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繁体龙公说:貪污有理!
   其洋洋数千言如下:


   
   貪污在大陸早已成為「舉國體制」,由黨的最高層領導到鄉科級副職以下的非領導辦事員,只要和權力沾點邊的,貪污是常態。如此與現存政經體制密不可分,貪污行為必有其合理內核。這個合乎黑格爾哲學的論斷,在Journal of Finance & Banking 去年的一篇關於越南經濟的實證研究論文裏得到證明。
   
   越南經驗與大陸體制理性越南的貪污嚴重,去年的「透明國際」廉潔龍虎榜上,170 個國家或地區當中她排120,得分31,比中國大陸的39 分尤甚(台灣61 分排38,香港77 分排14,丹麥、芬蘭、紐西蘭90 分並列第一)。
   類似的排名,國際上有好幾個,一般都是在國家層次看總體貪污狀況;微觀的一國之內企業層次貪污研究則比較少見,上述論文因而甚有看頭。又因為越南的體制與中國大陸大同小異,研究結果對我們特別有啟發。
   
   兩位研究者分別是越南外貿大學的T.T. Nguyan 和荷蘭Erasmus University 的M.A. van Dijk。他們利用世銀和越南政府資料,再加上對全越南24 個省份裏的133 個國有企業和741個私人企業之中的貪污活動的實地調查,經統計分析之後,得出一些清楚的結論:
   一、貪污活動強弱,直接影響所有企業的平均增長速度。這個結果顯示,越南的貪污,沒有起所謂的「潤滑劑」作用,對經濟的總體影響是一個絕對的壞事。
   二、貪污程度愈高,對私人企業增長的負面影響愈大。量度貪污程度有兩個標尺,一是省份內的政府官員貪污發生率,一是個別行業內的貪污╱銷售比。省份之間,個別省份貪污發生率增加一個標準誤差的話,省內的私人企業賬面價值年增幅平均下降約7%;行業之間,個別行業的貪污╱銷售比增加一個標準誤差的話,省內的私人企業賬面價值年增幅平均下降約2.5%。
   三、貪污程度高低,無論用哪一個標尺量度,對國有企業的增長率都沒有影響。
   結論二和三,用「官官相惠」來解釋,已然足夠。政府部門官員與國企之間的貪污,是一種等價利益交換,對國企無損;但對私人企業而言,政府官員的貪腐,卻是一種淨壓榨。
   利用上面的結果,我們可以推論,在一個以官僚壟斷國有企業為主導的體制模式裏,貪污對國企而言,是一個競爭優勢,愈嚴重便對國企愈有利、對私企愈有害,最終導致「國進民退」。在這個意義上,貪污對「中國模式」的確立和深化,有實質貢獻。
   黑格爾在《權利哲學》一書中有名言: 「所有現實的,都是合理的」;因為「在歷史發展過程裏,現實的都是必需的」。
   在中國大陸而言,貪腐存在而成為「舉國體制」內的一種理性,乃是因為它已經發展為八千萬黨員的生活第一需要。
   
   
   简体龙婆闻言大笑,回敬洋洋数千言如下:
   
   共产党现在有底气,也不怕美国渲染中国贪污腐败,自己大抓特抓。你看美国什么时候抓几个美国部长贪污?每个美国部长财产千万亿万,没有一个贪污,傻瓜才信。美国抓性腐败倒是起劲,转移视线而已。
   
