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定位(31——40)]
巴克栏目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位(31——40)


   31——吴春霞
   
   从手提袋夹层布里掏出一封大小不过5厘米的信件,信是一个细长条。她没有打开,便笑吟吟地交给了殴阳一欣,那是密码更换条,外人仅仅的能看到信函的内容,如何编程,只因为事先约定了的,也只有他和柳行风看得懂。
   此刻的吴春霞,上身一个花色超薄兜兜布,仅能遮住乳房,露着肚脐。外套着白色的纱网蝙蝠衫,下身鱼白色丝绸绣着百合花的短裙,此刻,她伸展着穿着黄色的纱网裤袜的两条美腿。裤袜上,闪烁着银色的星点,脚上是一双三道筋黄色十厘米厚的鹿皮凉鞋。

   由于她分开双腿地坐着,对面的殴阳一欣,不难看到她的幽处、隐隐约约的隐秘。
   “你们谈,我先睡去,这几天熬得头痛,你别打扰我喔。”
   刘丽颖边说边站了起来,走出小客室。
   “先去啵,我与吴姐有点事啵。”
   殴阳一欣边说边打开了吴春霞递给他的信笺,信上暗语是:
   欧阳:
    我诚挚地祝福你走了出去,我还停留在皇陵一事无成,特惭愧,我们应该加快速度早日开办一个自己的会社,我们的人就可以聚在一起正式开张。不论做什么,怎么做?鸟无头不飞。没有一个首脑来统领,就不能凝聚在一起。
   在国外开办会社,万一流氓闻到我们的意图,也不能破坏,我看好的就是在呜哇国选场,这样邪恶者即使渗透,也不能取缔或抓捕我们的人。
   如果你同意我的意见,按照约定,先投资一个项目,我看上的是地产,在呜哇国,那里土地很便宜,我们可以购买一些,建造我们的房舍,开办大型游乐场,早日进入运营轨道。
   我们不能再等,米罗需要我们做出更正确的选择。
   
