是他的追求的目標。相反,當有外國記者問及中國的民主問題時,他傲慢地說,我在年輕時就在爭取民主了。言下之意,當時你還不知在哪裡呢?搞了六十年﹁民主﹂仍坐在專制龍椅上的人說出這話,不是有詭辯的嘴皮,而是有不知羞恥的厚臉皮。
   
   
   
      名相乎?偽君子乎?
   
   
   
     朱鎔基無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之志,唯十分在意自己的個人清名,他掛在口頭上的一句古訓是:﹁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生明,廉生威。﹂他期望自己像包拯和海瑞進入歷史的清官榜。
   
   
   
     為此,朱鎔基卸任後雖自詡頤養天年不問政事,但行事卻並不低調,他出版一系列講話錄,用以註解自己推行的政策。面對指責他當政時的過失及後遺症,他還直接出面辯解。二○一一年四月,他借母校清華校慶與師生座談,怒目斂容地用手拍著︽中國農民調查︾說,作者在書中攻擊分稅制造成農民貧窮,是無知透頂!他還特別說明,﹁這本書受到很多國外異見分子的吹捧呢﹂。此語充分顯露了朱鎔基對待民主勢力的立場。
   
   
   
     朱鎔基的清官形象早已大打折扣。儘管他本人沒有貪腐的記錄,但他的兒子朱雲來是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女兒朱燕來是中銀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都是金融界的大鱷。沒有朱鎔基的蔭庇,他們能輕易獲得如此高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