   从薄案看中美欧抓腐败的差别与特色
   西方主流媒体很可笑,就像薄熙来说谷开来滑稽可笑那样的可笑。据美国一份大报的猜测,薄熙来庭上翻供五天也不特别,中国发生什么事都是不对的,只有美国法庭的民主自由是大大地好的,美国真有意思。
   每 个国家的国情和法治不一样,美国的法治没有比别的国家好,而且越来越糟糕,律师费贵得要命,美国衙门是有理没钱别进去,由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多数为单干 户,秘书都请不起,有钱人请得起大律师,单干户一般上都顶不过精英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开办的大律师楼,兵强马壮,拥有足够的人员和技术配备,可以从无数的案 例找无数资料来满足美国案例法的精神,把美国法官镇住,镇得晕头转向。
   从薄案审理倒也可以看到一点各国抓大官贪污腐败的差别与特色。
   欧洲多数国家是重视抓金钱贪污的腐败,不大爱抓性腐败。有些欧洲国家的政治头面人物在参加国会会议期间,晚上请秘书代找小姐,是公开的秘密,也没有人要管这些“私事”,政治对手不当一回事,也就不是一回事。
   问 到底为什么,有的回答是,一些欧洲国家的法律规定了,最古老的职业也是合法的。还有的干脆回答,他们本来就是性能力不是很强,找中国老婆时常都是找其貌不 扬的,气死了中国的美女,他们不如印度青年人那么乱来性犯罪,再怎样性腐败也腐败不到哪里去,所以欧洲不很关心政治大官的性腐败问题。像德国那样,执着于 抓物质钱财腐败,连前总统接受了富朋友代付800欧 元旅馆费都要被拉上法庭审一审,在美国根本是天方夜谭。反过来,欧洲国家看美国当年整克林顿整个一塌糊涂,天昏地暗,把莱温斯基的带有精液的女人内裤都拿 到庭上当证据,真像是一群政治不成熟的小学生在闹着玩,这样性不成熟的国家也竟然拥有那么多先进的导弹武器。或许由于性不成熟,美国(以及日本)的网上色 情网页最多,产量最高。
   美 国是反过来,美国政治爱抓美国大官的性腐败,稍微有点桃色事件,就要搞到满城风雨,但是对于美国大官的钱财贪污好像不大感兴趣。本来在许多国家是应该马上 划入贪污和滥用职权谋个人钱财利益的大官行为,在美国是没有问题,或是被容忍的灰色地带。包括公开的捐赠,富人朋友对美国政治人物或其基金的捐赠,也应该 是和做慈善事业的捐赠一样,给与正面的看待。代表各大垄断行业利益的国会游说团几万人,天天在美国国会山钻进钻出,找议员谈议案,影响通过新法律,满足本 行业的利益要求。只要美国法律没有说不可以的,而且在美国200年建国史上找不到的,被判决为贪污行为的先例的,都可以做,都是合法的。
   所以翻开美国政治史,200多年来,美国总统只有面临被政治暗杀的危险,而且或然率很高,世界前列,但是好像还没有一个总统因为贪污而被赶下台,全部是清廉无比的公仆,一个例外也没有,完全可以上吉尼斯世界记录。前两年一个美国州长贪污2.5万美元被抓到,引起徒子徒孙热泪盈眶,好好感动呀,这个州长大概是拿钱的时候没有办好美国的法律手续。
   治国之道,抓钱财腐败或抓性腐败那个比较好,这很难说。如果美国一直很富,大家你有我有,只不过是有人多一点,影响不了共同富裕的自我幸福感,对金钱的贪污 腐败继续不大抓,问题也不大,但是如果美国经济发展已经过了顶峰,穷人越来越多,中产阶级萎缩,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再不抓钱财腐败,问题将越来越麻烦。 除了继续抓美国大官的性腐败之外,关于物质钱财的贪污贿赂腐败也一定排上日程表,不久将来将可以看到对美国大官的贪污贿赂案件的审判多起来。
   中国则是两种腐败都抓,既抓贪污钱财,也抓性腐败。俄国在叶利钦时期好像两种都不抓,到了普京上台才比较严格一些。
   中国对两种腐败都不放过,所以中国法治的覆盖面看来还相对较大,中国大官受到的法律约束还相对大一些。
   
   龙的子孙们听了,个个晕头转向!
   他们哭丧着脸呐呐而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肖子孙们是温室里养大的糊涂虫,对公公婆婆洋洋数千言——剪不断,理还乱!
(2013/09/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