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徐永海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徐永海
   
   
   2003年4月20日
   
   各位主内弟兄姊妹,你们好!我是中国北京的徐永海弟兄,1989年2月信主成为基督徒,信主以来一直在家庭聚会为主做工。2000年1月1日后奉献出自己的家,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一些弟兄姊妹都来我家,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几年来我们的聚会一直没有间断过,人数是在逐渐增加。每次聚会一些主内弟兄姊妹直接从工作单位来,我的妻子就早早地买菜、做饭,招待这些弟兄姊妹在我家吃饭。
   
   “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圣经》罗马书第12章15节)在我们这个家庭聚会,平时一些弟兄姊妹来我家聚会时,大家时常结合我们老百姓的现实问题学习《圣经》,为老百姓所遇到的失业问题、拆迁问题、医疗问题等在主面前献上祷告。我们这个家庭聚会,很多弟兄姊妹是关心百姓疾苦的热心人士。因为关心老百姓的疾苦,一些朋友曾为此入狱坐牢。
   
   自进入拆迁后,我们有时也结合老百姓在拆迁问题上所遇到的困难来学习《圣经》。因此,一些邻居也来我家参加聚会,通过聚会一些邻居了解了基督教,表示愿意接受福音。可是我们的聚会,开发商、拆迁公司不高兴,那些从拆迁中得到好处的一些政府官员不高兴。我们有时讨论在拆迁中如何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他们就说我们是在闹事。
   
   2003年4月10日,区政府将我家强拆了。那一天离4月20日的复活节还有10天,上午我和妻子均在医院上班,我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有人要搬我家的东西,拆我家的房子。我和妻子一听很着急,立即要离开医院回家,可是这时有很多警察拦阻我们,这些警察像拖死狗一样把我从马路上向医院拖,向医生办公室里拖。还有几个警察使劲拉着我妻子不让我妻子到医生办公室里来见我,用铁门把我妻子的脚挤伤,我妻子好不容易才进入医生办公室和我在一起。在医生办公室里,一些警察继续限制我们自由,不许我们走动。我们去上厕所,警察也限制我们,并打了我。直到下午6点,我们才被允许离开我们工作的医院。在一些警察限制我和我妻子自由的同时,一些警察和一些西城区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我家拆我的房子,将我家夷为平地。
   
   从4月10日起,我和我妻子就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我们没有了一切。除了我和妻子上班时穿的衣服、背的包、少许零用钱以外,我们是一无所有,没有可换洗的衣服,没有买饭的钱,这些都放在家中被人搬走了。当天晚上,我和妻子回到“家”后,我的家已经没有了,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们站在废墟上,妻子痛哭流涕。我和妻子结婚还不到一年,为了装饰这个家妻子付出了她很多的心血,从家具到窗帘,从结婚照的摆放,到每本书的排列,妻子都花了很多精力,她爱我们这个家。可是这一切现在都没有了。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地方去,朋友们捐给我们几件保暖的衣服,我和我妻子就到了中南海门口。那晚很冷,我和妻子穿的也不多,我们坐在那里,不停地变换姿势,起来活动。但我们无家可归,我们能去那里哪,从晚上11点到早晨7点,我们一直坐在中南海门口。后来两天,我们又到中南海门口,警察先后两次将我们带到派出所,我们在派出所过了两夜。在派出所里,虽然也没有床铺、被褥,但总比露宿街头强。
   
   现在我们的家没有了,主内弟兄姊妹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一些弟兄姊妹送了生活费,一些弟兄姊妹送来衣服、被褥,刘凤钢弟兄将我和我妻子接到他家来居住,使我和我妻子暂时不再露宿街头。
   
   我和我妻子都是合法的公民,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也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就以暴力形式限制我和我妻子人身自由长达9个小时。我是一个医生,我妻子是一个护士,在我们工作的医院,当着所有医务人员,病人,病人家属的面,警察用暴力的方式限制我和我妻子的人身自由,明知我们不是犯罪分子,而把我们当成犯罪分子来对待。事先没有通知我们,也没有贴公告,也没有通过法院的法律途径,我和我妻子又都不在现场,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就强拆了我家的房子。
   
   北京正在大片片的拆迁,给老百姓的补偿款是越来越少,2002年之前,对平房的补偿是面积多算0.7倍。因为,平房没有厨房、厕所、客厅等,而买楼房时这一切都要花钱来买,而且平房有院子,而院子不给直接补偿,这0.7倍可以理解为是对院子的补偿。可是2002年后,这0.7倍取消了。有0.7倍时,用拆迁补偿款都不够买相应住房的,没有了这0.7倍就更加困难了。为此一些被拆迁户申请游行,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由于我是一个基督徒,平时对人热心,大家推举为我负责人。3月27日我们到北京市公安局去申请游行。我们申请在4月10日这一天游行。
   
   自从我们申请游行后没有几天,我就被不明身份的便衣人员跟踪,两辆汽车,十好几个人,一天24小时,走到哪里都跟到哪里,直到现在仍是如此。4月7日我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知“不许可游行的决定”,我们自然取消了这4月10日这一天的游行计划。可是在4月10日这一天我家遭到了如此的强拆,我想大家能理解为什么我家遭到如此强拆了。
   
   我是一个基督徒,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我认为没有错误。通过合法的徒经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包括申请游行,我认为也没有错误,因为我们没有强行去游行。可是我却遭到如此的对待,使我无家可归。在此我只有向主祷告,也求主内弟兄姊妹在上帝面前为我献上祷告,尤其是在今天复活节这个日子,求主使我有家可归。
   
   
   徐永海
   2003年4月20日
   电话:13520080866,13641072955,刘凤钢弟兄家电话:8290260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3/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