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一.民运人士要理直气壮地以夺权上台为目标
     为什么要搞民运?民运人士基本上都会回答:为了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但这只是个“官样”的回答,实在的回答应该是:为了取代共产党上台执政。这个目的与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其实并行不悖,诸位试想:罪恶弥天且极其滋润的中烂海(中共统治核心集团)会主动政改——自愿放弃对权力的垄断?当然就如满清一样,大祸临头时它可能会被迫政改,但那个时候别人已经容不得你了。因此,中共注定垮台,其自我转变走上宪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我本人坚信:中共党内最开明的势力,也没有机会领导中国转型,带领中国转型的,必然是取代中共上台的民运力量。
     总之,搞民运就是为了夺权上台,只有获得了权力,民运人士才能在中国推行宪政,否则一切是空谈。当然,民运力量上台后摇身一变,实行新专制的危险性的确存在,民运人士实行新专制,就等于背叛了民运的原则,沦为民运的叛徒。但不能因为有此危险存在,就否定民运力量夺权上台的正当性和必要性,就如同做手术有失败的风险,就反对给中晚期癌病患者做手术。

     芦笛、冯胜平一味卖唱依靠中烂海“主动让步”的“渐进式民主”;冯胜平还忽悠说,“民主不是运动得来的”、“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全盘否定中国民运、鼓吹宅男宅女坐等式民主化,这些论调,说穿了就是要民运人士放弃努力、要中国民众放弃抗争、要罹患中晚期癌症的中国放弃手术放弃化疗——束手待毙!坐等总崩溃亡国灭种的来临。
     民运异议领袖因为承担着超出一般人的风险、压力,作出了超出一般人努力和牺牲,如果劳而无果,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他们要求执政参政完全正当;上台执政,是对他们付出的报偿、是对他们雄心的奖赏;因此,不能把民运人士当官的理想当作“私心”,全盘否定。民运人士要理直气壮以夺权上台为目标,没有什么丢人的!试问:我们不执政谁执政?民运人士不上台民主哪里来?难道要让中烂海永远统治下去?
     
     二.民运理论千头万绪,归结起来就是一条:造反有理
     有民运重要人物迄今不愿、或不好意思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反共“偏激”,或怕被人说“偏激”;不愿反共者,冠冕堂皇的理由总是:反共=/=民主化。此种理由,换在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联,或赵紫阳时期的中国,是有道理的,但在今天根本站不住脚,因为时至今日,反共不仅是民主化的要求,而且仅仅是民主化的最低要求。因为今天的中烂海,是不可能主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因此今天的中共,就是宪政民主的头号障碍,驱除了中烂海,中国不一定能很快实现宪政民主,但若不请走中共这尊瘟神,中国断无可能实现宪政民主,而只有民族、社会、国家总崩溃一途;就象一个中晚期癌病患者一样,做手术不一定能治愈,但不做手术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现在拒绝反共的民运人士,非伪即迂;现在民运力量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应该理直气壮地举出反对中烂海的旗帜。对中烂海来说,反共就是造反,旗帜鲜明地反共,等于旗帜鲜明地造反。
     一提到造反,总有人惶急起来,觉得过火,其理由之一是造反意味着暴力革命,而暴力革命会搞乱中国,好象暴力革命天然不是正路货。其实造反既包含暴力、也包含非暴力,1989年波兰和捷克的造反就是非暴力地造反,被史家称之为“天鹅绒革命”。其实暴力革命决不能片面否定,没有武昌起义和各省独立的暴力,满清贼鞑子殖民卖国朝廷,岂肯拱手退出历史?没有暴力反抗英国统治,哪来美国的诞生?没有国防军倒戈的暴力,哪有罗马尼亚共产党的倒台?。。。。。。
     是的,暴力革命会搞乱中国,但中国不乱起来,共产党能倒台吗?中国不乱起来,吃香喝辣的中烂海诸公,凭什么会“和平转型”,拱手把命运交给你们主宰?就只有暴力革命会搞乱中国?现在的中共统治集团,难道不在每天搞乱中国,并为将来堆积危机的炸弹、深植仇恨的种子?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中烂海捆绑再整个几十年来,最后落到中国崩溃的结局,不如以大乱换取大治,一举切除中共毒瘤!
     当然,当前中国民运没有能力在中国策动暴力革命,暴力革命也不是我们社民党的优先选项;但这不等于别人没有能力在中国策动暴力造反、不等于暴力造反不是别人的优先选项。
     民运组织忌讳“造反”一词,是一个误区。什么是民运组织?现阶段,中国民运组织就是反对中国共产党政府、以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政府的政治组织!换而言之,民运组织不是学术团体、更不是慈善机构,民运组织,就是造反的行动组织!那些对“造反”二字讳莫如深、拼命把民运政党望学术、理论方向拉的人士,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昏了头!
     奉劝民运各政党、组织不要囿于理论之争了,而是行动起来尽量与中烂海对着干,中烂海寡头们怕什么,我们就干什么;现在习近平一伙企图政治审判薄熙来以立威,我们就政治支持薄熙来以倒他的威。。。借用并修正毛泽东一句话:民运理论千头万绪,归结起来就是一条:造反有理。
     