    风即日
   
   字虽然很小,表面上又是胡乱编排,但他透过字面,还是看得十分清楚。看完信件,便反扣着放在桌子上,双臂合抱在胸前,在客厅里,轻轻地踱步,并陷入了深思。
   别墅里,陆陆续续,该走的都已经走了。女仆们也已经被打发回房睡觉去了。
   吴春霞朝楼梯口抬头看了看,听了听,证实刘丽颖已经进入自己的房间,也更没有其他人,然后再转脸听听楼上王艳芳是否有什么动静,感觉到什么都没有干扰后,便坐移到他的身边搂住了他的双肩,头贴在他的右肩上。
   吴春霞沉湎在情爱之中,殴阳一欣并不想影响她的情绪,更想给她慰藉,特别是与她第一次做爱时,他们的身份是平等的,那是他的压抑几乎被她的风骚荡涤干净,为之,他想到过回报她。想到她的好,他搂住她、附在她的耳际道:
   “你先回房,我去看看,她们睡了啵”
   吴春霞才从他的怀里出来,歪着头、幽忧着脸、几近波不急待地看着他上了楼梯,便到自己的临时居室里去匆匆洗澡,然后穿着白色的纱网料的黑色小裤爬上了床。
   殴阳一欣来到刘丽颖居住的房间前时,他打开不了门,是刘丽颖自己赌气把门反锁了,他敲了几下,不听回应,就反身退到自己的房间,故意用力碰上门,好让刘丽颖知道他已经回到自己的居室。
   待了好一阵,外边没有动静了,刘丽颖拉开门,看看殴阳一欣不在,心里那个烦躁使她长吁短叹且不由自主地掉下了眼泪。
   吴春霞正在床上等他,门没有锁,当他偷偷地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下了楼梯,推开了吴春霞临时睡觉的门,回头听没有什么异样,就反锁了门后来到了床边。吴春霞的心“怦怦怦”地跳个不停。待他脱下汗衫,未等他褪下短裤,她就一骨碌爬了起来,跪着双腿一个熊抱勒住了他的腰肢,右脸紧紧地贴住了他的胸膛。
   望着几乎赤裸裸微翘着屁股的玉美人,他的情欲一下子提了起来,十几天来,虽然很累,可他没有碰过女人,更想圆满交媾,可他真的有些疲惫了。房事虽然不多,忙了十几天的丧事,睡眠严重不足,劳累更是杀伐精气的刀。可是,两年了没有见面,他不与她有点床上事真的对不起她。于是,他亲了亲她悄声地道:
   “我去洗澡,等下。”
   当他三下两下地洗完回来,她已经双腿跪坐在床上,挺住胸脯,面对着门色迷迷地等他过来,两人不顾他身上还有很多的水气,合抱着躺在床上,吴春霞便忘情地疯吻,她想把两年多的思念一下子就让他全部知道,当她低下身体、用红唇触碰那个令两性结合的性根时,软绵绵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她不得不用手握住,用她那粗糙的舌头舔碰着,时不时吞到嘴里。
   他此刻真的有心性交,就是不举,不管她怎么做,昏昏沉沉,心里便想到了组建上层管理体系,他也清楚,米罗国的独裁者,最害怕的就是人民团结起来,形成巨大的洪流。
   而对反势力的他来说,他很清楚,邪恶势力最怕的也肯定是最有效的办法,只不外,要用灵活婉转的方式加以运行罢了。
   但没有严谨的组织系统,要让一盘散沙的米罗国人民团结起来,为彻底铲除帝国独裁统治形成一场大风暴,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更清楚:
   米罗国里的非暴力不合作者的领头人抓住一个就砍死一个,可还是有些人依然依赖不合作的形式欲取代暴政,还强词夺理地说什么“只要人民都不合作了独裁者的指挥就没有用了”地麻木自己。
   他悟到:
   “不是米罗国的知识分子尚没有觉悟,下层的人民太愚弱”,而是只有“那些极少数能走极端、敢走极端、会走极端的人,在政治家的带领下,才能先动起来后形成主流的指导者,方能推动历史,产生质变”。
   他已经懂得:
   任何时候,“文化人只能是辅佐极少数大思想家成为政治家,政治家又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养着一批有胆有识、能走好极端的极少数人去点燃推翻旧制的熊熊大火,才能开创新的基业”。
   也是说:
   一、文化人不可能成为主流的主导者;
   二、广大民众只能在事态演化到一定的态势以后,他们才在利弊的选择中陆续逐步进入推翻旧制的洪流中去。
   他又在想:
   米罗国萎靡犹如人染沉疴啵,当先用糜粥掺药喂食,待其腑脏调和,身体渐安后,再用肉食掺些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啵。
   现在的米罗国,基本是需要猛药的时候了,因为国内所出现的以暴易暴、猎杀贪官污吏事件已经层出不穷,就如同用“糜粥”似的把那些贪官污吏“喂”得差不多了,再不上“鱼肉”、下“猛药”,米罗国不支离破碎才是怪事。
   暂在周边国家经济落后,文化肤浅,没有能力对米罗国侵扰,否则的话,那些要求土地、海域分羹的闹剧还有不能实现的道理?
   最可恶的就是姜戏兹亦依然利用假改革的把戏企图延缓独裁集团的统治寿命,用杀戮和关押人民的残暴手段继续负隅顽抗,她不相信老百姓能做起什么事,总觉得她手里有枪炮,有屠刀,多杀一些,多关一些,足以震慑反对她的刁民。
   同时,他更清楚,只要把有经济势力的人监管住,任由下面的穷鬼再如何折腾,还不是奈何不了她的独裁统治?
   在星罗岛上,他接待过不少的从米罗国流亡到海外所谓的名人志客,他们的观点好在不反对任何形式的民主斗争,只要是为推翻暴政而为,都可以团结起来。但是,他不认同原则上的退让,甚至清楚了,米罗国的民主事业,少不了放弃一些国家利益,给与那些虎视眈眈的外国势力一些实际的利益,方能得到强大的援助。
   余下的,就是谁做领袖的问题。这让殴阳一欣很是头痛,他不同意那种只能在网络上忽悠,看到同仁被杀戮就哆嗦的民主人士做什么所谓的领袖。而且,他自己并不想做什么领袖,因为他暂时没有做领袖的声望,也没有丝毫的政治资本。
   他不想花费太多,尽管他能调动亿万币罗,可这亿万,来之不易,他不会轻易地施舍给只会喊口号的人,更不喜欢用在个人身上,他要用在对推翻流氓政权有帮助的事上。
   
