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定位——10页至20页]
巴克栏目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位——10页至20页

10——卧室里
    紫色的灯光朦胧着房间,散发着人体的馨香,刚点着熏香的银铸熏香壶里,散发着一丝丝清淡的茉莉花香气,电脑桌上的电脑屏幕画面里,一对男女赤裸着,正在台子前站立着很有节奏地消魂,并同时传出低哑的女人叫床声声,他看在眼中,听在耳里,更使他性欲攀升膨胀。望着王艳芳的肥硕的玉躯,他的害羞一下子荡然无存。
    王艳芳撅着肥臀、右腿跪着,左腿伸直、把软垫压出了深坑,她微垂着头双肘拄着床沿趴在床上,䞍受他给她那土黄色的长发梳理吹风。
    她有1米68的个头,体重78公斤,宽厚的胴体,肥硕的乳房,粗壮的四肢,微翘的白皙的屁股与樱桃嘴唇,十足的性感。
    殴阳一欣虽然1米78,但体重才65公斤,细腿蜂腰,身上布满了黑色的汗毛,平平的胸肌,圆形脸,高翘鼻子,薄嘴唇,一对阔耳,细长的手指,透过汗毛,皮肤皙白有光泽,但与王艳芳相比,是瘦弱了许多。

    此刻,他用热风机在给她一丝不苟地吹梳头发,尚未把吹风机放下,王艳芳便誊出左手抚摩他的前胸感叹他的一根根肋条这么突出明显,并垂涎欲滴的歪着头,透过婆娑着的长发迷笑着,把手移向了他的屁股,摩挲,最后用力捏扭了几把,笑着对他说:“瘦了嚒,欣欣,好好地吃罗,姐姐喜欢胖嘟嘟的男孩嚒——。”
    “嗯。”
    他放下热风机,用毛巾擦了擦手,右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突然逮住性根的大胖手。而她已紧紧地攥住了挺举着的性根,色迷迷地哑笑着,一边动着一边朝床沿拉他,并不紧不慢地吸允,闭着眼睛享受着口交的趣味。
    欧阳一欣松开她那蠕动的头颅,用左手里的毛巾擦拭自己的头发,放下毛巾,梳理整洁后,才爬上床来,心里那种欲望使他气喘吁吁了。
    望着仰卧在床上的王艳芳,他用右手轻轻地拨开她那比他腰肢不细多少的肥硕的大腿,使其完全敞开,用手轻轻地荡摩她的玉躯,并用鼻子轻轻地嗅着从她身体散发出来的气馨,然后用右手的手指在她的下身蠕动了几下,左肘撑住自己的胴体,右手五指慢且跳地在她的身上游动,他不先触摸最灵敏的地方,让她一点一点地享受着抚摩的快感。
   他看过黄碟,知道性伴需要的三大步骤,其中的前戏就是抚摩,约十几分钟,他开始用他的舌头在她的身上产生划痕,吸吮她的乳根,舔吃着那絮软的乳包、下巴,鼻尖和翘唇、眼睛、耳轮,他那一丝不苟的样子,令王艳芳很是满足,身躯一挺再挺,不时地打着冷颤。
    她30角度地双臂反掌撑住自己的胴体,纹丝不动,低歪着头享受着他那迷醉的亲昵,强忍住心里的瘙痒,并看他怎么继续,她感觉他那并不拙笨的样子很有味道。
    当他那瘦削的身体压住了她时,她被迫平躺了下来,虽然被压住,她没有感觉他有多少重量,她曲着双腿分开,双小臂无力地举在头顶,手掌微开着,时不时摆动着头颅欣赏着这个十分搞笑的大男孩,张着嘴,满意地哂笑着。
    他很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完成,可他没有经历,仅仅的动了三下,就“突突突突……”地狂喷起来,他本能地转起身子想用手捂住喷发,逗得王艳芳一边艳叫一边用手欲帮他抓,娇艳地大叫。
    喷发虽然几秒钟,却撒得两人一手一身,甚至床上,墙上,都有他的本能结果。
    “咯咯咯咯……”
    王艳芳一直艳笑,再一次用右手撑住半抬起的胴体,左手指着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几乎笑叉了气:
    “你呀,咯咯咯咯,好搞笑啰,这——么——点能——耐啰,还真——没碰——到过嚒。”
    殴阳一欣脸色幽红,尴尬地陪着傻笑。
    王艳芳在心里肯定:他真的是处男。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她玩过所谓的处男,但没有碰到过殴阳一欣这样的处男,为自己拥有了这个留过洋、邦监公子的初夜感到十分地开心。
    她玩过无数的鸭哥、宠男,很清楚,真正的处男的第一次不会那么轻车熟路地直奔主题,更不懂得如何地侍候女人,甚至也不会静下心来等她拥有高潮。
    真正处男的睾丸圆鼓透亮,精液稠浓且多,哪怕是他偶有自慰的习惯,也不会小而且软。刚才她伸手去捉摸时,已经轻轻地捉住过睾丸,很有分量,也很肥大。
    按照王艳芳的吩咐,格尔翠佯装不适地皱着眉头用左手在鼻尖轻轻扇动地走到床前,抽了床单,甩在地上,用纸巾擦拭床头靠背、墙壁上的遗物,并用左手食指在靠背的右角处沾上一滴没有擦掉的趁无人看见地放在鼻子处闻嗅,伸出舌头品尝味道,心里那种欲望也随着遐想产生了。
    她抱住床单走过洗澡间时,偷看了一眼并没有关死门的门里、正互相戏谑、冲洗身体的一对调情人,心里那种醋意油然而生,并暗叹自己是什么命?怎么就不能与王艳芳一样随时都能把喜欢的男人搂在怀里?
   