     三.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徐水良说:搞军事要用奇,搞政治(包括民运)不能用奇,只能用正。这是片面的迂腐之见。因为如果照他说的去做,民运永无成功之日。众所周知,中共无所不用极其,如果民运力量对中共只用正,就好比以绅士之道去跟一个下三滥流氓竞争,有成功的希望吗?蒋介石本来痛恨中共的恶毒残暴,尝于三十年代以纳粹的手段对付毛、朱、周共产匪帮,取得了很大战果、将粥恩来红色地下组织一锅端、一度令共匪无隙可乘、穷途末路,但因为张学良“西安事变”搅局,外加自己儒家面子情节作祟,老蒋转而昏昏然地接受中共“输诚”,给予其合法地位,甚至任其单方面在国统区办报和发展组织。。。结果八年下来,中共武装疯长三十六倍,民国政府被红色匪谍渗透得千疮百孔。。。这就是对中共只用正,不用奇的结果!
     有人一贯高举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的成功为例子,作为搞民运只用正不用奇的权威例子,这根本牛头不对马嘴。试问:一贯朝令夕改、出尔反尔、连自己制定的规则都不遵守的中共流氓政府,与比较注重法治和程序的英、美政府和南非种族隔离政府,有可比性吗?高智晟、郭飞雄、郭泉在中国的先后失败,证明了甘地道路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中国民运在1989年够用“正”了吧?结果输得还不够惨吗?“六四”后二十多年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用正”派占绝对主流,结果有成果吗?最大的“成果”,就是中共统治集团倒行逆施更加肆无忌惮!所以现在有口头禅云:““六四”枪响,由偷变抢”。为什么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因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正”人君子太多,人家不用担心报复,没有后顾之忧!这就是原先让子女远离政治的月月鸟、胡紧套。。。现在转而把太子塞进党政系统、赤裸裸“子承父业”的重要原因!
     让中共官僚胡作非为免去了后顾之忧,从而为非作歹更加肆无忌惮,这就是搞民运只用“正”,不用“奇”的唯一“成果”!
     这种局面必须扭转。古话说:能力“冤有头,债有主”、“人不报则天报”,杀人倾城、贪赃枉法的作恶者不付出代价,反而得到柴玲式的“宽恕”,这是不符合天理的。而且,只有胜利者才有能力和资格宽恕作恶者,试问:柴玲等人是胜利者吗?“人不报则天报”,不是说受害者无权报仇,而是说受害者在报不了仇的情况下,自有上帝帮他(她)报仇。
     除非是被虐待狂,正常的人都会问:凭什么不管中共怎样,都必须坚持用“正”?凭什么别人就不能打“超限战”,就只能由中烂海打“超限战”?我相信,随着形势的发展,愈来愈多的人会觉悟。中烂海诸寡头不要太得意,须知笑到最后者才使胜利者,中国人很聪明,现在中国社会道德又很差(托你们之“福”),你们不要以为民运人士都是柴玲式伪类、都是蒋介石那样好耍弄的道德君子!
     我们社民党不会对你们采取“超限战”,但不等于别人不对你们采取超限战,在此警告月月鸟、胡麻批等肆无忌惮的罪犯,你们不要以为转移财产、搞得外国国籍就可以高枕无忧,“风紧”时包机走人就万事大吉,中国人很聪明,今后引渡不了你们,大可以做掉你们,做掉不了你们本人(你们提前病死了);大可以做掉你们的子女。。。你们要是足够聪明,就应该学习缅甸的丹瑞将军,做事不要做绝,为自己家族留条后路!
     
     四.如何处理民运中的特务问题?
     徐水良说:中国民运队伍中百分之六十是中共特务,并以此为由,号召“退出民运”,更加一盘散沙地去搞他呼喊的“全民起义”。这纯粹是扯谈,以我的经验和直觉,民运队伍中的确有职业特务存在,但人数很少,无编制线人的人数较多,但也不可能达到百分之六十。
     另有一派极端的人认为:特务基本上是心魔造成的幻觉,或者是共产党思维方式的结果,由此出发,他们否定任何防特、反特的措施,一概称之为“中共作风”。这种态度也是不可取的,由于民运客观上是中共当局的反对力量,是潜在的取而代之势力,因此中共当局不进行破坏是不可能的,由于双方力量的悬殊非对等性,和民运组织的较开放性,因此中共以特务方式渗透民运很容易、成本也很低,因此,派出特务、收买线人,对民运组织进行破坏,必然是中共当局对付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的主要方式。
     民运中的特务问题不仅存在,而且非常严重。比如王炳章先生创立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在王炳章先生被捕后,完全被中共特务把持,整个沦为特务党。
     那么,民运组织是否应该“抓特务”、“肃反”呢?既不可取,也不可能。与在野时的中国共产党不同,民运组织没有武装力量,即使发现了特务,也不可能有强制措施,因此有的线人、特务气焰非常嚣张,甚至公开说:“老子就是特务,你能把我怎么样!?”并威胁其他民运人士。
     既因为民运组织没有强制措施,也因为要抓取特务、线人的确凿证据并不容易,所以露了马脚的特务、线人往往倒打一耙:既然行为败露,我干脆说你是特务,并捏造有关情节,索性把水搅浑,在自我掩护的同时,给外界造成一种民运内斗的现象,以破坏民运形象。因此,民运组织“抓特务”,不仅打击不了真特务,反而会斗成一锅粥,造成人人自危,组织涣散,核心人物数败俱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