   不忘旧情的男人才是值得女人爱的人,但对于有能力的男人,没有多少能力的女人就别奢侈他多爱你。
   
   32——吴春霞看到
   
   欧阳一欣并没有把精力用在性事上,而是忘着天花板发呆,她便用手指把避孕套捅入性器里,她在排卵期,还不想怀孕,并背向他,跨骑在他身上,轻轻地用右手指按住避孕套口,套住性根,便双手按住他的膝盖,形成一个杠杆作用帮助自己臀部上下捣动。这个姿势强行使阴茎进入一个不寻常的角度,令她感到十分爽快,同时,她又誊出右手下探,按摩睾丸,她懂得,男人此时很渴望她拉一拉,揉一揉睾丸,殴阳一欣也不会例外。
   她骑在他身上,折腾了约半小时,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好在她有了高潮,仰在了他的身上,他才从思想中回到了现实中来。同时长“吁”了一口气,方从思维中走了出来。
   捉摸着吴春霞的不大但依然坚挺的双乳,暗笑自己忘记了在做什么,便一个翻滚,使她再仰面躺在他的身下,然后拉她抬翘起双腿,他好更方便、更彻底地冲击。
   一个小时的冲击中,她几次想喊出声来,又怕佣人听到,于是,咬紧牙关,仅用鼻翼扇动出“鞥鞥鞥”的声音,嘴里,说什么也不敢出声,而显出的那付焦虑苦涩的脸容,难看得实在不敢恭维。
   她不想让三者知道她正与他调情。直到他用了最极速的动作产生了快感,仆倒在她的怀里,她方才放下腿,紧紧地夹住双腿,死劲地把他搂在怀里,享受着他的痉挛。
   他稍做休息,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颗情魔片,到卫生间洗理了一番,穿好了马裤,大脑有些昏晕,便附在吴春霞的耳畔处道:
   “我去喽,很感激你给过我的帮助啵,爱你!霞!”
   “去吧,欣,我理解你啊。能记得我,我就知足嗳。”
   她边说边用右手抚摸他的左脸,含情脉脉地伸着手放开了他,看着他离开。他吻了几下她的手心,显示出恋恋不舍的样子退了几步转身走了出去。
   他走出门时回头看到吴春霞的眼泪汩汩地流了下来,心里那种恻隐使他关闭了房门,无奈地摇了摇头颅,还是坚定地离开了她。
   
   真正创业的男人绝不会停留在女人的床上,没有刚烈性欲的男人肯定做不了少数人才能做好的事业。
   
   33——进入王艳芳的房间
   
   王艳芳已经和衣睡了,他蹑手蹑脚地退出来,把门无声地带好,走回客厅,他再一次轻手轻脚地下了二楼,推了推刘丽颖睡着的房门,试了几下,门还是反锁着,他一声不吭地走下楼梯,来到自己单独使用的小书房,打开电脑,给柳行风留言:
   
   兄好:
   不谋而合,我下月初五在那边与你汇合,不再多说,第一块资金我来支出。
   
   欣即日上
   
   写完留言,按照与柳行风约定的方式,他用牛奶反面写好了广海邦别墅的详细地址,并把别墅的钥匙放在里面,用信封封好,而且,柳行风已经知道殴阳一欣的意图,信中也就不多说了。也是为了预防安保部的特务发觉。
   在电脑里,他一般不说明具体事项,防备流氓特狗利用木马软件侦破,到了即使是普通的说话留言他也格外小心的程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