    谁都有第一次,不会没什么,只要实践,只要有心去做,没有不能的事,更没有做不好的事。
   
   11——王艳芳
    与殴阳一欣在洗澡间简单地清洗了以后,她重新被抱着,虽然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一向没有锻炼的殴阳一欣还是有点气喘吃力。
    床上,王艳芳哂笑着微张着嘴,张开自己的双手,对他说:“你看看,姐美不美嚒?”
   他缩下胴体,用右手触摸了一阵后道:“好美啊,芳芳,里面怎么这么多花瓣啊。”
    他跪着亲昵地搂住她后用手机行动告诉了她,他拥有了她很快乐。
    初次,他虽然没有经验,仅凭原始的本能,吴春霞的开导,黄片的指引,他多少悟得,他知道,自己不能太心急,与她是为了取宠,使她给他一些便利。但是,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他,还是没有坚持到她有高潮,她有些不高兴地嘟囔着嘴。
    但望着白皙无暇的他,她虽没有得到满足,还是十分欣慰。同时,她完全相信他会给她快乐,并指着墙壁上的精点星点笑道:“欣欣,看你,都弄花了嘛”。
    当他歇了阵、第三次进行时,她的四肢撑起胴体,大幅度地展开身躯。她喜欢这种姿势,感觉这种姿势更为舒适,因为她能使得销魂变得更为容易,双方都能获得更多的快感。过了一会儿,她落下肥臀,用双脚勾住殴阳一欣的臀部,使他完全属于自己好,同样,殴阳一欣也是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使她成为他的战利品。
    由于时间长了几十分钟,她感觉到十分地爽,那股巨大的触擦功能使她酥麻得“也也也……”地艳叫了起来,并且,再落下上身,两腿呈三角、极力地硬住酮体,双手紧紧地箍住他的屁股,惟恐他溜走,由于力大,他不能继续运动,而他在稍歇了半分钟后,拉开了她的双手,又开始,每当冲击已次,她就会大叫一声,她的叫声越大,他用得力气越猛,心里越加兴奋。
    原本是,男人运动时最爱听的是女人的大叫,最爱看的因他的运动女人才扭曲变形的脸,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是男人进入即将巅峰的最舒服的阶段。
    女人就不同,绝大多数是闭紧双眼,感受和在脑海里放映着在一起活络的蓝图。
    因为,抽掉了两次床单,他也不想有第三次。他有些气喘,脑后抽筋,身体发冷,便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使她几乎透不过气来,她从没有过让鸭哥压住她休息的惯例,她推开他,让他打扫战场。淫笑着道“流了好多,欣欣,你真厉害嚒。”
    这一夜,他与她六次,使她高潮了四次,她也很累了,酥软得几乎不想起来,佝偻着反面朝墙,进入了梦乡。
    欧阳一欣虽然后脑直冒凉气,头晕眼花耳也鸣,下身又如撕下一层皮似的疼,心里却很快乐。
    他虽然24岁了,还是第一次做男人,尽管他在十五岁时就意淫过后妈蒋小慧,拥有过妹妹欧阳一红的幻觉,可他不可能真的去做与老爸欧阳昶争风吃醋和与妹妹欧阳一红同床共枕的事。
    再就是他屡次遗精时总是在梦里有个蒋小慧或欧阳一红的影子在他面前晃动,因为他从没有想过、在意过别的女孩。但是,羞涩有雄心的他,在学校,也没想过随便找个女孩子,发泄一通,最多跑到盥洗间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自慰一番。
    女人是感觉上的动物,男人是视觉上的动物。
   
    抚摸神经末稍和血管越多的地方,性刺激感受越强。在性爱中,抚摸的顺序有着重要作用;男人兴奋比起女人的更需要视觉刺激,男人做爱时喜欢开着灯,而女人却宁愿光线昏暗,或完全在无光情况下做爱;每个人都有一种体味,由皮肤表面的细菌形成,它同指纹一样因人而异。感到某人具有吸引力,在相当程度上同对方的体味有关。
   
   12——睡了一会
    上午十点多了,虽很困乏,殴阳一欣还是强着精神,爬下床去冲洗、漱口,梳理头发,他要去上班,想在第一天有一个好的开始,而消魂不是他的取舍,他想做的是事业——做点与这个社会有点补益的事。
    格尔翠已经起来,她穿着仅能模糊隐私的黑色蚕纱内裤、裸着双乳,踏着一双翠绿塑料凉鞋,正在盥洗室里对着盥盆漱口,听到欧阳一欣踏踩楼梯的声音,执着双耳留心他在做什么?当他走到盥洗室的门前,她就听到他问道:“霞姐走了啵?”
    她含着牙膏泡沫,亮着一对丹凤眼,含糊不清地回道:“走喽,早就走了嚒——。”
    “嗯!我怎走啵?”他似乎自言自语,刚来的他,还不熟悉这里的路径。
    “跟芳姐走嚒——?”她已经转身到门口,故意摆姿地引诱他对她产生兴趣,戏谑地扬了扬眉毛,小声道。
    他明白,他的事,瞒不住她,也就垂下头,假装没有看到地回到二楼。
    进入卧室,见王艳芳依然萎顿着身、双手分别扣着放在两个耳根处,双腿合着弯曲在床上,面朝落地窗地裸睡着,只是他把花黄色单毯给她盖住她的肚子和后腰并没有被她拉下来,便不想打扰她的睡眠,也就只好等她起来,便轻手轻脚地进入盥洗间,关好门,褪下王艳芳给他在壁橱里找出来的她过去穿过的白色西裤,打开冷水冲澡。
    冲完后,准备毫无动静地退出,而王艳芳达他进来时就已知道,只是不想睁眼,此时她懒洋洋地趴着,脸埋在枕头里,伸出左手指向第三个厨门的方向道:“欣欣,把我的内衣拿来嚒——”
    “第三个啵?”
    “对嚒——”
    他给她拿来内衣,放在床上,还按照她的意思,在盥洗室里泡烫了一块毛巾,拧干水分,走回来,把她双腿拉直,分开,使她仰卧在床上,给她烫捂下身,因为性事完后,她的下身十分不舒服,用热毛巾熘一阵能减缓不适。她享受着这一切,迷笑着问他:“芳好看吗?”
    “嗯呐,很美。”
    他边说并看着她的脸、边用右手在她的硕大无朋有点下垂的乳房下面托起右乳,拉扯着,揉捏着,另只手离开毛巾,捉住另个乳房做着同样的动作,让她享受拉扯揉搓的快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